也談不能占大法一分錢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13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關於如何對待大法資源的問題,我想大家都明白,是絕對不能擅動的,可是往往碰到具體問題的時候,還是模糊不清。在大陸的時候曾經有過深刻的教訓:

我在病業中時,同修送禮物推脫不掉就收下了;帶孩子去同修家,同修送東西說是給孩子的,推脫不掉也收下了;自己幾次被綁架,自家的自行車損失了幾部,親戚的舊自行車也讓我給丟失了,同修就把自己放在車棚用不著的破舊自行車給了我,我覺的值不了幾個錢,給錢反倒顯得看不起人,就白要了;遭迫害時,同修讓幫忙錄音的MP3被邪惡抄走了,有同修就把自己閒置的MP3免費給了我,讓我送給受損失的同修,我要了;教同修使用電腦,同修把過年時吃不了的乾果給了我,讓我幫忙打掃,我也要了。不久,在面對面講真相時遭邪惡的綁架,損失的財物恰巧與接受的東西價值相當。悟到之後有過深刻的反省,並找到所有給我東西的同修,逐一退還了所有貪占的錢。此後,我在這方面也十分注意。因為修煉中任何一顆人心都會被邪惡抓住進行迫害。

來到海外這個寬鬆的環境,沒有了紅色恐怖的壓力,漸漸的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做事不能時時在法上,不經意的又做出了違背大法的事。寫出來,提醒同修,鞭策自己。

去年我請有條件的同修幫我把工單掃描後上傳給公司,每周一次,每次1-3份不等。當事同修提醒我機器是大法的資源,我沒當回事,心想,以前在大陸時,資料點缺錢,我一次捐的錢就能辦一個資料點,這點事算什麼,我才不是成心貪占大法資源呢。心中還在埋怨同修小氣,這點小錢還在計較!

今年初,公司辦事員打來電話,讓我補一份2個小時的工單。我做老年護理工作,補工單還得去找老人家簽字,心裡很不情願。拖了十多天,我想在家找找,也許找到就不用去病人家了,因為我早已不在那兒幹活了。

晚上,我把所有資料翻出來,還真找到了。那上面有病人的簽名,只是該我填寫的內容不完善。一查薪單,沒得到過這份錢。是幫忙上傳工單的同修發現這份單子內容不完善退回給我,又忘了告訴我,所以落下了。裡面是25美金呢!當時我精神頭就上來了,轉天打電話給公司,告訴單子找到了,並且我沒得到這份錢。沒想到公司小姐告訴我,老闆說不需要了,過去的時間太長了,去年的工單全部封存了。

聽到這結果,我馬上悟到作為修煉人,一定是自己在資金上出問題了!撂下電話我向內找:25美金的損失,到底問題出自哪裡呢?我認真的思索,猛然想到上傳公司工單我從沒付過錢,這錢數恰好是應付的費用。我馬上起身到同修那裡,把欠下的25元錢和今年上傳工單的費用一併補交給了同修。

看到明慧的《通告》以及同修的文章《不能占大法一分錢》想到師父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回答弟子問:

「弟子:越最後越精進,但還有部份學員自身干擾很大,出現不同程度病業,影響到做三件事。怎樣幫助這部份同修?
師父:是,自始至終,舊勢力都不讓大法弟子修煉環境中平靜。它發現這些地方大法弟子存在著一種什麼心,它就要搞出一個什麼東西來,然後叫大家看,修你們嘛,你看你反映出來的思想是什麼,是往正念上想、還是往人心上想,它一直在這麼幹著。有些學員哪,長期存在著執著,自己意識不到,甚至於也許忙於講真相、大法的事情,沒用心想自己,沒有仔仔細細想過自己,等到這個問題嚴重的時候、舊勢力不放過的時候,就表現出來了,所以這些事情你們千萬注意。不管那個邪惡怎麼瘋狂,你如果沒有毛病它不敢碰你。」

我在想:好懸啊!多虧師父點化,否則會鑄成大錯,還不知道會造成多大損失呢。修煉是嚴肅的,我們只有一絲一念修好自己才能跟師父回家。

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在《致歐洲法會的賀詞》中講的 :「有漏、有人心、有執著都無法走好以後的路。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修煉不是給大法修,救人也不是給大法救。修煉是生命走向圓滿的保障,救人是修煉者的慈悲體現,是眾生在危難時的責任。放下太多、太強的執著,走好自己的路,這過程就是你們的道。」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