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的選擇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16日】

正法已經到了最後,人間天象不斷警示世人,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救人和修煉的急迫是不言而喻的。我們能否走好最後的路,圓滿隨師還,已經是擺在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面前的嚴峻問題,我們都將面臨著能否圓滿的考試。師父在《紐西蘭法會講法》中說:「包括你們在睡夢中的考驗也好,在實際工作中的過關也好,在實際生活中的過關也好,就像一個小考試一樣,學一段時間考考試,看你紮實不紮實,學沒學好。但是我告訴大家,到你最後在大法中圓滿的時候會有考試。」最近,我遇到了這樣的考試,沒有及格,幸好不是最後圓滿的考試。

前些天,我與同修約好去景點講真相,在等公共汽車時,遇到一對老夫婦。他們沒乘車的零錢,男的就到附近去換錢,我就給老婦人講法輪功真相。她是個黨員,她說她國內的住家附近,就有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所以她很接受真相,就在我正要給她起名三退時,公共汽車來了。我猶豫片刻,本想給他們夫婦三退了再走,但想到錯過這趟車,就要再等半個小時,於是我趕緊告訴她,有機會一定要三退啊。她答應後,我就乘車走了。

上車後我忽然悟到,我應該給他們三退了再走,哪怕我錯過了去景點講真相的時間,哪怕我與同修失約,不去景點講真相,也要給他們三退了,但已錯失了良機。我想起一個修煉故事:一個修煉人就要圓滿了,他按照師父要求的有限時間趕往指定的地點去圓滿,但路遇一個正在水中垂死掙扎的人,如果不去救他,他就要被淹死,如果去救他,就耽誤了自己圓滿的時間,他就不能圓滿了。但他選擇了寧可不能圓滿,也不能見死不救。等他救了人,再去圓滿的地點時,圓滿的時間已過,師父卻告訴他,他已經圓滿了。原來,在路上救人就是師父給他安排的能否圓滿的考試。

而今,師父也給我安排了這樣的考試,我卻路遇等待救度的人不去救,反而捨近求遠,往返三、四個小時的路程,共耗費六個小時去景點講真相,結果徒勞而返,一個也沒退成。我後悔的心情是不可言喻的。

過幾天又遇一事。我洗澡時,看到浴缸裡有一個大黑點,以為是個髒東西,想用水衝掉它。但在放水的一瞬間,那個黑點忽然張開了一圈細爪,原來是個蜘蛛,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決定放大水把它沖走。它被衝到了我的腳邊,似乎在乞求我,我忽然想起給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對它說,同化大法你會有美好的未來,到你該去的地方去吧。然後它被水沖走了,過後我心裡很難過。

蜘蛛、螞蟻、蒼蠅、蚊子等這些弱小的生命也是生靈啊,也都是人在六道輪迴中轉生的,而且師父在《轉法輪》中明確講了不能殺生的法理:「家裡有了蒼蠅、蚊子,我們把它轟出去,安上紗窗不讓它進來。但有時轟不出去,那麼打死就打死了。」可是我第一念卻沒有慈悲的想到趕緊關上水龍頭讓它離開浴缸。按照法理的要求,我們不能有意傷害生靈,也不能做謹小慎微的君子。如何擺正這個關係,這瞬間的選擇,取決於自己在平日一點一滴的修煉積澱,也是自己思想境界和層次,以及能否遵照法理實修的體現。

從這兩件事中我悟到,生命不在大小,修煉中也沒有小事,慈悲是修煉人必有的善心。而我們平時修煉的功底決定我們的未來,在最後圓滿的考試中,瞬間即決定了我們的一切。所以寫出此文與同修們共勉,在正法所剩不多的時日裡,珍惜最後的點滴時間和機緣,重視從自己身邊發生的每一件小事中修好自己,時刻想著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不斷精進、精進、再精進,共同走好最後的路吧。

個人層次所限,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