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怎樣從死亡線上闖回來的

遼寧大法弟子 整理

【正見網2017年09月10日】

我地有位老年同修,今年六十七歲了,修煉大法已有二十年了。今年六月份她卻經歷了一場生死病業關。師父是怎樣把她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讓我們見證一下,法輪大法的超常和我們師父的偉大。

今年六月份的一天,這位老同修正在發正念,有點犯困,就感覺有兩條黑蛇從地上爬到炕上,進入了她的身體,她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就開始發正念清理。可是之後也沒太在意。隔了一段時間,她就感覺從小腹處有兩個條子粗粗往上竄,又從胸前鑽到脖子上去了,打那以後她脖子一天比一天歪,一天比一天疼,更了更了的,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的身體腹部向右側移,脖子也向右側歪。她發正念、煉功腦袋右側疼得更厲害。就感覺象得了腦血栓症狀,走路不能正常走,兩隻腳走路一錯一錯的。她還不能正常入睡,只能坐著睡。因為在這事之前,她的腰擰了,尾椎骨錯位,不能彎腰,好像骨頭斷開一樣。睡覺之前,前邊放個被,坐那兒頭往前一沁,腦袋往上一低,就這樣睡了已經一個多月了。最後不能走路了,什麼也做不了了。功也不能煉了。家裡人看到她這種狀況,都很著急,讓她去醫院。她說:「我就不去,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師父從地獄裡給我撈出來,我不能對不起師父,我得堅持煉功。不能上醫院,上醫院是不二法門。」老同修挺有正念。她家裡人看到她這樣堅定大法,不去醫院,沒辦法,就只好給她準備後事了。屯裡人也知道她好像不行了。老同修也不管那些,只想煉功。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她自己已經不能煉了。她就想到同修,因為她們屯子有好多同修,大家經常在一起學法、煉功。她叫小孫子去找同修。當時找了兩位同修,其中有一位A同修。A同修帶她一週時間。在這期間,A同修是全憑師父的法,支撐過來的。

老同修歲數大了,還不識字,主意識有的時候不是很強。A同修帶她煉功時,當她煉第二套功法時,她根本堅持不了,A同修就教她念法。平時A同修不怎麼會背法,可是這時師父的法就源源不斷地往A同修腦子裡打,A同修念一句法,她就念一句,就這樣堅持煉。煉到第四套功法時,她不能下蹲,只能是一隻手扶著膝蓋,一隻手隨機下走,下走之後的手扶著小腿肚,然後另一隻手再隨機下走,繞過之後,兩隻手摸著腿,一錯一錯往上走。煉功期間,汗水象雨水一樣往下流,煉完之後,地板磚上出現一灘水。老同修就這樣堅持著。

煉完功之後,她往前走時,得扶著東西走,走到炕沿時,左腿上去後,右腿得用手搬到炕上,在一點點往炕裡移。就這樣,A同修帶她煉到第三天晚上,老同修做了個夢,看見三塊新鮮的肉,被插到了她的腰部。她知道是師父給了她三塊肉。從此以後,她的腰一天比一天好了。

一週後,老同修就一步一錯地去附近同修家聽法了。可是還不能正常發正念。這時,師父點化B同修。B同修來了,就把老同修帶到自己家裡,可老同修腦袋疼得厲害,就回家了。B同修不放心,就找A同修商量,又把老同修接到A同修家煉功,幾天後,B同修看到老同修效果不明顯。這時B同修認識到老同修家的空間場不乾淨,於是B同修和A同修商量,讓老同修離開她家的空間場,這樣就把她接到B同修家(B同修丈夫在外打工)。B同修認識到老同修煉功不少,她不識字,只能聽法,聽法時還犯困,法裝的少。只有多裝法,才能改變的快,必須帶老同修學法。

A、B同修就和老同修一起煉功,然後教她學法。剛開始A、B同修教她讀《轉法輪》,她倆輪番教她讀。A同修讀一句法,老同修學一句。然後,換B同修。就這樣,老同修有效果了,但不明顯。最後A、B同修商量,讓她自己學法。她們認識到「論語」是《轉法輪》的精華,於是A、B同修就教她讀「論語」。因為老同修還能認識幾個字,不認識的字就教她讀,認識的就自己讀,A、B同修認識到,這樣她自己學法就能得法了。最後,老同修自己能把「論語」讀下來了。在這期間,老同修又做了個夢,她看見師父把她的腦袋,身體各個部位都扶正了。老同修就這樣一天天的好了起來。

正在這時,C同修從外地回來了。又把老同修接到C同修家,堅持幾天,老同修就完全好了。就回到自己家裡了。

就是這樣,一位看似已經走到死亡邊緣的人,就這樣走回來了。筆者當時曾看到過這位老同修,真的感覺好像很難走過來。可就憑著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和法輪大法,以及她堅定的正念,她就這樣奇蹟般的闖過來了。

筆者在這裡替我們這位老同修感謝我們偉大的師尊!謝謝我們可敬的同修!

最後我們重溫師父的《洪吟》(二)(師徒恩),和同修一起共勉:
            狂惡四年颮
            穩舵航不迷
            法徒經魔難
            重壓志不移

            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