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廿六:武乙慢神暴死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正見網2017年09月08日】

0908

武丁的王位傳給了兒子祖庚,祖庚不幾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祖甲繼位,祖甲沒有管好自己,連累父親創下的基業受損,《史記‧殷本紀》中說了原因:「帝甲淫亂,殷復衰。」帝甲的後幾世乏善可陳,除了紀年,其它不見於史。

第二十八世商王,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武乙,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被雷劈死的帝王。

《史記‧殷本紀》這麼記載: 「帝武乙無道,為偶人,謂之天神。與之博,令人為行。天神不勝,乃僇辱之。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命曰『射天』。」

這段話說武乙是個無道的君王,他製作了一個木頭人,稱之為天神。他想跟天神比試高低時,就命人代替木偶和他博弈,對方輸了或者說天神像輸了,他就對「天神」大行褻瀆之事。他又做了一個皮囊,在裡面盛滿了血,再將它掛在高處。他從地面拉弓搭箭,仰面將皮囊射穿。武乙給這個遊戲冠名為「射天」。

血之神聖中外皆然,祭祀時要殺牲,殺牲取血,牲血要珍重地盛在祭器裡,鄭重地供奉給神靈。古代人盟誓也要歃血,先殺掉犧牲物取血,參盟者依次把牲畜的血塗在嘴唇上,以此表示最高的誠信。把天射出血來供奉誰呢?用的還是如此大不敬的方式。

史書的記載裡看不出武乙有精神問題。

《竹書紀年》記載,武乙名瞿,在位三十五年,在這期間他與商朝的繼承者周朝的先王開展了良好的互動,倚借周部落之力為商朝平定四夷;近代出土的甲骨文中,記錄他征戰取得了勝利。

武乙三年,周族在首領古公亶父的率領下,剛剛從邠地遷居到中原地帶,武乙將岐邑賜予周公。武乙三十四年,古公亶父之子季歷前來朝見武乙,武乙賜給他土地三十裡、玉十對、馬十匹。其後季歷為商朝多次討伐四方,立下汗馬功勞。

武乙在位期間,似乎還一度將都城遷到河北,幾年後又將自己安置到了沬地。河北就是黃河以北,沬就是後來的朝歌,大名鼎鼎,這個時候它還叫沬。

這幾個地方的走動算不算遷都,歷史學家們還有爭議,沒有爭議的是武乙的精神狀態很正常。

囊血而射、侮辱木偶,放到如今來看是錯亂之舉,送到瘋人院大多也不會被拒收,要命的是,武乙「瘋」在商朝。天子侮天,實在駭人,不是放僻邪侈、行為乖張的問題,是要歸進褻瀆神靈惡毒至極的級別的。

也許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武乙如此狂亂。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他自大到要與天比試,那麼其後的狂亂、暴斃就是順理成章的咎由自取了。

無論如何,什麼原因也不可行敗壞天法之舉。君王眾目所矚,其行為常常被天下人效仿,是擔當有教化之責的,用言傳身教將道德、禮儀自上而下傳至各個階層,才是君王的正道。

很多年以後的《韓非子》一書裡記述了一件事,且借來一用:

春秋時期,齊國的國君齊桓公很喜歡穿紫色的衣服,整個國都的人也都穿紫色的衣服,因此那個時候紫色的衣料價格很貴,用五匹不染色的絹料也換不到一匹紫色的布料。

齊桓公對此有些懊惱,因為他的愛好竟然造成市場失衡。他的相國管仲為他出主意說:「您為什麼不試一下不穿紫衣呢?您對身邊侍從說:『我很討厭紫色衣料的氣味。有人穿著紫衣來見您的時候,您也一定說:『稍微離得遠點,我不喜歡紫衣的氣味。』」

齊桓公照辦了。結果是當天近臣就不再穿紫衣,沒幾天國中也沒人穿紫色衣服了。

齊桓公是一個諸侯國的國君,他的行為影響他的國家;一個天下之王的影響,那就是整個天下。王的德行影響朝政甚至朝代的命運,道理其實很淺顯。

上樑不正時,下樑就會歪掉,武乙的惡行實在嚴重。

天下人對神的敬畏被這根「上樑」淡化了,這個後果一時顯不出來,卻是最嚴重的。社會中怠慢神靈的現象開始出現,並且在後世越來越突出。對商朝的江山社稷也有影響。

武乙時期,商朝東邊的東夷強盛起來了,他們分別遷移到淮河、泰山一帶,勢力漸漸推進到商朝的勢力範圍──中原地帶。《後漢書》記載:武乙衰敝,東夷浸盛,遂分遷淮、岱,漸居中土。

武乙遷來遷去如何的勞民傷財不知道,被他們攪得頭痛是肯定的,不然就不會有賜馬賜物給季歷的事情了。武乙出兵打了勝仗,但東夷沒有被征服,在武乙之後繼續侵擾商朝,直到最後和商朝同歸於盡。

也是,你不敬神,難道神非得要慈悲於你?

武乙三十五年,武乙在黃河與渭河之間的地帶打獵,遇到了大雨,天現雷暴,他被雷擊中身亡。

他射天,天沒有受傷,天也射了他一下,他死了。

接下來,武乙就成了彰示天威的教材。漢朝的司馬遷在《史記》中說:「帝武乙慢神而震死。」 唐朝的司馬貞這麼說:「武乙無道,禍因射天。」到了明朝,張居正為萬曆皇帝編撰的《帝鑒圖說》中這麼說:「武乙之兇惡……故為偶人而戮之,為革囊而射之。嗚呼!獲罪於天,豈可逃哉?震雷殞軀,天之降罰,亦甚明矣。」

武乙之死可能是中國歷史上最驚悸的帝王之死,這個著名的事件被國人銘記幾千年,一直到清代進入成語行列,謂:天打雷劈。是中國人最重量級的罵人或詛咒用詞。比「斷子絕孫」的級別還要高,那個是後世報,這個是現世報。

商朝的命運在武乙手中拐彎,商朝從此走向衰亡,因為禍亂神傳文化的罪非常之大,造下的業不是一生一世還得完的。身為君王,害的就是整個王朝了。#

參考文獻:

1.《竹書紀年》
2.《史記 殷本紀》
3.《太平御覽》
3.《韓非子》
4.《商代的戰爭與軍事》
5.《史記 封禪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