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25日】

一、走入修煉  人心向善

我是一九九六年在大學讀書時開始接觸法輪功的。那時在我們學校操場就有一個免費的法輪功義務教功點,每天參加煉功的有大學的教授、老師、學生、及附近的很多居民。我是因為愛好氣功走入法輪功的,雖然我不是為了個人的祛病健身,但是身邊因為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的各種疑難雜症得到康復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當時給我印象很深的就是一個大姐得了乳腺癌,到處去醫院看病沒治好,修煉法輪功後幾個月後去醫院拍片乳腺癌的症狀完全消失。對於這一點,通過另外一個角度也可以看得很清楚:就是那時公園、廣場到處是法輪功學員,老年人比較多一些,很多人是因為有病才走進來的,在嚴寒的冬天經常能看見他(她)們在外面煉功,如果他身體不好的狀況沒有發生改變,你就是給他(她)錢讓他(她)來煉功他(她)也受不了啊!這說明法輪功確實有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

我在修煉法輪功以前,為人比較自私,容易走極端,也沾染上了社會上的一些不良習氣,比如為幫同學出氣,好勇鬥狠。我修煉以後,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性格脾氣有了很大的改觀,變得溫和而善良。經常主動去幫助同學做一些好事,路過看到地上有石土影響來往的車輛通行,我會自己用手一點一點的把它清理乾淨以後再走。看到身邊有困難的朋友,也會主動提供必要的幫助。通過修煉法輪功身心昇華後的改變一直伴隨我,一九九八年發大水,那時我剛上班,雖然收入不高,本來想把自己一個月的工資全部都捐了,最後領導怕影響我生活,只收了一部分。

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全面迫害誣陷法輪功後,我是在一家企業做部門經理。當時單位偶爾也會來外國人,而我的英語口語還可以,所以就一直充當單位的臨時英語口語翻譯,我們公司的總經理一見到我就親切的叫我「王翻譯」。我從最基層一直做到部門經理,因為我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時時刻刻做一個好人。所以我工作很出色,上層領導對我非常信任,給了我一項特權,我可以監督比我職位更高的管理人員,直接向上層經理匯報並有獨立處置的權力。雖然當時在北京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已經開始,江澤民集團還搞有獎舉報法輪功學員,但因為我平時工作中好的表現,時時事事都能想到別人,員工及領導都知道我是一個好人。我們單位有幾百人,從上層領導到最基層員工,沒有一個人去舉報我,只是上層領導善意的提醒我要注意安全。

二、認同大法好  家人受益

我的家人雖然沒有走入修煉,但是他們也在法輪大法中直接受益。我母親前幾年有一天在手上出現了一個囊腫,疼痛難忍,她當時去了醫院看醫生,一個碩士頭銜的主任醫生給她做了診斷,結果是這個囊腫是惡性腫瘤,很危險。我母親回家後想到了我父親以及我們,感覺思想壓力很大,一個人坐在家裡痛哭。後面在我家附近的醫院治療幾天後我母親轉到了我們本地的專業腫瘤醫院。在這個過程中,我一直讓我母親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但是剛開始她不是很相信,所以做得不是很積極,後面我給她播放神韻光碟時,剛開始她也沒有很認真看,但是她病床旁有一個被撞傷腿的小姑娘卻是很認真地在看,她說過去她看過神韻,覺得太好看了!小姑娘的認真也帶動了我母親對於神韻光碟內容的關注,慢慢她也投入進去認真觀看了,後面她說神韻演員的服裝、色彩搭配、天幕背景、演員舞動的動作等等太美了,這個總導演真是了不起!通過觀看神韻光碟她明白了法輪大法好,在腫瘤醫院我母親住了一個星期,後面的診斷結果是這個囊腫是良性的,切除了就好了。我們總共只花了1000多元錢就使我母親的病徹底痊癒了。

我父親的身體原來一直是大病沒有什麼,但是小毛病不斷,前段時間出現了比較嚴重的一些身體不適的狀況。他的尾椎很痛,有時甚至影響到他正常的出行。我母親就陪他到我們本地的大醫院去檢查,檢查拍片的結果是在腹部出現了二個用肉眼都可以清晰看清楚的小洞,醫生說如果一個月內情況依舊,那麼就要動手術住院,否則會危及到我父親的生命。原來我一直都在給我父親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訴他「法輪大法好」,但是因為他原來退休前是中共公安中的領導,被中共媒體抹黑法輪功的反面宣傳毒害很深,所以當時無論我怎麼去說,他都沒有從心中真正去接受。當我父親把檢查結果給我看時,我鄭重的對我父親說:人都到這個份上了,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現在我們要做的不就是保命嗎?

也許是我的真誠打動了我父親,我父親同意了再次完整的看從明慧網免費下載的真相光碟《我們告訴未來》,為了讓他們的觀看不易被輕易打斷,我每天下班後都會抽時間陪他們一起看,在認真的看完全部真相光碟內容後,我父母能比較清楚明白的知道法輪功就是被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的,然後我再告訴他們只要一有空就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並給他們舉了一些事例因為這樣做而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我說這就像一個人徒步去深山迷失方向出現了危險,他身邊有一部手機,他可以通過手機與外面救援人員建立聯繫後讓自己獲救,但是如果他首先心裡不相信這一切可以做到,那麼他就不會有撥打電話的動作,從而使救援人員可以準確定位找到他使他獲救。那麼當我們在某方面發生困難、痛苦時,我們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如果說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那麼我們默念不就是在與之建立聯繫嗎?這個和手機與基站建立聯繫有什麼二樣呢?我們越是相信,越是信念堅定,可能就像手機信號一樣這個聯繫就越緊密,在建立和諧良性共振的情況下,可能就會使個體生命的情況往好的方面發展。

我父親明白後讓我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幾個字寫在一張小卡片上,這樣他可以隨身攜帶,隨時可以默念,我母親也在幫著他念,一個月後檢查結果出來了。我父親原來腹部很明顯的二個小洞,一個已經完全消失了,另一個也已經鈣化了,醫生說不用動手術住院了,我笑著對我父親說:如果我們能做得更好,連那個鈣化的情況也都應該完全沒有的。

三、參與項目  放下自我多救人

對於中國大陸的很多民眾而言,目前工作、生活、溝通交流、閱讀信息等等大部分都是通過手機端信息的應用完成的,在此前提下,明慧網推出了e-pub和圖片兩種格式的各類便於手機端信息傳播的電子刊物,也是希望大家重視電子刊物的發放,提高我們整體救人的效率。

ePub格式的電子書可以用手機、平板電腦、電腦上的網絡瀏覽器或閱讀軟體打開查看。ePub是在手持閱讀設備(包括手機等)上最受支持的電子書格式,很多手持設備自帶的閱讀器都支持ePub而無需安裝額外軟體,蘋果手機自帶的閱讀器iBooks,以及安卓手機上谷歌的閱讀器軟體「Play 圖書」(Play Books)軟體都很好的支持ePub格式。ePub格式的電子書能自動根據閱讀器螢幕的大小,手持方向等實時排版以獲得優化的閱讀效果。讀者可以在ePub書裡添加書籤、注釋,改變字體及大小,能搜索,非常方便。

我就參與編輯電子刊物的項目中,其實剛開始做很不容易,因為原來完全沒有接觸過這一塊,對於手機端ePub電子書的編輯製作也基本上是從零開始,但是首先就是參考明慧過去已經發表的手機端ePub電子書的內容,然後就是去多看看常人中相關刊物是如何製作的,多借鑑借鑑他們的相關編輯製作經驗。那段時間幾乎是晚上經常熬夜看參考資料,從相關編輯工具、教程經驗的學習到編輯模板的導入,一點一點的就慢慢可以比較成熟的編輯製作相關電子刊物了。

在此過程中,其實也是一個修煉自己、放下自己的過程。因為對於手機端電子刊物的編輯製作有一些部分還處於摸索探討階段,那麼就會匯總到很多參與項目或者不參與項目的同修的意見,有一些意見與個人的想法是有碰撞的,這個時候我提醒自己我們大家都是為了如何能更好的去做好手機端電子刊物的編輯製作,提高我們整體救人的效率。一定要放下自己固守的東西,多虛心認真的看看其他同修的建議與想法,當我真正這樣去做的時候,我發現原來可能覺得其他同修的建議好像並不怎麼樣,但是在編輯製作中真正用心去匯總大家的想法全面考慮時,最後呈現的作品確實更完善了,也就更能發揮真相資料救人的更大作用了。

四、控告江澤民  正義必勝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通過快遞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狀,控告元兇江澤民,已被最高檢察院順利簽收。在控告狀中,我詳細描述了江澤民所需負的法律責任,包括江作為暴力鎮壓與酷刑折磨法輪功修煉者的主犯的責任。

十六年來,江澤民威逼各級領導執行其邪惡指令,從省、市、區、派出所、街道、居委會、單位等,各級610與公安一次次找法輪功學員,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眾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禍首。作為中國最高檢察院,肩負著維護憲法、匡扶正義、除邪滅亂的重任,現在也該到了把江澤民押上審判台的時候了。

因此,我請求最高人民檢察院對元兇江澤民依法提起公訴,要求對被控告人江澤民依法懲處,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時徹底清除江澤民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所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論、規定、禁令、限制和影響;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清白,立即全部釋放所有非法被關、被拘、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只想擁有健康的身體,高尚的信仰,做一個好人,江澤民公然侮辱、誹謗法輪功及法輪功創始人,觸犯了《憲法》三十五條、三十六條、三十七條、三十八條、三十九條以及綁架罪、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罪、非法拘禁罪、誹謗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侮辱罪、誣告陷害罪、故意傷害罪等刑事責任;依據國際法規定江澤民構成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江澤民傾全國的財力,物力,人力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無端痛苦、家破人亡,由江澤民一手挑起的這場對信仰真、善、忍無辜善良群體史無前例的迫害,應當到審判罪魁禍首的時候了,終止這場長達十六年的血腥迫害,真理正義必勝!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