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本《雙蓮》(下)

李普文

【正見網2017年10月10日】

(六十七)

白玲回憶。

內景,牢房,白天。(時間接羅傑在會客室見艾蓮之後)

常瘋子帶艾蓮回牢房。

李春:怎麼樣?你朋友要撈你出去?

常瘋子:她傻了!寫個保證就能出去,就不干!

白玲:(羨慕)寫個保證就能出去?

王姐也吃驚的看著艾蓮。

李春:寫啊,寫啊。

艾蓮搖搖頭。

常瘋子:嘴硬!進了集訓隊就知道了。

李春:集訓隊?

常瘋子壓低聲音:進集訓隊的,都……。

常瘋子看到獄警來了。

常瘋子:看好她,坐板!

獄警進來:坐板?把她吊起來!

常瘋子馬上把艾蓮吊在鐵窗上。

其他人都嚇的直直的坐板。

獄警:白玲。

白玲:到!

獄警:出庭。

白玲驚喜:我可要出去了。

(六十八)

內景,牢房,夜。

艾蓮被吊,疼的大汗淋漓。

王姐不解的看著艾蓮。

常瘋子帶白玲回來。

白玲兩眼發直被推進來。

眾人圍上:怎麼樣?

常瘋子:不出所料,一年勞教。

白玲突然哭喊著向牆上撞去。

白玲:它媽的,共產黨不是人!我要上訴!

眾人攔住白玲。一陣喧鬧,引來了獄警。

獄警站在門口,拿著電棍往鐵門上「噹噹」的敲。

白玲還在掙扎。

獄警不緊不慢的把電棍打開,電棍上冒著蘭光。

白玲一下就癱在地上,不出聲了。

獄警冷笑一聲,蔑視的。

獄警示意常瘋子把艾蓮放下來:她。

常瘋子把艾蓮放下,艾蓮癱倒在地上。

獄警:今晚看好她。(指白玲)。

常瘋子鎖門和獄警走了。

(六十九)

內景,牢房。夜晚。

白玲縮在牆角不斷抽泣著。

李春:哭啥哭,進到這兒沒地方講理,法輪功比你冤枉多了,也照樣受罪。

值班的賣淫女:(在地上來回走著)真倒霉,整夜也別想合眼了。得看著你!怕你死了!(惡狠狠對白玲)

艾蓮忍著劇痛坐起來:你睡吧,我替你值班。

大家一楞,看著艾蓮。

賣淫女飛快的躺下睡了。

艾蓮忍痛挪坐到白玲身邊,抱著白玲。

背景聲音:

警察:(兇狠的)12號……

警察:(兇狠的)快走!快走!

白玲:他們在叫誰?

艾蓮:法輪功學員。

白玲:怎麼沒有名字?

艾蓮:他們上訪被抓,為了不連累家人和單位,沒報姓名。

白玲:他們要被帶到哪去啊?

艾蓮不語。

李春:(一骨碌爬起來)聽說有關法輪功的秘密監獄,沒名沒姓的,死了都沒人知道。

白玲:你們真是比我還冤哪。

背景聲音:

警察:(兇狠的)14號……

警察:(兇狠的)快走!快走!

白玲:你們何苦呢,圖個啥呢?信仰能換飯吃嗎?

艾蓮:(低吟)

(背景聲音:音樂莊嚴而舒緩)

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

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

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

背景聲音:

(音樂對比警察的兇狠)

警察:(兇狠的)17號……

白玲:是你師父說的?

艾蓮:(點頭)是師父《洪吟》裡的詩句。

白玲:再給我背一首吧,我心裡舒服多了。

艾蓮:《做人》

背景聲音;音樂

警察:18號……

艾蓮:

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積德一世

王姐躺著沒有動,但眼中閃著淚花。

李春內心受觸動。

(七十)

外景,牢房外,白天。

放風。

艾蓮用原子筆內的彈簧,做縫衣服的針。並用舊棉絮搓成線,為白玲縫襪子。賣淫女和白玲圍在一邊。

賣淫女:你們法輪功講善,善有什麼用?共產黨說你不好你就得不好。你們才有幾張嘴?共產黨的電視、報紙、廣播,鋪天蓋地的,老百姓就信,假的也說成是真的了。去年,我在……那哪……(不好意思說自己過去就進過監),一個犯人從五樓跳樓死了,政府說他煉法輪功走火入魔、煉法輪功精神失常了,犯人都得給政府出證。其實他根本就不是煉法輪功的,是因為獎分給的少,心裡不平衡。他家裡人哪知道是咋回事?他得恨法輪功!

艾蓮:人們遲早會知道真相。你不就在說真相嗎?

賣淫女嚇一跳,偷眼看遠處的獄警。

獄警坐在椅子上,兩個犯人一邊一個給她按摩。

在另一邊,王姐和常瘋子聊天。

王姐:(問常瘋子)不報名的法輪功是往哪送啊?

常瘋子:(低聲)上級新命令,要年輕的,都送大西北,讓他們自生自滅。

王姐:那還檢查身體幹啥。

常瘋子:不讓問。

(七十一)

內景,牢房,夜幕降臨。

王姐回牢房。表情有些反常,臉色凝重。

眾人正圍著艾蓮。

李春:(沒理會王姐,對艾蓮)再講一個好人有善報的故事吧。

白玲:講惡人惡報的。那些冤枉我的人准遭報應。

李春:講善報的。(伸出手,露出一個紅腫的手指給艾蓮看)看,她(指白玲)用門給掩的。

白玲:(嚇的)我不是故意的。

李春:要在過去,我不能饒了她。

艾蓮:現在呢?

李春:現在我就真善忍,忍了唄。所以,講個善報的故事吧。

大家笑。

李春:唉,我要早認識你,我就不會去尋仇了。

艾蓮:(關切的對王姐)你怎麼啦?

王姐:今晚你進集訓隊。

大家一下都沉默了。

艾蓮:(打破沉默,微微一笑)我給你們打一套煉靜功的手印吧。

王姐沒有阻止,而是悄悄的把風。

艾蓮盤腿坐好,將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手印打了一遍。

白玲:真好看!也不知是你人長得美還是動作美,反正真好看!

李春:再打一遍!

艾蓮又閉眼打了一遍。艾蓮全身籠罩著一層聖潔的光輝。

李春和白玲等人深受感染,她們的眼神,變的清亮和純真,仿佛她們不再是置身世間監獄被人瞧不起的罪犯,而是佛國世界純潔的眾生,聽到美妙的佛法而讚嘆歡喜……。

大家的表情變的柔順了許多。

艾蓮跟著常瘋子走到牢門口。

李春:一定要回來,我給你做生日蛋糕。

艾蓮:我一定回來,等著我。

(七十二)

內景,牢房小號,夜。

音響效果。

狹窄的空間,中間有一張小床的,有一個小窗口的鐵門,那個小窗口只能透進來一點點微光,小號四壁的水泥牆光禿禿的,往上看頂子很高,坐在那張小破床上,幾片木板釘在床架上高低不平的吱嘎吱嘎直響,感覺猶如坐在一口很深的枯井裡,給人一種恐懼和壓抑感。門口牆上的一個小燈泡發出微弱的亮光,照射著屋頂上唯一的物品——監控器。

監控器連接在另一個秘密房間,在這個房間有個警察通過監控器能夠看到小號裡的每個角落。

艾蓮全身從頭、脖子、胸到腹部和雙手雙腳都被寬布條勒緊好幾圈,綁緊在木板床上,腳上帶著鐵鐐,全身一動也不能動,(鏡頭轉到警察的監視螢幕上)。

惡警甲:(舉著電棍,電棍上冒著藍光)再問你一遍,還煉不煉。

艾蓮:煉。

(七十三)

內景,牢房,夜幕降臨。

白玲翻騰著自己裝窩頭的塑膠袋,把攢下的一個一個窩頭,慢慢的、有些不捨的遞給李春,李春一把把塑膠袋搶過來,把窩頭拿走了。

白玲:哎,你……

李春:不夠義氣。艾蓮對你那麼好。

白玲:我……太餓了。

李春:還缺白糖和奶粉。誰還有錢?

王姐拿出了白糖、奶粉遞給李春。

李春:(驚喜)算我欠你的。

王姐白了李春一眼。

白玲:你說艾蓮會回來吧?

李春:沒問題,明天有外國記者參觀,共產黨再怎麼,也得顧個面子。

(七十三)

內景,移植中心化驗室,白天。

王主任走進化驗室。

王主任:馬上找到這種配型。(資料遞給化驗員)

化驗員在電腦上查詢,顯示:86號。

(七十四)

外景,看守所門口,白天。

黑西服、張所長等人在門口迎接、招待。

外國記者參觀團的車到了,記者們下車,老記者詹姆斯,黛安娜也在參觀者中。

(七十五)

內景,獄警辦公室,白天。

從監視螢幕上,可以看到四個男惡警拿著電棍走向了艾蓮。

監視螢幕旁的警察,走出房間,鎖好了門。

從監視螢幕上,可以看到,四根電棍冒著蘭光,電擊在艾蓮身上,艾蓮的身體被電擊彈起,又落下。

惡警甲:煉不煉?

艾蓮虛弱但清晰:煉。

(七十六)

內景,看守所,白天。

外國記者來參觀,花鳥,小動物,圖書室(王姐、白玲等人在裝模作樣看書,白玲不時斜眼看參觀者)、娛樂室(常瘋子和一個犯人在打桌球)。

老記者面無表情;黛安娜興致勃勃。

鏡頭轉換於外國記者參觀和艾蓮受酷刑。音響效果。

艾蓮已無力掙扎,從她的角度看到的是幾張猙獰、醜惡、淫笑的男惡警的臉。

外國記者離去。

黑西服和張所長相視一笑。

黑西服手機響了,黑西服接聽。

黑西服:是。幾點?。

黑西服看了一下表,對張所長耳語。

(七十七)

內景,牢房。白天到夜。天陰沉沉的。

大家回牢房。

李春:唉,裝模作樣,就是給外國人看的。

白玲:要是每天都有記者來就好了。

李春、白玲把窩頭用手掰碎,再碾成細粉狀,然後摻上奶粉和白糖使勁揉。那窩頭面遇見糖竟然變的稀軟,和上奶粉後,捏成蛋糕形狀。放一會兒,蛋糕的軟硬就剛好合適了。

白玲:(驚訝的)真成蛋糕了!

李春:沒見過吧。這是牢裡的特產,一代一代傳下來的。

白玲:(悄聲對李春)白天沒看見艾蓮啊。

李春沒說話。

大家坐板都很沉默,白玲望著蛋糕,無數次咽吐沫。

李春眼神裡第一次顯出了憂鬱。

門外有了動靜,大家都躍下板,湊到門前觀望。

王姐也在期盼著。竟沒有說大家。

天黑了。

李春眼前似乎看到:

艾蓮把蛋糕放到嘴裡:嗯,真好吃啊!

李春從幻想中醒來,看到是白玲嘴饞的正要把一小塊蛋糕末放到嘴裡。

李春:放下!

白玲:(把蛋糕末飛快塞進嘴,委屈的)就一點末,攙死我了。

李春抬手要打,又放下了。

外面一片嘈雜。

王姐不顧及的下地趴門縫看,看見常瘋子。

王姐輕聲:嗨。

常瘋子嚇的渾身發抖低聲:那個跳舞的法輪功死了。真慘。

大家都驚呆了。

李春:(看著蛋糕發愣)不會的,她說要回來的。

門外傳來鐵鐐拖地的聲音。大家撲到門口小窗上看,一雙光腳,帶著鐵鐐,被拖走了(從褲腳可看出是艾蓮被放在地上拖走,褲腳帶血)

有獄警的聲音:快點,快點。

白玲:(突然發瘋)誰說好人有好報啊!我不信,不信……(撲向蛋糕,用手抓著往嘴裡塞)

李春:(發瘋的撲向白玲)不許吃!你給我吐出來。

白玲不停的往嘴裡塞著,伴隨著神經質的慘笑。

李春撲倒了白玲。

牢房外獄警:安靜!安靜!

李春無力的悄然趴在地上,絕望的抖動。

被撲倒在地的白玲仍在神經質的往嘴裡填著蛋糕。

王姐臉上的淚水慢慢流下來,她輕輕的擦拭著。

音樂響起。

時間在沉寂中過去。

李春:(喃喃自語)她說過要回來的。

突然,牢房逐漸亮了起來,一束光芒照在了牆上。

白玲停止了動作,抬頭,吃驚的看著牆,白玲驚的張著充滿蛋糕的嘴,滿臉是蛋糕屑。

李春滿臉是淚,用手飛快的抹了一下,簡直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

李春:她回來了。

光芒中,艾蓮身著聖潔的古裝,微笑的看著眾人,徐徐升上天空。

(七十八)

回到現實。

安妮震驚。其他人沉默不語。

羅傑的電話響了。

羅傑:爸爸。

羅傑父親:孩子,爸爸出趟遠門兒,自己照顧好自己,有事兒找你乾爹。

砰的一聲槍響。

羅傑:爸爸!爸爸!

電話掛斷。

羅傑對馬修:等我消息。

羅傑匆匆出門。

(七十九)

內景。皇家俱樂部。白天。

羅傑沿著走廊急速走,推開一個幽靜的小門。

羅傑乾爹(中共元老)正在看書、喝茶,看到羅傑進來。

羅傑:(撲過去,跪的地上)乾爹!我爸他自殺了……。

元老乾爹:(慈愛而心痛的)孩子,坐。我聽說了,361潛艇失事了,人員全部遇難。

羅傑:什麼原因?

元老乾爹:嚴重超載。

羅傑:爸爸,為什麼?

元老乾爹:因為……,潛艇失事,暴露了……走私活人。

羅傑:走私活人?

元老乾爹:涉外器官移植。

羅傑震驚。

元老乾爹:孩子,到了該你知道的時候了。這事牽扯太多人了,大家都有份……

元老乾爹臉轉向了窗外。

元老乾爹:(無奈的)公安、國安負責抓人,法院、檢察院負責把人匯總,武警負責運輸,軍隊負責看管、摘除,醫院負責移植收錢。唉!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

羅傑愣愣的看著元老乾爹。

羅傑:就沒有人想改變現狀嗎?

元老乾爹:改變了,也就沒有你們這些「太子黨」了吧!做父母的,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過的好嗎?

羅傑痛哭失聲。

元老乾爹:(痛苦的)孩子。唉。(喃喃自語)出路在哪呢?

鏡頭掃過老人看的書,《九評共產黨》、《江澤民其人》等禁書。

(八十)

內景,僻靜的郊外小院,白天。

安妮斜靠在沙發上,臉上仍蓋著那半塊絲巾,昏睡。

超現實畫面:姐妹情音樂,姐妹情雙人舞蹈,表現妹妹無助的看著姐姐受難。

電話鈴響了,驚醒了安妮,安妮走出屋。

屋外,馬修走來走去。

馬修的手機響了,顯示有簡訊。

馬修:是羅傑。

簡訊寫著:我不能再幫你們了,儘快離開中國,羅傑。

馬修和安妮互相看著。

半晌,安妮突然想起。

安妮:我們還可以再試試:查理的爸爸。

羅傑:這個時候,太冒險了。

安妮:為了艾蓮和她的朋友們。

鏡頭搖向在一旁遠處打坐的法輪功學員乙。

安妮:(沖馬修微微一笑)這回你幫我把風。

(八十一)

內景,黑西服家。白天。陰天,隱約的雷聲。

黑西服在臥室,煙霧繚繞中抽菸,心情沮喪。

畫外音:最近,風聲對上海這邊不利,你可要腳跟站穩。

黑西服:請轉告江總放心,我生是江總的人,死是江總的鬼。

煙霧繚繞中,黑西服嘆了口氣。

鏡頭掃進廚房,保姆和警衛聊天。

保姆:小心點,最近主任脾氣不好。

警衛:是啊,自從中南海那邊(用手向上指)找談話,主任就變了。

保姆緊張:是啊。

鏡頭掃過牆上照片,赫然是查理。

黑西服表情柔和,充滿慈父感情看著查理的照片。

鏡頭掃過桌子上,一封信美國來信,黑西服拆開,掉出照片,是安妮和查理的合影。

黑西服看信,楞在那裡,似乎聽見雷聲,看見閃電。

屋外一個大雷,黑西服一哆嗦。

黑西服抽菸。照片中,安妮的影像恍若變成了艾蓮。

回憶:

先從外景的烏雲密布轉入內景。

內景,看守所辦公室,夜。(從服飾上看出,是艾蓮被迫害致死,外國記者參觀後的那一夜。)

黑西服、張所長,幾個警察,常瘋子,惡警甲死了,在擔架上,被人抬走。

常瘋子:(面帶驚恐)……,一道白光,把我閃暈了;幾聲炸雷,又把我弄醒了,那雷啊,閃啊,圍著所裡,炸啊,閃啊,炸啊,轟隆一聲,西牆塌了,也停電了。我的媽呀,馮警讓雷劈死了,報應來了。他們都看見了,那個跳舞的法輪功像仙子一樣升空了……。

警察們附和,都有害怕表情。

特寫:張所長目光驚恐中帶著呆滯,強忍著渾身哆嗦。

張所長的異常表情引得眾警察看他,黑西服狠狠的瞪了張所長一眼,張所長克制著自己的恐懼。

黑西服:胡說!

常瘋子嚇的閉嘴。

黑西服:(對張所長)這件事不許再提!誰敢再散布封建迷信,擾亂人心,後果自負!

張所長:(呆滯的)是。

張所長哆嗦著一揮手,警察把常瘋子帶走。警察都走了。

剩下張所長和黑西服。

黑西服:記住。這種事,誰走漏風聲,誰用腦袋負責。

張所長點頭,沒說出話來。

天空中,一個大雷打下來,黑西服心驚。張所長一抱腦袋癱在地上。

回憶結束。

天陰下來。窗外隆隆雷聲。煙霧繚繞中的黑西服心神不安。

畫面:艾蓮迫害致死那夜的雷聲,看守所西牆在雷聲中倒塌。

鏡頭從窗戶掃過屋外,可以看見安妮走進來。

安妮進門。

音響緊張。

保姆張羅。

黑西服走出屋和安妮照面。黑西服虎著臉,強作鎮靜。

安妮看見是黑西服,大吃一驚,轉身跑。

黑西服:(對警衛)抓住她。

警衛抓住安妮。

黑西服:(指指沙發)請坐。

警衛把安妮按在沙發上。

黑西服揮手讓警衛走開。警衛退出。

黑西服把門鎖上。安妮緊張。

(八十二)

外景,黑西服家外,白天。

馬修焦急的望著黑西服家。

突然,幾輛高級轎車駛來,在黑西服家門口停住,下來兩個官員模樣的和十幾個便衣。

馬修更加焦急。

(八十三)

內景,黑西服家客廳,白天。

安妮環顧四周,看見了查理的照片。

安妮:你是查理的爸爸?

黑西服:……你真的是我兒子的女朋友?

安妮鎮靜下來:是不是我讓你想起了什麼人?

黑西服:算計到我頭上來了。你真是在海外長大?

安妮:是法輪功學員艾蓮,對不對?

黑西服:你是誰……?

安妮:艾蓮是怎麼死的?

黑西服似乎又聽見雷聲滾滾。

黑西服:(害怕的)你和她是什麼關係?

安妮:我……,也不知道,我是個孤兒,在海外長大。

黑西服似乎明白了,又聽見雷聲,感覺是報應,表情楞可可的。

沉默半晌。

黑西服:(機械的)你在做危害中國的事。按照中國法律你就得進監獄。但是只要你說出都和誰聯繫過,誰幫過你們,我可以保證你安全回到美國。否則……。

門外嘈雜。

警衛有意把聲音傳進來:中紀委的!請等一下,我去叫劉主任。

黑西服表情變化。

鏡頭轉到門口。

幾個便衣已經把門口守住。

兩個政府官員模樣的人,推開警衛,進入,更多便衣跟進來。

官員甲:劉主任在哪?

警衛指客廳。

便衣開客廳門,打不開。看官員甲,等候指示。

官員乙示意撞門。門被打開了。

黑西服拿著煙,坐在沙發上。安妮不見了。

黑西服眼神有徵詢之意。

官員甲:中紀委決定,你因經濟問題被雙規了。

黑西服似乎意料之中。

黑西服:我換件衣服。

官員甲剛要阻止,官員乙揮揮手。

官員乙:讓他去,周圍都是我們的人。

黑西服進到臥室,緊急思量對策。

外面,兩個紀委官員對話,官員乙有意想讓黑西服聽到。

官員乙:(若有所思,象自語)中南海這回可是動真的了,姓劉的可是老江的嫡系啊……。

官員甲:(高興)中南海這一回合算是占了上風。只要姓劉的一交代,對上海幫……,哼!

官員乙:(若有所悟,隨即有意高聲)不怕他不交待,只要他兒子一回國……。

官員甲:小聲。

臥室內,黑西服聽到後,驚恐。

黑西服打開臥室暗門,把安妮拉出來。

安妮被堵的嘴,掙扎。

黑西服打開另一道暗門,解開繩索,推安妮。

黑西服:快跑,到美國使館求助。

安妮:你……。

黑西服:(跪下)聽我說,千萬別讓我兒子回中國!(萬分懇切)我求求你了!

安妮不知所措的點點頭。

黑西服把暗門關上。

黑西服從枕頭下拿出手槍,出臥室門。安妮卻打開了暗室門出來查看。

官員甲:(害怕)你把槍放下!

官員乙緊盯黑西服,語調緩慢,一語雙關:劉主任,把槍放下吧。黨的政策你是最熟悉的。

黑西服手哆嗦了一下。

一聲炸雷,黑西服似乎看到了看守所倒塌的西牆,他舉槍在自己頭上,開槍倒地。

官員甲懊喪。官員乙暗喜,俯身查看。

安妮震驚,飛身回暗室,跑了。但關門時弄出了聲響。

官員乙:什麼聲音?

眾便衣進入臥室。

(八十四)

外景,後花園,白天。

安妮從直通後花園的暗道出來,拉著等候在那的馬修飛跑。

一輛麵包車飛馳而來,司機招呼二人上車,司機竟是羅傑。

眾便衣追出後花園,什麼也沒有發現。

(八十四a)

內景,黑西服家客廳,白天。

眾人回到屋中,黑西服的保姆和警衛跪在地上,被官員甲、乙剛逼問完的樣子。

官員乙:(手裡拿著安妮和查理的照片)通知各大飯店、旅館,還有海關。

(八十四b)

外景,羅傑車上,白天。

羅傑明顯消瘦憔悴,但目光堅毅。

馬修和安妮驚異的看到車後座上的法輪功學員甲、乙。學員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躺靠在學員乙身上。

安妮急切關注學員甲的傷勢。

法輪功學員甲虛弱的向馬修和安妮示意自己沒事。

馬修關切的對羅傑:你還好吧?出了什麼事?

羅傑搖搖頭。

安妮感激的看著羅傑。

羅傑滿面滄桑:(喃喃自語)當年我也可以救下艾蓮的,我……。

(八十四c)

內景,郊外小屋。白天。

羅傑、馬修等人把學員甲扶進小屋床上。

學員乙拿起桌上一個包裹,遞給安妮。

法輪功學員乙:這是我們找到的艾蓮唯一留下的東西。送給你吧。

安妮急切的打開包裹,尋找。

包裹裡只是艾蓮演出時的仙女裝,整齊的疊好。

安妮撇開仙女裝,找了又找。

學員乙:……沒有找到你說的絲巾。

安妮失望的抱著仙女裝,又慢慢的把仙女裝包好。

馬修握住學員甲的手:謝謝你。保重。

學員甲:(吃力的)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剛成立了一個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你……。

馬修:我一定參加。

羅傑:我也參加。(和學員甲握手告別,對安妮)快走吧,我送你們去機場。

眾人與法輪功學員甲、乙告別。

(八十五)

內景,機場辦公室,白天。

電腦上安妮的護照影印件。一個穿海關官員制服的男人看電腦的背影,可以看出男人很驚訝,不安。

是看守所張所長。

張所長:(痛苦的喃喃自語)難道這件事註定要跟我一輩子嗎?

鏡頭:(對過去的回憶鏡頭)

一雙光腳,帶著鐵鐐,被拖走了(從褲腳可看出是艾蓮被放在地上拖走,褲腳帶血)

有獄警的聲音:快點,快點。

一陣雷電,看守所西牆倒塌。

張所長痛苦的捂住臉。

從辦公桌上一台監視器上,張所長看見羅傑、安妮和馬修走進機場大廳,鏡頭從張所長的眼,落在監視器裡的安妮臉上,又轉到羅傑。張所長似乎打定了主意。

音樂緊張。

電話鈴響了。

張所長:知道了。讓他們過去。他們是外國人,有合法手續。況且,送他們的人也不好惹。就按我說的做。

(八十六)

內景,飛機上,白天。

馬修和安妮並排坐著。安妮抱著艾蓮的包裹發愣。

飛機起飛了。

他們從飛機的舷窗上看著漸遠的中華大地。

馬修用手提電腦飛快的打字。

安妮:看來,你的收穫很多。

馬修:你呢?

安妮沉默,安妮打開包裹,一套仙女裝。

安妮抱著仙女裝,繼續看著窗外,陸地已經模糊了。

突然,仙女裝裙擺上的一朵不起眼的小蓮花引起了安妮的注意,她飛快的展開了裙擺,發現那裙擺的一角是一塊和安妮的絲巾大小一樣的絲巾做成的,她從自己包裡抽出了另一條絲巾。

安妮搖動馬修:快看!

兩條絲巾吻合在一起。

鏡頭從絲巾轉到夢中超現實畫面:雙人舞。

艾蓮穿上黃下蘭(黃衣上寫有法輪大法好的蘭字),安妮穿上白下蘭。

舞蹈表現:

--姐妹重逢:艾蓮慈悲祥和,安妮悲喜交集,激動。艾蓮以圓潤的手臂及蓮花指等中國古典舞動作在前,安妮學著動作跟隨其後。(以顯示前面安妮跳現代舞時動作被改動是艾蓮所為,即雙胞胎的心靈感應。)

--賦予重任:舞至結尾,表現艾蓮要離去,安妮哭著跪求艾蓮不要離開自己;艾蓮鼓勵安妮,並對安妮寄予希望的表情。艾蓮拿出仙女裝,遞給跪在地上的安妮,並扶安妮起身,一道仙光從艾蓮手指射向安妮,安妮上身白衣變成和艾蓮一樣的黃色,並寫有法輪大法好。艾蓮漸漸遠去,安妮驚異的看了一下自己黃衣,手捧仙女裝淚眼相望。

安妮夢中呼喚:姐姐……。

飛機上的安妮哭醒了。她緊緊抱著仙女裝。

在旁邊的馬修飛快的在電腦上打著字。

(八十七)

內景,美國,新聞辦公室。白天。

新聞主任從一個高層辦公室往外走。

背景聲音:

西方官員:中國政府一概否認關於活摘器官的指控,雖然無法讓指控失效,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無法證實那些指控,沒有直接的證人。這就造成了一個兩難局面……只有中國政府願意配合才能確認指控的真實性,但是中國政府顯然不願意配合。再者,根據新聞平衡的原則,應該加上610辦公室的說法,會更公正一些,但是作者不願意,所以……文章中關於活摘器官部分只能刪除。

主任進入自己辦公室,馬修正等在那。

主任(硬著頭皮):祝賀你,文章發表了。

馬修:(鬱悶)他們刪除了活摘器官那部分。

主任:沒辦法,外交壓力很大,再說,沒有足夠的證據……

馬修憤怒的站起來。

主任:這個舞蹈演員的故事能揭露出來,已經很震撼了。至少對法輪功學員是個安慰……。

馬修憤然出門。

主任:(聲音在馬修身後)還有……,已經有多個城市拒絕來自中國的塑化屍體展覽……,嘿,馬修。

內景,酒吧,白天。

酒吧裡人不多,看樣子都和馬修是熟人。

馬修喝著酒,一副頹廢。

酒吧老闆:馬修,你應該高興啊。你的故事很感人。

馬修苦笑繼續喝著酒。

電話響了。是羅傑。

羅傑:(聲音低沉悲痛)馬修,祝賀你,文章發表了。

馬修:謝謝,你還好吧。

羅傑:我挺好。

馬修:他們刪除了……。

羅傑:我都知道。馬修,我這有個人,也許你想和他談談,是關於艾蓮的事。

(八十七a)

一個人的手接過電話。是看守所張所長。

張所長:這件事折磨我啊,不說出來,我的精神……要……完了。那天……劉主任接了電話說,晚上有任務,讓我帶著槍等候。

聲音和畫面配合。

鏡頭始於:一雙光腳,帶著鐵鐐,被拖走了(從褲腳可看出是艾蓮被放在地上拖走,褲腳帶血)

有獄警的聲音:快點,快點。

艾蓮被拖到一個門廊,黑西服和劉所長擋在門口。

劉所長:就放這吧,你們走吧。

獄警們走了。

昏死過去的艾蓮在地上被黑西服和張所長拖到一個隱蔽的門外,一輛手術車停在那。艾蓮被抬上了手術車,過程中,艾蓮醒過來,掙扎,但被綁在手術台上。

車上有兩個人,一個老的,一個年輕的,穿著做手術的衣服,臉上有大口罩,拿著手術刀。

張所長:她當時已經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經就是,並且電棍,電,她受的侮辱啊,小馮就是變態的那種,後來他被雷劈死了。這個跳舞的是個孤兒,沒有親屬,也就不怕事後找上來。他們派來兩個人,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而不是……。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別看我端過槍,我也進行過實彈演習,也見過很多死屍,但是看到他們,我真的「佩服」他們這些軍醫,手一點也不抖。當時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610劉主任也在。可能是出於保密的原因,他們沒用麻醉師,沒打麻藥。唉,他們也不把人當人看。這個時候,那個軍醫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啊…啊…的聲音,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畫面:雷聲滾滾,閃電中,白色的手術車開走了。

看守所另一房間裡喝酒的警察們,在雷電中碰著杯,姓馮的惡警甲喝的醉醺醺,出門。

雷電更加猛烈,一個閃電,把看守所西牆擊倒了,惡警甲也被閃電擊中,倒下。

(八十七b)

內景,酒吧,白天。

馬修在打電話。

馬修:你願意公開作證嗎?

劉所長:我……,不能。這些年我活的像個行屍走肉,我不怕死。可我還有老婆孩子,為了他們,我不能……,不能啊……嗚嗚(哭腔)。

馬修愣愣的放下了電話,電話裡傳來羅傑的聲音:馬修,馬修。

馬修關了電話。拿起酒吧檯上的酒杯一飲而進,示意酒吧老闆再倒酒。

酒吧老闆小心的看著馬修的表情,倒酒。

馬修又一飲而進。周圍人勸馬修:馬修,別喝了。

這時,電話又響了。是美國老記者。

老記者:馬修,我是詹姆斯。你好嗎?

馬修:(強忍悲憤)我很好。

老記者:我都聽說了,祝賀你,文章發表了。

馬修:(強忍悲憤)你是在諷刺我嗎?

老記者:你還是老樣子。……

馬修:(打斷老記者,憤怒終於爆發)對,我是老樣子。你又要對我忠告什麼!?那個垃圾中共,無惡不作、無法無天的共產專制暴政,你們還想向中共要證據。你們應該想想自己有無責任和勇氣誠實地面對既有的證據,還有沒有能力面對這種被國家權力掩蓋下的反人類的罪行?

新聞的實質不是平衡報導,是揭示事實真相。610辦公室的人在撒謊,我的文章幹嗎要幫助610散布謊言。 我堅信活摘器官的罪惡公然的存在,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啊……,在這樣的真相面前無動於衷,那就是放棄了人應有的感情和責任。如果我們以犧牲倫理價值來換取眼前利益,人們遲早要為此付出代價。

我們西方社會的立國之本就是信仰自由,崇尚人權。馬丁路德金博士曾經說過「任何一個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對所有地方的公正的威脅」。我們本應該是那些在暴政下受盡蹂躪及欺辱的人們的希望,而不是對暴富了的暴政集團的沉默,甚至是卑躬屈膝,那些在中共牢獄中掙扎、那些在中共酷刑下呼號、那些因中共迫害而顛沛流離的人們需要我們的幫助。當中共用禮炮、紅地毯和香檳去歡迎各國政要,當北京上海的摩天大廈和輝煌燈火營造出一片繁榮和平的景象時,你們是否想起過那些在痛苦與黑牢中度日如年的人們。(因想起艾蓮被活摘的遭遇,哽咽說不下去了)你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電話裡老記者:馬修,聽我說。

酒吧裡的人都看著馬修。

馬修:(憤恨的)你還有什麼忠告,你說吧!

馬修把電話的揚聲器打開。老記者的聲音傳出來。

老記者:馬修,聽我說,我讀了你的故事,我為過去而羞愧。……我參加了法輪功受迫害調查團,我還有兩年退休,希望……還不太晚。謝謝你的努力。謝謝,馬修。

馬修楞在那裡,酒吧裡掌聲響起。馬修百感交集,強忍淚水,臉部肌肉哆嗦著,終於忍不住抽泣起來,馬修用手胡亂在臉是抹著淚水。

人們簇擁著馬修,安慰馬修。

憂鬱的馬修走出酒吧,看見門口牆上一張新海報,是安妮穿著仙女裝的演出劇照。

(八十八)

內景,劇場大廳,晚。

鏡頭從上一個鏡頭海報上的劇照,轉到高檔劇場上的劇照。

馬修走進劇場大廳,迎面是演出的大幅劇照,新唐人新年晚會,照片上的是安妮。

鏡頭掃過豪華劇場大廳,人頭攢動,一個帽子壓的很低的中國人,是化了妝的查理(安妮的男朋友),他手裡拿著一個請帖,寫著:給:查理,自:安妮。

(八十八a)

內景,劇場後台,晚。

化好裝的安妮在忍著腿痛,做著大跳,神情緊張。

吳阿姨(此時是氣質出眾的舞蹈老師)在安妮旁邊整理著仙女裝,可以看出仙女裝的裙擺兩側是對稱的兩條絲巾,各有一朵小蓮花。

吳阿姨:別緊張。

安妮:我知道,我不是孤獨的,艾蓮和我在一起。

(八十九)

內景,舞台和觀眾席交替,晚。

舞台上演著《喜迎春》。演員服飾色彩絢麗,明亮。

馬修似乎看到艾蓮當年。

艾蓮:我正在編一個春天的舞蹈。

安妮歡快的跳著,勃勃生機。

人們欣喜鼓掌,其中有吳阿姨等法輪功學員,馬修鼓掌。

鏡頭掃過查理,查理愣愣的,沒有鼓掌。

報幕員:《升起的蓮》。

馬修表情由欣賞舞蹈的喜悅,漸變為嚴肅。舞台的場景和艾蓮受迫害經歷,交織在馬修腦中,反映在鏡頭上。馬修鬱悶。

鏡頭掃過觀眾,當查理看到身穿惡黨符號的警察打人時,表情緊張,當看到安妮飾演的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時,表情震驚。

當舞台上演到神佛下世將被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接往天國時,觀眾爆發掌聲,眼中含淚。

舞台上,安妮忍著腿痛,就要做大跳了。

觀眾席上,吳阿姨緊張的表情。

舞台上,隨著神佛的手印,一道仙光在安妮腿上盤旋,安妮表情異樣(表示疼痛消失)。猶豫間,安妮仿佛真正看見了神佛,安妮一個成功的大跳,奔向佛主時,淚流滿面。

觀眾席,馬修由鬱悶變為吃驚,當看到神佛的手印,馬修眼中逐漸放出了光彩。

鏡頭掃過查理,迷茫中,眼淚從查理眼角流出,他輕輕的鼓掌。

鏡頭回到安妮,安妮從側幕中下台,從側幕中,安妮看著天幕上飛升的艾蓮。

馬修也看著天幕中飛升的艾蓮,馬修的眼睛一掃憂鬱、明亮而充滿希望,再從馬修眼神方向看,天幕中神聖的場景在擴大,安妮、馬修看到了在天國中的艾蓮由大到小向著宇宙中更光明處飛升。

鏡頭逐漸顯出更光明處,一尊莊嚴大佛像。(完)

參考資料: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28/n1269128.htm

人塑標本大多數來源是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美國人體展 屍體來自大連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6/3984.html

女教師趙昕的遭遇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3/34381.html

自焚還是騙局

http://news.xinhuanet.com/expo/2004-08/23/content_1862697.html

挑戰倫理的人體標本展

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3/17/39754b.html

哈根斯人體標本展

http://www.epochtimes.com/gb/6/7/3/n1372574.htm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http://news.epochtimes.com.tw/7/5/26/56443.htm

移植專家醫院自殺 死因諱莫如深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12/15/46321.html

熱點互動:中共武警副司令之死意味著什麼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6/11/44576.html

中央密查真相 羅幹紅人宋平順是自殺還是遭滅口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4/181930.html

活摘地點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7/24/182657.html

北京記者欲探屍體加工廠受警告

http://www.boxun.com/hero/2006/qxbbs/388_1.shtml

第四位證人爆中共軍隊走私販賣活體器官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5/12/40415.html

大解密!361潛艇因活體走私失事

http://hi.baidu.com/ishidai/blog/item/aebb960100528702738da599.html/cmtid/ba162808e6341d39e924882b

海軍北海艦隊361艇失事原因的最新分析

http://secretchina.com/news/232254.html

神秘中國亡魂被迫賣身 ABC萬裡追蹤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v?id=4637430faa8a4f578c4ec2532cac324b001

超越紅牆背後的故事

http://epochtimes.com/gb/7/8/9/n1797037.htm

看守所的蛋糕

http://epochtimes.com/gb/7/8/2/n1790133.htm

看守所環境

http://www.epochtimes.com/gb/5/11/5/n1101210.htm

處子被判賣淫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3/43233.html

過世兒子托語父親停止迫害 河北高官調查屬實大受震動

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

華盛頓郵報2月4日發表署名文章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