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實實的修 堅定不移的修到底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0月16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修煉近23個年頭,走到今天,很多時候做的都不能讓自己滿意,想到師父沒有放棄我,至今我還能在大法中修,真是無比的幸運。師父去年在《致歐洲法會的賀詞》中說:「我們的法會是修煉。」,那我們寫交流稿,參加法會也是在修煉,下面把自己最近幾個月的修煉體會向師尊和同修匯報如下,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化解壓力,把工作做好,把人做好

以前,我把常人的工作與做大法的事對立起來,只願意做大法的事,後來歸正了自己的想法,認識到我們的修煉形式不是在廟裡,就是在常人中,不能走極端。

今年6月開始,我有3個月的工作實習,為了保證每周有三天時間能講真相救人,我就每周工作四天。每天工作時間要8個半小時,由於德語不好,工作雖是屬於所學專業領域,但是過去沒做過,起初感覺工作壓力比較大,每天回家感覺很累,影響了正常的學法煉功。

我從提高自己的心性入手,發現自己是把這個工作看的太重了,從而心情不能放鬆。還發現自己有愛給別人挑毛病的心,實際上是想表現自己行,還有急於求成的浮躁心,不懂裝懂的好面子心,糊弄事的心,不說實話的心,改變這些長期在黨文化中形成的觀念,踏踏實實認認真真盡心盡力做好,如此就基本上把工作壓力化解開了。

我是在自然和環境管理部門實習,我辦公桌的旁邊掛有一張1米多高的組合照片,上面印有各類昆蟲,還有那些有毒的蟲子,這讓我非常不舒服,工作第一天我就要把它取下來,也和同修交流過這件事。當向內找,找到了自己長期以來都存在的一顆厭噁心和怕心,就告訴自己不要這些心,看到什麼要不動心。同時我也知道任何東西都是有生命的,我發現這間辦公室比別的房間陰冷,就對著那張組合照片發正念,清除它背後的不好因素,讓它定住不動。

這裡上班不打卡,而是每天自己記錄工作時間,何時來,何時走,每天記4次,月底把表報給主管。每次記都要求自己真實,不虛報。其他方面我也要求自己做好,按照師父教我們的,在哪裡都得做好,體現出大法修煉人是好人。

三個月的實習接近尾聲,雖然我喜歡這份工作,但我不去想是否能留下來,不讓患得患失的心干擾自己,明白一切是師父安排。當知道結果是自己不能留下來時,也能心裡很坦然的面對。

主管對我的工作和人品都是肯定的,說我的工作準確、認真、負責,說我很善良、很正直,只可惜我的口語不夠好,需要提高。上面的領導也說,你外語水平提高了,可以再來工作。

我工間休息經常都到院外煉功,有機會也向同事介紹法輪功,告訴他們法輪功在中國還在被迫害。臨走時有兩個同事表示有興趣學功,要約我教她們煉,我心裡很高興,有緣人不會落下的。

2.努力排除病魔干擾

前年夏天開始,下身開始長癬,面積不大,小腿處起小胞,一撓就有一片出血點,去年冬天的時候都好了,去年夏天又有了,我沒太在意。可是今年夏天忽然加重了,癬的面積不斷增大,而且腰上、上身、胳膊上、手上都出小胞,可以說是千瘡百孔,很癢。

上班時還沒覺得什麼,回家學法煉功發正念時,癢的鑽心難忍。病業在向全身擴張,我感覺到來自另外空間的那種要來取我性命的力量很強,感覺有上百條蟲子在咬我,我不知如何能戰勝它。

向內找自己,這個魔難與自己過去在舊勢力的安排下,造下的殺生的業力、情色方面的罪業、不敬師不敬法的罪業有關。我聽明慧廣播,和同修交流,同修說不能承認它,我也認為決不能承認,不能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給救度眾生帶來難度。於是增加了發正念次數,清理空間場,腦子裡有時間就背法,保證每天的煉功。

我認識到信師信法非常重要,在法中真修,什麼都能解決。即使看起來小的方面都要注意,比如說過的話就要兌現,哪怕沒說的,心裡承諾的也要兌現。我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延續來的,所以基本上不在常人的事上用心。

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有所求的問題〉中說:「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 前兩年我出現過其它兩種病業,由於把自己當修煉人,關都過去了,病業現象都被師父化解了,這次的病業表現現在還沒有完全清除,但是也能夠控制住它了,也有信心完全糾正這種不正確狀態。

目前救人的事已經很緊迫,我去掉「病」的觀念,不去想自己的「痛癢」了,只在乎眾生的「死活」,一心救人。

3.努力克服思想業干擾

由於自己主意識弱,長期以來思想業干擾都很嚴重。表現為雜念多,特別是晚上集體學法時經常犯困。學法是我最願意做的事,為什麼會困呢,一定是舊勢力的干擾,不讓我學。我還發現,學法困的原因還與三件事的其他兩件做的好壞有關,三件事都要做好。

我在自己白天不困的時候抓緊時間學法。學法時我一般都是把手機關上和靜音,以免被干擾。大法是給主元神的,所以注意增強主意識,把師父有關的講法背下來,分清哪個是我,哪個不是我,明明白白的修主元神。

有幾天出現類似抑鬱的狀態,總有個想法是: 自己活得可憐、沒意思,還是死了好。我分清那不是我的想法,排斥它,清除它,它就不存在了。師父告訴我們:「能堅定者,業可消。」(《轉法輪》第 六 講〈主意識要強〉)。我相信在大法中修,把自己當修煉人,肯定能徹底改變主意識不強的狀態。

4.打營救電話救人

我在全球營救平台打電話將近3年,不忙的時候多打,忙的時候少打,一直堅持著。覺得通過打營救電話,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自己的修煉狀態有很好的提升。

雖然我口才並不好,平時說話一緊張還沒有邏輯,但是一打起營救電話來就知道怎麼說,因為有救人的心,師父就加持。協調人讓我做培訓新手的工作,我發現有時是因為有各種觀念障礙著開口講真相,就先與新手同修從法上交流,鼓勵同修的正念正信,這樣做的同時發現自己的正念也在增強。

一段時間打電話接通率不高,即使接了電話聽的時間也不長,心裡就有些失望。一次打緊急營救同修的案子,後來協調人告訴大家,同修被放回家了,心裡就特別高興。找自己有一個執著結果的心,其實不管結果如何,都不要動心,看不到結果也要堅持去救人。那時自己電腦上的平台軟體好幾天都出不來聲音,從新安裝後還是沒有聲音,因為端正了救人的心,平台軟體一下就正常了。

前不久遇到一位青年新手同修,他能開口講真相了,還主動寫了交流稿,為了鼓勵他,我就幫他改稿子,起初看他的稿子,不太清楚他要說什麼,後來一點點兒的去理他的思路,理解他的想法,其中有一段按照他的想法最後改成:

「雖然我們大法弟子和警察的來源不同,可師父讓我們明白了那麼高的法理,我們如此幸運,他們卻在危險中,我們不能看到他們即將被淘汰而不救他們,我們要真心為眾生好,站在他們的角度想,而不是我們用什麼口號灌輸給他們,表現我們如何好,我們要想辦法讓眾生體會到我們是在為他們著想,是在告訴他們如何保障自己安全的辦法。」

新手同修的慈悲讓我感動,明白了我那段時間打電話出現問題的原因,是因為慈悲心沒出來,把打電話當成做事了。他看了改過的稿子,激動的好幾次要哭,說謝謝我,我說讓我們感謝師父吧,你也在幫我提高啊,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共同精進吧。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又找回了救人的最好狀態,用慈悲、正念救人。

5.參與媒體項目救人

我做編輯綜合新聞的工作有2年多,也是有時間多做,沒時間少做,但一直堅持不放棄。還要參與項目的專業培訓、學法和交流。以前一直是在綜合「國際新聞」,年初看到「時政新聞」點擊量高,就動了心,上半年就參與寫「時政新聞」。

後來總編讓我還是綜合「國際新聞」,我看到做「國際新聞」點擊量很低,就覺得是在浪費時間,出現不願意做了的想法。我學法時悟到,不能挑,要去掉求名的心,只要媒體需要就做,放下對點擊量的執著,踏踏實實的寫好每一篇稿子。

現在覺得自己在綜合文章時,好像是在把什麼事情歸正了,從我們大法弟子手裡出來的文章真是不一樣,都是帶著純正能量的。

6.改變觀念,圓容本地救人項目

本地大的集體活動,我都參與。但前一段時間不願意參與當地的面對面學法,因為想到路上來回4個小時,很耽誤時間,而且好像參加當地集體交流,提高不大,後來悟到,身在當地也不是偶然,同修是一個整體,不能抱著任何有求之心和負面想法,要去圓容這個整體。

在一次集體洪法活動中,和幾個西人大法弟子配合,有一個大法弟子,起初我對她沒有在意,認為她得法時間不長,肯定修的很初級,很淺。後來卻發現她做事很認真、很踏實,我們有一個疊蓮花的真相展位,那一天去的早,客人還沒來,她用德文給我講了幾個貪心人的故事,我都聽懂了,她把我講哭了,她自己也哭了。

我覺得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因為我想拿一些蓮花回去給自己認識的人,也想擺在師父法像前,雖然這個想法不錯,但我還是發現其中有自己隱藏很深的一顆貪心在。這次的經歷也讓我能不帶著觀念看同修了,從而能靜靜的看到更多同修身上的閃光點。

結語:

當修煉感覺不到有什麼提高時,就想著要是有類似「訴江」那樣的事出現多好,提升的快,這個想法出來,發現又是執著,起碼有「好事心」在裡面,應放下各種人心,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才對。現在通過寫體會,發現在這段時間,自己也磨掉了一些心,還是有提高的。

我以前對打電話項目、做媒體項目和參與本地項目之間擺不開,後來悟到不管做幾個項目,其實只有一個項目,就是救人,這樣想就能安排好時間,做哪個都能專心做了。綜合新聞要關注很多時事,這經常被我用來作為打電話的切入點;參加了當地的集體活動,也可以寫成採訪新聞報導。

這幾個月以來,體會最深的就是要堅持,尤其是當看不到自己希望的結果時,出現消沉的苗頭時,就趕快找自己,去掉對時間的執著,一如既往的在法中修。當出現問題又找不到執著時,就從「為私之心」上找,能走出自我,就放下了執著。

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 「心一定要正」中說:「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

寫修煉體會的過程也是一個自我檢視的過程,我與法的要求比,差距還很大。但無論如何,三件事是我必須要做的,而且要做好。最後再次拜讀師父的法:「大志者學正法,得正果,提高心性,去掉執著方為圓滿。」(《大圓滿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