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正法修煉人 別上舊勢力的當

大陸大法學員

【正見網2017年10月17日】

修煉兩年以來,由於對法認識不足,加上正法形式中舊勢力的干擾,讓我在修煉當中走了一些彎路。有時明顯感覺在修煉提高上停滯不前卻又無法突破,近期才發現可能是因為自己對修煉存在認識上的誤區,正是差之毫厘,失之千裡。下面我將自己的經歷分享出來,希望有類似想法的同修引以為戒,不要重蹈覆轍。個人淺悟,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曾經在修煉過程中存在著一些認識誤區,導致修得很苦,似乎寸步難行。認識誤區一是把家庭矛盾當作干擾,準備以離婚的方式擺脫干擾,還以為這是「壯士斷腕」的氣魄;認識誤區二是認為修煉了就不計較常人中的名利了,於是對工作中變相的迫害也就逆來順受了;認識誤區三是總認為做不好就會被邪惡鑽空子,以至於遇到魔難或者身體出現病業時總是想「都怪我做得不好、哪些心沒放下」,卻從未想過正念否定迫害、清除邪惡。

由於這些認識上的誤區,導致我長期處於一種消沉狀態,難以精進。但無論如何,修煉向上的心沒有變,於是我反問自己:大法的力量是無窮的、可以圓容一切,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生命,能開創很多神跡,為什麼我卻連這點小事都過不去?都圓容不好?大法弟子修好自己是向世人證實法的有效途徑,可我如果活成一個世人眼中「一無所有」的人,又如何向世人證實法的偉大呢?

唯有大法能破迷。於是我再次靜下心去學《轉法輪》,在這一次的學習中,我似乎終於明白了正法修煉的意義。我也開始認真去想:為什麼師父說他做了一件前人都沒有做過的事?因為今天師父度人和歷史上的修煉有本質的區別:大法度的是主元神而非副元神!那麼在修煉方式上,就要求修煉人在常人社會中修煉而非深山老林裡修煉,那就該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常人有的都應該有,而不是「一切皆空」。而修煉重點是修人的心,要捨棄的是人的執著而非物質形式,不做和尚、不當尼姑。

而我的那些認識誤區,恰是舊勢力所安排的選擇,僅僅是適合「副元神」修煉的,而正法修煉是修煉「主元神」。
認為修煉會影響家庭,就等於承認了要變成「出家人」;認為修煉會影響工作,就是承認它們的經濟迫害;認為修煉要被迫害失去生命,就是等於承認了「識神死元神生」[1]的舊法理。所以,不需要做舊勢力安排的「選擇」,要徹底否定一切迫害。能修大法的人本身就不是一般的生命,正法修煉更是莫大的榮耀與殊勝,只會帶來福分,不會因此而失去什麼,更不會失去家庭、工作、生命。哪怕是做不好修煉有漏時,也不能「自心生魔」[1]——以為要被迫害或出現病業。雖然舊勢力的本質就是邪惡、就會無孔不入的鑽修煉人空子,但師父明確過不承認它們的存在、要求修煉人不承認它們的安排。

同時,師父也慈悲的開示過:「作為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也是一樣。在修煉中是人在修,人在修就會有許許多多的人心的表現。那人心一表現出來,很可能就不符合法的標準,對不對?那很可能在迫害中用人念做錯。修煉嘛,那修煉中當然是允許你做錯,因為你不可能每件事情都做好,但是你最終得做好。既然你能做錯,你也可能做大錯。這早就想過了,這些問題早就知道,你也可能做了非常大的錯。我告訴大家的是,你是個修煉的人,你走在神的路上,你錯了不要緊,你要知道錯,你要在沒有修煉完成之前做好你該做的,繼續做好你該做的,這就是修煉。有些學員哪,也是一樣,看到他做的很差,甚至於參與邪惡迫害其他大法弟子。但是我知道,在邪惡的嚴酷的迫害中,每個人的修煉狀態是不一樣的,人體的承受也是有限的。我講了,都是人在修,不是神在修。人在修就是有人的思想,有人的思想就可能做錯,那做錯就可能做小錯、做大錯,所以我說在這件事情沒有結束之前還是應該給他機會,他想修還是應該把他看作是同修。修煉嘛,我早就看到這樣了,每個人都能走好、都走的那麼正,那也是不可能的,我也知道。」[2]個人所悟,師父講出這段法並不是讓我們為自己做得不好找藉口、找理由,而是讓我們不要一蹶不振,同時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這段法講給修煉者,或許是要讓做得不好的知錯就改、而不是產生做得不好就會被鑽空子的負面想法;這段法講給舊勢力,也是要讓它們明白,大法弟子做得好與不好,師父都知道,也盡在師父的掌握中,舊勢力不配以任何理由來「考驗」和「修理」。

由此我也清晰的認識到,曾經我那種認為「為了修煉可以不要家庭、不要工作(利益)、不怕死」的「舍」,是極端的,也是錯誤的,那不是正法修煉者該有的狀態。不從自己內心下功夫,而是強制的使自己失去這些東西,那豈不是和「禪宗」的「空理」一樣了?走出了這些認識誤區之後,我也明白了,無論遇到哪方面的魔難,只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者,向內找而不是向外看(放下執著而不是放下物質本身),心態歸正了,魔難自會消除。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注釋: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