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打專案電話中找回用心救人的正念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1月04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和大家分享撥打重慶專案的心得體會。

自從今年七月份電腦丟了以後,我的狀態一直是迷迷糊糊的提不起精神,煉功學法也沒做好。隨著一次一次的專案撥打,在這個正念場中我也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加持,逐漸找回了救人的正念。

在這次專案的前一晚,我們聽同修們對這次專案的講解,也仔細看了一遍同修精心準備的專案參考資料,才發現重慶這個地方,竟然這麼邪惡。真不知道當地的同修是突破了怎樣的阻礙才能完成救人的事情。所以我決心好好打每一通電話,減輕當地同修的迫害壓力。

專案的第一天和第二天我打的電話接通率很高,可是接聽時間都不長。接聽三分鐘、四分鐘就算聽得多的了。但是在眾生一次次的接起電話時,我都是儘量說出適合的真相點。也發現自己在這段時間中確實滑下去了很多。因為這段時間晚上睡不著,白天起得晚,耽誤了上午打電話的寶貴時間。而上午的電話接聽率很好,和眾生互動及講真相的機會很多。而晚上時間能接起電話的不太多。我在平時打電話時也陷入了一種按部就班、走形式的過程,打電話時不夠專心。

在撥打專案號碼時,我儘量讓自己集中注意力,對著號碼發正念,雖然有時候和對方互動或者在對方短暫的接聽中,我沒有很靈活、及時的把真相說的太好,但是發現狀態不對後,就儘量注意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也感到說出的話帶有能量,在向對方打過去,把自己希望眾生明白真相、不再迫害的想法也打過去。這樣,覺得自己漸漸的找回打電話時的正念了。

有一包案子都是派出所的號碼,接通率也很高,雖然接聽時間都不長,但是我還是在對方的短暫接聽中盡力把真相傳遞過去。好幾個號碼都是幾個警察換著接的,其中一個人對別人說,我聽聽她說什麼。我感受到他們在壓力下其實也想聽聽我們說的話。我告訴對方不要參與迫害和中共卸磨殺驢的邪惡,及當前高官為什麼落馬和形勢變化等內容。

第一天晚上在專案撥打後的大組交流時,一位同修說的話對我很有啟發。大意是,要堅持一通通的撥打,正念也會越來越強。我記住這句話,也儘量這樣做,發現自己的正念也強起來了,打電話的救人意識更清晰了,覺得主意識也漸漸加強了。

第三天撥打的第一個座機號碼是看守所所長的,兩位姑娘換著接的,開始聽的時間都很短。後來一位中年男士接起電話,開始時感到他很不耐煩,後來他開始靜靜的聽,再後來我在講的過程中聽到裡面有兩個人說話,我還是繼續講,後來裡面沒有說話的聲音了。我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講完真相,也告訴他如何留後路和三退、翻牆信息。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慈悲的師父在做,而我只是動動嘴而已。

再打下一通電話時,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正念沒有剛才那麼強那麼純淨了,可能是起了歡喜心,加上思想業的干擾,使我不能集中精力的打電話。雖然幾個警察換著接的,也接了很多次,但是接聽時間都不長,後來還很不耐煩。我向內找自己,還是沒有重視對眾生講真相,有點像應付了事,對救人不夠緊迫和嚴肅,所以眾生感覺不到我的慈悲和為他們著急,才會有這種反應。

我也感覺到這次專案撥打真的很重要。專案第二天下午,本來一位同修要來我這裡落腳,我也準備招待她一下。但是她沒有來。我就專心打電話,在和眾生的一次次短暫接掛中盡力傳遞真相,發覺時間是如此的寶貴。第三天下午,我從外邊辦事回來,準備給家裡打電話,怎麼也打不通。我想,這應該是師父讓我抓緊時間給眾生打電話的。晚上打電話時,明顯感覺到邪惡的干擾,想讓我在對方長響不接時走神,不能集中精力發正念。因此,我也在排斥思想干擾的同時,盡力專心打電話。

這三天的重慶專案撥打雖然結束了,但是我們還在繼續撥打專案的後續跟進案例。我在這幾天也發現,通過這次的專案撥打,我現在打電話也能正念更強一些了,在慈悲的師父的加持下,有的號碼對方也能接聽很多。我也希望這些眾生在面對面講真相同修和發彩信、簡訊同修的配合下,早日明白真相,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危不再參與迫害,選擇美好未來。

以上是我的一點心得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