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獲新生

山東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執筆整理)

【正見網2018年02月10日】

我是山東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四歲,九四年喜得大法。我一生唯一幸運的是親臨師父在廣州「法輪大法」學習班,並且見到過我們的師尊。千年不遇萬年不遇,喜得大法,重獲新生。

一九九四年年底,一位參加師父在濟南「法輪功」傳授班的小孫回來告訴我說;李洪志大師傳的不是一般的氣功,是修煉,是教人向善、是修煉真善忍的。當時,我一聽是修煉真善忍,這不正好是我要找的嗎!我立馬四處打聽,終於有一天,機緣來了。聽說師父從濟南去了廣州,我便立即與一位同修搭檔買了飛往廣州的飛機票,一下飛機,直奔師父講法的禮堂,有一種說不出的激動。當我見到師父走上講台講法時,師父那慈善親切的臉龐,使我不由自主的熱淚盈眶。隨著九天班下來,心性昇華了,知道怎麼樣做人了。

隨著心性的不斷提高,身體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過去各種各樣的疾病;關節炎、肩周炎,胃病、心臟病、頭痛、噁心嘔吐等疾病,吃了無數的中草藥也沒有任何療效。自從聽了師父在廣州「法輪大法」講法,回家以後,處處以 「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通過學法煉功,隨之病症全都不翼而飛,感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

法輪大法有益於社會、人傳人

時至一九九五年初,在當地同修的配合下,我們組織了學法小組、煉功點,通過學法,比學比修。按照師父「法輪大法學員怎麼樣傳功」中的兩點要求和洪法方式,義務為有緣人教功,放錄音、錄像。利用禮堂、體育場、公園等場地,以播音廣播的形式傳播「法輪大法的特點」(《轉法輪》)。

由城市到鄉村,法輪大法有益於社會、人傳人,正如師父所說:「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精進要旨》)〈拜師〉眾生歡呼雀躍,人們奔傳喜訊:億萬年的等待終於到來,法輪大法的法光照亮了神州大地……

法輪大法有益於身心、心傳心

自一九九二年,各界眾生期待的轉輪聖王----李洪志師父開啟了宇宙大法洪傳的序幕;短短几年,法輪大法修煉者就達到上億人。

法輪大法有益於身心、心傳心,無數人被真善忍的高德法理所折服;無數人對法輪功的神奇功效驚嘆不已;按照真善忍修心做人,挽救了無數瀕臨解體的家庭……社會因此而變得越來越穩定。億萬人從最初的感恩戴德,昇華到對宇宙佛法理性的認知而堅定實修,這個過程是生命驚心動魄的覺醒與昇華,這個功法從此在善良的人們心中生下了根……

婆羅花開聖王來

三千年一回的婆羅花,在具有傳統文化的孔孟之鄉----山東濟南、濰坊等地綻開;在師父親臨傳法的歲月裡,大法的洪傳福澤著山東大地的天地蒼生。

悠揚的煉功音樂宛如一曲清音、一股清泉,喚醒人塵封的本性、洗滌著塵染後的喧囂。那音樂聲至今依然在上空迴蕩,指給人回家的路。很快,法輪功走入了千家萬戶,走入了鄉間綠水。

從此,無數的神跡、無數重德行善的故事,展現在這群默默無聞的煉功人身上……

妒嫉燃火、大開殺戒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風雲突變,黑雲壓境,中國大陸,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嫉妒之火燒遍全國,從那一天起;對法輪功開始了鋪天蓋地的瘋狂迫害。從那一天起;我們所居住的這個星球,開始了有史以來最無恥、最邪惡的歷史。從那一天起;正與邪、善與惡的較量驚心動魄的展開……鬼哭神泣,涇渭分明的演繹著,人們自覺、不自覺的做著各自的選擇。
 
十九年前,中共敗類燃起嫉火,當權小丑江澤民咆哮:「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竟為了一己之私,公然實施滅絕政策對法輪功學員殘忍無道的大開殺戒。公然捏造彌天大謊,操縱整個國家機器來迫害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民眾。

然而,從那一天起;中國大陸、山東遍布各地區開始了史無前例「文革」似的浩劫。無數大法弟子被抓、被非法抄家關押、被判刑勞教、歷經酷刑迫害甚至失去肉體。

進京上訪被劫持

作為一個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大法弟子,有責任為我們的大法師父討還公道。我們決定去北京上訪,把「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掛到天安門上。

九九年的年底,我與幾位同修去北京上訪被當地警察劫持,送到當地中共政府設下的、專為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七個點,關在其中一個點的房子裡。冰天雪地,寒風刺骨,透過窗子我親眼目睹一位同修被警察包夾著在雪地裡跑步,跑不動了,逼迫她在雪地上爬行,直至奄奄一息。我只能暗暗痛心流泣,但卻愛莫能助。同修被迫害過世,換得了暫時的緩解,我跑回家中,然後直奔同修的家,正巧趕上大家正在切磋如何進京上訪的交流會。師父在講法中說:「中國那個邪惡頭子造謠,說我自稱是耶穌、釋迦牟尼。大家都知道這是那個說謊張口就來的傢伙的信口雌黃。我不是耶穌,我也不是釋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萬個敢於走真理之路、敢於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於為救度眾生而獻身的耶穌、釋迦牟尼。」 (《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大家以法為師,鼓足了勇氣,繼續進京上訪為真善忍討回公道。

同時,全國各地的法輪功修煉者自發的、並沒有組織的走出來近一億多修煉者,正法時期助師正法進程的行列……

為真善忍討還公道

我們再次依法上訪,當時全國各地眾多大法學員,在烏雲壓頂的日子裡,面對暴力的危險,紛紛走上了天安門前高高舉起「真、善、忍」的橫幅,用洪亮的聲音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有的被警察拳打腳踹,推搡進警車拉走。有的走在廣場上被警察盤問、翻包。有的面對邪惡,他們還慈悲祥和的講真相。為法輪大法鳴冤的大法學員一批批被警察塞進警車拉走,送到各處看守所慘遭迫害。

2000年的7月20日,為了防止當地郵局對真相信箋的阻撓。我們帶上寫給各級政府的信,經過幾個汽車站的流程,然後乘上火車一路順風抵達京城。與我一起的同修以記者身份,登記住在原來住過的旅館,根據國務院、朱容基等國家領導人的地點住址,一一將「寫給各級政府的信」遞過去,順利完成任務。

然後,我們去了天安門。每天都有大量的外地學員走向廣場,同時促成了一個相互交流的機會。有的拿著假經文迷失不知所措,其中有幾個老年同修,聽說她們是背著看管她們的家人,越牆連夜一路跋涉走到這裡。我們敬佩她們對真善忍的堅定信念。為了維護大法,避免她們受假經文的干擾,共同抵制,並將她們手上的假經文當場銷毀。
 
天安門前的真相故事

天安門廣場的中心;眼睜睜的看著;來自全國各地法輪功修煉者被帶上警車,我們向前阻止,一起的同修為我們的安全擔心,勸我們不要自投魔掌。

不料,一輛警車朝我們這邊駛來,兩位警察衝著我們說:「早就發現你們了,領著一塊上車吧。」 當我們拒絕配合的時候,他們搶走了我們的包裹,發現裡面除了信封信紙、還有藏在手帕裡最後一封還沒來及遞去的「寫給各級政府的信」,同時翻出了那個同修的記者證,警察用手提對話機說:「還有位是記者。」

警車上的警察說:「先讓她們上車再說吧。」 於是,我們被一起推上警車,那就將計就計(反迫害)了。我們坐在了最前面的那個位子上,警察手上拿著那位同修的記者證和那封信,用手提對話機與對方喊話:「是一位記者。」隨後問道:「你是組織者嗎?」

那位記者同修很平靜、很理智的反問道:「沒聽說來北京旅遊還要組織的?」

警察:「我是說你們是不是來正法的?」 後面的同修回答:「是!」 「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她們又回答:「是!」
 
警察對向我們:「問你們呢?」記者同修又反問:「你手上不是有證件嗎?我倒有個問題想要問;她們來北京旅遊,又是犯了那家的規矩、那家的律法?」

警察:「她們都是你的什麼人?」她說:「她是我小姨,她是我的大姨、二姨、三姨……」 警察:「是你們帶她們來的?」 她回答:「是的,她們可都是些真善忍的好人啊,你看她們都這把年紀了,要是沒有家人領著,就叫你們這麼一嚇,不就找不到路了嗎?你們不是人民的警察嗎?應該告訴她們自己怎麼走回家,千萬不要把她們送去關押,你們知道那會給家人造成多大的傷害嗎?這要換作你們的親人,你們會怎麼做?要他們回家吧!……」

我們繼續跟他們講著,車上的警察靜靜的聽著,警車在天安門廣場上緩緩行駛著……,轉了三圈之後突然在中心位置停下。他們的頭領終於說了話:「好了,總算讓你們以理服人了。來趟北京不容易,帶她們到天安門裡面逛一逛,回家去吧,把證件還給她。」警察將記者證件遞給了她,但那封信卻握在了一位警察的手上。然後握著我們的手:「希望下次見到您們,再聽您們說,我們願意聽。」 下車後,我發現記者同修單手立掌向他們表示了個道謝。(當時並沒有悟到那是一個發正念的手勢,其實那是師父在幫著做。)是師父在保護我們呢!
 
然後,那警車從天安門廣場中消失……
 
天安門廣場的中心聚焦了這樣一組鏡頭---如師父的《洪吟(神路難)》「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我們的同修(那些姨們)擁抱著我們流著眼淚說:「可找到親人了。」這歷史長河中的萬古機緣,為法而來的眾生,在偉大師尊的洪大慈悲浩蕩中托上超度的法船。

師尊呵護、走過風雨十九年

以江氏為首的中共邪惡集團,出於邪惡的本性,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利,動用國家機器對一個修煉真善忍的團體進行瘋狂的打壓。黑白顛倒、乾坤倒轉,我除了和同修們到省會上訪,向最高當局寫真名信,同時先後三次到北京上訪,希望當局能夠傾聽廣大修煉者的心聲。

在大法被迫害的十九年裡,同修們互相幫助、互相攙扶,如果沒有這個集體的環境,沒有同修們的互相配合,很難走過這艱難的歲月。是師父為弟子捨盡一切,呵護著我們才能走到今天。叩謝師尊的救度,感謝同修們的幫助。唯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才能不負師恩。

正法修煉已經接近尾聲,回想自己二十四年的修煉過程,一步一步,點點滴滴,無不滲透著師父的心血,無不體現著師父的洪大慈悲。每念及此,我感激的心情無以言表,又覺不吐不快,在同修多次鼓勵下,決定以文字,把師父的大恩大德記載下來,把自己修煉中的一些故事寫出來,以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讓更多的人能夠從中知道師父的偉大和大法的神奇。這些記錄都是我切切實實的親身經歷。

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十四年的修煉中,師父為我們傾注了無數心血,危難時化險為夷,時時處處對自己的點悟;真切的感受到,之所以能挺過來,全憑師父的慈悲呵護,是師父再一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

在修煉的路上經歷的家庭磨難,先是丈夫欠債出軌,女兒女婿鬧離婚,面臨的妻離子散,經濟與精神的壓力就不一一訴說了。就說說我得法後獲得重生的這個生命,在一次生死劫難中,慈悲偉大的師尊又一次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突如其來的殺身之禍

大女兒與女婿為了家庭瑣事發生了一些糾葛,爭得不開交,大女婿把女兒趕出了家門,然後兩人離了婚,沒辦法,女兒只好帶著孩子住到我家。2007年10月10日晚上,我老伴和女兒有事帶著孩子出去了,就留我一人在家,讀了一講《轉法輪》之後就上床休息了。

大約夜間十點半左右,突然有人踹門,把我從睡夢中驚醒,猶如以往中共抄家的那種瘋狂,我沒有作聲,也沒有開燈,穿好衣服剛剛下地,房門就被踹開了,隨著一個黑影闖進來一個人,一下將我抱住,這突然其來的舉動,使我根本來不及提防,那人就用刀子在我身上到處亂捅,胳膊、手臂鮮血直流。當刀子刺進我的肚子時,使我再也不能支撐,迷亂中,我頓時想起了師父,我大聲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那人一聽我喊師父,撒開手踩著那斑斑血跡就往外跑, 「哎呀!」一聲,只聽到是被滑倒的呻吟,那熟悉的聲音原來是我的大女婿,他不顧一切的慌忙逃走……

命在旦夕、喊師父求救

由於失血過多,迷迷糊糊,電話也找不到了,我捂著傷口喊著師父「師父幫幫我,師父救救我。」我突然清醒的意識到師父就在身邊。我捂住傷口爬出去,敲開了對門大爺的門,大爺見狀大吃一驚:「哎喲!這是怎麼了?……」,因為流血過多,身體發熱,眼花頭暈,幾乎支撐不住了,我要他幫我找來了前鄰的同修,我不停的喊著師父:「師父救我!師父救我!」 ……

同修叫了救護車,同時給我兒子打了電話,當時鄰居們把我抬上救護車送去醫院搶救的時候,我已經什麼都不知道了。在醫院經過四個多小時的搶救輸血、手術縫合,當我從觀察病房甦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老伴、兒子、女兒都來了,只是少了那個混小子(大女婿)。老伴含著眼淚對孩子們說:「你媽媽的命真大啊!幸虧修了大法,謝謝大師的保護。」我向他們點著頭,心裡念叨著「謝謝師父救了我。」那擱個常人可就真是沒有命了。

用師父給我的生命、證實大法

在住院的那些日子裡,我的身體逐漸恢復,我對照大法無條件向內找,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說:「也有一些個很小的事情,修煉中不當回事,結果出了大問題。」我悟到,因為平時沒有重視在家庭修煉環境中修好自己,還是停留在欠債、還命的個人修煉基礎上,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以血的代價通過了一個生死大劫,師父替我的承受,感恩之心無法用語言文字來表達,只有精進實修,助師正法多救人,用自己的生命證實大法。

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感謝同修的關心與相助!在這次魔難中,這生死大劫中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恢復,以全新的姿態展現給家人和世人,在這次生死魔難的經歷中證實了大法的超常、神聖、偉大,我們親身體驗到了師恩浩蕩,難報師恩!

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

住院期間,兒子和女兒報了案,審問中他(大女婿)供認不諱,確實是他所為,自己承認;因離婚而悔恨,借酒消愁,怨天尤人,使其魔性大發,處於「恨」衍生出的暴力、殺戮暴戾之氣,從而毫無理智,完全失去人性的對曾經善良的媽媽暗下殺手。如果無法無天,下一個受傷害的又會是誰呢?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這是沒有問題的。」出院後,聽說他被判入獄八年,賠償人民幣五萬元。但我並沒有為此感到找到平衡,反而為沒能把他救了感到難受。

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為一個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來衡量了。」(《轉法輪》)在出院後的那些日子裡,通過抓緊學法煉功身體恢復很快,每當想起師父為我承受的巨難,弟子心裡就很難過。在與同修交流後,更進一步的認識到;用大法衡量修煉人,把住向內找這個寶,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處處都要與人為善,做事要先替他人著想,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學會包容。

他被判刑之後,聽說他的老父親整天以淚洗面,身體不好,沒人照料,一直處在痛苦之中。再說孩子沒了爸爸,這一家子也就散了。因此我瞞著兒子的極力反對,決定親自去法院撤訴,不再追究。然後,我又做了兒子的工作:「媽媽是修大法的,我們要真善忍,他們都很苦,我們應該善待他們。」並勸說女兒帶著孩子回去照顧老人。2008年5月,他被釋放回家,從此一家人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看眾生都苦、善解一切怨緣

最近《九評》編輯部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發表後,我與家人聽過、看過之後,從而認識到由「恨」和敗物組成的共產邪靈,害了我們中國的幾代人。之所以發生類似這樣的事情,就像書中寫到的;「人們不知道「恨」是構成邪靈的物質因素,是邪靈強行灌注到人身體裡的,還誤以為這種無緣無故的「恨」是自己的感情。這種「恨」的物質使今天的許多中國人充滿暴戾之氣,任何時候、任何場合都可能爆發出來。其強度之大、表現方式之惡毒,甚至會使當事人感到震驚和不解。」

至此,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還隨時面臨著各種迫害甚至是被活摘器官、奪去生命。我們除了加強自身修煉的同時,面對種種干擾去講清真相,使世人明白真相,這是大法賦予我們救人的慈悲。看眾生都苦,善解一切怨緣,是正法正覺的基本本性。

這件事的發生,在同修中反映很大,是凡見到我的都鼓勵我寫成文章,證實大法。由於自己文化水平有限,年紀又大,這些常人觀念的障礙,一直拖到現在,今天在同修的催促協助下把她寫了出來,作為新年獻給師父的一份回報吧。雖然我不會表達,卻控制不住從內心裡喊著: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我們全家帶來了幸福。是師父讓這壞事變成了好事,化解了我們的家庭矛盾。全家人心裡都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那一年的新年,大女兒與女婿帶著孩子來見我,雖然他一直在門外不敢正視我,在我的靈魂深處中已感到他又回到了我的身邊,我主動迎出去:「孩子,站在這幹嘛?快進來吧。」他低著頭叫了一聲:「媽!」。從此,他像脫胎換骨似的整個人都變了,變得溫順、孝順聽話。一家人都回到了我的身邊,一起受著大法的益,和睦相處。真是師父說的那樣:「柳暗花明又一村!」

雖然我今年七十四歲了,在同修們的幫助下,老伴和孩子們的支持,去年在我的家裡也開了一朵小花。

我們無法感恩師父的救度之恩,只有踏踏實實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望,兌現自己的誓約,不忘初心,返本歸真,跟師父回家。

恭祝師尊新年快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