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黨是在毀滅中華民族

子華

【正見網2018年02月27日】

對中國人來講,傳統的中國新年是一個最隆重的節日,新年之際,萬家團聚,普天同慶,骨肉之情,天倫之樂,都在濃濃地烘托著新年的氣氛,帶給人們幸福和快樂。

筆者小的時候,常聽老人們講,從前每當過年時,大年初一這天,人們都要相互拜年、問候、祝福。即使有過節、有矛盾的人,這天也都互相拜年,在人們的相互問候中,那些過節、矛盾都隨之化解,重歸於好。

古老的中國新年,不只是單單的喜慶,那是半神文化(也稱傳統文化)最閃亮的集錦,是激濁揚清,展現社會風貌和人們善良、友好、關心、誠摯及互相尊重的最佳節日。

如今的中國大陸,新年已經變異了它的內涵,人們表面上還在禮尚往來,但大多是做做樣子、走走過場而已,而那種真誠、友愛卻越來越淡,歡聲笑語中充斥著人們陶醉於利慾的輕浮放蕩,寒暄問候中塞滿了人們相互利用的虛情假意。現在人們只顧自己吃好玩好,有多少人去想周圍一些困難的人是否需要幫助?有幾個官員真心去想此時自己的百姓還有多少陷於窘迫過不好年?電視上報導的一些官員去慰問老百姓,只不過是作秀、騙騙人而已。中共向來只關心它的政權,根本不會真正關心百姓的疾苦。

據統計,近年來中國每年有兩千萬上訪人士,這些滿身冤屈的上訪人士,在新年期間是怎麼過的呢?還有一大批掙扎在社會底層的困難戶,他們的新年是怎麼過的呢?還有那些被中共無理打壓的維權人士、宗教人士、有信仰的好人,他們的新年是怎麼過的呢?鞭炮聲中淹沒了多少人悲痛的哭泣,燈紅酒綠遮掩著多少人悽慘的淚水。

今年大年初二,一位熟人給我講了兩件事情,聽後令人心緒不寧。這位熟人的老家在河南商丘,他說商丘市近幾年大搞開發,現在已發展到市郊一些農村。開發的第一步就是強拆民房,根本不容群眾說理,政府與開發商合夥,調來推土機就推房子。商丘近郊有一個薛劉莊村,新年前政府在這個村裡強拆民房時,有位八十多歲的老人躺在屋裡不讓拆房。開推土機的司機對他說,你不出去,我就推倒房子砸死你。老人說,砸死我也不出去。開推土機的司機就真的推倒了房子,活活砸死了老人。全村的人義憤填膺,忍無可忍,圍上去對司機一陣暴打,差點把他打死。最終司機被迫拿出二十五萬元錢賠償了死者家人。

俗話說人命關天,一個開推土機的司機與老人無冤無仇,為什麼就敢砸死老人呢?這背後若沒有中共的官員為其撐腰,這司機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當著全村人把老人砸死。回顧六十多年來,中共一味地用無神論和鬥爭哲學毒害人們,讓人們蔑視生命,不相信善惡有報,因此有些人干起壞事來無法無天。越是受中共毒害最深的人越是心狠手辣,毫無人性,也就越能為中共賣命。中共竊政後的每次運動,不都是在利用那些中毒最深的人去整人、殺人嗎?直到今天都是如此。這個開推土機的司機也不例外。

司機砸死了老者,自己也險些搭上了性命,並且還損失了二十五萬元錢,雙方都成了受害者。是誰害死了老者?是誰害了開推土機的司機?真正的罪魁禍首就是中共。這個新年,死者的家人和司機的全家是怎麼過的呢?

第二件事是,有一家的房子被強拆掉了,全家人沒地方棲身,就在地裡搭建了幾間簡易房解決燃眉之急,可臨過年的時候,政府又把人家棲身的簡易房給推倒,無奈之下,一家人就去了上級部門上訪、告狀,誰知狀沒告成,反而全家人被抓。

有道是:新年不尋常,遍地是冤枉,貪官把福享,冤民坐牢房。

這兩件事只不過是中共罪惡的冰山一角。如今不知有多少家庭都被中共推向了水深火熱之中。中共還在吵吵大搞扶貧,可是在它扶貧的口號聲中,誰知又製造出了多少新的貧困者。扶貧只不過是中共收買人心,掩蓋罪惡,為欺騙百姓耍的花招而已。其實中共的強拆濫建和所謂的治理污染等毀掉和侵吞的百姓財富,不知是它用於扶貧的多少倍呢?大陸現在已是民怨四起,怨聲載道,冤民們上訪無門,告狀無路。民間有歌謠寫道:搶我地,損我糧;淚汪汪,去上訪;眾貪官,互相幫;挨了打,蹲班房。民無奈,呼爹娘;被冤死,別告狀;天不清,日不亮;共產黨,似豺狼。

在中共的社會裡,被欺壓的百姓們是越來越沒有說理的地方了。全國上下,人們都知道江澤民最壞吧?

在他執政期間,帶頭貪腐淫亂,出賣國土,掏國庫、榨民財,處處禍國殃民,無人不恨,無人不罵。這麼一個全國人民公認的大壞蛋,應不應該告他?誰都應該告他。從二〇一五年至今,已有二十萬法輪功學員用真實姓名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控告他對法輪功的無理迫害。法輪功是讓人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好人,教導人們在社會上只做好事,不做壞事,沒有違犯國家任何法律,可江澤民由於妒嫉與中共相互利用,製造出一個個謊言,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中共兩高不但不給立案,還利用各地公安機關,幾乎對每一個起訴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打擊報復,有的被騷擾恐嚇,有的被非法拘留、判刑,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中國的訪民們,受害的百姓和蒙受千古奇冤的法輪功學員,不都是無辜地在遭受著中共的迫害嗎?就連那些為了利益緊跟中共的打手們,將來被中共卸磨殺驢時,不也是被中共所害嗎?現在社會上有一部奇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正在廣傳,涉及到每個人的未來,是上天在歷史巨變的最後關頭,恩賜人們生命得救的無價之寶。讀到此書的人,一定是幸運的人。

俗話說玩物喪志。在當今中共的治下,物慾橫流,性淫泛濫,眾多的人都陷在其中不能自拔,喪失著良知,毀滅著志向,誤入歧途,還把歧途當作正道,就像醉酒駕車,且又行駛在中共布下的陰霾中,不能自主。

上個世紀的九十年代江澤民執政期間,筆者曾在中共公安機關工作過一段時間,專門負責寫通訊報導。

去公安機關之前,在我的印象中總認為公安機關是為了維護社會治安,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為天職的,應該是個執法如山的部門。當去了之後,看到了其真實情況時,卻讓我覺得如吞進了一隻蒼蠅。那時常聽一些公安內部的人毫不掩飾地說,穿上警服我就是警察,脫掉警服我就是流氓。

有一次當地有一家銀行被搶,劫匪持槍打傷了銀行職員,然後兩個人搶了現金,騎摩托車逃跑。當時我所在單位有兩個警察開車巡邏正經過現場。這兩個警察駕駛警車很容易就能把劫匪追上,可是他們當時不僅不作為,反而停在那裡看熱鬧,眼睜睜讓劫匪跑掉,被群眾舉報。得到此消息後,我和一個同事找到單位一把手,要求把這件事報導出來。可沒想到領導把臉一沉說:你們不想吃這碗飯了!

領導們為了抓名譽,就急著讓多發好人好事的報導,但是並沒有多少素材可寫。一天辦公室主任對我說,沒有實事,你不能編嗎!

通過親身經歷,使我見識到了在中共的治下公安部門竟淪落到了這種地步。那時我就很堅信中共不會長久,並在心裡對自己說:這輩子絕不入黨。公安部門都可以在新聞方面造假,那其他行業更不用說了。

事實證明,在中共的天下幾乎就沒有不造假的部門,連央視都在無所顧忌地造假。說到底,中共在新聞上,根本就不去考慮百姓的知情權,為了它的政權清一色地給自己塗脂抹粉,混淆是非,有意地誤導人們,讓人們在大是大非面前善惡不分。中共自始至終都是以謊言和暴力來維持統治,越到最後就越顯突兀。中共是西來幽靈,本身就是魔鬼,越是好的、善的、正的事物,它就越是仇恨,就越要抹黑、打壓。二〇〇一年新年即到的大年三十,央視竟冒天下之大不韙,推出了震驚世界的所謂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的造假新聞,用來栽贓陷害法輪功,煽動全國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可是紙裡包不住火,後來人們得知「自焚」是江澤民、羅幹和時任央視副台長的李東生等人,僱人冒充法輪功學員表演的一場令人髮指的騙局。中共為了迫害一幫手無寸鐵的只為做好人的善良群體,竟以政府名義製造出此等卑鄙無恥的謊聞,散布全球,它還有什麼壞事干不出來呢?

李東生因搞「自焚」有功,後被中共提升為公安部副部長,給公安部門又增添了一個殺人的惡棍。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正當李東生青雲直上時,惡報卻降臨到他的頭上,表面上是其在權鬥中落馬,成了被中共推出的替罪羊,而深層的原因卻是善惡報應的必然結局。

筆者只是根據自己的經歷、見證和所在層次的背景,揭露中共滔天罪惡中的一點劣跡,想以此喚醒更多的還有良知善念的同胞,認清中共本質,不要再被其迷惑、欺騙,明辨是非善惡,才是真正為自己負責。現在很多人都看到了中共不會變好,也看到了它治下的社會沒有了出路,冥冥之中覺得大難就要降臨。

不少人無可奈何地嘆息道:天塌砸大家,要死一塊死!

俗話說,天無絕人之路。大難之前,上天也給人安排了逃生的辦法。就看人們能不能識得天象,順從天意?古代許多預言和當今一些高人們都在告知今天的世人,中共用無神論和假惡鬥教唆人們無法無天地去幹壞事,導致整個社會道德全面敗壞,必將招致天降大難。天降大難,天滅中共,這是歷史的必然。

只要自願退出曾加入過的中共黨團和少先隊組織,分清善惡,就能得到上天保佑,躲過大難,走向新的紀元。

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共運動連番,殺人如麻,致使無數的受害者苦熬血淚人生。如今天象的昭示,歷史的巨變,都在呼喚著中華兒女的覺醒,當人們普遍覺醒時,那無盡的冤淚就會匯成不可阻擋的力量,化為吞沒中共的驚濤駭浪,在上天的幫助下,使中共這個毀滅人類的惡魔從歷史的舞台上永遠消失,使我中華民族從新崛起!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