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心字頭上一把刀」非「忍」也

美東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3月05日】

大法修煉人對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認識是沒有止境的。觀察到身邊的不少同修由於對「忍」的認識不足,造成對修煉突破的一定阻礙。就目前個人修煉認識,來談談對忍的點滴體悟。

道家注重修「真」,佛家注重修「善」,表面看好似在縱橫兩個方向延伸。不斷求真,感覺像在縱向層次向微觀探尋,找到被層層包裹的「真我」;廣結善緣,感覺就像在橫向時空中無限擴展,善化天宇。但是,法中我們知道,佛道兩家無論是把人封閉在廟裡,還是弄到山裡單傳獨修,最後也沒有能力度人的主元神。因為誰也沒那個本事把主元神從各種錯綜複雜的淵源關係中解脫出來。當然,這也是歷史的安排,主元神能夠被救度,一定要等到大法開傳,宇宙特性「真善忍」同修。

我們來看看這個忍字,常人的形像比喻就是「心字頭上一把刀」。看起來很貼切,心上橫著一把刀,你不服就被砍了,只好默不做聲了,叫做忍。在修煉的環境中,在同修間的矛盾衝突中,也常常遇到這樣的情況。在一方的強勢之下(尤其是上下協調關係時),另一方只好低頭,閉口不說了,有的躲開迴避了。往往在法理上這些同修也認識到了:要以大局為重,不要破壞了這個整體的場,干擾到其他同修。問題是,那個事卻長時間的會耿在心裡,不能放下,有的越積越多,滿肚怨氣。要說自己沒忍,那是不承認的,沒吵沒鬧沒吱聲,只不過是自己忍的不徹底,還不服氣,因為那個事可能真是氣人。一般是以「以後慢慢修吧」給自己一個說詞。

個人體悟,這種在高威刀勢下的忍,充其量只是個靜態的小忍狀態,不是大法修煉中要做到的「大忍之心」。「心字頭上一把刀」真的是非「忍」也,讓我們再仔細看看這個「忍」字,那是「心上邊一個鋒利的刀刃」。刃就是刀口切完後還在滴著碎碎,就是說這個忍,代表已經完成了切割手術後的狀態,是個完成式了。

切割什麼呢?就是下面那顆心。把包裹心的那些被牽扯栓扣放不下的各種人情敗物給切除了,心變得輕輕鬆鬆,坦然放下。這時候的心是純淨的、與先前那個造成放不下的環境已沒有任何牽扯,自由自在,暢行無阻。這樣的心應該就是修煉人要做到的大忍之心了。

「忍」與「人」同音,「心」與「新」同音也不是偶然。大忍之後的心就是「新人」的開始,那就是層次提高了。忍的力量來自於同化宇宙特性,由此修煉人就獲得了能割除我們人的各種執著心的法力。在新的層次中,面對新的要求,又有用那個層次的法刃破解新的人身,新的一輪的忍的昇華。就這樣,在每一層的無氣無恨無怨無悔的大忍之後,忍,斷去了層層牽拽人殼的淵源心鎖,人的主體修煉迅速飛升與突破。忍給修煉昇華的助力,這當然是過去宗教修煉望塵莫及的。

個人體悟,修煉就是對構成人的東西的層層破解。《洪吟二》〈去執〉中明示,「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忍」向看似高貴的人心開刀,「修」的那三撇,也是向邊上的所謂人的尊嚴三大斧呀。想想看,歷史上副元神修成的那一刻,那是毫不留情的一腳把主元神踢開的,各走各的。現在人的主體終盼到了大法傳度,在這樣的千萬年等待的機緣中,在修煉上怎麼還能對那些用來栓人的人心刀下留情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