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偉大的師父不落下任何一個弟子

山東大法弟子 慧真口述 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8年05月10日】

我叫慧真,今年69歲,退休十多年了。每當提起修煉,我都有種剜心透骨的痛苦、內疚、慚愧不安,感到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因為我在大法修煉的路上走過彎路、摔過跟頭, 師父一次次把我拉起來。因我當初對氣功、修煉模糊不清,抱著祛病健身的目的走進了法輪大法,所以學法只停留在感性上認識,信師信法不堅定,學人不學法,悟性跟不上,在危難中師父一次次的保護我、點悟我,可我就是不悟,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了師父給我的機會。直到二零一五年初,我才警醒過來,堅定不移的走回到大法修煉的路上來了。

九五年三月,在同事的介紹下,我參加了當地辦的師父講法錄像班,九天的班下來感到師父講的太好了。就跟著大家一起學煉法輪功來了。

當時正值單位集體查體,B超發現卵巢上有一個雞蛋大小的囊腫,大夫告訴:「應該儘快手術」。當住上醫院再做婦科檢查時,發現囊腫縮小了,只有棗子大小,大夫講可定期觀察不用手術了。第二天就辦了出院手續。煉功點的同修跟我說:「你的緣分真不小,剛接觸大法就出現奇蹟。」我在大法中僅僅修煉了一個月,不知不覺多年的氣管炎、胃炎、鼻竇炎也都好了,這增加了我煉功的信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流氓集團,發動了瘋狂的對法輪功學員殘酷鎮壓迫害後,大家都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在社會、家庭、單位的壓力下,尤其是當我看到我最崇拜的同修也不煉了,我如進迷霧之中,迷失了方向。於二零零一年放棄了大法修煉。但是心裡始終想:修煉法輪大法讓人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為什麼政府如此殘酷鎮壓?我不明白……

二零零二年夏天的一天早晨,我去早市買菜,突然被後面的一輛麵包車給撞出十多米遠,當場昏迷了。醒來時才發現我已經躺在醫院的病房裡。大夫告訴我:「你被車撞的很厲害,腰椎橫突被撞斷三根,可腰椎未傷及,頭部被撞破約8厘米長的口子,但腦顱骨未傷及,有腦振蕩。你很僥倖,這麼大的撞擊力,竟未傷著要害部位……。」同事及親朋好友來看我,都說:「你福大命大造化大,死裡逃生,必有後福」;「你家祖上積了大德了」;「你有大法師父在保護」等等。我當時腦子裡空空的,根本就沒想起來我學過大法。現在回想起來確實是師父在保護我,避免了一場生死攸關的災難。回家後我感到身體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輕鬆,什麼活也不影響我干,但就是沒往大法上靠,每當想起來痛悔莫及,我失去了一次走回修煉路上的好機會。

二零零四年春天,我因為咳嗽、咳血到醫院看病,大夫以肺炎收我住院。住院後經B超、CT等各方面檢查確診為肺癌,大夫動員我手術治療。老伴、女兒及親戚提出再到上級醫院進一步檢查後,再考慮治療方案。經朋友介紹來到省立醫院,找到一位老醫學專家,在那裡碰巧遇到了原省裡一位法輪功輔導員,經互相交流後,她一再勸我儘快走回大法修煉中來。老專家詢問並檢查病情後,認為肺部炎症不能排除,可暫不手術,按炎症治療,觀察一段時間後再看看。

回來後,我就按照這位老專家講的消炎治療,按那位同修的建議學法煉功。可是每當我拿起大法書要看的時候,卻怎麼也靜不下來,一看書什麼念頭都往外翻,干擾的我看不進去。我想找那些精進的老學員交流交流,看人家都很忙,尤其自己放下這幾年,不好意思再去打擾人家,只能自己在家想起來就看看書,不舒服了就煉煉動作,就這樣似修非修的持續到二零一五年。

這期間我身體上各種疾病也接踵而來,高血壓、糖尿病、關節炎、膝關節退行性病變,整天打針吃藥,理療等各種檢查治療辦法都用了也不見效。病痛的折磨,精神的壓力使我感到人生無望了。

就在我走投無路時,我最信得過的、以前也放棄過修煉的老同修找我來了。一見面她就告訴我:「有幾位老同修來找我交流了好幾次,幫我抹去了以前對正法,對修煉疑惑的陰影,還送給我一套大法書,我已經看了一遍,認識到以前走的路錯了,我把這套書交給你啦。」臨走一再囑咐我,儘快抓緊時間看書學法,跟上正法修煉的進程,還來得及,還有希望。我把書拿回來後,如飢似渴的、不分晝夜的看、聽、讀,不知不覺一身病痛的症狀又全消失了。我流著眼淚,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啊!您為救弟子承受了太多的魔難,我對不起您啊!以後我一定要做好。」

我靜下心來反覆的向內找,首先找到的是,我有一顆嚴重的崇拜心,學人不學法。多年來我對信得過的同修言聽計從,人家怎麼說怎麼做,我就順從的跟著怎麼說怎麼做,沒有了自己正念的主見,盲目的順從。總認為人家修的好,法理悟的高,跟著這樣的人提高會更快,也不會犯錯誤。這個崇拜心害的我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正信。當我學到師父的一段講法時,我痛苦得淚流滿面,師父在《轉法輪》書中告訴我們說: 「不要看到人家功能啊,神通啊,看到一些東西,你就跟他去了,就這樣聽去了。你也會害他的,他會生出來歡喜心,最後自己什麼東西都失去了,關掉了,最後掉下去了。」師父的話敲醒了我,我不但有崇拜心,還有一顆強烈的依賴心及怕心,我不但毀了自己的修煉,也害了同修,我在給同修加難加關。學人不學法害人害己,的確是這樣。

回想起自己走過的這段彎路,每一步師父都在點醒我、呵護我,可我一次次的沒有在法上悟,沒有儘快的走回來。今天雖然走回來了,可每一步都滲透著師父多少用心良苦,對師父的感恩之心我無以言表。我暗下決心, 一定聽師父的話走好以後的路,在法上修,做好三件事,精進不怠以報師恩。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