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就是幸福

據黑龍江大法弟子口述整理

【正見網2018年05月14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即幸運又幸福的大法弟子,從最初身體備受病痛折磨,對人生幾乎失去希望,到得法後無病一身輕,內心境界不斷昇華,心裡面像駐紮了太陽一般。感恩對大法師父慈悲地救度之心,卻真是找不到這個地球上任何一個語言來形容。在二零一八年一年一度的法輪大法日即將到來的盛典裡,我最想跟師父說:「師父,您幸苦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想向整個世界表達我最深深的祝福,祝願善良的人也能同我一樣幸福地沐浴在法輪佛法的慈悲普照之下!下面請允許我用粗淺的語言展現這麼多年得法的諸多美好經歷。

一、幸遇大法,擺脫病魔纏繞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前,一身病:類風濕性心臟病,心衰,植物性功能紊亂,高血壓病等。天天吃藥,住院都不好使。不但是心血管醫院的常客,而且市裡所有大醫院也都看個遍。即使住院一個月,出院回家,病情就像沒住院前那樣難受,特別是得病五六年時,越來越嚴重。

那時,我弟弟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一開始,我弟弟天天跟我講,也想讓我煉法輪功,可能是精神作用,我只認為吃藥還有點放心,啥都不吃怕過不去!弟弟就讓我先看書,而我一看書就困,有時剛看一段就困,實在看不下去。後來過了挺長時間了,他就給我講「真、善、忍」是怎麼回事兒。

我徒弟看到後,就和我說,你要是不想煉,就別讓你弟弟來了,你看他天天過來跟你講,我說我不煉,我這麼難受,誰能治了我的病呀!我弟弟說,那你不煉就把書給我吧!我說我不看,我也擱那兒放著,他說那你早晚得看,你擱好了。就這樣錯過第一次得法機緣。

又過了半年,在軍分區醫院有個軍官,才三十五歲,他一瞅你就可以給你開藥,我在那兒吃了一年半藥。我自己到他那裡抓藥,回來自己熬,那藥味真是太難聞了,熬完藥還得把藥喝了,最後老伴都受不了了,就經常嘟囔,沒有錢,還天天買藥,掙的那兩個錢,還得供孩子上學。我真是吃不起啊!為了能好病,我背著老伴借了不少錢。那時抓一付藥得三、四十。

當時孩子正上初中,掙的錢也少,我那時心裡壓力特別大,經常擔心今晚能不能過去,孩子才十多歲就沒媽了?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心臟難受我只能躺在地上。一想到孩子,就想我得活啊!為了孩子我也得活啊!

我家房後就是轉盤道,我當時住在四樓,每天我從窗戶望下去,看見老頭老太太在那裡說啊,笑的,我就非常羨慕,我怎麼沒有一分鐘高興的,我怎麼沒有一分鐘不難受的時候呢?你看有個羅鍋都那樣了還笑,都不難受!

當時在轉盤道也有法輪功煉功點,有一天我難受的實在不行了,我就想,我去煉法輪功去吧!但是在煉功點轉了好幾天,也沒有勇氣,心想鄰居煉的這麼多,多不好意思啊!後來有一個女學員,看見我天天圍著轉悠,就跟我說,姐,你是不是想煉功啊?我就難為情起來,不吱聲,她接著說,姐,我教你,你上這邊來。她先教我抱輪,我堅持了二十分鐘,正好那天下小毛毛雨,我就感覺難受,心臟不舒服,身體好像沒有了骨頭,當時難受的只好蹲在那兒,大汗珠子就順臉淌,身體感覺冰涼。我就尋思,我不能死吧?這時學員就說,姐啊,你看多好啊!物極必反,你看你多有緣分啊!剛煉,師父就給你往外推。我懷疑她說的話,心想,我犯病時就這樣!

我不能說話了,在那挺了大概有二十分鐘,臉就有點熱乎了。學員繼續對我說,姐,明天你再來啊!多好啊!我說不能死人吧?她說不能死人,我就回去了。第二天晚上半夜,我又犯病了,我尋思吃不吃藥啊?想起學員說了不能死人,幾乎一夜沒睡覺。等到早上,我又去了煉功點,我們單位同事也去了,我就跟她說,我犯病難受一宿,我都怕我死了,她說不能。

就這樣我天天到煉功點煉功,大概第四天,我就感覺心裡好像出太陽了,怎麼這麼痛快呢!心裡面怎麼這麼透氣呢!十幾年沒有透過氣兒了!以前天天唉聲嘆氣的活著,胸口壓的像堵個大疙瘩難受。就這樣我才真正走入修煉中,一直到現在。

二、親戚們受益於大法,其樂融融

好景不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出於個人妒嫉,利用手中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我流離失所到了姐姐家,我外甥是學校的後勤主任,我姐全家在學校裡住。學校有時貼一些宣傳X教的宣傳,我和我姐兩人在晚上的時候就把宣傳銷毀了。

我姐夫經常看大法書籍和一些小冊子,他越來越明白,後來他就說共產黨不好,天天罵共產黨。二零零四年的時候,有一次,我姐夫坐火車去北京,剛進站準備上火車的時候,他注意到火車站入口的地上放著大法師父的黑白照片,他就是不從照片上踩著通過,後來公安就把他拽住了,「你是法輪功?」「我不是啊!」「你不是,你為啥不踩?」「你這侵犯人權,我踩你啊?誰相片我都不能踩!」警察就把姐夫拽到一邊,我姐夫這時來了勁兒,就說:「好!我今天就不走了呢!我今天就跟你們說道說道。」最後,警察都沒辦法了,只好讓姐夫走了。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我姐夫生病了,住醫院,突然間就不行了,昏迷不醒,院方就開始搶救,搶救過來以後又住了一個月。住院後期,姐夫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大夫說,患者已經一個肺臟失去功能了,腦幹也有嚴重病變,隨時會出現生命危險,該準備準備吧!姐夫後來像沒有氣兒一樣。當時姐夫的幾個兄弟就坐他旁邊,兒子也在場,等姐夫咽了最後一口氣,在場的人都很難過。我姐姐一層一層給姐夫套衣服,突然我大外甥就聽見姐夫好像發出聲音了,大外甥趕忙湊近聽,「法,法,法輪大法好!」慢慢姐夫緩過來了,我姐姐就問:「你說啥呢?」 「法,法,法輪大法好!」我姐姐高興地說:「哎呀!你好了?!」 姐夫慢慢睜開眼睛,一直瞅著牆上的空調,「你瞅啥呢?」我姐就問,「你看那電視演的都是法輪功,院長和主任都在那看呢!誰都不說,誰都不管!你們看不著嗎?」我姐夫從那以後慢慢好起來,二月份出院,當時很多人說姐夫活不過清明。出院後,我和我姐沒事兒就給他念大法書,姐夫一天一個樣,姐姐就給在外地工作的孩子打電話,告訴孩子爸爸恢復的情況,孩子聽了之後特別的高興。最後姐夫恢復地和健康人一樣,一直到現在。

二零零七年時,我不得不又住在另一個姐姐家。我有一個小外甥孫女兒,她當時才五歲大,可聰明了,可愛極了!我剛去的時候,有一次帶著她坐汽車,想得從正面教育她,就對她說:「孩子,咱不能讓大人給咱讓座兒,你雖然才五歲,有很多大人給你讓座,那不對勁兒啊!」她眼睛斜斜地瞅了我一眼,氣呼呼地走了,甩了一句,「不會說話就別說!」我說:「孩子,你咋生氣了呢?」等過後,我就跟孩子講一些做人的道理,她慢慢就認同了。

小外甥孫女兒以前一個月就得上北京看一次病,孩子媽媽視孩子為珍寶,非常嬌慣她,感冒了,馬上去北京大醫院看病去,不能在當地看,信不著,每個月一定得打針,有時打十多天點滴,我外甥女兒當時在北京上班。後來我去了之後,有次孩子媽媽打電話問我姐姐:「我姑娘怎麼樣啊?」我姐姐說:「你姑娘活蹦亂跳的,可好了!這個月也沒生病,太不可思議了!你二姨這一來,這孩子真好!」

孩子後來天天跟著我。我就教她背《洪吟》,她雖然年紀小,卻已經熟背五十多首詩。我帶著她上幼兒園,走道兒的時候教她一首,等晚上回來的時候,她就告訴我:「二姨姥啊,在幼兒園時我睡不著,翻來覆去的。」 「為啥啊?」「我背法呢!」 我就考她,她就一邊背,一邊在地上跳自己編的舞蹈。

後來這孩子做的可好了,我有時去講真相,她就在旁邊瞅著,靜靜的站那聽我說,就記在心裡了。後來孩子竟自己主動講真相了。

她有個小桌子,大電視在上面,可沉了,她屋子的小門兒開著,她就在那悠著玩,我突然聽見屋裡「砰」的一聲,可響了,我趕忙跑過去,看見孩子在那正哭呢!電視沒砸在孩子身上,扣在旁邊的地磚上了,我連忙安慰孩子:「孩子,別哭了,你看師父保佑你了!電視沒砸你身上!是不是啊?」「嗯!」孩子就不哭了。

孩子講真相也用上了這個例子。有次上街的時候,碰見賣東西的阿姨,阿姨就打趣地說: 「這孩子真漂亮啊!」「阿姨,您也漂亮啊!告訴您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個電視掉下來都沒砸到我。」小表情可得意了,可有意思了!阿姨被她逗的直笑,最後非常認同大法。後來孩子可願意講了,有一次我帶著孩子出去講真相,正好有一個展銷的,我就給一個人講大法及三退的真相,講到最後我問:「您貴姓啊?」他告訴了我,我接著問:「您叫啥名啊?」他就不吱聲了,我說:「那我給你起個***吧!」那個人驚訝地說:「我正好就這個名兒!」 小外甥女兒聽了,立刻興奮地蹦啊!跳啊!「姥啊!真好!咋這麼好玩兒呢!」

我外甥女兒因為認同大法也因此得了福報,她新買了一輛紅色的轎車,掛上了護身符。有一次,她邊開車邊打電話,突然看見前方冒出一個人,她急地一剎車,啪地一聲撞到了垃圾桶身上,垃圾桶挺結實的,被撞得很遠。旁邊的人都想這車完了,外甥女兒下來一看,車身一點擦痕都沒有。我外甥女兒就說:「我就相信大法好!」

三、講真相融入生活中,不忘救人

有一次我坐公交車做過了兩站,我就走到車站打算往回返,看見一個老太太,看穿戴挺講究的。我就和她打招呼,說:「姐啊,你年輕肯定可漂亮了!」她說現在已經七十五了,在這裡等著坐小客車回家。我就和她聊法輪功的真相,大法的美好,她接受的可好了,特別認同,我說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沒聽過,我就給她講咱小時候都帶過紅領巾,入過團,你入過嗎,她說入過團,我就給她講為啥要三退,為啥能保平安,她最後明白了,用真名退的共青團,還提起他的老伴,說我老頭有病。我說你老頭有病,給你一個護身符,告訴你家老頭讓他照著念,念那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就會有轉變的,她接過去,瞅一眼,揣兜裡了。我說你家大哥是黨員嗎?她說是,我說你能說服他嗎?他身體不好我給他起個「健康」吧,就把黨員退了吧!她說俺家他當了一輩子公安,他不管那事兒,我能說服他,把黨員退了,謝謝你啊!我今天碰到大佛爺了,並對我雙手合十。這時正好車就來了,她高興地坐車走了。

還有一次,在天橋附近,我和另一個學員騎車子,碰到一個撿破爛的老太太在路邊坐著,旁邊堆著自己撿的礦泉水瓶子,紙殼子,看上去八十多了,但身體挺硬實。我倆停下來,問她,大娘啊,你上哪兒去?我擱自行車給你帶著?她說我快到了,就在天橋下邊,我去姑娘家,我說,大娘,你聽說過法輪大法好嗎?她說我沒聽說過,我問你上過學嗎?她說我沒有,我不認字,我告訴她你就念法輪大法好!保平安!她高興的說,哎呀!我這麼有福啊!我可碰到了,我可找到你們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她就不停地念,還不停地說我可真有福啊!高興的像孩子似的!

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的每一分鐘,我都特別珍惜,就想著更多的生命知道大法好!那多好啊!我還有很多不足,但只要我在大法中,我就有信心最後能做好!

弟子跪拜師尊,為師尊祝壽!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