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同修,修自己

北京大法弟子 森林

【正見網2018年06月06日】

最近幾年,通過參加集體學法,每周有三個學法組,我和一個同修約好一起背法,因我比較忙,一起背法是讓同修拽著我,通過學法、背法突破了前一段時間學法犯困,發正念倒掌的現象。使自己的修煉更加精進了,有一種學法如初的感覺。

在去年年底聽到我地一名同修A過病業關,住進了市裡的大醫院,聽後我立即趕到同修家與同修的家屬同修交流,同修A雖然住院了,我們也不能放棄對同修的幫助,首先要到醫院近距離發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給同修造成的病業假相,解體舊勢力對同修身體的迫害。當時我正念很強,沒有任何負面的想法,就是保持強大的正念。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到醫院,問了一下醫生病人的情況,當時醫生對我們說:病人現在呼吸微弱極了,上了呼吸機,還發燒39度多,我們不為所動,就是堅持在那裡不停的發正念。一連發了好幾天的正念,後來醫生就告訴家屬說這兩天病人的狀態一直在好轉,發燒也降下來了,要看前幾天好像沒有什麼希望了。我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們,師父一直就在我們身邊,在幫助我們,給我們信心。三天後同修基本恢復正常指標,燒也退了,我們感到真是奇蹟,大法太神奇了,醫生都說太神奇了,也僅此一例。幾天就從重症監護室轉入了病房,待了幾天後同修就出院了。回家後由於我還擔任著做一些大法的別的項目,就沒有堅持去同修家幫助她,只帶她們去一次她們地區的學法組學法一次,讓她們學法組的同修幫助她,幫她一起多學法,精進實修,保持正念,否定邪惡的迫害。

可是在今年過年時,她的家人在初五那天給我打電話說A同修又住院了。當我聽到這一消息,就急切的說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們,在家時大家幫助發正念,交流交流在法上提高上來不就不用上醫院了嗎?當時自己的埋怨心就起來了,就不想管她了。心想你們為什麼不在法上悟一悟呢,為什麼就不能按照師父的法要求自己呢,為什麼一遇到病業的假象就上醫院呢,為什麼沒有一點正念呢,埋怨同修怎麼就提高不上來呢!當這些想法出現後,我立即想到是我的埋怨心,怨恨心,而且還這麼強,這不是我自己不在法上看問題嗎?師父講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想到師父的法,我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想到同修在難中過不去,就應該幫她,因為她是師父選定的弟子,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不去幫她。

初六晚上,我們去城裡的大醫院先去看看她,剛下車我的腿就疼的走不了路,我知道這是舊勢力阻擋我去看同修幫同修,我邊走邊發正念解體邪惡對我腿的迫害,走到馬路邊腿就正常了。到醫院看到同修的樣子,我心裡沒有了底,失去了信心,第二天醫院要求她們做手術,不做就可以回家了,放棄治療,開始她們想回家,她愛人堅持要帶她回家。可是她女兒不干,一次次的找大夫問,醫生說了手術後可能需要100多萬元治療費。她女兒說貸款也要給我媽治病,在她女兒的急切的追問下,讓她母親自己選擇做不做手術,她最終選擇了做手術。當看到她當時的狀態,我也不好給她做決定,只好聽從她女兒的,因為看到她當時的狀態,就是回家也不一定能有什麼好轉,弄不好還會回到醫院。只是想多幫助她發正念吧。後來,我悟到由於我們的正念不足,被舊勢力利用她女兒的親情進一步加強了對同修的迫害,結果手術後又進了重症監護室,每天需要一萬多元的治療費,一住就是二十多天。我們經常去醫院堅持發正念。當我們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後,想到在手術前如果我們能真正的信師信法,正念很強就不會使同修受舊勢力迫害到這種程度。

這次同修A住院到今都沒有出院,我覺得我有很大的責任,因我這次產生了很強的埋怨心,夾雜著怨恨心,怨同修沒有珍惜師尊的慈悲,救了她一次,怎麼這麼不爭氣呀,總上醫院守不住修煉人沒有病這一念,總認為醫院能治了她的病,從此我就不太重視幫同修了。但我一直幫她發正念。有時也不知如何是好,自己一時也把握不好。但是遇事向內找,是師父告訴我們的,「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靜下心來認真查找自己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怨恨心,怨恨心來自邪黨文化中的鬥爭哲學,來自我的私心,來自我的強勢的心,我做事一向是以我為中心,我說了算,我認識到悟到的法理,就希望別人都跟我一樣能悟到,別的同修要比我悟的好,不是為別人高興,而是產生妒忌心,還有不願讓人說的心。找到這些人心,我就坐下來發正念解體這些人心的干擾。回頭再看同修躺在病床上被舊勢力迫害的是多麼的痛苦,不能吃飯、不能喝水。每天只能用水漱漱口,看看同修是多麼痛苦。我認識到了,讓我遇到同修過病業魔難關,是給我安排的一次讓我徹底醒悟,去這些頑固的邪黨灌輸的黨文化和不好的觀念造成的這些可怕的怨恨心、妒嫉心。找到和去掉這些心使我輕鬆了很多。

有一天我去醫院陪她兩天,與同修交流,給她讀《轉法輪》一講,讓她聽有關同修闖過舊勢力造成的病業假象的實例,同時不斷的給她發正念,解體迫害她身體,特別是對她腹部的邪靈、爛鬼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清除,同修說你今天發正念我很舒服。第二天醫生換藥時,我問醫生,她腹腔內怎麼樣了。醫生說今天沒那麼多的髒東西了,排出的東西清亮多了,也撤掉了好幾種藥,說明已大有好轉了。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一次讓我向內找提高、修煉的好機會。這麼好的機會我開始沒有把握好,真是愧對師父的苦心安排,愧對同修遭到的痛苦。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