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裡乾坤】(五)西南茶源

石方行

【正見網2018年07月02日】

如果說在文明程度上,這些少數民族遠不如漢族,但漢族文明在發展與承傳過程中,有很多傳統的東西逐漸的遺失了。而處於邊陲的少數民族,由於封閉,一些原始的、古老的風俗與文化卻被保留了下來,真的成了「活化石」。在茶文化方面也是如此。 我們來看幾個在網絡上摘取的實例:

(一)土家族

土家族最崇拜的是傳說中的「八部大王」,說他是土家族的民族首領,茶的「化身」。據土家族的《梯瑪神歌》稱:八部大王的母親,是土家人最敬重的女神——苡禾娘娘,當苡禾娘娘還是姑娘時,一天上山採茶,因天熱口渴難忍,隨手抓了一把茶葉解渴,結果就腹中有孕,懷胎整整三年又六個月,且一胎生下了八個男孩。可苡禾娘娘哪有錢養活八個孩子呢!只好聽天由命,讓其在深山自生自長。哪知天助人願,八個兄弟在一隻白虎的哺育下,見風就長,且武藝高強,終成武將。後因作戰有功封為龍山「八部大王」。

它雖是傳說,但表明土家族與中華民族早期流傳的神農氏、伏羲氏等母系氏族社會的發展一脈相承。而茶理所當然地作為一種生存的生活必需品,與土家族「生死共存」。所以,時至今日,在土家族居住的湘、鄂、渝、黔交界區,至今還保存吃打油茶的風俗習慣,其實,這就是古代吃茶遺風的延續。

(二) 基諾族

基諾族主要聚居於雲南省的西雙版納州,其中以景洪為最多。他們主要從事農業,更善於種茶,其所居境內,即為普洱茶的原產地。說起基諾族種茶、好茶,還流傳著一個「女始祖堯白」的故事。說在遠古時堯白開天造地,召集各民族去分天地,但基諾族沒有參加。堯白請漢族、傣族去請,基諾族也不去參加。堯白親自去請,基諾族還是不去。最後,堯白只好氣得拂袖而去。

當堯白走到一座山上時,想到基諾族不參加開天造地,以後生活怎麼辦?於是,堯白抓了一把茶籽,撒在基諾山下的龍帕寨土地上,從此茶樹在此生根、開花。此後,基諾族在居住的地方便開始種茶,與茶結下不解之緣。

(三)傣族

據傣歷204年寫成的貝葉經《游世綠葉經》載,西雙版納發現茶葉並開始種茶,是在佛祖游世傳教時就開始的,距今約有1,200年歷史。經中寫道:「有青枝綠葉,白花綠果生於人間,佛祖曾告說,在攸樂和易武、曼莊和曼撒有美麗的嫩葉,在熱地的倚邦、莽枝和革登,依佛經所言,是甘甜的茶葉,生於大樹蔭下。」

接著,還寫了男女老少,吃了這種叫作「茶」的「天下好東西,先苦後回甘,好吃又潤喉。你等拿去種,日後定有益……。」在此不難看出,傣族飲茶歷史之久。

在《游世綠葉經》中,還記載了傣族先民,烤茶、煮茶和吃茶泡飯的由來,說佛祖游世時,從易武山上下來,在山腳邊見到兩個放騾馬的傣家人時,兩位傣家人當即向佛祖獻上開水,佛祖見水中無佛,喝水無味,便在附近采來幾片嫩葉,經烘烤後,放入煮開水的竹筒中,頓覺清香四溢,水味甘甜,告之乃「天下好東西。」茶葉,「能生津解渴,在沒有菜時,還能用來燒泡飯吃。兩位傣家人當即嘗試,果然味道美。於是記住佛祖之言,每日采來茶樹上鮮嫩葉,烘烤煮吃……。」從此,傣族人民就有煮竹筒香茶和吃茶泡飯的風俗習慣,並一直流傳至今。

其實其他民族也有很多這類例子,限於篇幅我們就不一一列舉。

舉這些例子就是說明,「茶」是上天賜予我們的先民的。從中能看出上天或神佛的慈悲與偉大。從中也能看出茶與我們先民的生活關係密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