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媒體中昇華與救度眾生

香港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6月28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於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至今已是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我曾在大紀元做記者六年多,現在任職希望之聲也踏入第五個年頭。

生為法生

得法前,我的身體一直不好,從小都在不停的吃藥,直到修煉大法後,我才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記得得法當初,我第一次拿起《轉法輪》,仰望師尊的尊容,就感覺師尊是個非常厚道、可信賴之人,於是,我拿起書就看,三天看完一遍,還連看幾遍,那時,我已經就被師尊講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了。其實,剛看書時,師尊已在給弟子清理身體。每看一遍,師尊還把當時我能悟到的法的背後的內涵打入我腦中。97年冬至,自己突然萌發一念,我要修大法了,冬至這個日子容易記,這一天,就是我得法的紀念日吧。

走入大法後,我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樣,感覺到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喜悅和修煉的幸福,一走入修煉的大門,我就積極的、快樂的投入到洪法之中。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發生後,本地佛學會舉辦的大大小小的遊行、講真相、反迫害、營救大陸同修的活動,幾乎都有我的身影。我的修煉路,是在師尊的指引和呵護下、跌跌撞撞、一步步走到今天。

走入媒體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我走上了做媒體證實法之路。

那時的媒體路還很難走,對於我來說,就更難走,因為我的性格比較保守,不擅交際,很膽小,一開始粵語說不好,說了一句我們媒體的名字,人家聽不懂,還要追問我幾次,還要幫我矯正發音。當時很靦腆,臉紅到脖子根。另外,當時邪惡很猖狂,中共黨媒還在繼續對我們瘋狂的詆毀,很多人還不明真相。我們媒體的環境當然不是很好,幾乎收不到採訪通知,有時有同行給我們一個採訪通知,香港天氣很熱,頂著烈日,汗流浹背,好不容易趕過去,人家已結束了。採訪過程也不順利,很多次,我被主辦單位叫去單獨訓話,問我為什麼知道他們的活動,還說不準我報導;很多次,我拿起相機拍照時,我的鏡頭口被人用手遮擋,不准我拍照;很多次,我前後問了四、五個可以採訪的市民或可受訪的對像,都遭到他們的拒絕,不接受我的採訪;很多次,我的約訪不成功;很多次,我要求他們發採訪通知得不到正面的響應。當初,其他記者也不接受我們,不會主動和我說話,還主動拉幫結夥,避開我,我感覺被孤立。什麼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辦的媒體。

面對這些情況,我的心很多時守不住,再加上經濟困難等因素,覺的很苦很累,沮喪。現在說起來真不好意思,自己也真試過做了多次「逃兵」,嘗試白天去打工,晚上回來編輯新聞,拒絕出去前線採訪。

正念闖關

我要這樣放棄嗎!當時舉棋不定,靜下心來,學法吧!媒體同修也和我交流,鼓勵我,告訴我,今天我能進入媒體,都不是偶然的,可能就是師尊的安排。

我悟到,自己能走進媒體,是自己當初和師尊許下的承諾!因此,我不能放棄!眼下面對的一切,都是因為眾生在不明真相情況下的表現,都是舊勢力、邪惡在干擾、阻擋。我是修煉人,不是應該提高心性嗎!怎麼能跟常人去計較呢?他們是我們應救度的對像呀!他們在無明中表現,不正是因為未能得救表現出來的現象嗎!

在師尊的感召下,弟子沉住氣、頂著壓力,放下自我,又一次次背上採訪的背囊,走出去採訪。記得那時,我經常以師尊在《洪吟》中的〈登泰山〉勉勵自己:

攀上高階千尺路
盤迴立陡難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於半天難得度
恆心舉足萬斤腿
忍苦精進去執著
大法弟子千百萬
功成圓滿在高處

「恆心舉足萬斤腿」對應了我當時的感受。多謝師尊鼓勵,一旦我正念走出去時,就感到天清體透、身輕如燕,所有的繁重一下子全部跑光,我一次次感覺到重生的感覺,在那一刻,我眼淚漣漣,我知道,是師尊在鼓勵弟子。

慈悲寬容眾生

現在提起當年事,是因為那時的感覺很深刻,走得很艱難,社會當時不接納我們,和我們保持距離,我們媒體和社會沒互動。我悟到,需要找機會和缺口,讓他們聽大法弟子講真相,我們的媒體一定要贏得社會的信任。

我記得師尊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提到:「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

師尊的教誨刻骨銘心,我用正念去面對,他們不准我報導,我打電話去告訴他,這是在干擾採訪自由。有人不接受我的採訪時,我就會禮貌的問他為什麼,隨後告訴他,「中共的話,你怎麼能相信呢!中共不是搞了很多政治運動嗎?鎮壓法輪功只是其中的一個,但是,它採用打壓的手段都是相同的。」之後,我更加積極的去找更多的人接受我的採訪。

當時,由於中共媒體對大法的詆毀,很多民眾不知道真相,有時採訪結束後,他們反而覺的,能見到法輪功媒體的記者在場採訪很好奇,就會主動問我一些關於法輪功的事,我就正好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很多時候,一講就一個小時。我從「四·二五」中南海上訪、天安門自焚真相,以及自己修煉後身體與精神境界的改變,講到中共歷次的運動,包括中共正在一步步干預、赤化香港,我想告訴他們的就是,其實我們都是被中共迫害的人群,我們每一個人,都在被中共迫害,我們誰也不可能在中共的打壓中獨善其身。而我們卻在出錢出力辦媒體,服務社會之餘,揭露中共的本質,讓人們拋棄對中共的幻想。這樣講了一個,就有一個人或一個團體明白真相,就有一個人或一個團體對大法弟子肅然起敬,然後成了我的朋友。在以後的採訪中,他就成了幫助我的人,他們有時會幫我介紹採訪的人脈,告訴我一些小區議題,叫我去採訪。

提升專業水平 讓民眾心服口服

情況在慢慢轉變,但我感覺到,剛開始不是很會寫稿,常人也對我抱著懷疑的眼光,和我保持距離,雖然我很主動、很投入的採訪。記得有一次,我正在給一個團體代表說話,突然有另外一個本港報社的記者走過來,這位先生馬上就扔下我,去跟她打招呼,說她寫的稿很好。我意識到了,報導新聞專業上,我需要提高,當時心裡想,常人能做到的,我是修煉人,能做不到嗎?於是,除了媒體同修的幫助外,我還找一些新聞報導專業的數據來看,每一次採訪後,我都會看其它媒體的相關報導來取經,把他們寫的好的文章、很好的用詞複製下來,經常看,經常看,看它好幾遍,甚至把很好的詞彙背下來。每當出去採訪時,我也會做多一些功夫,認真了解被採訪事件的緣由,新聞的爭議點,慢慢的由膽怯的不敢提問,學會提問,然後慢慢的可以揮灑自如的提一些自己想問、可能一些比較尖銳的問題。採訪時,我也做了比常人記者更多的功夫,不但在場記錄,還把現場聲音錄下來,找最重要的部份選出來記下,放到文章中,更貼切的反映民眾的心聲和要求。

記得有一天早上,我前一天採訪的民眾團體代表一大早就來電話,當時很迷惑,我擔心是不是我的報導有什麼問題,就很膽小的問:是不是我的採訪報導寫的不好呀!結果她說;不是呀!我就是打電話來多謝你,你寫的很好,比其它一些媒體更好!我當時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才落下。我明白,是師尊又一次鼓勵我。

這樣的事情慢慢的越來越多,這樣,我一步一步的得到了他們的信任,我認識的小區團體越來越多,因此我有了很多社會資源,他們也在我們媒體年度周年時題詞,表達他們的支持和尊重。這個連鎖反應也到了一些議員、團體代表那裡,慢慢的,我也收到很多政治類的採訪通知,在一些社會爭議的議題上,我也能約訪立法會議員及一些社運人士、政治人物做專訪。

我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和民眾拉近距離,希望謙卑的能跟他們保持在一個水平面,讓他們接近我們,信任我們。接近,就有機會講真相,就是他明白真相第一步。

處處為眾生著想 把他們導向善

香港主權移交後,中共一步步伸黑手、干預香港的行政、司法、教育系統,打壓民主派及社運人士。一步步的緊逼,令很多香港人透不過氣來,感到很壓抑。很多時候在採訪過程中,他們都會跟我談到,他們抗爭幾十年,感到前途越來越渺茫的無力感。這時,我就見縫插針,鼓勵他們,笑著樂觀的說,我們法輪功學員是中共眼中的頭號敵人,我們都還活生生的站在這裡呢,我們都還在抗爭,你們還怕什麼!我告訴他們,中共並不可怕,它的一切所謂的強大都是假的,它的表面強大正反映它政權的不穩定及虛怯。善惡有報是宇宙的規律,中共壞事做盡,害死八千萬中國人,迫害我們大法弟子,這筆帳,肯定不會就不了了之,它的氣數已盡,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能看到它的解體和滅亡。到時,我們一起走上街頭開嘉年華。他們聽了這些話,就很開心。他們會說,是呀!不管怎樣;我們也要趁此機會抗爭,在有機會發聲的情況下發聲。

我就說,你們有抗爭的聲音,我們才有報導的新聞,要不,我們報什麼呢?有民主人士被打壓,正處在媒體、輿論關注的風口浪尖上,我會主動發信息給他,告訴他並不孤單。他們都是支持大法的眾生,我應該關心他們,讓他們了解真相,得到救度。

點點滴滴中,我就是這樣和民眾拉近距離,我願意付出我的時間,和他們溝通。隨著正法的推進,邪惡越來越難維持它的迫害。在做媒體中,我和民眾的信任也一步步的建立。修煉人的真誠、坦蕩、直率,修煉「真、善、忍」體現出來的精神面貌,我相信他們能看得到,感受得到。跑採訪多了,很多民眾見得我多了。他們很多時候一見到我,就會主動來跟我打招呼、寒暄、開玩笑,甚至高舉他們的抗爭牌叫我幫他們拍照,與我分享他們的食物,噓寒問暖,甚至有時我不能在現場採訪時,他們在場,他們就拍照給我用,他們把我加到他們的社交群組,我成了他們的朋友,有時他們還沒發採訪通知,我就能很早知道他們在籌備活動,他們還經常分享給我他們對新聞事件的看法。

大法弟子的真相點及遊行活動,都有中共外圍組織青關會搗亂,在我的群組裡,我經常看見他們發表對青關會的不滿,及支持法輪功的言論,有時遇到大法遊行時,有人在平台上傳達信息,說法輪功在某個街道上正在遊行,有青關會搗亂,呼籲大家有時間趕快去聲援。有一次我採訪一個常人爭取真普選的遊行時,路邊剛好有10來個青關會成員,手持詆毀大法的展板,正在遊行的人們看見,衝上去大鬧他們,他們把正在高喊的口號,變成了「支持法輪功!支持信仰自由!公審江澤民!通緝江澤民!」

另外,寫文章其實跟做人及修煉一樣,不但要符合傳媒專業報導原則,而且不管社會對我們的態度如何,我們是大法弟子,都應該謙卑有禮。在寫作上,不要把眾生擺上台,把他們推到為難之地,否則,我們可能會失去這個採訪線,還有可能把他推走。記得有學者和時評人士曾對我們的報導不放心,我就誠懇告訴他,謝謝他接受我們的採訪,我們肯定還有很多需要學習和不足之處,但我們會努力,用心寫,之後會分享連結給他,請他指點。

大法弟子應該時時處處為眾生著想,很多中國大陸的人士接受採訪時,我會考慮他們的安全,會先問他是否可以照相,當他說不怕時,我還會再三提醒他,要考慮清楚。

一位大陸的知名記者,他因舉報一名貪官而出名,第一次在香港採訪後,我們很談的來,之後,他開記招時,就再次主動叫我去採訪。之後,我們成了朋友,他給我爆了貪官內幕,我因此寫了幾篇獨家報導,但是,我並未用他的真名,我告訴他,我不能因為一篇報導而傷害了他,我和他建立了信任,他很了解大法的真相。

很多時候,我還會告訴他們,在最困難和危險時,請默念: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這是最吉祥的祝福。

每次出去採訪時,我儘量學法調整自己的心態,發正念清場,在採訪過程中,我也用「真、善、忍」的心態對待同行,有時讓位置給他們拍像,在他們需要幫忙時幫他們,在拿到數據和採訪者的聯絡時,我們一起分享。現在,我和同行也建立了一個很好的關係,我有了常人媒體的朋友,我們經常相約去採訪,關係很好。

師尊在《洪吟》(二)〈無阻〉中提到,「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十多年的媒體路,風風雨雨,摔摔打打,在師尊的鼓勵與加持下,我在披荊斬棘中前行。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越來越明白真相,常人的媒體逐漸式微,我們媒體的影響力卻越來越大。現在,大大小小的採訪通知,我們都能收到,還有不少團體主動叫我們去採訪,無論是社會名人、政要都知道法輪功學員辦的幾大媒體的存在。我們在師尊的引領下前行,我們的未來銳不可當。有時會回想起來,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弟子感謝師尊的指引和帶領,給機會讓弟子走媒體證實法的路,令我一邊做媒體一邊成長。

最後,我用師尊在《洪吟》(二)〈金剛志〉裡一句和各位同修共勉:「迷眾各逞亂 巨危不知迫 力挽崩裂前 怎容爛鬼禍 志念超金剛 洪微是我做」。

多謝師尊!多謝同修!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2018年華盛頓DC法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