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餐廳的環境修煉和講真相的經歷(譯文)

阿根廷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03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修煉至今有八年了,回顧我的修煉過程,這裡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得。我從媽媽那聽說法輪大法,將近十年後才在台灣得法。媽媽一九九九年在迫害開始之前開始修煉大法,那時她談到法輪大法時我沒有留意。我覺的大法是好的,可那是她感興趣的,不是我感興趣的。一次在我上大學期間看望媽媽時,她給我看師父講法錄像,為了讓她高興我看了,但很快就在沙發上睡過去了。我做了個夢,夢中師父走到我身邊,從我耳朵中拿出象一些黑蟲子之類的東西,醒來後我開始有流感的症狀,第二天就好了。雖然這是一個非常清晰的夢,但我完全忽視了它,回到了一個常人的生活中,完成了研究生學業並開始享受生活。

多年後,我把我的兩個小女兒帶到台灣,決定讓他們學習中文。在台灣的時候,我通過女兒的幼兒園——明慧豆豆園與法輪功學員經常聯繫,但忙於常人的生活,靜不下心來認真對待法輪大法。在離開台灣前往德國之前的幾個月,台灣漢服展示的協調人,也是豆豆園一個學生的媽媽,邀請我參與做模特,因為他們缺少高個的女學員做漢服模特。在這個項目中,我花了很多時間與台灣學員排練和練習,為舞台表演做準備。在排練前,他們總是一起學法。在乘坐公車前往演出的路上,學員一起背誦《論語》。很多年前我曾經讀過《轉法輪》,但卻把他擱置一旁,認為修煉太困難而且耗時。這一次,我很快就讀了《轉法輪》,並且一次又一次的閱讀,我知道終於找到了我生活中問題的答案和生活的意義。大法在我身邊這麼多年之後,我終於在台灣最後一刻成為了大法弟子。這真是一個奇蹟。

真正向內找

由於父親工作的原因,我的家庭在我童年期間多次搬到幾個不同的國家。成長過程中,我先後去了五個國家的七所不同的學校。因此,從年輕的時候起,我覺的我必須保持形像,以保護自己免受拒絕或傷害。希望被接受和喜歡也意味著必須有心計。我試圖取悅每個人,讓他們喜歡我。這種不安全感使我無法建立起堅強的品格,因此我會非常不經意地對待許多事情,包括道德問題。為了保持一定的形像,我也不得不撒謊並掩蓋事情。所有這些影響了我的性格並讓我起了很多執著心。得法後,由於這些性格缺陷,我在情感和人際關係方面犯了嚴重錯誤。每次發生這種情況,我都不會認真看待並感到慚愧和真誠悔改,而是輕描淡寫的帶過,忽略了我在這些事情上的責任和角色。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過心性關。

師父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麼東西還沒有放下。」[1]

多年來,我找不到原因,因為我沒有深入的向內找。相反,我忽略了自己的錯誤,為了保護自己沒有認真對待。我認為,如果我能忘記過去的事情,那麼過去的錯誤不會傷害我。但這也意味著,如果我不接受我在這個問題上的責任並就這些錯誤敞開心扉,下次我遇到類似的情況時,我將永遠無法真正克服他們。這就像師父所說的那樣:「如果有的人沒過去,也不在乎,以後就更難守了,保證是這樣。」[1]

我總是告訴大家,學煉法輪大法讓我有了一個平靜和快樂的心境,我真的非常感謝師父。那麼為什麼我仍然犯下錯誤並陷入情感和情緒中?這是因為我還沒有去掉從小時候就形成的執著心。修煉是一個永無止境的過程,我們在最後一天修成之前都可能經歷過關考驗。在這最後階段,考驗可能會更加困難和複雜。只有認真學法和認真發正念,才能使我們走在正確的修煉道路上。即使是最小的不正的想法,也會讓你脫離正道,直到你跌倒了才可能會察覺到它。尤其是現在,當生活似乎更加舒適和輕鬆時,我們更需要保持警惕。

師父說:「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1]

無限慈悲的師父總是一再給我們機會。我開始明白,沒有認真對待新的機會,就是沒有嚴肅對待我們的修煉,更嚴重的是我們在利用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無邊的智慧。

好的修煉環境是非常珍貴的

在我居住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有一個珍貴的修煉環境。同修們已經形成了堅實的整體,我們學會了互相協調配合。對於一個位於南美洲的學員相對較少的國家來說,阿根廷的大法弟子參與許多項目來證實法。從神韻到大紀元,現在還有西班牙語版的「生活之美」,我們有學員每天到中國大使館外證實大法。每個周末,我們也都在中國城向中國人和阿根廷人傳播真相。我們向政府官員,參議員和國會議員講清真相。我們還在進行對江澤民和羅幹的刑事訴訟。除輔導員外,阿根廷的所有學員都是當地的西方人。大多數人生活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

兩年前,我和媽媽一起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開了一家台灣餐廳。我們認為,美食是與人們接觸並發展友誼的簡單方式。擁有真正的高品質餐廳也是吸引主流社會的一種方式。突然間事情落實了。來自另一個城市的兩位學習烹飪的學員搬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不久之後,又有三位對烹飪感興趣的學員也成為廚師。他們都在約一個月之內學會了如何烹飪亞洲食物。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蹟,因為他們以前根本不熟悉亞洲的食物,而且從未去過亞洲。很快,我們在市中心找到了一個地方。一位做房地產經紀人的學員幫了忙。地處繁忙的城市中心意味著我們可以快速建立一個客戶群。餐廳做得很好,我們的食物和服務受到我們客戶的讚賞。沒有所有同修員工的辛勤工作和慷慨的奉獻,它的成功是不可能的。他們中的很多人辭去了常人的工作,在餐廳工作,現在有十四名學員全職工作。他們都可以證實法,講清真相,也有穩定的收入。儘管他們都是西方人,但我們的烹飪標準如此之高,甚至連中國人都認為廚師是中國人。在工作單位拿到薪水的同時可以完成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們有一條規定,每一位顧客在離開餐廳前都要了解大法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在我們每天開始工作之前,員工一起學法。開始的時候,我們比較匆忙,經常學不完一講,以便儘早開始工作。現在餐廳工作人員每天早上一起閱讀一講,比平常晚一個小時開始工作。這絲毫不影響工作。這是另一個例子,證實當一個人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時,所有事情都會順利。自開設餐廳以來,我們還在附近的城市火車總站附近開設了一個煉功點。煉功點處在成千上萬的上班族下班後走過的路上。我們總有一兩個學員站在人海中發大法傳單。儘管大多數人都匆匆走過,但很多人都會選擇收下傳單,這意味著他們有時間在回家的火車上閱讀。

批評別人來自嫉妒心

我會很快評判別人,並在員工犯錯誤時對他們不滿和生氣。我告訴自己,因為餐廳業務是服務性質的,每一個錯誤都會損害我們的業務,所以我批評他們是正確的。我的想法是:「是的,我是大法弟子,遵循真善忍的原則,但是對於這項工作,為了別人不再犯同樣的錯誤,我必須嚴厲。」當然,這種想法只是我為仍在努力克服的嫉妒之心找藉口。事實上,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們修煉過程的一部份,並影響到我們的修煉。當我查找自己不耐煩的原因時,我發現它源於將自己視為客戶,並希望得到良好的對待。如果有人對我不好,我會感到被冒犯。更深入的看,我發現我認為自己有很好的品格,因此我有權只聽到好話,而不是被批評。認為自己是很好很棒的,是一種自負的表現,而這又來自於驕傲,傲慢和虛榮。最終,這些都是源於嫉妒心。我厭惡嫉妒,我不想要它。但不幸的是,這是我隱藏很深的執著心之一。我一生都在保護我的嫉妒。為了顯得親切和有魅力,我必須與其他人競爭才能讓自己脫穎而出。這意味著要找其他人的缺點和缺陷。然後,我會批評他們,以便讓自己看起來更好,或者把自己和他們比較,然後為在同樣的事情上比他們更好而感到高興。

最近我讀了一篇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作者談到他固執己見,總是將他的想法和觀念強加於他人。他曾經因為女兒不聽他的話而憤怒的打了她,幾年前我也對我的一個女兒做了同樣的事。作者是一名居住在中國的中國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逮捕和拘留二年。當我讀到這些時,我感到很慚愧。如果在中國,我可能會因為我在修煉中輕描淡寫對待自己的執著而被逮捕和迫害。

我與客戶相處融洽,並與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保持著非常友好的關係。但有一位客戶曾經與同事經常前來。她總是很粗魯,特別是對我來說。不知道為什麼餐廳的每個人都對她表現出友善的態度,然而,她總是輕蔑的對待我。在她面前,我保持冷靜並提供專業服務。但她的行為觸動了我的心,我覺的這不公平。有一次,當我出國時,她告訴其中一位經理說,她不再來餐廳是因為她總是看到我對待員工不好。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想:「但是她總是對我們不好,儘管我們有禮貌和專業的為她服務,她怎麼能這樣說我呢?」反思一下,她是對的。我們是修煉人,因此任何一個常人的批評都意味著我們有修煉的問題。即使似乎沒有明顯的原因。在過去的一年裡,我變的不那麼嚴格,不會很快就發脾氣。儘管當員工不按我想要的方式做事時,我仍然很煩惱,但我儘量不因自己的執著心來批評他們,而是建設性地討論如何改善,下一次做的更好。

推廣神韻

自二零一三年起,我們定期在阿根廷上演神韻。因為阿根廷距離世界其他地方都很遠,沒有附近的國家演過神韻,所以我們必須至少有十場表演,否則神韻飛到布宜諾斯艾利斯表演會耗費太多時間和精力。布宜諾斯艾利斯是一個擁有一千多萬人口的城市,人口眾多,喜歡文化。與此同時,阿根廷政局持續動盪,不斷影響該國的經濟。雖然門票的銷售額每年都有所提高,但直到最後演出前,市場營銷都非常緊張嚴峻。

神韻門票銷售的全過程也是一個修煉過程,大家一起工作,去掉執著心。也許因為我們的安逸心必須消除,所以我們都要努力工作,直到最後一天。焦慮和壓力——這些是與情和畏懼失敗的執著心有關的狀態。而一個真正的修煉者是以堅定和正直的心態堅定地走自己的路。師父提醒我們:「你沒有後顧之憂了,你什麼麻煩都沒有了,你還修煉什麼?舒舒服服的在那煉功?哪有那種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 「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1]

我們做了很多努力來鼓勵餐廳的常客去看神韻。多年來許多人都買了票。

我們的一位常來的客人告訴我們,他幾年前看過神韻,但記得不太清楚了。他似乎也沒有理解神韻要傳達的信息。來到我們的餐廳後,我們談了很多關於神韻的事情,有一天他突然送來一張票的錢,要求我們幫他買張票。我們給他買了第一場演出的票。另一天我們在劇院又看到他,感到非常驚訝。他告訴我們,他看了神韻很感動,不僅為自己買了第二張票,還請他的父親和妹妹去看神韻。

許多來自美國、澳大利亞、歐洲和墨西哥的遊客來到我們的餐廳。很多次這些遊客都告訴我們,他們聽說過神韻或者看過廣告,但是由於各種原因沒有去看。但在與我們交談了解神韻後,他們表示他們會儘量在自己的家鄉去看神韻。

在我的修煉的過程中,我曾多次體驗過大法的恩賜和奇蹟。雖然我在修煉中犯了很多錯誤,但師父和他的無邊大法卻一直給我希望和機會,通過實修來提升自己。我感謝師父在阿根廷給我們的所有機會,我們可以在這裡工作,有收入,同時證實法,講清真相,向人們展示法輪大法的美好。在所有這些機會中,如果我們做得好,我們也同時在修煉,去掉執著心和提升自己。這是師父無盡慈悲帶給我們的,不僅救度了他的弟子,也包括了所有眾生。我不想忘記這一點,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和被稱為大法弟子的稱號。

師父把我們在地球上的時間延長了,讓大法弟子有更多的時間去修煉提升,履行我們的誓言,並給人類機會,避免被毀滅,並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就像神韻傳達的希望訊息一樣,我們大法弟子有責任幫助師父傳達這個盛大的訊息。

最後,我想分享師父的一句話:「然而這麼大的法,在世上傳出也一定會有其目地的。是因為世風在敗壞,人類道德的低下給人類帶來了危險,因此大法是為了救度眾生而傳世的,所以真修弟子是有救度眾生的責任的。」[2]

謝謝最慈悲的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

(2018年華盛頓DC法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