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糊弄事兒的人心

紐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1月14日】

尊敬的師尊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有一次學《轉法輪》的時候學到「吃完飯去前門遛彎兒摸獎券」這段法時,對這段的最後幾句話有個新的領悟,想和大家交流。

《轉法輪》中提到:「回去後,越想越不是滋味,乾脆去給他們送錢吧。轉念又一想,獎券也沒了,我把錢送給他們,他們不得分了嗎?乾脆我拿錢送單位去贊助。」

我在想,如果我是那位領著孩子的同修,我可以做到「去給他們送錢」這一步。可是我不會再繼續往深了想,不會在乎那些賣獎券的會不會把錢分了。我的想法會是:好,我已經把錢還給你們了,這個小孩自行車的德可不能從我這划走!從中我看到自己有不負責任的心,為了還錢而還錢,也就是為了做事而做事的心。還有一顆糊弄事的心。

其實早在學生時期我就有糊弄事的心。我上初中的時候,每天作業都很多。如果認認真真的寫,經常會寫到凌晨三點。我寫了一個學期,寫不動了,就開始糊弄。老師留作業抄寫生詞三遍,我就把三根筆綁在一起抄,一遍就頂人家三遍。結果我能在晚上十二點之前寫完作業,感覺相當好。慢慢的,我做事開始不認真了,開始找快捷方式了。出國留學之前準備英文考試,我報了一個押考題的補習班,老師們各顯神通,押寶考試可能會考到的內容。內容命中了大部份,但是考試後我的成績卻不盡如人意,都沒達到學校要求的分數。後來我自己在家複習了一個月,專注於英語本身,而不是考試,第二次考試成績提升了二十分。這種糊弄加上投機取巧的做法,是黨文化,也是不真。到頭來糊弄的還是自己。

在國外念書的時候,遇到了一位朝鮮族的同修阿姨。有一次阿姨給我講了個事,說她先生給她買了一雙鞋,她穿著不合適,就拿去退了。買鞋的時候正在打折,退東西的時候折扣就取消了,結果就多退了好多錢。跟商店說明情況後商店說他們只能按著計算機里顯示的價錢退錢,多退了就多退了。她就把錢捐出來訂大紀元報紙送給商家。

聽完這個事沒幾天,我也被同一間商店多退了三塊錢。有了同修的經驗,我都沒跟商家解釋,拿著錢就給捐了。當時覺的自己真棒,和法里提到的摸獎券事件有異曲同工之處。仔細想想當時我的做法,剛從那家商店出來就直奔捐錢的地方,趕緊捐錢,生怕自己失德,有私心、投機取巧的心。同修怎麼做,我連想都不想的也照做,有模仿同修學人不學法的心。修煉又不是超級模仿秀,怎麼能這麼簡單呢。

去年十二月,我無意中看到了自己的筆記里有幾個三退查詢序列號。我一高興就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查了一下這些序列號的三退證書。結果給我嚇了一跟頭。我上學的時候會在課餘時間去景點講真相,給大陸遊客三退的時候,我為了省事,只用兩個化名:德福、平安。這次查序列號,有至少三個序列號的查詢結果是廢結果。三退義工同修給的評語大意是師父的法里講了取化名要認真,我一天連續輸入了好幾個的德福、平安,同修認為這是不負責任,算作廢票。我當時真的很難受,這就是我的糊弄事、不負責任、投機取巧的心造成的。我趕緊給同修回信解釋我真的是給有緣人三退了,並深刻承認自己的過錯。後來這幾個廢票才最終被歸入三退人數中。在景點的時候我下午要趕著回學校上學,每天的三退人數都拜託那位朝鮮族阿姨幫我上網登記,那麼她登記的人中,又有多少是沒有登記成功的呢?我真的很後悔。

有一次讀一位同修的文章,文章里引用了師尊《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的這段法:

「一個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關的重大問題上,不帶任何觀念的權衡問題,那麼這個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這種清醒是智慧而不同於一般人的所謂聰明。如果不能這樣,那麼此人就是被後天的觀念或外來思想所支配,甚至為其奮鬥一生,而到老時卻不知自己一生在干什麼。雖然一生無得卻在後天形成的觀念支配下干出了無數錯事。促使自己下世按照自己所做的錯事而償還業力。」

「這種清醒是智慧而不同於一般人的所謂聰明」打到了我腦子裡,智慧和聰明的不同一下子展現給我了。我現在層次的理解是:清醒的聰明才是智慧,糊裡糊塗的聰明不是智慧,弄不好還會被不懷好意的人利用。這種清醒也是主意識強的體現,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明白自己的選擇,重要的是能說服自己,這樣才會不後悔。

那麼問題來了,我為什麼進媒體工作呢?我一直和其他同修說,我很喜歡媒體的修煉環境。有一天我發現這是基於喜歡有人督促我修煉,而且這種督促不是象家長那樣強制督促,而是以一種和我一起玩兒的方式讓我把功煉了。我經常和朋友一起中午、晚上煉功,有一次朋友出差了,我立馬就懈怠了。煉功前跟自己耍賴,懶得去。煉完了高興了,覺的自己真棒,但是下次煉功之前又開始賴。有一次煉功的只有我一個人,我完全不能入靜,最後是睜著眼睛煉完功。為什麼會這樣呢?我這是咋了?我煉功是為誰煉呢?我修煉是為誰修呢?

有一次去朋友家吃飯,聊天聊到我思維太活躍這事。朋友的媽媽問我:那你說說你修煉的原因吧。我就懵了。這麼長時間我壓根兒沒想過這個問題啊!現在開始想:為了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我都沒有太多自己有病時的記憶。為了做個好人?我也沒有太多做不太好的人的經歷。為了助師正法?確實是,但是這話題太大了,不能直接說服我的日常。為了自己能同化大法!

是為了我能同化大法,不是為了聽我媽的話才煉功的,不是為了跟朋友一起玩才煉功的,不是為了讓別人誇我精進才煉功的。是因為我修煉的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要煉功,要轉化自己的本體。所以我才煉功。我是為了自己煉的,不是為了完成誰給的任務才站在那一個小時的。師父教給我的煉功形式是讓我靜心煉功、淨化本體、糾正不正確狀態的,不是給我一小時的空閒時間讓我想美事,任由思緒馳騁,馳騁完了累了還能睡上一小覺的。

這種很基本的事還要思考一下才明白,讓諸位見笑了。我覺的正法進程到了一個時期,最近越來越多的同修能特別理性的分析自己遇到的關、難,並且及時對照法理糾正自己的思想。一些小的、一閃而過的念頭,大家都能抓住,從中找自己到底有什麼執著心,這真的是挺不糊弄事兒的。很多時候我給自己開脫,說:這法理我都懂,就是做不到啊。深想一下自己是聽懂了法理的中文,但是沒用法理思考比對自己的行為。這法理講的到底是啥?我的行為符合法嗎?我為什麼做不到呢?自己卡在哪兒了?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去做和法理反著來的事呢?是啥阻擋了我遵循師父的法呢?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對慈悲的理解。不慈悲會體現在妒嫉、嫌棄、心裡不平衡、把別人往歪了想上。常人中有個「吸引力法則」,大概意思就是你周圍的人、事、物會被你的情緒影響。我學法的時候看到師父在《法輪功》中說:

「我們要有一顆慈悲心,對待任何事情抱著一顆慈善的心,就不容易出問題了。對個人利益淡化一點,心地善良一點,你做什麼事都會受到它的制約,所以你就不能做出壞事情來。不信你看看,你總是抱著氣呼呼的態度,總想爭一爭,鬥一鬥,那好事在你面前也會做壞了。」

大家有沒有一個感覺,在生氣和爭鬥的時候,人行動都很硬,不在乎細節。我分析我生氣時候的表現,覺的那時腦子都用在生氣和忿忿不平上了,沒精力注意細節,也不想注意,就想趕緊把事情糊弄過去,然後趕快做做其它事情,整個人處在一種快節奏的緊張狀態中,這種時候往往會出很多問題。相反自己在慈悲心出來的時候會很為他人著想,冷靜而且很快的就能想到問題的解決方法,往往還不會出錯,能感覺到師父在幫我,給我智慧。建議大家在不太冷靜的時候打開明慧廣播中的明慧修煉園地或者《明慧週刊》聽聽。

希望大家都清醒智慧、善良純淨。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同修!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