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灰暗 走向光明

北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1月24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一九九八年得法,今年三十五歲。我把這兩年的修煉歷程進行反思,和同修們交流:

一、 歸途迷航  「病業」纏身

一九九八年,我跟著媽媽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7•20後,由於自己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修煉很懈怠,二零零六年工作後,漸漸的脫離了大法,利益薰心,做了很多對不起大法的事。二零一六年六月,我身體出現嚴重「病業」現象,不論白天和晚上,胃裡象有把小刀一樣,一片一片刮我的肉。那種無時無刻出現的疼痛,讓我不敢吃飯,無法入睡,情緒也變的煩躁。工作的壓力,我身體很快消瘦,不到三個月,身體就由一百三十斤,瘦到一百斤。這期間,我到醫院做過兩次胃鏡檢查,吃了中藥、吃西藥,可我的胃還是無時無刻的疼,晚上剛睡覺就疼醒,每天靠安定維持睡眠。可吃安定,人變的嗜睡、煩躁、乏力。二零一六年九月,我的大腿內側和外側開始出現象針扎一樣的狀態,走路就疼,我的精神狀態更差了。十月,痛苦到極點的我,到醫院檢查身體,做各種CT、核磁。醫生看我的檢查結果,說不出什麼病,就說是神經痛,讓我做腰部穿刺。醫院的熟人安排我當天就做了腰部穿刺,給我打針的醫生,看著我的診斷單,疑惑的問我:「才三十多歲,就打這針嗎?這得打到什麼時候?」也許是師父在點化我,可我就是不悟,堅持打了針。打針後,身體出現嚴重的排斥反應,當天下午腿又麻又疼,晚上肚子開始腹瀉,身體虛弱的連去廁所的力氣都沒有。

做完腰部穿刺的第二天,我勉強走到學校,跟領導請假,身體太虛弱,暫停工作,領導同意了。後來,同修媽媽把我接到家中療養,讓我看大法書,可我心裡只想著我的病、我的工作,書一眼都沒看。年近六十的爸爸為我的身體擔憂不已,背地裡不知掉了多少眼淚。那段日子,我消沉絕望,像一隻迷途的「小羊羔」,在灰暗的苦海里苦苦掙扎……

二、 同修幫助  重登法船

二零一六年十月底,媽媽把我送到大姨家療養。我帶著一兜子的藥,吃藥比吃飯還多,就想快點好病,可身體每況愈下,每天唯一做的事就是躺著。在大姨家住的第三天,大姨的一位朋友來看她,她知道我在屋裡躺著,就推開我的門,她推門的一剎那,我不知哪來的力氣,一下子坐起來。雖然我和同修從沒見過面,但我看著她卻非常親切。她問我:「這麼年輕,怎麼總躺著?」我說:「我難受。」她看到我枕頭邊放著《轉法輪》(同修媽媽給我帶的),就問我:「還煉不煉功了?」我說:「煉!」

同修坐下,給我講了很多正法的進程,問我有沒有做過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我說:「有,我曾經背著媽媽偷偷的燒過《九評共產黨》、《明慧週刊》、《神韻》光碟,我還阻止過媽媽起訴江澤民,不讓媽媽講真相,我答過單位里污衊大法的問卷。」同修說:「修煉是嚴肅的,這些都要在明慧網聲明作廢。」我說:「好!」 我在紙上鄭重的寫下:我以前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做好三件事,彌補過失。並簽上我的真實姓名,請同修幫我在明慧網上聲明。

當天,同修離開大姨家前,說:「明天別躺著,早點起,我找你,咱們倆煉功。」我說:「好!」第二天,同修真的早早來找我,我們一起做了四套動功。煉功過程中,她一直看著我,不時的幫我糾正動作。自從休假以來,我每天都是躺著,第一次站這麼長時間。煉法輪樁法的時候,同修問我:「用不用歇會兒?」我說:「不用。」雖是冬天,但在煉功的過程中,我出了好多汗,穿的秋衣、毛衣都浸濕了。同修說: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呢。我慚愧的說:「我做了那麼多錯事,師父還管我嗎?」同修說:「師父最慈悲了,你好好學法煉功,按師父的要求做,彌補自己的過錯。」我深深的點頭。

和同修煉靜功的時候,我堅持雙盤了一小時,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而且煉完靜功後,腿針扎似的「病業」假象沒有了,晚上不吃安定,睡覺也能睡著了,還很香。

師父說:「所以大家不要再找我治病,我也不治病,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1)我要做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否定一切「病業」假象,我把從醫院開的所有藥都燒了。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我回家住,定好鬧鐘,每天和同修媽媽3:50起床,煉五套功法。煉功後,身上越來越有勁,所有的「病業」假象也都消失了。就這樣,我又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光明之路……

三、珍惜法緣  奮力精進

再結法緣,我無比珍惜。師父說:「其實不管再出多少經,也都是給《轉法輪》作為輔導材料的,真正的指導修煉的只有《轉法輪》。裡邊包含著從常人開始一直到無比高的內涵,只要你修下去,《轉法輪》永遠都會指導你修煉提高。」(2)我認識到學好《轉法輪》的重要性,每天認真讀《轉法輪》,每周到學法小組學法。

學法初期,思想中的雜念特別多:我的腦海中經常會閃現自己做過的錯事,覺的自己特別對不起師父,不配學大法。這種思想像一堵牆,堵住我學法的路,使我學法很分心。我跟同修交流,同修說這是思想業的干擾,讓我發正念排除。於是,我除了按明慧網要求四個整點發正念,每天上午、下午再單獨發15分鐘—20分鐘的正念,清除干擾自己學法的邪惡因素。這樣堅持了兩個月,自己學法時雜念少了,學法更入心了。

煉功後不久,我就回到了工作崗位。自己是小學老師,上班期間,除了完成常規任務:備課、上課、輔導學生作業……,還要處理班級的突發事情,如對學生之間的矛盾進行調解,工作節奏快,體力消耗大,下班感覺特別累,負面情緒也多。一下班只想在床上躺著,總想多歇會兒、睡會兒覺,再學法。師父說: 「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什麼都得突破,什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你得不著法,不讓你學法,你還感覺不到它是魔難,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為什麼不克制它呢?加強你的意志。」(2)我知道疲勞、睏倦也是學法的干擾,要用意志力克制它。學法時,感覺困我就站起來讀法,越是困越是大聲讀法。就這樣,修煉一年多,疲勞、睏倦對我學法的干擾少了;相反,每當讀《轉法輪》,讀一會兒疲勞的感覺就沒了,很多負面情緒也沒有了。

有時,邪惡製造「病業」假象,動搖我學法的意志。一次,晚上讀法時,我嗓子開始沙啞,每讀幾句法,嗓子就有灼燒的感覺,痛的不行,不時的咳嗽,咳嗽的痰中還帶血。我否定「病業」假象,繼續大聲讀法,過了大約二小時,一點也不咳嗽了。

我從明慧網上下載了四十五本師父的經書、師父經文、師父評語文章;同修幫助我在大紀元網站,下載了《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每天學完《轉法輪》,就看經文、師父評語文章和各種解體黨文化的書籍。用了大約一年半的時間,把師父的所有經文、評語文章、大紀元網站的推薦書籍都看完了,這讓我的法理清晰了,正念也越來越強了,講真相也越來越理智了。

四、用心修煉  傳遞福音

(1)大法教我在工作中忍苦之心

重回工作崗位,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師父慈悲我的,我是修煉人,要處處按師父的要求做。我們單位有學生食堂,每年學校都要配備老師給學生分餐,活很累,分餐教師吃不好飯。很多同事的胃都是給孩子分餐搞壞的,所以同事們很怕、很怵給學生分餐。一般做過胃鏡,有醫院診斷證明的老師就可以不分餐。上學年,學校安排我做班主任的配班,給學生分餐,我想:我是修煉人,不是常人,不是病人,我服從學校安排,承擔分餐工作。

學校要求學生11:45開始用餐,分餐教師需要提前10分鐘,到學生食堂幫助學生擺餐盤、分湯碗、碗裡要盛滿湯。十分鐘的時間,分學生和老師四十多份的餐具,有時鄰班老師不來,還要幫鄰班學生分餐,速度要快,我們都是小跑著做事。一般分完餐後,學生就進入食堂開始用餐,班主任吃飯,我就為學生服務,四十個學生,一會兒這個舉手要添湯,那個舉手要添菜,老師只是在餐桌前走來走去的忙,根本沒有吃飯的時間。

開始分餐的時候,那種象有把小刀在胃裡刮肉的陰影,一直還在我心裡。我想:修煉人有師父管,不怕!正念足了,胃再沒疼過。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順利的完成一學期的分餐工作。

跟我要好的同事胃不好,因為我先前生病時的痛苦她都了解。她問我:「看你最近人氣色好了,比以前胖了,你胃怎麼好的?」我就真誠的告訴她:「我吃了許多胃藥,中藥、西藥,醫保卡兩萬塊錢的報銷額度都快花完了,可胃病不但沒好,還添了許多病。你也看到,我請病假回家休息,人快崩潰了,可我煉法輪功、念法輪大法好,病都好了。你的胃再疼,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肯定不疼了。」我跟同事說了兩次,她看到我誠懇的態度,也點頭認可了。

(2)大法教我講真相時有誠心

二零一七年,我也開始面對面講真相,由於自己怕心重,不敢開口。我就跟學法小組的同修學,她們向世人講真相,我就心裡發正念。慢慢的,我的正念足了,自己也能講真相、勸「三退」了。

我也在總結講真相的經驗,比如:現在的人喜愛美食和旅遊。在乘車時,碰到有緣人,我就和他聊一聊美食或旅遊。平時看《明慧週刊》的時候,自己也留意各個國家法輪功遊行的時間和內容,各個地區的真相板,講真相的時候就特意聊到這個國家。我會說:我知道這個國家正在有法輪功學員參與的遊行、真相板。一般有緣人會好奇的打聽法輪功真相,我就跟有緣人講:「我去過日本,在著名的京都我看到了法輪功的真相板,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中國共產黨導演騙老百姓的。」如果他接受,我就繼續問:「您有沒有入過黨、團、隊?中國共產黨壞事做絕,天要滅中共,如果入過,我幫您起個化名,您在心裡退了吧。」一般有緣人都能接受,講完真相後,送給他們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或者護身符,他們都特別高興。

(3)大法教我郵寄真相信時有耐心

為了幫助有緣人了解法輪大法真相、營救被迫害的同修,我向公檢法機構、從各個渠道認識的有緣人郵寄真相信。在郵寄真相信的過程中,提高自己的心性。比如,我去郵局買郵票,坐車二十多分鐘到郵局,郵局的工作人員卻說沒有郵票。我一下怨恨心就起來了,跟郵局的工作人員理論起來:「郵局怎麼會沒有郵票呢?」郵局的工作人員說:「都被其他人買走了,你來晚了。」我就生氣又失望的離開郵局。

事後反思:自己不對,明明是自己去郵局晚了,還埋怨郵局沒郵票,郵局又不是為我一人開的,人家為什麼給我留郵票呀?自己沒為工作人員著想。講真相不就是為了讓世人了解大法的美好嗎?我怎麼還因為買不到郵票,給別人帶去不美好、甚至反感呢?後來我改變心態和做事方法,多查找附近的郵局,多去一些郵局買郵票。沒買到郵票也沒關係,不能產生急躁和抱怨的心,自己回家踏踏實實學法。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把我從灰暗領向光明。我深知自己有怕心、求安逸心、對同修、同事有妒嫉心,有很多邪黨文化的變異思維,我要多學法,紮紮實實修煉,修去自己的執著心。我要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告訴更多的世人,在師父的洪恩中,讓他們有光明的現在、光明的未來!

個人層次有限,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
(3)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