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北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1月25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五十九歲。二十多年的修煉路,風風雨雨,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幫我在法中找到智慧、力量、勇氣,下面我把修煉中堅定正念、證實法的一幕幕展現給大家:

一、用善念對待矛盾

一九九八年,我在食品單位上班,是正式職工。在單位,我除了做好本職工作,只要有時間,就看《轉法輪》這本書。天天沐浴在大法中,跟廠里的任何人都講法輪大法的美好,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的變化。沒修煉大法之前,在單位出現任何問題,我都怨別人、罵別人。修煉以後,出現什麼問題我都不罵別人了,自己把所有問題都承擔起來了。

有一次到城裡去送貨,到廠家門前,司機開車不小心把廠家的門給撞壞了。廠家的負責人不依不饒的,正好我在車上。我就想: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都是考驗我的心性的。我就下車,跟廠家的負責人說:「您的門壞了,該多少錢就跟我說吧,我來賠。」後來,我就把這件事情解決好了,回到單位也沒對單位的領導和同事說。因為領導知道這件事後,會扣司機的錢的,司機年輕,一個月掙不了幾個錢,所以我就沒讓領導知道。

單位同事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我總給他們講法輪大法怎麼好,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的,同事都說我煉功後象變了個人,氣色好、脾氣好,我還給同事看大法書。

二、用正念面對魔難

(1)正念面對邪惡的干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魔頭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真是烏雲壓頂,透不過氣來。迫害開始,整個廠子的同事都變了,領導也不讓我去城裡送貨了。領導天天讓我在車間幹活,看著我。這還不算什麼。七月的北京,天特別熱,廠長讓我和一位剛剛歇完產假的同事幹活,往車裡裝沙子,司機往廠里拉沙子。從大沙坑往拖拉機里裝沙子,一車沙子,我裝四分之三,同事裝四分之一。她剛剛歇完產假,剛裝點沙子,就渾身是汗。她說:「大姐,您別看我渾身是汗,當我跟您一起幹活兒覺的身上特別舒服。」

師父說:「外旋時他發放能量,使別人受益,這樣一來,在你能量場的覆蓋面之內的人都會受益,他可能覺的很舒服。」[8]真象師父說的一樣,在能量場的範圍內,同事受益了。

沒過幾天,廠領導找我,問我:「你是堅持煉法輪功,還是在廠里上班呢?」當時,我就跟廠里的書記講:法輪大法是怎麼教人做好人的,怎麼使社會道德回升。書記說:「你煉也行,必須寫保證書,保證自己不去北京上訪等等,自己在家裡煉功,不能叫別人知道。」我想:我們師父讓我們做好人,我必須聽師父的話,堂堂正正的做好人,為什麼要向別人保證呢?所以我拒絕寫保證書,廠領導就不讓我上班了。

當時,同事知道我的事,說:「你真傻,寫個假保證騙騙領導不就行了嗎?」我說:「我知道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我們師父是清白的,現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我必須堂堂正正的,站出來證實法好。」

那時,我就離開工作十九年的廠子,走上師父指引的,我應該走的證實法之路。

(2)正念面對複雜的環境

轉眼,到了二零零年的十月份。一天,我和村裡的同修一起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證實法。到了信訪辦,工作人員說下午不辦公,我們就回家了。回家後,心想:這次去信訪辦,丈夫不知道,他知道後對我肯定又是一頓毒打。心裡有些歡喜,就趕緊做飯。剛要做飯,就聽到門外有急速的腳步聲,我開門一看,是同修的丈夫,他氣沖沖的對我說:「你不讓我好,我也不讓你好過!你的家人回來沒?!」我說:「還沒回來。」他說:「等會兒我再來!」說完就氣哼哼的走了。

等我的丈夫一回來,我跟他說了今天的事,他二話不說就打我。這時,鄰居到我家串門,就拉開正在打我的丈夫。事情剛稍稍平息,同修的娘家嫂子和妯娌也拉著同修到我家來,進我家的門,就說:「你不是要領她去北京嗎?這回我把她交給你了,我們不要她了!」她們來了,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我並沒有生氣,我心裡想,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裡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象常人一樣。」[2]我心裡想:修大法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就和善的對她們,讓她們坐下來,給她們倒水,請她們喝水。我對同修說:「我這是第一次帶你出去,也是最後一次。」沒多大一會兒,同修和她的家人就走了。

是慈悲的師父幫我闖過了這一關。事後,我向內找自己:我證實法的過程中,夾雜著人心,讓邪惡鑽了空子,所以才出現這樣的事情。我也深深體會到修煉的嚴肅,必須聽師父的話。

三、用慈悲面對考驗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和同修走上天安門,去證實大法。去證實法的路上,我沒有任何怕心,而是心裡反覆念著師父的詩句:「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 [9]。那時我只有一念:世人被謊言毒害了,他們誤解了法輪功,多可憐,我要去告訴他們真相。

到了天安門,警察把我攔下,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他們就把我非法綁架到警車裡,警車裡已經非法綁架了幾位大法弟子,其中還有一位十一歲的小男孩大法弟子。等到車裡裝滿了大法弟子,警察就把我們送到天安門廣場東側的派出所。派出所已經非法關押了很多大法弟子,被關押在地下室的大法弟子高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聲音響徹雲霄,真是震撼天地。

這時,天安門派出所的警察逐個問大法弟子的家庭住址,有一個大法弟子對我說:「不要告訴他們地址。」她已經來這三次了。警察問我的時候,我說出了自己的住處。警察給我戶籍所在地的派出所打電話,讓接人。村裡的幹部得到消息,已經出車準備接我,被當時的村委書記攔下,說:「誰叫她去天安門的!不許接她!不管她!」鄰村的幹部來接同時證實法的同修,得知我村幹部不管我,就讓我和他們回去。那時車裡已經沒有地方了,他們就讓我蜷縮在車的後備箱裡,把後備箱留個縫,讓我能夠呼吸。

就這樣,我縮在車的後備箱,從天安門到鎮派出所,近百里的路程,經歷了三個小時的顛簸。剛到派出所,天安門的警車也跟來了,說衛星照到,你們的車後備箱裡有個人,所以從天安門一路悄悄跟到鎮派出所。鄰村的幹部趕忙解釋事情的原委,天安門派出所的人就開車走了。

在鎮派出所,警察給我們村的村幹部打電話,問我這人怎麼樣?村幹部說:「這人不賴,挺好的!」警察掛斷電話,當時就讓我回家了。感謝師父慈悲呵護,幫助弟子闖出魔窟。從這以後,我也象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一樣,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我深知自己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自己會多學法,精進實修。個人層次有

限,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圓滿功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