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但求不辱師恩不負眾生

台灣高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0月21日】

喜得大法

我是在觀看二零零七年神韻演出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至今已經十一年。剛開始閱讀《轉法輪》時,就感覺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看了又看,感覺他高深奧妙無邊,我如飢似渴,很快就把師尊當時發表的經書都看過一遍。我明白,從今以後,我的一生就是修煉的一生,我慶幸自己,有如此大的福份能修煉大法,常常沐浴在得法的喜悅中;也隨著不斷學法與層次的提升,我知道講真相、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

承擔工作參與大法弟子的項目

我承擔了區輔導員的工作並參加天國樂團。區輔導員除了要加強自己修煉外,也要關懷本區同修的修煉狀況。聽過一位天國樂團同修分享修煉心得,明白天國樂團救人的神威,我也加入了樂團,我很珍惜可以跟著樂團到各地踩街洪法,與各界眾生接緣的機會。

1、向內找去人心、圓容、包容

師父說:「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干什麼不愛干什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1]

修煉前自己是個很情緒化的人,不會為別人著想,而且愛生氣;先生曾經很無奈的跟我說,我常常給他洗「三溫暖」:早上對他和善,中午不怎麼理會他,晚上對他大發雷霆。得法後,我明白這是不善的,是不對的,因此,常常很真心的感謝他對我的寬容與愛護,之後,他慢慢能理解我為什麼要做三件事。

婆婆已經八十歲了。先生知道我要做三件事很忙,並沒有要求我要回老家照顧婆婆。之前婆婆因一次急病,不明原因發燒不退,導致意識不清,無法自己料理生活,就被小叔送去贍養中心,希望她在那裡有較好的醫療與照護。但她不喜歡住在贍養中心,流著眼淚跟我說希望可以回家。知道她的想法後,我就鼓勵她要快些好起來,告訴她送她來這裡不是不要她,而是希望有好的照護環境,並且承諾她:我會把老家整理舒適,只要她好起來,就可以在自家安全生活。她懷抱希望,之後,她真的康復回家了。我們也為她找到一個可以幫忙煮飯、陪伴她的看護,婆婆很開心,她很感謝我為她做的一切。我告訴她,因為修大法,我變得善良了,從此,她也明白了大法好。

有一天晚上和幾位協調同修在線開會討論工作,會中有位同修一再反對我的建議,會議結束後還打電話過來,很兇且直白的指責我,說我一直以來都很自以為是,完全不聽她的建議,不理會她的意見等。

這位同修是平時互相配合的同修,對於大法弟子的工作,我總是盡心盡力要把工作做好,她這樣指責我,當下,真讓我感到相當委屈難過,甚至氣憤。但向內找,我發現自己真有一顆強烈的幹事心,急於求成,以及一顆驕傲、自以為是的心、怕麻煩的心,所以在過程中沒有包容同修的意見,也不想和同修深入溝通交流,還有一顆不喜歡被說的心,因此,在聽到同修說自己不對時就感到氣憤、委屈。

真心感謝這位同修,讓我看到這些不好的人心,我明白了這個矛盾就是為提高心性而發生的,因此期許自己以後要真正做到包容同修,做事更符合真、善、忍,持續秉持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念把協調工作做好,才不致辜負師尊的苦心安排;之後再遇到這位同修,這件事就像並沒有發生一樣,她仍如往常一樣對待我。

2、在景點講真相

師尊說:「在史前歷史過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時期弟子的偉大造就著你們的一切,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目地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2]

這段法理深深觸動我,體悟到救眾生的重要,自己應該要走出來證實法了,於是,約在得法一年後,我就開始參與景點講真相,這是我參與的第一個大法弟子的項目。

初到景點,我喜歡展示功法,有一天我和幾位同修正在煉功,突然有位同修把一塊寫著「中國共產黨亡」的展板拿給我,要我開口對大陸遊客講真相,我猶豫一下,但瞬間正念出來,竟沒有絲毫怕心,感到全身充滿能量,聲音原本很小卻變得洪大清晰,我竟能夠智慧的對著來往的大陸遊客講著真相。那天來了很多大陸遊客,他們都仰著臉,用心的聽著我講真相,感到他們真是為了聽真相而來。我意識到整個場的眾生以及他們對應的微觀的生命都在聽真相,那天同修勸退多位大陸同胞;我知道這是師父以洪大的慈悲在救度著眾生,以他無量的智慧在成就著大法弟子的威德。

後來,學著勸退,我也能單獨向大陸眾生講真相成功勸退了。

有一位約二十五歲左右的大陸青年,我想幫他辦三退,就過去向他問好,並取好化名請他退,他大聲的說:「你在說什麼呀!胡說八道的!」當時,我沒有害怕,且冷靜的告訴他:「來台灣看到真相資料是最大的福氣,要把心打開,把耳朵打開,把眼睛擦亮,了解真相,聲明三退再離開,否則就是白來一趟!」接著,我對他發正念,剷除他背後的邪惡、干擾;後來,我就發現他靜下來了,有時挨著真相展板認真看,有時坐下來靜靜聽著電視播放的真相內容;看到他的變化,我又過去請他用化名三退,他終於同意了。離開時,還特別過來跟我道謝。

有一次,我走到一對老年夫婦的面前,這位太太一開口就問我一天領多少錢?!我告訴她,我是退黨義工,做這件事沒有領錢,完全是無私不求回報的。我說我有一份穩定工作,不錯的待遇,因為看到可貴的中國人被中共造謠媒體所蒙蔽,所以利用假日來這裡講真相。我接著向他們說,中共統治中國大陸六十多年來發動多次政治運動,前前後後害死了八千萬手足同胞,其邪惡的本質是永遠不會變的,其最大的罪惡就是迫害無數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甚至做出滔天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盜賣牟利!也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天理,中共作惡太多必遭天譴。當神要滅中共時,如果還是他的一份子,也必定要受到牽連。終於,這對老年夫妻聽明白真相,就接受化名三退保平安了。每一個生命三退後,我都感佩大法之於眾生的慈悲救度的偉大殊勝。

3.證實法、顯神威

台灣基隆的中元祭放水燈遊行是台灣歷史久遠的傳統民俗慶典活動,每年都吸引各地民眾來遊覽;為了讓眾生了解大法的美好,天國樂團近幾年都會來到基隆參加這個活動。今年也依約而來。

雖然從南高雄要搭遊覽車約五個小時才能來到北基隆,且今年活動是在星期五,必須請假,但我理解救度眾生的急迫,而且還滿心期待這個活動。但是在過程中還是有些考驗。

星期四是活動的前一天,一大早,我的鼠蹊部竟然無預警的疼痛,剛開始非常痛,腳都不敢移動。之後稍微緩解就忍痛去上班,我請求師尊加持,並且堅定救度眾生的念頭,我必須依約前往。白天、晚上,我一直利用空檔加強學習《轉法輪》。到星期五活動當天清晨起來,發現鼠蹊部已不太痛,幾乎已經恢復了,上下樓梯、走路都已經沒有問題。此外,從星期四就開始急降雨,一直到星期五,市政府甚至因暴雨而宣布停班、停課。雖然這麼大的暴雨,同修們仍然依約前往,甚至之前因為不能請假無法參加的同修,也因為停班而來參加,再次感到同修們救人的強大正念。

車程北上,沿途我看到公路兩旁比較低洼的地方都淹水了,遊覽車有時必須繞道或涉水而行,心想這個暴雨不要北移到基隆而影響到樂團同修踩街救眾生。後來,這個暴雨沒有北上逕自轉往中國大陸的方向去了。

活動從晚上六點~十點三十分結束,我順利踩完街,回程返家已經是星期六凌晨四點了。

踩街沿街時我看到滿滿眾生的期盼,他們守在街旁久盼我們的到來,他們拍照錄像,向我們鼓掌,有人一面錄像一面豎起大拇指向我們致意,有人大喊「你們是最棒的!」有人給我們加油,說「你們已經堅持四小時了,快到終點了,加油……」

結語

得法迄今已屆滿十一年,參與過很多大法弟子的活動,僅舉出幾例,實不足以描述大法的殊勝偉大。

非常感謝師尊,在生命歷史長河中、在茫茫人海中沒有放棄已經沾滿塵垢的我,讓我找到回天之途;更有幸與師尊正法時期同在,跟隨正法進程做著三件事,真心希望不負眾生期盼、所託。

謹此,用我最恭敬、最真誠的心寫下自己的實修體悟,聊表對師尊感恩之情。

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二零一八年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