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發正念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2月02日】

我是名剛剛正式走入修煉的大法小弟子。我從小就生長在大法的家庭里,媽媽,姥姥,小姨都修煉。耳濡目染,也只是知道大法好。偶爾的看下書,也並不理解真正的修煉,為什麼要修煉。過後又被電視手機吸引。多長時間才會看一眼書,偶爾的發發正念。即使這樣師父也是把我的天目打開了,在發正念時會看到一些東西。我想這是慈悲的師父對我的珍惜和鼓勵吧。

直到今年夏天暑期,小姨的手出現病業假象,決定不上班,暫時在家休息一段時間,也想藉機帶著我和她的女兒好好系統的學法、煉功。媽媽也希望我去。可能是師父真的著急我跟上來。這時我的小學老師來到我家,(她是不經常來的)她知道我的情況,也知道小姨的想法。所以勸我每天去小姨家學法,和她們一起帶著我。說到了最後關頭,我根基這麼好,不修太可惜了。她跟我說,你小姨夫前幾天做了一個夢:翻看日曆,一看已經是最後一頁了,上面還寫著:中國共產黨亡。小姨夫在夢裡還說,這麼快呀,沒時間了。還給我講了一個故事:古代的一個書生,因為家裡積德,自己也善良。在科舉考試時做了個夢,受人指點能進入前三甲。皇上批閱文章的時候,本想把狀元給另一個人,不小心將墨汁滴到這個書生的捲紙上覺得這可能是天意,就把狀元給了他。並和我說,大法弟子走師父安排的路,學法並不會影響學習,大法開智開慧,法學好了,學習好是自然而然的事。

老師走後,我想了想,好像是到了最後的時期了,也許明早起來世界就變了,一切就結束了。而我還在把學習當擋箭牌,迷戀眼前。

我,小姨家妹妹,小姨,小姨夫,偶爾老師也去,我們每天下午煉功學法。從頭開始學習煉功的動作,不敢有半點馬虎。每次在抱輪和打坐感覺很難時,抬頭看看牆上師父的法像和旁邊的兩個大法輪,也都咬牙堅持著。尤其打坐時那心就像有東西抓你。耳邊那些爛鬼干擾你,平時手機里的內容全都往出返。在我堅持的同時,我也看到胳膊上的黑色物質像墨水一樣往下滴。我看見那些東西也在干擾妹妹,由於妹妹較小,較早就結束了打坐。看見那些魔在背後笑話她。我想不能讓它們看扁我,一定要多坐會,多坐一秒是一秒,咬牙堅持了半個小時。下來後去衛生間洗手,看見自己的臉泛著紅光。感覺渾身很輕,回家走路也不駝背了,感覺自己好像有了氣質一樣。第二天再打坐時,那些東西知道我不會為他們所動就不敢來了,在一旁看著,最後就走了。我把看到的情況和妹妹說了之後,以後她也能堅持很長時間了。

看到聽到一些同修在病業假象中在魔難過的都很難,可能是看不到發正念的威力,和實質所解決的問題,就消極了,甚至信師信法的心都動搖了。有的人發正念不能嚴肅對待,實際上師父告訴我們的三件事,其中的每一件做好了都是威力無比的,讓人震撼的。下面我就談談此層次發正念的所見和體會。有不正確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幫助小姨發正念

好幾年了,我就看小姨的手和別人的不一樣,怎麼說呢?不光滑,很醜,有時候摸起來還有點刮手。就像是老人的手,很突兀。小姨還年輕,和她的年齡很不搭配。今年夏天似乎更嚴重了,不但雙手上一大片,腿窩上也有一大片。看上去很嚇人。紅得發紫,還時不時冒水。小姨來找媽媽交流,說不疼但很癢。她也說一定是這些年哪方面沒重視,哪個方面一直沒修,才導致的越來越重。我拉起小姨的手一看,一打眼,上面附著的都是小白蟲子,細細的,像蛆。在他手背上蠕動著,很密集。小姨說,應該是懶惰,從沒結婚時就不願意起早,姥爺天天早晨喊她起來都不願意起,因為在家是最小的,活也幹得少。結婚後小姨夫對她好,這個毛病一直不願意改。

那天晚上,媽媽說咱倆給你小姨清理空間場,清清她的手。一開始清,手上和腿上的怎麼也清不完,怎麼回事呢?就這麼一想,看到小姨的身體,整個身體都是密密麻麻的小蟲子。看得我頭皮都發麻。無從下手。在她身體裡有個類似管子一樣的東西,蟲子不斷的通過那個管子往表面身體裡反映。那管子底下好像還連著植物的根一樣的東西,那些蟲子就是從那裡來的。我和媽媽說了這個情況,媽媽告訴了小姨。小姨的情況有幾個同修知道,也有人在幫她清理。這些天跟小姨學法煉功,發正念也不像原來那麼累那麼費力了。我在看小姨身體的蟲子好像清的差不多了,那個根也有些枯了。但表面空間看她的手並沒有好的跡象。

可能是層次有些提高吧,再發正念時看到,那些根的底部,像玉米根部的氨瘤一樣大大小小的洞裡都是一窩一窩的老鼠,裡面很陰暗,雖然不確定憑直覺裡面不光是有老鼠。

隨著不斷的清理和層次的提高,看到這些窩的全貌是在一條超大的白蛇的肚子裡,蟲子和老鼠像是寄生在蛇肚子裡的。那條蛇非常大,像白色的巨蟒。彎彎曲曲在小姨的身體裡,而小姨腿上那塊不好的地方,正是大蛇嘴咬著那地方,現在想起來頭皮還發麻。聽我這一說,小姨一下子意識到這是色的問題。她認為色和安逸懶惰是連在一起的。在我的層次上理解也是,任何一個執著在另外空間裡,都是以一種生命體的形式存在的。最初我拿著像小刀一樣的法器,隨著不斷的發正念,師父給予的法器也越來越多。幾乎要什麼有什麼。現在匕首已變成一把長劍,威力無比。每次清不動的時候,只要想師父幫我,就能解決。

小姨長時間清理自己的色慾,兩天後做夢夢見帶著殼的大蟲子嘩嘩的從下身掉下來,量非常大。這條大蛇清理後。再繼續清理,又出現一條蛇,似乎比原來那條蛇更厲害。它給我的信息是之前清理的蛇與它有關係,它很生氣。因為能看到魔的形式,大家鎖定集中清理它,我也把它的肚子部分清理掉了,可是總有一個影子一樣的東西,蛇的頭和尾和這個影子一到一起,蛇馬上又復活了。我不明白什麼意思。小姨說,影子應該是思想,在我思想中有承認的部分,她向內找,找她思想中在這個問題上不符合法的地方。

又一次,媽媽、我、小姨、妹妹都繼續集中清理那條大蛇。開始時干擾很大,因為小姨還有個五歲的孩子,一直在她面前干擾她。小姨夫領走了,還好些。魔不甘心,發發正念,突然感到後背一涼,往窗外一看,魔來了,但它進不來,因為屋裡有師父大法像。清理完它們再回來清理小姨這頭。我們清理了很長時間,連同那個影子,最後我求助了師父,看到師父的手把這個蛇封印到一粒塵埃那麼大,像在一個果核裡面。意念中知道雖然它被關起來,可是如果小姨把握不住,那個東西還會衝出來。正念結束後,小姨已經熱淚盈眶,她說她悟到了一個理,就在她悟到的那一刻,身體內感到歸正了好多東西,非常的震撼,那種來自內心的感動實在無法抑制。我也真心為她高興。

其實大家幫助也好我幫助也好,都只起到輔助作用,真正起作用的是她自己。不斷的向內找,歸正自己。最應該感謝的還是師父,因為我入門晚,能力有限,清理那些東西對我來說很費力。每次都是求助師父幫我,與其說是我清,不如說是師父清。

後來我發正念想再帶我小姨一次,幫她再清清。看到她空間場有一位白衣仙女的向我走來,雖然看不清她的臉,但意識中知道她非常漂亮,她的相貌有點像小姨,但比小姨漂亮得多。她說:謝謝我救了她。

發正念是在救人

有的時候上課,老師在課堂上公開詆毀大法。媽媽說,再說你就清理背後操控她的東西。一次政治老師也在課堂上講大法的壞話。我看到在他的身體裡有一條大紅龍。每每說出詆毀的話,同學們的身體上也會附上一條小紅龍。語文老師也說,我看到說那些話的背後是一條大紅蛇。放學後我打坐清理。雖然很費力,但我都能把它清理掉。媽媽說那些東西背後就是那種形態。過一會,又和媽媽發正念,那些東西就來找我了,氣勢洶洶,意思好像你還不是大法弟子,(或者是我不能再此時成為大法弟子就是阻擋吧。那時我還沒有去小姨家系統的學法煉功)怨我多管閒事。我拼盡全力,清理它們。結束後,媽媽說,剛才突然來一陣風,門咣當一下開了,嚇我一跳。(夏天,沒關門)我把看到的情況和媽媽說了,告訴她,那就是這些東西來時弄的。之後我內心有一點小害怕,媽媽說不要怕,它們動不了你。但那天晚上我還是和母親一起睡的,直到睡著前它們還是在不斷的來找我。其實是怕心把它們招來的。現在想來有點慚愧,邪惡真是無孔不入啊。

爸爸看到我和媽媽經常發正念,就不高興。經常說我不好好學習,如何如何。為了讓爸爸認可修煉,我有意在他面前提起天目看到的一些東西。他總是反對,還埋怨我媽,把我帶壞了。我有點不敢在他面前看書發正念。後來想不能怕,遮遮掩掩,就應該堂堂正正的表明我的態度,我就是要修煉了。爸爸每次罵我,我都看到有東西操控他。那次罵我,看見在陽台上站著一個假佛。正在往他的思想中打東西。想想爸爸也很可憐,其實常人也是,說的話都不是他的本意,都是背後有操控。每回在發正念,我就帶著爸爸,這些年爸爸一直沒明白真相,也都和我們有關,自己的家人更要救度。

一次和媽媽小姨一起發正念時,一下子看到,媽媽和小姨是佛的形像,而我顯得很渺小,看不到她們的全貌。就知道是高大無比,拄天拄地。非常的震撼。我知道師父一定是鼓勵我。很多同修面臨魔難時,有怕,實際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力和神通,我想如果看到自己那個佛體,什麼都不會懼怕。你就是神,一切都在腳下。

在我去小姨家前,發正念非常費力,每次發完正念都非常的累。因為沒怎麼煉功。所以希望同修們多煉煉功,這樣發出的正念才更有威力。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