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義商張保皋(5):海盜閻長奇怪的舉動

劉如


【正見網2019年01月07日】

閻長奇怪的舉動在整個劇中非止一次,在弓福認出他的身份之前,他後來幫助過弓福進入紫薇夫人商團當護衛。弓福為擺脫武珍州放牧場奴隸的身份,聽聞紫薇夫人商團每年有定期護衛比賽招收穫得第一名的護衛,可以從此擺脫奴隸身份,於是逃出放牧場前去參賽,卻因誤了時間沒能參加比賽,逃跑的罪過足以讓他與鄭年被五馬分屍。閻長卻幫助了他讓他有機會成為夫人商團的護衛。之後又在弓福追殺刺客時,蒙面的閻長被弓福追上,弓福被他打敗但奇怪沒有殺他。

後來弓福看清夫人與盜賊無疑,與夫人結下惡緣後被夫人賣給海盜頭子李行道為奴運往唐朝又被送到了邊防生死不知,閻長得知後對弓福表現出的友善與關切之心非常明顯。他不遠萬裡從揚州趕往唐朝沙漠邊防要救出弓福,這個舉動連他的手下都無法理解,為何他身為海盜會對一個少年時在清海認識的一個所謂的朋友如此珍惜看重,一旦被人知道身份,是十分危險的。但閻長對這份短短的友情超乎尋常的珍惜,以為可以隱瞞身份永遠擁有,並越在往後對這份友情的渴求就越發強烈。

劇中強烈表現這一點的便是弓福已經成為了薛平大人手下的護衛由於來找住在李行道商團的婷花被婷花的哥哥發現、雇來殺手將弓福用毒鏢殺害、弓福中毒後被閻長救走那一幕。劇中對閻長救弓福的那一段刻畫得十分細膩。他急切地找來大夫,大夫卻說無法知道中的何毒,並且毒散全身,已經沒有存活的希望。他將弓福安置在客店,四處打聽,不惜一切代價要找到解毒高人。雖然海盜船上長大的閻長情急之下只會用刀劍架在人的脖子上逼迫大夫跟他走,一聽沒希望就要大夫的命,儘管他會的方法只有這些海盜中才用的手段,但救弓福的急切之情卻表現的非常的真切感人,他的那句只要能救弓福一命花多少錢也不在乎的話語足以將他珍重弓福的心意完全展現在觀眾面前。

《海神》在表現這個人物時,表現他隱瞞身份對弓福的那份十分矛盾又十分特殊的友情時,一直沒有給觀眾解答他這份特殊的心態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直到最後閻長被弓福抓住要被判刑之前,才在與弓福的對話中說明了他當初這些不尋常的舉動的真正的原因。他告訴弓福自己從小在海盜船中長大,是沒有父母的孤兒,剛一生下來就被義父收養,從學步起就混在粗魯的海盜中學習武藝,在遇到弓福教弓福劍術前,他從未聽過有人用如此親切的話語跟他說話,弓福說話的友善與親切,求他教劍術時的話語深深打動了他,也就是從那時起他開始厭惡自己身為海盜的身份與命運。這一段話的交待道出了編導對人性本善的初始之心的認識。人們看到這裡會恍然大悟閻長當初對弓福那份友情的珍惜,更加深切體悟到那是閻長本性的流露與對人正常生活與幸福的渴求,但是他不知道怎樣做才能真正擁有這一切美好。

從未獲得過正常家庭教育的他不懂得判斷是非善惡,因此才在一次又一次的關鍵的人生選擇上走了錯路,一生都沒能清醒的意識到自己走向絕路的原因何在。他連要擺脫義父李行道的想法都幾乎沒有,更沒有半點在義父的吩咐下殺人的罪惡感,只認為自己是主人手中的一支劍,不得不服從命令。他一生在妥協自己海盜身份與命運下渴求唯一的友情,渴求對婷花小姐唯一的愛慕,但是一邊幹著傷天害理的事一邊追求人世間的美好與幸福是十分矛盾的。

由於不能分清是非,他一生在海盜頭子、自己的義父手下為非作歹,麻木的執行義父吩咐的每一件事,造成了他不斷親手將自己心中視為美好的東西、視為活著的希望與意義的東西全部毀掉的悲劇。事情的發展便是越往後越與弓福對立,直到要將弓福殺掉不可。因為弓福要走的路正好與他相反,註定要在商場在海上在沙漠成為對手。正邪勢不兩立,閻長一天不離開李行道就無法擺脫和迴避助紂為虐的事情,用他超凡的武藝與才智幹著世人忘塵莫及的罪惡,最終成為弓福立誓要剷除的對像。

他的一生正因為出眾的才藝沒有用在正道上才顯得如此的可悲。儘管張保皋最後原諒了他給了他機會重新做人,很可惜,他身邊的人依然是海盜和利用他的奸詐權貴,在他被張保皋的正義之舉感動緩解了他內心要殺張保皋為義父報仇的心時,身邊的手下卻責備他背叛義父不給義父報仇。他一生中這第二次選擇又因為沒有判斷是非的準則而再次走錯。他內心十分矛盾,不知怎麼辦才好時,他問自己手下白慶為何要跟著自己,白慶說沒有理由,因為發誓跟主人就要盡忠到底。劇中表現這人生十字路口的閻長在不知做何選擇時只能問手下的這段劇情令人感到莫大的悲哀。可憐閻長在第二次機會面前,憑手下的一個同樣沒有是非標準的海盜的話下了一個錯誤的決定,要對自己的義父盡沒有道義內涵、沒有任何理由的忠心,將自己的生命獻給了罪大惡極的海盜頭子,做出了刺殺張保皋的決定,從而走上絕路。

該劇為了刻畫這個特殊的海盜頭目閻長悲劇性的一生,為了給人留下深刻慘痛的教訓,刻畫得十分細膩生動,觀眾在他的教訓中永遠會記住人活在世上受到良好的教育能明白做人基本的道德觀念有多麼重要,他本性並未泯滅,只是跟隨海盜頭子走的太遠太遠了,關鍵時刻又沒有人在他身邊啟悟他點醒他,非常的令人痛心。

閻長註定在弓福的成長過程中是一個與弓福形成對比的人物,這個人物被安排與弓福結下這樣的特殊的緣分都是為了幫助塑造成就弓福正確的人生,所以兩人走過的路,受到什麼環境的薰染,受到怎樣的人的教導,都會在劇中有很深刻具體的展現,都是導演有意為觀眾安排的劇情。

那麼我們再回到弓福救下婷花小姐被閻長放走那一幕。理解了閻長奇怪的舉動後,我們接著弓福要走的路繼續往下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