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謊言開道 子彈穿頸

【正見新聞網2019年01月01日】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25)

「謊言開道,子彈穿頸」

1936年4月被蘇聯釋放的比利時俄裔作家維克托‧塞爾日(Viktor Serge),於1937年與朱利安‧戈爾金會面時,就是使用了「謊言」和「子彈射穿脖子」(bullets in the neck)的概念,向他詮釋共產黨政策的。西班牙共產黨人面臨兩個嚴重障礙:不受共產黨左右的、龐大的無政府工團主義全國勞工聯盟(CNT),以及根本上反對共產黨政策的POUM。由於在西班牙政治中處於邊緣地位,POUM成為一個容易受共產黨利用的目標。它也被認為在政治上接近托洛茨基。1935年,安德雷烏‧寧和朱利安‧戈爾金試圖說服加泰羅尼亞當局,應允許被趕出法國的托洛茨基在巴塞隆納定居。在蘇聯搜捕托派的背景下,共產國際書記處於1936年2月21日(西班牙人民陣線勝選5天後)開會,允許西班牙共產黨開始「大力打擊反革命托派」。另外,POUM於1936年夏公開發聲,為莫斯科首次審判秀的受害者辯護。

1936年12月13日,共產黨人把安德雷烏‧寧逐出了加泰羅尼亞總理事會(General Catalan Council)。他們以他侮辱過蘇聯為由,要求開除他;他們威脅稱,如果不能為所欲為,他們就中斷武器交付。12月16日,《真理報》針對反對蘇聯政策的每個人發起了一場國際運動:「在加泰羅尼亞,對托派分子和無政府工團主義者的剷除行動已經開始。將以和在蘇聯同樣的力道和投入進行下去。」

在共產黨看來,政治上的偏離相當於叛國,無論在何處,都會遭到同樣的懲罰。對POUM的誹謗和謊言蔓延開來;其前線部隊被指控放棄了陣地,甚至當共產黨軍隊拒絕支援他們的時候。法國共產黨日報《人道報》的攻擊尤其惡毒,重印了路易‧阿拉貢和愛爾莎‧特奧萊(Elsa Triolet)的密友米哈伊爾‧爾佐夫的一系列文章。這場運動的中心主題不斷重複:POUM是佛朗哥的幫凶,與法西斯事業相勾結。共產黨人採取了以特工滲透POUM隊伍的預防措施。這些特工的任務是,搜集情報並草擬黑名單,以便他們可以在相關激進分子被捕時識別他們。一個特別有名的案例是列弗‧納維奇(Lev Narvich)的案例。他在聯繫了寧之後被POUM自衛小組揭穿並處決。處決發生在寧本人失蹤和其他領導人被捕之後。
1937年5月和肅清POUM

1937年5月3日,共產黨人領導的突擊部隊對巴塞隆納中央電話局發動襲擊。該機構是由全國勞工聯盟和社會黨人工會──勞動者總工會(UGT)掌控的。這次行動由警察局長、加泰羅尼亞統一社會黨(PSUC)成員羅德裡格斯‧薩拉斯(Rodríguez Salas)領導。共產黨此前通過加大宣傳和騷擾力度,並關閉POUM的電台及其機關報──《戰鬥報》(La batalla),為這次襲擊做好了準備。5月6日,以共產黨領導人為首的5,000名警方密探抵達巴塞隆納。共產黨軍隊與非共產黨軍隊隨後的暴力衝突,造成近500人死亡,另1,000人受傷。

利用這種混亂,共產黨人抓住一切機會肅清其政治對手。義大利無政府主義哲學家卡米洛‧伯納裡(Camillo Berneri)及其同伴弗朗西斯科‧巴爾比埃裡(Francesco Barbieri),被12名男子組成的一小隊人馬綁架並殺害;次日,他們的屍體被發現布滿了彈孔。就在幾天前,伯納裡還在自己主辦的期刊《階級戰爭》(Guerra di Classe)中預言:「今天我們攻打布爾戈斯(Burgos,譯者註:西班牙北部城市,西班牙內戰時期為佛朗哥的根據地),明天我們必須攻打莫斯科爭取自由。」加泰羅尼亞自由青年(Free Youth of Catalonia)運動的秘書阿爾弗雷多‧馬丁內斯(Alfredo Martínez)、激進托派人士漢斯‧弗洛伊德(Hans Freund)以及托洛茨基的前秘書埃文‧沃爾夫(Erwin Wolf)均遭遇了同樣的命運。

奧地利人、共產黨反對派庫爾特‧蘭道(Kurt Landau),曾是德國、奧地利和法國的一名激進分子,之後移居巴塞隆納並加入了POUM。他於9月23日被捕,隨後失蹤。他的妻子卡蒂婭(Katia)本人也被囚禁。對於這些清洗,她寫道:「包括『米拉之家』(La Pedrera)和『格拉西亞大道』(Paseo de García),以及『卡爾‧馬克思』(Karl Marx)和『伏羅希洛夫』(Voroshilov)軍營,簡直是死亡陷阱。目擊者們上次在米拉之家看到來自電台的人還活著。年輕的無政府主義者被帶到這些軍營裡,以最邪惡的方式遭到酷刑折磨,被殘害並殺害。後來,他們的屍體偶然間被找到。」她引述了無政府工團主義報紙《工人團結報》(Solidaridad Obrera)的一篇文章:「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死前受到了可怕的折磨。從胃部存在嚴重挫傷和瘀傷就可明顯看出這一點。胃部似乎腫脹和變形了……很明顯,其中一具屍體曾被倒掛過,頭部和頸部嚴重擦傷。這些不幸者中另一位的頭部顯然被用槍托毆打過。」

吉多‧皮切利(Guido Picelli)等很多激進分子,索性永久消失,無影無蹤。曾作為志願者加入POUM的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經歷了這些日子,被迫躲藏起來並逃離。對1937年5月他在巴塞隆納的情況的描述(譯者註:1937年5月,他在西班牙參戰期間被一名狙擊手開槍射穿喉嚨,待在巴塞隆納療養),存留在《向加泰羅尼亞致敬》(Homage to Catalonia)一書的附錄中。 共產黨警察分隊所策劃的暗殺並不局限於巴塞隆納。5月6日,在托爾托薩(Tortosa),來自瓦倫西亞的政府軍所逮捕的20名全國勞工聯盟激進分子,從市政廳地下室的牢房被偷偷帶走並屠殺。次日,在塔拉貢(Tarragon),又有15名自由鬥士被無情地處決。

儘管共產黨人無法殺光其所有的對手,但確實設法剝奪了他們的政治權力。西班牙共產黨總書記何塞‧迪亞斯(José Díaz)於5月宣稱:「POUM應從本國的政治生活中予以剔除。」政府首腦拉爾戈‧卡瓦列羅拒絕屈服於共產黨解散POUM的要求。5月15日,在巴塞隆納那些事件發生後,他被迫辭職。其繼任者胡安‧內格林是一位受制於共產黨人的「溫和」社會黨人。因此,共產黨政治接管的最後障礙被消除了。內格林與共產黨人站在同一戰線上:他寫信給《紐約時報》駐倫敦記者赫伯特‧馬修斯(Herbert L. Matthews)稱,POUM「是由此類分子所控制的:他們是一盤散沙,各自為戰,拒絕遵守任何共同紀律」。不僅如此,內格林還批准將恐怖用作一種政治控制的手段。朱利安‧戈爾金見證了這一激烈變化:「在胡安‧內格林政府成立幾天後,奧爾洛夫就已表現得好像西班牙成了某種共產主義衛星國。他出現在安全部門的總部,要求見安東尼奧‧奧爾特加(Antonio Ortega)上校(現在奧爾洛夫把他視為是自己的下屬之一),並要求對POUM執行委員會成員發出逮捕令。」

1937年6月16日,內格林正式取締POUM,並命人逮捕了執行委員會全體成員。這一決定使共產黨特工得以在合法的偽裝下行事。6月16日下午1點,安德雷烏‧寧被警方逮捕。他的同伴們沒人再見到他,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根據共產黨人的命令,來自馬德裡的警官接管了《戰鬥報》和POUM的各個建築。200名激進分子被囚禁,包括朱利安‧戈爾金、霍爾迪‧阿切爾(Jordi Arquer)、胡安‧安德拉德(Juan Andrade)和佩德羅‧博內特(Pedro Bonet)。後來,為了使肅清POUM合理化,共產黨人捏造了叛國罪指控,聲稱POUM成員一直在為佛朗哥從事間諜活動。6月22日,一個特別法庭成立,宣傳運動啟動了。很巧的是,警方調查找到了有關間諜活動的文件。「馬克斯‧裡格爾」(Max Rieger)(該名字要麼是一個集體假名,要麼是一名按照特定命令工作的記者之假名)把所有這些偽造文件搜集在一起,以「西班牙的間諜活動」(Espionage in Spain)為名發表,並以多種語言同時發表。

依照奧爾洛夫的命令,在維達利、裡卡多‧布裡略(Ricardo Burillo)和格羅的監管下,寧遭到酷刑折磨。但他既未承認任何可用來證明對其黨指控合法的事情,也未簽署任何聲明。共產黨人因此不得不整肅他,並利用其失蹤來敗壞其名聲,聲稱他已經投向佛朗哥一方。暗殺與宣傳再次相伴而行。莫斯科檔案的開放證實了寧的朋友和支持者一直以來的猜想。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