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如一日 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2月09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學員,今年七十四歲了。當過小學、初中教師,後來在企業退休。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神經衰弱、貧血、胃腸功能失調,心臟病等。一九九六年一位同事對我說,有一種功法叫法輪功,挺好的,你想不想煉,我隨口就答應到:想煉!就這麼自然而然的走入了修煉。

煉著煉著,不知不覺中,我的病全好了!我家住六樓,我每天上下樓十趟八趟的跑,一點不累;我能扛著二十斤大米一口氣上到六樓,走路一身輕,頭髮在由白變黑,精神飽滿,思維敏捷,記憶力比一些年輕人還好。周圍的親朋好友看到我的狀態都很認同大法,佩服我。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在發真相資料、光碟時被舉報後被非法勞教三年,雖然在裡邊沒有轉化,但也沒有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我向內找,深知自己是因為沒學好法,從而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在勞教所裡就暗下決心,向師父保證:弟子以前沒做好,出去以後一定做好! 下面我就簡單談談,我十二年如一日,堅持不懈地助師正法,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把眾生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不管酷暑嚴寒,更不懼便衣警察的盯梢威脅和惡人的舉報,在師尊時時慈悲的呵護下,平穩地走到今天的修煉歷程,正是:甜酸苦辣嘗遍,艱難困苦俱全,但心裡記住的只有眾生得救的甜和師父的無量慈悲-------

一、 突破家庭關   開創修煉環境

2005年夏,我從黑窩出來後,邪惡利用家人阻撓我修煉。我有三個孩子,大兒子已經成家,還有二兒子和女兒與我一起生活,他們以擔心我的安全為由,不許我與同修來往,來人敲門不讓我應答;電話被他們控制,不能隨便外出,也不讓我學法、煉功.....

我就和他們講真相,我說,你媽是好人壞人你們最清楚,邪黨迫害法輪功,迫害我們好人,你們不能讓他們嚇住,更不能幫邪黨說話。你媽我一人煉功,全家都受益,你媽會給你們帶來幸福平安。我現在因為煉法輪功身體好,我能給你們做飯,伺候你們;如果你們不讓我煉,身體不好了,你們就得伺候我。如果你們誰還阻止我煉功,學法,誰就和我簽一個合同,不上班,每人各伺候我十年,誰能做到?!這一下把他們都叫住了,不敢再管我了,同時,我每天都高密度發正念,滅掉他們背後操控他們的邪靈、黑手爛鬼,效果很好。電話給我了,門鈴響也讓我接了,同修登門也不反對了,兒子還給同修買mp3什麼的還幫助往裡面拷制我們要聽的內容,有求必應......就這樣,我用了一年多時間在家學法背法,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每天整點發正念,清理周圍環境和空間場,天天跟蹤我的人不見了......

通過大量學法,我懂得了是師父從地獄裡把我們撈出洗淨,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的使命、責任,史前的誓約,我只有勇猛精進,助師正法,抓緊救人,助師救度更多眾生,才是師父所要的!師父講:「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為根本」 (《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惡〉),我做為師父的真修弟子,必須百分之百聽師父的話,必須走出來救人!開始面對面講真相,開啟我正法修煉的新起點。

二、走出去在茫茫人海中救人

那是2006年,《九評共產黨》發表後,三退也剛剛開始不久,我就先從親朋好友開始講,然後是老同學、老同事以及左鄰右舍、買東西遇到的小商販,路遇的人、辦事員、計程車司機,還有洗澡遇到的人我都講,也就是隨時隨地講。開始時,救人心切,只顧著急講,覺得自己講的不到位,效果不是太好,一天才能退幾個人。於是我就抓緊時間多學法,背法,多發正念,學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文章,對照自己,找出不足,我覺得真是天天在提高,越來越敢講,越來越會講,在面對面講真相這條修煉路上,我越來越成熟了。

給老家的父老鄉親講真相

2006年臘月,我決定回我的老家講真相救人。我帶了一些真相資料、光碟護身符等,兒子幫我躲過檢查口。我已經七、八年沒回去了。家鄉的變化太大了,都是紅磚房,大院套,我已經找不到誰誰住在哪兒了!我就請一位同修帶路,這麼家鄉周邊的三個村子,少說也有四、五百戶,可只有兩位同修,原來有很多人學,就因為江澤民的迫害,都不煉了,失去了這萬古機緣!多可惜呀!我逐家找到我的親戚、老同學、朋友、我的學生、還有大隊書記、學校校長等等,講真相的過程還是很順的,同修說我講的有力度。最後,只剩下一個村子沒有講,我的外甥和外甥媳婦害怕了,騙我說警察要來抓我,逼我回家,就這樣,我帶著遺憾離開了家鄉,在家鄉共呆了5天,退了一百零幾人。

在同學會上講真相

有一年,同學聚會,有十九名同學參加,我把他們都講退了,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了命能保!他們都很高興,歡歡喜喜回家了。

在公交車上講真相

在每天乘坐的公交車上,我抓緊時間給臨近的乘客講真相,坐在左面的,右面的,前面的,後面的我都給講,然後給站著的講,一般都能講退,少的時候能退2、3個,多的時候能退6、7人。

在大超市裡,給有緣人講真相

每天我上午學好法,發好正念,下午就出去講,這一講就是十年!超市裡的保安換了一茬又一茬,都被我講退了,沒人干涉我,我也沒有怕心,講真相的時候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想,沒有任何雜念,就想把人救了,基本上講一個退一個,越講越順。到第十個年頭時,我悟到講真相老在一個地方不太合適了,(也許是師父借常人口點我)另外一點就是我感覺超市的客流量遠不如從前了,而且是老年人居多,每天也就是講退十多人,太少了,我想應該走到外面去講真相,接觸到的人多,退的會更多。

走到大街上去講真相

兩年前,我就走到大街上去講,哪裡人多就上哪兒:車站、公園兒、遊樂園、旅遊景點兒反正哪兒熱鬧往哪兒去。這樣三退人數翻倍增加了,每天少則30多人,多則40~50人,還有一天退60多人。三退人中各個年齡段都有,身份不同,有工人、農民工、老幹部,公務員、學生、教師還有公檢法人員各色人等。針對不同人群,與他們搭話,找不同的切入點,對方才願意接受你。要會讚美,常人都愛聽好聽的話,但不能過,給人感覺虛假,象忽悠人似的,那就不好了,讓人反感。

面對高階層的人士,如知識分子、大學生或研究生等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這樣講:看你事業有成,是個有福氣的人,可是現在中國災難頻發,人的道德下滑,假貨遍地,有毒有害食品防不勝防,連空氣都有毒,這都是江澤民腐敗治黨腐敗治國造成的,貪官都是億萬富翁,江澤民出賣國土,淫亂,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欺騙全世界人民,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倒賣:六·四鎮壓大學生,壞事干盡,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有一塊天然形成的藏字石,上面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天意啊,天要滅它,到時候加入過這個組織的人就會受牽連,你從心裡退出來吧,神佛看人心,災難來了保平安,表面上對你沒有任何影響,看你是有福之人,三退才是真福,你還會有大福份哪!聽後一般都退,個別的不退,然後祝他(她)事業有成,前途無量;遇到國家幹部公務員之類,我就說,共產黨腐敗墮落有目共睹,建政幾十年,搞運動整人不斷,害死中國人八千萬,殺地主、殺資本家、三反、五反、反右派,文化大革命、六四鎮壓學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佛法修煉者,還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倒賣,天理不容啊!天要滅它,趕快從心裡退出來吧,如對方不太明白或還不表態,我就給他們舉例子說:如果有人告訴你,前面的高樓要倒塌,讓你快跑開,跑不跑是你的選擇,大多數都說退!說謝謝我!我說,要謝就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讓我們來告訴你們這個大好事,是大法救度世人!

一次給一個中學生講完真相,他高興的同意三退,然後他說,「阿姨,有一個問題,我不明白,您說的話我愛聽,可前些天,有個人也跟我講三退的事,我不愛聽,我還罵了他,可是他沒生氣,還說謝謝我,這是咋回事呀?」我就告訴他,你罵人家就給人家德了,人有德就有福分有錢,人家當然要謝謝你了,再不要這樣做了。「噢,原來如此。」小青年明白了,說謝謝阿姨告訴我這些。

三、艱苦與幸福同在

講真相救人中貴在堅持,始終如一,走出去尋找有緣人是我每天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沒有節假日,因為年節才是救人的大好時機,連大年三十我都出去講,有同修勸我,大過年的,人少,別出去了,我說,就是能講退一個人也行啊,救一個人就是救了一個世界!無論嚴寒酷暑,遇到狂風暴雨,天氣惡劣,有的同修不出去了,我說下刀子我也去,一天不能耽誤!決不能有絲毫動搖和懈怠,我把百分之八、九十度精力投入在其中,我不去遊玩,也不講究享樂吃喝,穿著樸素,隨便的粗茶淡飯就可以了,白天從不睡覺,屋子一週一次大掃除,捨不得把時間用在常人的事上,如果有什麼特殊事情耽誤一天沒出去講真相,我都心疼的不得了,覺得沒完成使命。能夠助師救人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們居住地,一年有半年冷天,特別是到了三九天,天寒地凍,路上一走一滑,兒子女兒都不願意讓我出門擔心我摔倒。我雖然穿著厚棉鞋,但因為講真相畢竟主要靠嘴,在外面一站就是兩、三個小時,渾身凍透了,手指僵硬,臉象小刀在刮,尤其腳趾凍得木木,痒痒的疼,貓撓一樣鑽心----

夏天三伏天時,在灼熱的太陽下被暴曬,蒸烤,臉被曬得黑黑的,淌著汗,這還不算,有時會突然來一陣大暴雨,全身被澆成落湯雞,可是即使這樣我也不願回家,繼續尋找有緣人。記得一次在汽車站講真相,眼看著要來大雨了,可是,我還是不捨得離開,還想再多講退幾人,有一個人在等車沒帶傘,我就打著傘為她遮雨,一邊給她講真相,不一會兒,瓢潑大雨,傾盆而下,雖然打傘可根本無濟於事,全身濕透,地面的雨水很快漲到3、4公分高,整個腳脖子都泡在水裡,就這樣堅持著,在雨中,我還講退十幾人才回家。有的時候,講著講著,什麼都忘記了,最後到家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全身濕透的衣服都被我自己的熱量溻幹了。當我坐下來整理長長的三退名單時,看到那麼多的眾生得救,內心充滿喜悅和幸福。

身體受到的苦不算苦,正如師父說的:「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洪吟》)。面對面講真相真像是雲遊一樣,會遇到各種人,也有不接受的,特別是現在的中國人,受邪黨一言堂的宣傳,黨文化的毒害,利益的誘惑,有對我們不理解的,還有不聽不信的;有挖苦的有謾罵的,罵我吃飽撐的,活膩了?甚至還有要動手的,有大喊大叫的:

一次,在一個超市給一個60多歲幹部模樣的人講真相,他不但不退,還兇狠地說,「真想揍你」,我沒有動氣,只是回他一句 :那是無能的表現。他立刻不吱聲了,我就走開了。

還有一次在火車站,,面對大量流動人群,心生慈悲,面帶笑容,向有緣人講真相勸退效果很好,每天下午都能退30多人,就在我講的很順的時候,被邪黨的便衣發現了,開始騷擾我們,拿手機拍照、錄音,在我們身後跟著,不讓講。我跟他講真相,法輪功講「真、善、忍」中共講假惡鬥,誰好?!   

 有時也會遇到警察,有退的也有不退的。一次,有個警察說,我現在就可以通過法律給你送進去,我一點沒害怕,冷靜地回答他,現在中國有法律嗎?我們也沒強迫你,只是叫你平安,不信你也別做惡事,對你沒好處。他立刻蔫了,背後的邪惡被我的正念抑制住了。

每當這個時候我就趕緊向內找,找自己是哪顆心沒放下:歡喜心?爭鬥心?還是求數量的心?把執著找出來,跟師父說,弟子今天沒做好,明天一定做好!同時重視發正念,剷除所到之處空間場中的一切邪魔亂鬼,清除阻撓眾生不接受真相的干擾因素,邪惡全滅,讓眾生得救。心性提高了,第二天,往往勸退效果更好。

這麼多年,類似的事情很多,都有驚無險,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慈悲的呵護著我,所以,遇到危險時我一點不害怕。我時時想著師父的法:「對常人的態度誤解不要計較,只為救人、救眾生,我想那個效果就能改變一切。」「如果你正念很強,邪惡就會被解體。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講的時候就是能量在往外發放,就會解體那些邪惡的東西,另外空間裡的邪惡就不敢再靠近與控制人。」 [3]

四、幫助同修走出去講真相

我們學法小組有六名大法弟子,二位80多歲,四位七70多歲,可我們從不感覺老,在我的帶動下,她們都出來講真相了,兩位80多歲的老同修文化低,三退時寫不上人名,我和別的同修就幫助寫,太忙時,就讓三退的人自己把名字寫上。

十二年來,我在講真相中積累了很多經驗,也明顯感到我講真相時有一種很強的能量場能抑制住世人背後的邪惡因素,基本上,我一搭話,就能知道對方肯定能同意三退。有些想走出來的同修和不太會講的同修苦於不知如何開口,找到我,我就把她們帶到我講真相的地方,看我怎麼講,幾次她們就學著敢講了。

也有在街上遇到的不認識的同修看到我講真相,跟著我,跟我一起的同修提醒我,小心特務。我說,我是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弟子了,是不是特務,我有眼力識別。

也有想走出來的同修讓我講講勸退的經驗,我就無私地,毫無保留的告訴她們,教給她們,領她們和我一起出去,讓她們看我怎麼講,我給她們總結了幾條講真相的要點,首先,面對不同的人群,找不同的切入點。例如:年歲大的,從退休的單位,企事業等區別,工資收入談起;從念幾年書問到是否入過黨團隊,先撿重要的(骨頭)說,以免時間短來不及三退。抓緊告訴他們,中共的腐敗,這個組織的邪惡,無官不貪,江澤民帶頭腐敗,淫亂,出賣國土,把錢都存到國外,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天要滅中共,從心裡退出來,災難來了,不當陪葬品,你就有未來,有福分!我還囑咐她們千萬不要追求數量,不能有絲毫水分,不能敷衍了事,救一個是一個,保證個個真正明白真相,真正願意三退,含含糊糊的不明確表態的都不能算數!沒答應起名的都不算數。這麼多年我都是這樣做的,我的三退人數沒有水分,這些眾生是真正得救的生命了!

十二年來,我沒有統計自己的三退人數,只有大約數,我不想執著於人數,反倒勸退人數是逐年增加,這兩年退的更多了。同修給我算 ,大致上以每周最少160 多人,最多是220人左右,這樣以平均數計算,一年就是七千多,十年就是七萬多,而這兩年在外面勸退的一年以萬計吧,這樣算下來,十二年就應該是大約八,九萬吧,我沒把數字當回事,保守的算算吧, 對此,我不生歡喜心,我想這是我的本份哪,我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如果說從表面看,這八萬多的龐大數量的眾生是我十二年來馬不停蹄地用全部身心投入換來的成果,不如說是世尊對我無私付出的回報與恩賜,我們都知道,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我們只是動動嘴兒,跑跑腿兒,而師父卻把功勞記在弟子身上!這是怎樣洪大的慈悲!每每想到此,我的眼淚就禁不住流下了,感謝師父!弟子只有聽師父的話,做的更好,更好,才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有同修問,你是怎麼做到這麼好的?我們覺得這事太難了!我說,是,是挺難的,可是不難還叫修煉嗎?不難還用得著我們大法弟子去做嗎?不難,配做主佛的弟子嗎?講真相救人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我們從法中明白:修煉就是難的,修煉就是要吃苦,說這十二年來,難不難?面對中國大陸迫害還在繼續的嚴峻形勢,是難!怎麼辦?有師在有法在!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就不難!正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至於說到苦,我是這樣想的:再苦我們有師父苦嗎?師父為救眾生,吃了無數的苦,今天為了成就大法弟子,挽救更多世人,師父以巨大的付出延長時間,還有無數無數我們所不知道的一切,想想師父,我們吃的這點苦都不算是苦了。

結語:

在助師正法救人的路上,只能向前走,不能往後退,急流勇進,無論環境怎麼變化,什麼警察的敲門、抓人,什麼安裝攝像頭、手機監控等等,這些對我不起作用,聽到什麼形勢又緊了,有什麼風吹草動的------我象沒聽到一樣,跟我沒關係!我就做我該做的,誰也動不了我。什麼都擋不住我救人的腳步。

十二年,我平穩地走到今天,全靠師父的慈悲呵護與大法的威力,我用了九年的時間背了九遍《轉法輪》,每天只背一頁或兩頁,不影響通讀。我現在在背《洪吟四》,大法給我開智開慧,我會修了,知道在法中修,師父給我拿掉了怕心和許多不好的人心,我還有沒修好的地方,學法小組的老同修都依賴我,她們的口頭語是:有事就找她(指我),甚至包書皮兒買東西,大事小情都找我。我有時心疼耽誤做正事的時間,心裡也有不太情願的時候,但一想,師父把我們安排到一起也有我要修的,也就想通了。

師父說:「眾生都等著得救,這一點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大家,大法弟子們不去救他們,不管他們在世界的哪個角落裡,你們不去救他,他們就沒有希望。」(《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同修們,沒走出來的趕快走出來吧,別忘了自己的責任、使命,不要怕,我現在每周最少退160多人,最多能退220人左右,只要信師信法 ,你也能做到, 而且做的更好。讓我們共同精進,兌現誓約,讓更多的眾生得救,讓師父欣慰,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路上飛奔。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