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讓多少家庭不團圓?

覓真


【正見網2019年02月16日】

近日明慧網報導了《悽慘的新年——誰陪他們的親人過年》一文,看了這些法輪功學員的悲慘遭遇,不禁悽然淚下。中國的新年剛剛過去,慶賀新年的鞭炮聲還不時的響起,沉浸在一家團圓中的人們,可曾想到這些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淚眼伴年的可憐人?筆者在此摘錄幾個迫害案例,想讓人們知道是誰製造了這些慘絕人寰的人間悲劇!

案例1:杜桂蘭,當年49歲,黑龍江鶴崗市法輪功學員。2004年臘月,當時杜桂蘭在做法輪功真相資料的屋內,警察欲在此抓捕她。然後,突然傳出她的死訊,萬分震驚的家人趕到現場,看見警察在那兒看守,不許家人靠前,也不許說話,更不許哭。警察稱杜桂蘭從一老式二樓跳下身亡(從很矮的二樓跳下去不可能致命)。

在沒有告知家屬的情況下,當晚8點多,警察把杜桂蘭的屍體拉到解剖室解剖。解剖之後才允許家屬看,解剖後的遺體慘不忍睹:頭部剃光後頭蓋被揭開,全身一絲不掛,腹部有被繩子縫過的痕跡。後背腰部有一個近一尺長的刀口。

家人問:人死了為什麼還要解剖?市公安局的一個警察說解剖是法律程序。他們不允許家人給杜桂蘭穿衣服,當家人要求把死者帶血的衣服拿回家燒掉時,也被拒絕。

第二天上午,杜桂蘭遺體被火化,火化時警察不許其家人靠前,不許哭泣、說話。

七天致人死 家屬只能取骨灰

案例2:潘建軍,湖南省懷化市沅陵縣馬底驛鄉方子埡村人,師範大學畢業,在深圳工作時開始修煉法輪功。2001年底,他在朋友家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三年,被劫持到新開鋪勞教所。

其後,懷化市國安局又把他轉到懷化市第二看守所關押,由鶴城區檢察院非法起訴,潘建軍被判七年重刑。他在湖南省津市監獄被迫害致休克,險些被火化。

2003年底,他被轉到網嶺監獄,2004年1月23日(正月初二)潘建軍被迫害致死,年僅約30歲。

2004年2月5日,正月十五,網嶺監獄通知其家屬,聲稱潘建軍死亡。家人沒能見到他的遺體。其母不久悲憤抑鬱而死,其父腦溢血癱瘓在床,悽慘至極。

案例3:宋萬學,湖北省黃石市學員。2001年1月20日,宋萬學被豐山銅礦公安科科長劉建國等綁架到大冶有色公安處。僅僅三天時間,2001年1月22日(臘月二十八,除夕前一天)宋萬學被毒打致死,年僅45歲,留下年僅7歲的幼女。死後,警察不讓其妻看他最後一眼。

宋萬學的遺體慘狀目不忍睹,全身布滿淤青和傷痕,頭被打破,布滿血泡和傷痕,胳膊、腿、肋骨都被打斷。警察不顧其家人的強烈反對,強行用電鋸鋸開宋萬學遺體,摘走心、肝、腎臟,以致其胸腔全空、明顯塌陷。

宋萬學的妻子胡水愛從此含辛茹苦地獨自撫養女兒,宋萬學的母親接受不了痛失愛子的殘酷事實,整日以淚洗面,憂鬱成疾,第二年含冤而死。

2015年8月底,胡水愛向兩高郵寄了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的控告書。

案例4:劉秋生,河北省阜城縣崔廟鄉清東涯村人。2002年2月(臘月二十幾),劉秋生回家過年時被鄉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在派出所、被捆在椅子上毒打,持續兩小時,導致其昏死,臉被打變形,內臟受損。

此後,他又被毒打過多次,被綁「死人床」灌食,十四天後(正月初)劉秋生被毒打致死,年僅43歲,身後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
劉秋生的遺體遍體鱗傷,眼睛睜著,右耳、右臉、嘴唇、右肩、右胸黑紫,背部有瘀血,法醫用鑷子一摁後背,口中吐出血水,肺部發黑,大腦內有破傷、積水。法醫解剖後,立即將其內臟、大腦取走,劉秋生裸露的屍體被棄置不管。

公安要火化劉秋生遺體,其家人強烈反對,冒著風寒守了遺體一晚上。第二天,天剛黑,阜城縣公安局出動大量警車,在局長林泳濤的指揮下,仗著人多勢眾,把劉秋生遺體搶走,扔進車裡。

案例5:北京法輪功學員、著名的民謠歌手於宙當年以文科狀元身份考入北京大學西語系法國文學專業,通曉多種語言,琴棋書畫,多才多藝,對詩詞歌賦也很有研究,是著名民謠樂隊「山谷里的居民」的鼓手。

2008年1月26日晚,他在演出結束後與妻子許那駕車返家途中,被警察以「迎奧運」的名義搜查、綁架。僅僅11天後,2月6日,大年三十,他被虐殺,年僅42歲。雙方父母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

案例6:張川生,四川成都大學副教授,2002年新年前夕,他攜妻女回雅安老家過年,第二天,大年三十,駟馬橋派出所及成都大學領導追至雅安將他綁架。他家人請求允許他吃了團年飯再走,遭拒。

隨後,張川生被非法關入成都市看守所。僅過了幾天,2月15日(正月初四)晚11點,其家人接到駟馬橋派出所通知「張川生因心臟病死於2月15日上午9時」。

他的死相怵目驚心:臉青黑、紫腫,臉邊、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寬的青紫色深度勒痕!張的家屬要求看遺體時,警察只讓他們看頭部,胸部以下和四肢都不讓看。

其家人問及死因,警察回答:「他的手握成拳頭,我們是為了扳開他的手,不是故意打他、勒死他。」隨後,警察恐嚇其家人說,誰敢說出張川生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別想活了。

案例7:楊曉傑,河北省石家莊法輪功學員,2001年被關押進石家莊北郊監獄,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呼吸急促,瘦得脫了相,體重原本一百四十多斤只剩下七十多斤。

2005年12月28日,家屬經過四處奔波、呼籲,監獄才同意放他回家,之前已一年多不讓家屬探視,監獄對家屬刻意隱瞞其病情。回家不到一個月,2006年1月26日,臘月二十七,楊曉傑含冤離世。

其父悲痛地說:要能替兒子去死多好;其母不相信孝順、優秀的兒子會離世,一直抱著他的屍體拚命地哭喊了七個多小時。

楊曉傑的妻子劉潤玲也是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11年,被關在河北省女子監獄,直到除夕那天,監獄才同意由八名警察押送劉潤玲到火葬場見了丈夫最後一面。

隨後,劉潤玲被迫扔下發獃的16歲女兒和痛不欲生的老人,被警察急匆匆帶走,儘管第二天是初一。

一群沒有觸犯任何法律的善良好人,一個個善良無辜的家庭,竟然遭受這樣慘絕人寰的迫害,千古奇冤啊!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只是一個縮影,中共竊國七十年來,鎮壓迫害不斷,八千萬同胞被中共迫害致死,民眾所遭受的悲劇罄竹難書啊!

正月十五月兒圓,多少家庭不團圓?苦難中的人們盼望迫害早日結束,盼望給人們帶來無盡苦難的中共惡魔早日解體滅亡,期盼所有善良的民眾不再無辜遭受屈辱、磨難,好人一生平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