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桑榆晚風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5月02日】

老榆今年七十四歲,在越南出生,長在加拿大。他紅光滿面,走路輕快,讓很多年青人讚嘆。

他一九九八年秋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在得法第二年的紐約法會上,當看到師父時,他完全相信這就是自己所要找的師父,這就是自己等待已久的大法。

(一)在洪法中開闢自己的修煉道路

當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開始瘋狂打壓大法的時候,老榆剛得法才幾個月。對法還沒有深刻的理解,但在其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大法受到邪惡攻擊,作為弟子,我必須維護法。

那個時候國外同修人數不多,他不記的有沒有協調人,大家只有一個念頭:「我們和國內的同修是一體的。他們遭受不公正的迫害,海外的大法弟子應該做些事情抵制迫害,支持國內同修。」

大家印製了傳單,向公眾派發,送到郵箱裡。

他們在人群多的地方煉功,掛著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

有時是一群同修,有時是他自己。

他們也到周邊的城市去組織活動,大家請假去參加。

那時,他並沒有考慮自己的修煉或提高。當聽到從中國大陸來的壞消息,或者在打坐時感到疼痛時,常常會流淚想到在中國受難的同修。

二零零二年秋天,有一天,老榆沒趕上地鐵,有一位女士走過來問道:「先生,你是不是在地鐵外面打坐的那個人?」

老榆微笑道:「是的。您有事嗎,儘管說?」

她便邀請老榆去她的小區中心教功,老榆接受了,心想:「這是讓人了解法輪大法真善忍造福社會,和講清共產邪教迫害好人的一個機會。」

老榆非常認真的準備,洗理乾淨,努力讓自己多學法,以便能正確理解法,介紹給別人,並且保持煉功,讓自己處於很好的狀態,讓人看到大法的美好。

老榆留意自己的外表態度和內在的想法,都要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

他把《轉法輪》中的話記在心裡:「你們傳功的時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義務為大家服務。」

許多年來,他一直每周四次在兩個地方教功,有很多人來學,也有很多人離開。

一些新人感受到了神奇,告訴老榆:煉功時,我看到了彩虹,我看到了法輪,或看到了天堂。我看到師父的法身在房間裡。

有一位,從海地來的黑人男士,七十五歲,來學功的第一週,他激動的問:「我想見到這本書(《轉法輪》)的作者問個問題。」

老榆道:「你想問師父什麼問題?」他道:「我從很年輕時,就開始研究精神與靈性。我知道許多宗教和靈修,我想問問他為什麼到現在才把這個真相揭示給人類?」

第二周,他來告訴大家:「師父到我夢裡來了,師父說,你想見我,我來了。然後師父給了我一本『字典』,告訴我別搞丟了。」

現在他經常到這個煉功點來,他的身體狀況和對法的理解都有顯著的提高。

他分享道:「我太太很忙沒時間煉功,但她每天讀書,她的身體也得到了淨化,病都沒有了。」

另一位男士告訴老榆:「我去教堂,耶穌顯現在我的面前,說:去學煉法輪功。」

還有一位女士道:「我是一名自然療法師,我能看見病人身體裡的鬼魂和靈體,我就把它們趕走。」

看起來似乎有很多新學員都有別人所不知道的特殊靈性方面的東西。

大家能感受到師父一直在指引。

有許多人的病症在第一次煉功或之後就奇蹟般的消失了:肩膀痛、背痛、失眠等。

有一位女士,家族成員中有很多人死於腸癌,她也開始患上了這種病,在煉法輪功六個月後,她痊癒了。

在見證了這麼多神奇的事情後,有人也問老榆是不是有什麼超能力。

老榆道:「不,我沒有,師父讓我唯一看見的就是《轉法輪》這本書,每一行字後面都是金光閃閃的。」

大家相互鼓勵,抱著認真和尊敬的心態學法。

有些人問其修煉多長時間了,老榆回答:「對修煉人來說,年齡不說明什麼,真修是最重要的,因為在讀這本書時,我們會有新的領會,我們象一個新學生一樣。」

也有來自練其它東西的人的干擾,在師父的保護下,很快就過去了。

作為大法弟子整體中的一個粒子,老榆經常支持其他同修的證實大法的項目。

法文大紀元出版後,他自願去地鐵站派發。過去他是個非常害羞的人,在寒風中,為了吸引人們的注意,老榆大聲叫道:「大紀元,大紀元,免費報紙。」人們微笑著接過了報紙。

後來,老榆又開始為大紀元拉廣告,這是他以前從沒做過的。

因為他沒有車,也沒有漂亮的外表,他在辦公室里工作,用電話和寫郵件找客戶。效果不錯。

二零零七年天國樂團成立時,老榆加入了,開始吹笛子。

當時,一個教大家樂器的人道:「抱歉,我教不了你們,因為你們完全不懂音樂,而你們又想在三到四個月就上街演奏。」

老榆對他道:「別擔心,我們是不一樣的。」

事實上,修煉人的智慧真的很特殊。在短短几個月內完全熟練,大家就開始參加遊行。

(二)在唐人街煉功、講真相

兩年前,在大紀元工作五年之後,在天國樂團演奏九年之後,老榆退了出來,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唐人街煉功點上。

煉功點的地點非常好,在唐人街的正中心。本地的唐人街很小,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包括來自中國大陸,都要到此一游。

每天有很多人經過這個煉功點。煉功點地方很大,乾淨,明亮,因為旁邊有個中式建築,吸引了不少人。對洪法來說這個地點太合適了。

十年來,每天下午,老年同修都在那裡煉功。

夏季里,華人老人和帶著孩子的西人家庭沐浴在煉功的大法音樂中。

冬天,有老年同修坐在冰雪上打坐,寧靜,面帶祥和,就像「傲雪的梅花」。

受到同修的激勵,在這兩年中,老榆敦促自己每天來陪伴他們。

幾乎所有的路人,包括中國遊客,都對他們老同修們的堅持表示敬佩。

他們蹲下來拍照。相信他們回到自己的國家後,會把法輪功的照片給他們的親朋好友看的,和他們談論法輪功。

這些老年修煉者對大法洪傳世界和向中國人講真相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當他們向一些西人講述迫害和活摘器官的真相時,他們很震驚,他們道:「繼續努力!」或「我們從大紀元報紙上了解過」,或者說「我們欽佩你們的勇氣」。

當告訴他們:「我們相信,當越來越多的人了解迫害真相時,就能制止這場迫害。」他們回答道:「你們做的對,我們支持你們。」

當大家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免費教功,每個人都表現出喜悅,他們接過傳單,表示會去大法網站了解。

有些人道:「我們喜歡真、善、忍這三個字。」

還有些人道:「思想和身體的確是相關聯的。」

大家為眾生能接近大法而高興。

有幾次遇到人含著淚把傳單放在胸口上,他們明白的那一面知道這是珍貴的禮物。也有人說從這些修煉者身上感受到強烈的能量。

在煉功點附近工作的華人,老榆能看到他們對這些修煉者的態度有很大的改變。

以前,他們明顯的表示輕蔑,有些人嘲諷道:「你們幹這個拿了多少錢?」大部份人從路的另一邊走,假裝看不見。

現在,再看見這些修煉者的勇敢無私的堅守後,他們的態度變了。

有些人友好的問:「你們冷不冷?」有些人把他們拉到一邊,悄悄道:「我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中共是壞的,以前他們就是這樣乾的,和迫害法輪功一樣。」

大家也發《九評》和真相光碟,一些人快速接過去然後走開。

有些人在遠處就向他們招手,大家快樂的道:「你好,法輪大法好!」大家回以友好的微笑,知道老榆只能說這一點中文。

也有個別中馬列邪毒深的華人還是向他們投來敵視的目光,但大多數人變的中立,不再從馬路的另一端走過。

每天,和老同修在煉功點上,老榆都感到非常快樂,他感謝師父給大家這樣一個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好機會。

每天從大家面前經過的似乎是整個人類社會的代表:貧窮的,富有的,年老的,年輕的,有病的,健康的,愁苦的,快樂的。

在老榆心中仿佛都是自己的親人,眾生都迷失在人類世界裡,為名利奔波,身心疲憊。

他心中升起了慈悲心,希望世人都能有機會了解這部偉大的法。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