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什麼會如此堅守自己的信仰?

覓真


【正見網2019年05月16日】

在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六十八歲華誕及法輪大法洪傳大法二十七周年、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明慧網收到了成千上萬份敬獻給「法輪大法日」和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精美賀卡和讚頌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的賀詞、詩篇及許多國家及城市的褒獎等,使我們更加了解了李洪志大師的偉大與法輪大法的殊勝,看到了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們敬師敬法的心,感受到了明真相的百姓感恩師父與大法救度的真誠。

法輪大法為什麼能夠使人類如此敬仰和感恩呢?在這裡僅舉幾個修煉法輪大法使生命獲得重生的例子:

一個是「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先生,他是原美國哈佛大學學者。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曾任神經科主治醫生,《航空軍醫》雜誌編委。1983年突然發現自己患了絕症——「漸凍人症」,這種病從發病到死亡的平均生存期為3至4年。

在他靠醫治已經毫無希望可言的時候,1998年經好友介紹他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從此一個嶄新的、充滿生機與活力的世界展現在汪志遠面前,令汪志遠欣喜不已,那種絕處逢生後發自生命深處的愉快,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二十年過去了,汪志遠先生仍然健康的活著,他在用自己所經歷的生命奇蹟詮釋著法輪大法好!這是法輪大法在人間創造的生命奇蹟!

明慧網還報導過這樣一個例子:我曾經因肌肉萎縮,癱瘓在床幾年,花了很多錢治療也沒有效果,只能請兩個人伺候我,遭了無數罪,活得生不如死。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我有幸參加了師父在合肥的講法傳功班。於是我從心底發願要成為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就當我真心動了這一念時,立刻感到全身動了一下。當時我就流下激動的眼淚。

我記得當時師父讓大家站起來,跟著師父的口令跺腳。我不知不覺就站起來了,跟師父的口令,左腳抬起跺下,右腳抬起跺下……就這樣,癱瘓的我瞬間好了!我站起來了!我能動了!我沒病了!我激動得只知道哭。學習班結束了,我連聲「謝謝師父」都沒來得及說。

那天,學習班結束後人都走光了,我才發現天天背我來參加學習班的人沒來接我。我就自己走出會場,打計程車回到家。我家在四樓,我敲開家門,全家人包括請來伺候我的人都驚訝極了!大家都激動得哭。看到癱瘓的我從此行動自如,鄰里、同事、朋友都為我高興,也因此很多人走入了法輪功修煉。

最近明慧網報導了這樣一篇文章,《四百萬難治好的腦瘤併發症 修大法痊癒》,文中說:我今年三十七歲,女性,在國內某銀行工作。二零零八年我二十六歲時,經常犯頭痛,當時以為是工作壓力太大造成的,就沒當回事。

我原來眉清目秀,身材勻稱。可逐漸的,媽媽發現我的臉變寬了,鼻子變大,皮膚粗糙了,相貌變醜了。我的腰變粗、肚子變大,體重從原來的六十公斤劇增到八十公斤,雙腳又開始生長,從三十九碼長到了四十二碼,劇增的體重壓的腳每走一步腳底和腳背都疼,腦袋也常常劇痛。醫生說我患的是生長激素型腦垂體瘤。

厄運還在繼續,我的症狀還在進一步的惡化,眼睛斜了!右眼時常不受控制的斜向右側眼角。還總是出虛汗,喝一杯水或爬一層樓梯就會出一身的汗;持續停經,小腹疼痛,腿上還長出了腿毛;手腳腫脹,鞋號大了三個碼,女士鞋都買不著,只能穿男士鞋。

我看著黑黢黢的窗外想,怎麼就得了這麼個病呢?現代醫學不是挺發達、儀器挺精良的麼,怎麼就治不好呢?難道要這樣頭疼一輩子麼?什麼時候是個頭啊!誰能救救我啊!?

這時「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突然出現在腦海里。我嘴裡默念了兩遍,想起這是我的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親戚告訴我的,說法輪大法是佛法,以「真、善、忍」的原則指導人的行為,提升人的道德。當人的心中充滿了「真、善、忍」的正念,神佛就會保護他。還給我講了許多不修煉的常人在危難病痛中,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難呈祥,轉危為安的事例。

我在此刻想起了法輪大法,大法和大法師父肯定能救我!我開始一遍遍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中頭痛減輕了,不一會兒我就睡著了。

我從二零一四年修煉後,再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在學法煉功的第二個月,就來了例假。視力也逐漸的恢復,眼睛不重影了,右眼再也沒有斜視!身體輕快了,不出虛汗了,手腳都瘦了下來。最讓我開心的是,頭不疼了!不疼了!寫到這,我又開心的笑了。

我細數這幾年的經歷,真是感慨萬分,四百萬都不能治好的病,我在法輪大法修煉中不花一分錢,沒有任何痛苦的就痊癒了,不但如此,我的道德品質大大的提高了,真正成為了一個對家庭、對單位、對社會有益的人。是法輪大法和李洪志師父救了我和我的家庭,給予了我新生。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知道法輪大法是救人的佛法,法輪大法好!

最近明慧網還報導了這樣一個例子,文中說:我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一年。「大法大弟子」是鄉親們對我的稱呼,他們尊重我、佩服我,是因為我曾經是個重病纏身、瀕臨死亡的人,是師父和大法的浩蕩佛恩給了我新生,我周圍的父老鄉親都認同「法輪大法好!」

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四十多歲是人生的壯年,正是幹事業的好時候,可我一病不起整天躺在炕上。男人是家裡的頂樑柱。家裡生活本來就困難,我這個頂樑柱倒了,可想我家生活是啥樣。一檢查,是肺結核和心臟病,已經都很嚴重了。

那時我走路都走不動,從屋門走到大門口都得歇幾歇,後來就只能躺著了。看著一雙十多歲的兒女,心裡酸酸的。屯子裡的人背後議論紛紛,說:「這人是完了,就等死哪。」

可就在我生命走入絕境的時候,卻出現了曙光——一九九八年法輪大法洪傳到了我的家鄉。我三妹先得法。她就來跟我洪法,說:「三哥,你病成這樣,你看看《轉法輪》這本書吧,這書挺好的。」我說,「我坐都坐不起來,還看啥書?看不了。」她問:「那你能不能聽?」我說:「聽倒還能聽。」她說我回家給你拿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去。

第二天她就給我送來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給我播放。我坐不住,就躺著聽。聽完師父一遍講法,我可真明白了,知道咋做人了,人活著是為了返本歸真,處處為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才是最高境界的人。大法一掃我心中的陰霾,讓我從暗無天日中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

這法我是學定了,我趕緊請了大法書,還學會了煉功動作。原本家裡一進屋映入眼帘的全是藥,學大法後我把藥扔的扔,送人的送人,開始正式修煉大法。

煉到二十多天的時候,我走路不喘了,兩個多月的時候病就徹底好了。屯子裡的人都奇怪:「他咋不吃藥那麼重的病就好了呢?」

我走到哪裡,鄉親們都說:「大法大弟子來啦!」連村長見著我也這樣說:「大法大弟子又來了。」在迫害最瘋狂的時候,不管當著誰的面兒,鄉親們都用「大法大弟子」這個稱呼叫我。

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我的親身經歷足以見證我師父的偉大。在師父華誕到來之際,弟子恭賀師尊!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以上例子有刪減)

大法洪傳於世二十七年來,身患絕症後使生命重生獲得身心健康的例子千千萬萬。為什麼在經歷那樣的殘酷迫害後,還能堅定不移的修煉大法。他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了他們第二次生命,是法輪大法使他們獲得了重生,法輪大法在創造生命奇蹟,沒有師父和大法的慈悲救度就沒有他們的今天。

北京海淀區一位大法弟子說:「我在師父的保護下,在殘酷的種種迫害下,錘鍊出來了堅強的意志和金剛不壞之體,雖然我至今依然居無定所漂泊不定,但內心的堅定從未動搖過。我有師父,有至高無上的師尊,在天國世界裡我的親人在等待著我的回歸,在未來的日子裡,我更要嚴格要求自己,緊緊跟隨師尊回歸真正的家。」

是的,每個大法弟子都會這樣想,無論邪惡怎麼瘋狂迫害,無論迫害結束的時日長短,大法弟子堅守信仰的心不會變。他們為什麼會如此堅守自己的信仰?因為他們有救度眾生的使命和誓約在身,因為他們有一顆中華民族流傳至今的感恩圖報的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