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二三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7月10日】

(一)管法輪功的主動要求三退

清晨,公園的小橋下一位老先生在那衝著河水「咿咿呀呀」的,看到我路過,他追上來搭話:「啊,你也出來走走!」儘管我們從沒見過面,可聽他的口氣好像是老熟人似的。

我也笑著回答:「您老在這練嗓子呢?我聽人說,水能夠讓人的嗓音變得輕柔潤滑。」他笑著比劃著名自己的胸口不好意思地說:「我覺得心裡悶得慌,我就——」我點頭:「噢,我明白了。像您這個年紀的人,年輕時忙忙碌碌的,為生活打拚顧不上想自己,上了年紀,孩子們都出息了,自己也退休了,生活條件又好,什麼都用不著操心,物質上可富足了!可精神上反而覺得沒了著落,突然間自己不知道該干什麼了,甚至惆悵地想,曾經的叱吒風雲好像都被風帶走了,老了不中用了,下一步會是什麼呢?不敢想了!」聽我這麼一說,他很激動,找到了知音似的說:「對!對!對!你說到我心裡了,我喜歡聽你說話!孩子們確實都當官了。可是,你這麼年輕怎麼知道得這麼透徹?」

我自豪地告訴他:「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教的呀,我們師父什麼都知道!現在有學者研究說,世界上所有的人,不論哪個國家,哪個民族,哪個種族,都有三個共同追尋的問題,那就是『人從哪裡來?人來到世上到底是為了什麼?人又將歸去何處?』《轉法輪》就能非常圓滿地解答這三個困惑。」他一聽也高興了:「啊,法輪功!我可知道法輪功,我就是管法輪功的,你有資料嗎?」他伸手找我要資料,我當然樂意給了。

我問:「您是黨員嗎?」他說:「不是,當時我寫了申請,但是因為不聽它們(邪黨)的,沒批,團員入過。」我說:「那給您取個化名退出來好不好?」他高興地說:「謝謝!」

(二)退吧,退吧,快退吧!

草地上,幾個女工正在除雜草,我手拿真相資料走過去問:「法輪功真相資料,要不要?」近處沒說話的,遠處的一位猛回頭:「法輪功?我要!」她立刻站起身向我走來,拿到資料舉過頭向同伴高喊:「嗨,法輪功資料給你一份(其實是一份里的一張)。」

見此情景,我立刻告訴她:「別急!我這兒還有。」這時,呼啦上來一幫女工,我挨個發了一份,大伙兒像得了寶貝似的嘰嘰喳喳的,可興奮了。我也被感染了,高興地問:「你們有入過黨團隊的嗎?給你們取個化名退出來吧。」她們都笑著說不是,並指著走過來的工頭(是個男的),說:「他是,你快給他退吧,你也給他一份(資料)。」同時慫恿著工頭:「退吧,退吧,快退吧!」工頭接過真相資料,臉一沉說:「快幹活去吧!」把女工們都哄的去幹活了。

這時,恰巧走過來一位環衛工,我正好給他講真相,沒想到那工頭卻湊過來認真地聽起來,而且我注意到工頭在聽真相的過程中一直在不停地抹眼淚。遺憾的是,還沒來得及勸三退他們遠遠地看到檢查(工作)的來了都急急地離開了。

(三)暴力洗腦難斷眾生了解真相的渴望

路邊有兩個人正在說話,我迎上去禮貌地問:「法輪功真相資料要不要?」一人乾脆地答:「要,我信這個。」另一人沒說什麼就走開了。我高興地遞上真相資料,沒料到對方接過資料卻說:「法輪功好是好,都讓一些人們給練歪了,法輪功好你在家裡煉,自己受益就行了唄,為什麼要跑出來反黨呢?其實中國人是應該感謝日本人的,因為中國人太多了。」聽到此話,我心裡一陣刺痛,心想這人怎麼被中共暴力洗腦成這樣?真是不可思議!好在他還有點良心在,還知道法輪功好。於是我反問:「那如果死的是你或是你的兒子,你還會這麼想嗎?如果毒奶粉、毒疫苗毒害的是你的孫子,你還會這麼想嗎?」 「不是啊……可是……」他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啥了。我接著問:「你敢保證邪黨的那些惡事一定不會發生在你的身上嗎?」他再一次語塞了,從他一臉錯愕的表情中看得出他正在經歷強烈的大腦風暴。

然後他滿臉愁苦地對我說:「你說法輪功好,我也承認,可是煉法輪功好,你們應該是很陽光的呀!為什麼你們這些資料上都是說共產黨不好呢?這不是宣揚仇恨嗎?」言談中他看到我從防曬紗中露出的手,突然說:「啊!你的手保養的很好,像三十歲人的手(我告訴他我近五十了)。不過你可別想多了,我只是說明一個事實,好就是好,是吧。」

我笑了:「沒什麼,這是煉功煉的,其實我都不用化妝品的。」

他驚訝地重複我的話:「煉功煉的?」

「對呀!其實我可以給你作一個比喻,就像你剛才說我的手一樣,我們說中共的那些事也只是在說明一些事實,讓人們看看中共乾的這些事,自己來評判一下,中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你還說它好嗎?孔子不是說過嗎,他年輕的時候聽這個人說的好,就覺得他好,後來才知道不僅要聽這個人說的好不好,還要看他做的好不好,做的好才是真的好。」我一邊說一邊展開摺疊的《明慧周報》,找到裡面的修煉故事告訴他,「你看這兒有煉法輪功親身受益的真人真事,善惡在這兒都有個比較。打擊善的一定是壞的,扼殺美好的一定是邪惡的。」他一看,如獲至寶一把從我手裡「搶」過去,那滿足的神情似乎再說「原來在這後面啊,我說呢!我終於找到證據了」。

這時我一下子明白了:他之前那些過激的話一定是他在和別人辯論法輪功好不好時,別人搶白他的話,他解不開,今天遇到我一下子都推給我了。

然後他又說:「還有活摘,那是造謠。活摘人的器官干什麼呀?不可能吧,我接受不了。」

我說:「以你善良的心去想當然接受不了!說實話,我也接受不了,我想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接受不了,而且是天理難容!可是那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它們就是為了賣錢,每種器官都有明碼標價……」說到這兒,我突然明白我該怎麼做了。

我拿出一本真相期刊,打開後找到「天安門自焚」圖文分析,跟他解釋:「看這!王進東臉上的皮膚燒壞了,頭髮卻是黑的;衣服燒爛了,腿上的雪碧瓶子卻是好的……」他驚呼:「真的耶!」低頭認真地看起來,我再說什麼他也不答理了,他那全神貫注的神情連我都被感動了!

於是我說:「好好看看吧,你會明白真相的,我先走了,有機會我再來。」他一再囑咐我:「你可一定要再來呀,別忘了再來呀,我願意聽你給我講(真相)!」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