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國外大法弟子不能回大陸探親所想到的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7月15日】

這些年國外開法會時,總有同修問師父能否回大陸探親的事?之初,我對同修是理解,當不斷有人提問時,我就想,這事不是個別的,也能感受到同修的修煉狀態,這是一個修煉人需要突破的問題:老是問師父同一個話題,是不是在一個層次中徘徊時間太長了?一個神能提出這樣的問題嗎?

什麼境界提什麼樣的問題。師父在《轉法輪》「殺生」一節說:「有的人就想了:不能殺生了,我在家裡是做飯的,我要不殺了,我們家人吃什麼?這個具體問題我不管,我是給煉功人講法,不是給常人隨隨便便講如何生活的。」修大法了,在國外這麼多年了,不能回大陸探親怎麼辦?實質上都是一樣的。修煉就是修去名利情,放下生死,去掉所有人的東西,每一步都挖心的痛。不可能一手扯著人,一手扯著神,如果這個基點還不清楚話,就意味著還不懂什麼是修煉?師父說:「過去那和尚出了家之後父母都不認的,完全斷絕世緣,連名字都從新起的。為什麼他要起法名?就是斷絕世上的一切慾望,沒有任何對他的牽掛、糾葛,他才能靜下心來修的。修煉就是個嚴肅的事情。」(《轉法輪法解》〈廣州講法答疑〉)過去,一腳邁進了修煉門,就是出了世間,那跟人是兩層天的,還講什麼母情?半點牽掛都不能有。「過去那個修煉的人用繩子爬進去之後,把繩子割斷,就在洞裡修煉,修煉不出來,就得死裡頭。」(《轉法輪》)當一個人決定修煉時,對世間一切是義無反顧的,什麼錢財、親情統統得放下,初期放不下可以理解,要結束了還放不下,你是這塊料嗎?還想走嗎?

「情」是個神,你越執著他,他越左右你,你思鄉情不斷,他就會加重你這個念頭,讓你有滋有味想個沒完,心裡難受,非的回家看看才好。舊勢力也會把這個執著放大,制約你,讓你經常想起家鄉山、家鄉水、家鄉人的故事,想什麼都美好,都迷人。你越想家,大陸的家裡人越跟你聯繫,越盼望你早點回來,好像你不回去都不行似的。當你境界提高,淡泊親情時,他們跟你聯繫也少了,感覺你回不回去都沒啥,只要你好好的,家人就高興。

假如說,你真回大陸了,不過三天新鮮,民風不古,眼前的一切會把你思鄉的美夢打得粉碎,親戚朋友盯的是你兜里的錢,不大方點閒話就出來了。還有,用不了三天警察就找上門,因為你在國外做的那些大法事國安特務一清二楚,在國外不敢動你,這回你回來了,能輕易放過你走嗎?那可不是一般麻煩,弄不好會把你毀了。修煉人要時刻理智,深思慎行,師父珍惜我們,我們也得珍惜自己呀!感情用事必招麻煩,在大陸這樣教訓太多了。

大陸同修都清楚,20年的打壓不亞於龍潭虎穴,走到今天的大陸每個弟子幾乎都是傷痕累累。拿我來說,好長一段時間想去國外,可出不去。迫害最殘酷那些年,每天都有同修被綁架、被勞教,早晨出門,不知晚上能否回來,心裡壓力到了極限,有的同修昨天還在一起交流,今天聽說被送走了,警察抓人很隨便。雖然這樣,大家照樣出去救人,沒窩在家裡。記得有一次,圈子裡的同修多人被綁架,我被迫流離失所,去了千里之外一個同修那裡。那是我感觸最深一段日子,雖然同修兩口子對我很好,但我心裡像壓塊石頭,整天低沉,不知啥時是個頭?我和同修每天出去講真相,有時侯花五塊錢打車,講完真相就下車。更多時候是想:這迫害什麼時候結束?我好回家,能過個不被騷擾日子就知足了。再後來,在師父點化下我回家了,可不長時間,聽說跟我在一起的同修兩口子被綁架了,他的妻子被打死,男同修被判刑。至今,同修兩口子音容笑貌至今仍歷歷在目,想起來真是欲哭無淚。國外同修對大陸迫害只是間接感受,沒有經歷過直接觸動,這可不鬧著玩的。

我不知道國外同修想回大陸幹啥?簡單的問題一再問師父,不應該呀?我們是身負使命大法徒,這點人心不難去呀?想回大陸?是做大法事?還是與親人暢談久別重逢的感慨?還是富貴了榮歸故里風光一把?還是沒盡到孝心彌補一下心裡的缺憾……不管是什麼心,肯定人心成分多。師父說:「你想多了就是執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執著追求了嗎?」(《轉法輪》)師父珍惜每個弟子,不想讓國外弟子因時機不成熟回大陸毀了自己,這一點,大陸同修看得很清楚:不希望國外同修回來,那裡沒有迫害,可以盡展救人風采。

我們來自大穹深處,那裡有我們真正的父母,輪迴中每一世的父母和親人不過是為最後結緣得法而已,我們是無私的,要慈悲所有的人。如果你想為大陸親人好,就多給他們講講國外大法宏傳盛況,讓他們從內心相信大法,好有個美好未來,這才是真正在救他們,至於你回不回來?並不重要。師父多次為這個問題解法,個人淺悟:不是對你安慰和交底,是讓你去掉這個心,我們不能老讓師父操心,得放下呀?如果同修真的從國外回來,我真的為你捏一把汗。

一點個人淺見,供國外同修參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