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神奇事與誰是我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7月21日】

我們是大法弟子,都明白主元神是我,我有過元神與肉體分開的經歷。那是過去被中共追殺的時候,有一年冬天,我反追捕路過一座山上,連綿的山嶽。我回頭看那些邪惡的中共追兵,沒看到,是暫時擺脫了追殺。於是我坐在地上歇息,天氣異常的寒冷,但我沒有感覺到冷,可我的肉體卻極其強烈的、不停的在打著寒顫,它冷極了,承受到了極限,我對著它默默無言。

我小時候,感覺不到肉體的疼痛,一次把手指頭切掉一塊肉,我哥哥嚇壞了,問我「是不是很疼?」,我沒有說話,因為一點都不痛,可又不好給他說。我身體很正常,我自己打我一巴掌是疼的。後來我發現我的副元神很強盛,那時我剛得了大法,很快就背會了《轉法輪》里的《論語》。一天晚上我睡著了,在夢裡想背《論語》,卻發現不會背了,於是就想到了白天為什麼會背呢?就覺得是副元神背的,是他白天背會了,而我貪玩沒背。我沒得法之前就看到過我的副元神。那時是我第一次元神離體,當時我躺在床上沒有睡覺,我使自己靜了下來,這時看到了茫茫宇宙中浮起了極為深、靜類似氣泡的幽遠、深邃、極度沉靜的強大力量,黑色天幕里旋轉著這種力量的宇宙星體。這時我(元神)起身離開了肉體,感覺到肉體是個黏性的東西,全面黏住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和肉體一樣大,我起身時明顯感覺到了肉體的黏性,我離開肉體後來到床下,然後又來到客廳里。元神是不需要走路的,想到哪就到了,這時我想看看床上的肉體,於是又來到床邊往床上看,但是看不見肉體,卻看到另一個我的形像從肉體位置上飄了起來,長的和我一模一樣,但是比我的肉體精神,好看多了,梳著漂亮的分頭,他非常善良的看著我笑,這是我出生以來頭一次看到人會有這麼美麗、善良的笑容。他想要拉我的手。我就跑,因為我知道他想幹嘛——他拉住我的手就會把我拉回肉體。我拿起客廳里的東西擲他,不是想打他,只是想不讓他靠近,但最終還是被他捉住了手,瞬間就把我拉回了肉體。自那以後,我可以元神離體了,但是只能到表層空間,白天元神離體到院子裡逛一逛,但是在陽光下的時候,眼睛卻睜不開。後來就覺得太沒有意思了。

得法後又遇到過一些副元神,有一次一個地方聚集了很多元神,我也去了,我對身邊的元神說我是主元神,當時有點自豪。這時一位女副元神接過我的話說「讓主元神死了吧」,我就不言語了。後來想起佛教道教都要求「識神死,元神生」,她自然就認為要抑制主元神,修副元神了。我的體內有很多的生命,一次看到他們背《論語》,一秒鐘竟然能背很多遍,是極短的瞬間就能背一遍,而且每個字都歷歷在目。可惜我不會背《轉法輪》,如果會背的話,他們也能一秒鐘背很多遍了。

元神離體這個功能是有危險的,因為那時我還沒得法,沒法指導會做錯事,也沒有師父和護法神的保護。一天晚上我又元神離體到外面玩,來到房子外的幾棵大樹旁,這時來了兩條惡狗圍著咬我,我怎麼也打不退。這時有一位道長帶著一個童子從我房子東面走來了,道長也沒有說話、也沒看我,就脫下左腳的靴子把兩條狗裝入了靴子,然後穿上靴子就走了,小童子也沒理我。

在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時,另外空間的邪靈很多都是動物,我們當地有個學員是因為有病才修煉的,當時中共官員恐嚇他不要煉了。我看到恐嚇他的是三個老鼠精,拿著長刀裝模作樣的架在他的脖子上,要砍他的主元神,把他嚇住了。我就去打那三個老鼠精,可發不出功來,打不著老鼠精。修煉人另外空間的顯像也可能會說明問題,我們當地一個學員表現的很精進,可是在另外空間看,他在一個凹坑裡原地快速跑步,他只要一小步就能出來了,可是就是出不來在原地跑步,因為心性沒提高。中共迫害後,修煉者的提高速度是驚人的,我在2000年寄出一封真相信,隨著寄出,我看到信封上的郵票都成了佛飛走了。

修煉的事是很有意思的,人只要以修煉為大,修煉就會比人類任何事都美妙、誘惑,人間的事反而無味了。我修煉初期出現的這些事情是師父根據我的性格特點安排的加強我修煉意志的方法,等我安心修煉後,這些東西就沒意思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