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半冤獄 佳木斯石化廠孫麗彬含冤離世

【正見新聞網2019年07月09日】

「又難受了,喘不上氣,一宿沒睡。」熬過來之後,孫麗彬常這樣訴說,表情淡淡的。

2011年1月26日,孫麗彬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出現雙肺空洞結核。冤獄期滿出獄的她,在又遭受了中共的持續騷擾、經濟截斷的迫害後,於2019年3月4日含冤離世,終年65歲。

無奈人生 重獲希望

1955年2月出生的孫麗彬女士,是家中的長女,她自幼心地善良,聽父母的話,成年後參加工作,是佳木斯市石油化工總廠的總機話務員,一直干到退休。

孫麗彬女士的母親高淑芬今年高齡85歲了,談起女兒孫麗彬,老人說,她在我的子女中排行最長,也最為懂事和孝順,在家族中口碑很好。在她年齡尚小的時候,就體諒父母的艱辛,開始幫助父母操持家務,分擔生活重負。

當時,孫麗彬家住在伊春市南岔區,由於是林區,平時的燒火做飯和冬季取暖,都得到山上去砍柴。家裡弟妹多,很多家務負擔都落在了她的肩上。隨著年齡的增長,她承擔的負擔也越來越重,可懂事的她卻從未有過怨言。

孫麗彬成年後,也沒過上稱心如意的日子。孫麗彬和丈夫在一起生活8年後,不得不和他分了手,自己帶小兒子過活。生活的艱辛、婚姻的不幸、過度的操勞,使原本就很內向的她越發心事重重、鬱鬱寡歡。她先後患上了偏頭痛、胃病、胸悶、心口疼等疾病,尤其是頭疼,一犯病就疼得死去活來,吃藥不好使,醫院也查不出病因。

1998年的春天,經人推薦孫麗彬開始修煉法輪功,她這才感到從此人生豁然開朗,她認定了「這就是我要走的路」。

修煉法輪功,提高心性,使她脫胎換骨,不僅疾病好轉,走路一身輕,不用吃藥了,而且積存在心底的陰霾蕩然無存,人顯得神清氣爽、開朗樂觀。

在孩子面前,她是位稱職的好母親,無微不至地照料孩子的飲食起居,更能引導孩子按「真、善、忍」的準則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做有利他人、福益社會的好人。

有一年夏天,正在讀高中的孩子被急速行駛的計程車撞得飛起來彈到幾米高,而後從空中重重地摔在地上,當時就昏厥過去。司機當時都嚇傻了,圍觀的人群中傳出驚呼聲:「完了,完了,這孩子完了!」過了好一陣子,孩子才逐漸恢復了意識。

看見孩子踉踉蹌蹌地從地上爬起來,司機醒過神兒來,趕緊下車問孩子怎麼樣,要送孩子去醫院。孩子卻說沒事兒,不用去醫院。圍觀的人都說,這司機今天遇上好人了,換別人非得訛上他不可。

司機開車把孩子送回家,執意要留下五百元錢,孫麗彬說什麼也不收,並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的,大法師父要求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不會給別人找麻煩的,更不會訛你的。孩子自己都說沒事兒,那就沒事兒了,不會有問題的。」

孫麗彬接著對司機說:「你也不是故意的,這年頭掙點錢也不容易呀,你也得養家餬口的,以後開車可得注意了!」那位司機千恩萬謝地走了。這件事在當地一時傳為佳話。

一次,孫麗彬在樓道里撿了一百多元錢,挨家敲門問是誰家丟的錢,得到了鄰居們的一致好評。

在單位里,她工作也兢兢業業,在個人利益上從不計較,不爭不鬥,與同事相處得十分融洽,是一位讓領導放心的好職工,更是一個贏得了同事信賴和尊敬的好人。

在無奈人生的悲楚中,幸遇法輪大法,孫麗彬生前曾認真地跟人說:「沒有修法輪大法,我活不到今天,也做不到這樣。」

兩次進京上訪

1999年7月20日,中共及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修煉群體,腥風血雨,連宵二十載。眾多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和平上訪講真相,孫麗彬是暗夜繁星中的一顆。

2000年6月18日,2001年1月8日,孫麗彬兩次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被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4個月。期間,她遭警察恐嚇打罵,以及電棍電擊。

這之後,中山派出所警察孫宜斌、雲峰小區居委會人員經常去孫麗彬家裡騷擾與恐嚇。每逢「兩會」等敏感日,當地公安警察就去孫麗彬家砸門騷擾。

被非法判刑四年

2002年3月6日,孫麗彬在一家藥店裡講法輪功真相,被中山派出所警察邵福祥夥同兩名男警察拖上「110」警車,在途中還遭警察毆打。

到派出所後,警察們將孫麗彬綁在鐵椅子上。邵福祥強行從孫麗彬身上搶下鑰匙,十多個警察到孫麗彬家裡非法抄家,搶走她的私人物品。

在派出所,邵福祥等警察逼迫孫麗彬踩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孫麗彬不踩;他們就搬起她的腳踩。在反抗中,孫麗彬的褲腿被撕開。

警察還把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往椅子上塞,逼孫麗彬坐上去。孫麗彬拒不配合、反抗,他們就把孫麗彬鎖在鐵椅子上,放在地中央,不讓其行動。

此後,孫麗彬遭東風區法院枉判4年。當年,中山派出所所長徐永利直接參與了對孫麗彬的迫害。

「人間地獄」

孫麗彬在哈爾濱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了4年,稱之為「人間地獄」。

有這樣一段順口溜,描述該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打罵捆綁吊,渴餓憋屎尿,牙籤支眼皮,棍子捅陰道,酷刑上大掛,昏了嘴塞藥,醒了接著吊……

2002年9月4日,孫麗彬被強行關押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當天就有七八個警察對她進行強行轉化,要她放棄修煉,不許她坐,只能蹲著。警察還指示囚犯輪流打她嘴巴子,從中午一直打到半夜。

獄長叢新見孫麗彬不轉化,下令把她關入小號,不讓穿外衣;讓她坐了三天三夜的鐵板凳,手和腳都被扣上,被三個刑事犯看管。

三天後,警察把孫麗彬用手銬銬在冰冷鋪板的鐵環上,銬了七天。

警察王亞麗還指使犯人折磨孫麗彬,逼她走鴨子步、蹲下蹦、罰站,打她嘴巴子、揪她頭髮,折磨持續到半夜十一、二點,才讓她戴著背銬睡在三樓辦公室冰冷的水泥地上。警察就這樣折磨孫麗彬折磨了十多天。

2006年初,獄警夏鳳英、呂翠君又開始暴力虐待法輪功學員,一直持續到六月份都沒停止。這期間,孫麗彬被迫害得最嚴重。

以李艷平為首的十幾個刑事犯首先是毒打孫麗彬,對她拳打腳踢;然後,把她摔按在地上,李艷平抓住她的頭髮把她腦袋往地上撞,當時她的頭就被撞出了包。

李艷平還一拳打青了孫麗彬的左眼,致使孫麗彬頭暈、迷糊、噁心、全身疼痛。當時打孫麗彬的犯人太多,把孫麗彬埋壓在底下,都看不到了。警察王亞南和張文亞就在跟前看著,不制止。

孫麗彬被打得臉變形,滿頭是腫包,腦袋發暈,渾身疼痛,血壓升到170至180,十多天不能下床。

面對如此殘酷的迫害,孫麗彬始終堅持自己的信仰,維護自己的修煉權利。

2006年2月15日是中共所謂的法律日,說是可以遞給律師控告信。孫麗彬也寫了揭露迫害的起訴信交給獄警。

至3月3日,包括孫麗彬、徐家玉、王淑霞、趙鳳霞、高秀珍、范國霞、王艷波、劉學偉、張峰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們寫了控告信。參與迫害的有惡警夏鳳英、呂翠君、王亞南、張文亞,犯人有:李艷平、李麗、張秀圓、滿運月、陸紅、張秀玉。

「五聯保」制度

孫麗彬在信中披露,監獄利用「五聯保」制度監管法輪功學員,所謂「五聯保」實質是四個刑事犯看管一個法輪功學員;還有監控筆錄,獄警還要在監控筆錄上簽字。

「五聯保」制是五個人一組互相牽制形成一種連坐形式,如一人有錯,其他人也將同樣受懲罰。獄警一旦施加壓力或者扣「五聯保」的分,犯人們就將仇恨集中到法輪功學員身上。

在七監區四名刑事犯當著副監區長崔紅梅的面,將法輪功學員從二層床上抬起來扔在水泥地上,險些摔死。可是獄警不但沒處理犯人,反而給他們評上「先進積極分子」。

2006年3月5日,孫麗彬冤獄結束回家。

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佳木斯市另一位法輪功學員馬春利女士和兒子趙鑫相依為命。2010年3月17日,馬春利女士遭佳東派出所孫雷等警察非法關押。得知趙鑫一人在家無人照顧,孫麗彬等法輪功學員前往照顧。

2010年6月22日上午,孫麗彬等法輪功學員陪同趙鑫一起去到佳東派出所說明情況,要求釋放馬春利。但他們被佳東派出所非法拘禁。

過程中,警察鄭慶成一把抓住孫麗彬女士,用力地將她往牆上撞,其他警察蜂擁而上狠狠地將其他5位法輪功學員推到所長辦公室中,強迫她們坐下。一位法輪功學員被打得嘔吐。

警察陸景龍和劉德慧則對趙鑫大打出手,將其脖子打出了兩條很深的血印。趙鑫在極度恐慌的狀態下跑出了派出所。

之後,孫麗彬、趙桂英、盧志英和張淑英等4人被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

2011年1月5日,孫麗彬被非法關押7個月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期間,東風區法院使用離間手段,迫使孫麗彬同意辭退北京律師。

孫麗彬女士隨後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遭到酷刑迫害14個月後,她於2013年5月份開始出現嚴重的咳嗽現象,被檢查出雙肺空洞結核。

孫麗彬家人多次要求給她保外就醫,遭拒絕。

2014年12月21日,在監獄醫院傳染病房被隔離關押7個多月的孫麗彬,冤獄期滿出獄。
迫害株連家人

中共對孫麗彬的長期嚴酷迫害,令她的親人也蒙受經濟損失和巨大的身心痛苦,上學的兒子一人艱難地生活,老父過早離世。

孫麗彬的兒子,人品和學習成績都是一流的。高校畢業後,校方得知其母是法輪功學員,迫於形勢的壓力,沒把留校工作的機會給他。兒子進入而立之年,正與女朋友準備完婚的時候,女方得知他媽媽又被非法抓捕後,與他分手。

孫麗彬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期間,她的退休金被停發、停漲。

2015年5月, 孫麗彬依法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等部門提出控告,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要求最高檢察院依法追究江澤民、曾慶紅、羅幹等迫害者的法律及刑事責任;責令被告對因其行為而受到各種非法處罰的公民公開道歉,賠償受害公民的精神和經濟損失。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