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惡害人者終害己

如一


【正見網2019年09月25日】

小的時候聽爺爺、奶奶講的善惡有報故事多,在思想深處形成了「行善者終得福報,作惡害人者終害己」的認識,也在用心觀察世人的行為對後代的影響。

媽給我講過本村兩個人作惡害人的事。一件事是本村的一個人很有勢力,他的哥哥在本縣擔任縣長,因此在本村胡作非為,欺男霸女。他和一個上門女婿有矛盾,多次拿刀在他下班經過的路口隱藏要殺他,或者在這家門口等著殺他,活活的把這家的上門女婿嚇死了。

他的鄰居有個老太太養了好多雞,他看著煩,就用一包老鼠藥把所有的雞子毒死了。後來,這個人得了胃癌,活活的疼死了。他的大兒子托關係謀了個有油水的小官,因為貪污被判刑,丟了公職;二兒子夫妻不和,開個計程車謀生,被勒死在車裡;小兒子開個大貨車把人撞成癱瘓,每年辛辛苦苦掙的錢都填補到醫藥費上。害了別人,自己也沒有好下場,還殃及兒子。

另一件事是本村一個人在「文化大革命」時,擔任當地革委會主任,心眼小,喜歡整人。有個村民說了句「吃不飽」,被他聽到,當晚就開批鬥會。三張桌子摞起來,逼迫那個村民跪在最高的椅子上,即使承認「能吃飽」還不行,一直批鬥了幾個小時才罷休。他死後,在幾個兒子身上沒有看到報應,可能是祖上還有點德,但在孫子輩身上體現出來。一個孫子因為欠帳幾千萬,差點被人活埋,不得已,只好離婚,藏身外邊,不敢回家;一個孫子替人擔保巨款,還不起,只好東躲西藏,兩家人的日子都不好過。

人世間沒有偶然的事,行善積德一定是福報,作惡造業一定是惡報,害人者終害己。

我對「作惡害人者終害己」有進一步認識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看到中共的各級人員因為被中共謊言的推動下,做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壞事後,遭受了各種各樣的報應,歷史有的各種報應都出現了。

蹊蹺死亡的,被雷劈的,離奇車禍死亡的,跪著死的,被意外飛石砸死的,禍及家人的,絕症死亡的,自殺身亡的,被抓捕判刑的等等,不一而足。

北京市平谷區峪口鎮興隆莊村原書記張元福,在任期間刁難法輪功學員,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說不好聽的話,帶領政法委警察等騷擾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2017年冬天張元福夫婦雙雙中煤氣,張元福中毒死亡,而不反對大法的妻子卻安然無恙。

安徽合肥市皖江機械廠子弟學校原校長周衍榮,自1999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後,積極參與迫害學校中修煉法輪功的教師,對法輪功學員儲金庭、孔祥玲、陳元蘭實施停課、停發工資、批鬥等迫害。其中陳元蘭曾被多次綁架,遭洗腦班迫害;儲金庭被學校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後,於2000年12月5日因病去世,他死前曾說:「如果讓我煉法輪功,就不會這樣了。」周衍榮的惡行禍及家人,2015年前,他的女兒被人搶劫財物殺害。他自己則因中風癱瘓。

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區公安分局燕泉派出所警察楊太,曾被派駐龍泉社區,多次親自參與綁架和騷擾法輪功學員。2019年4月25日,楊太身患急症,被送入醫院搶救。這天晚上,狂風呼嘯,電閃雷鳴,突如其來的暴雨席捲整個郴城。楊太從高樓一躍而下,死於這個暴風雨的夜晚。

四川成都地區原雙流縣中和鎮鎮長賴世兵,38歲,因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指使惡人、惡警將法輪功學員肋骨打斷,送正興洗腦班,把法輪功學員關在化糞池改設的地牢鐵欄里,每天每次只給幾兩飯吃,餓得皮包骨頭,奄奄一息,危在旦夕才放回。賴世兵遭報應,於2004年9月車毀人亡。

陳光全四川成都地區雙流彭鎮石廟村村民陳光全,該人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並仇視大法,2009年自己與老婆患癌症先後死亡。

這樣的例子舉起來太多了,明慧網每天都有報導。還有很多中共官員被審查、逮捕的、判刑的例子,在中共自己的媒體上都有報導。

這麼大面積報應的案例出現,說明了一個問題:中共迫害法輪功,利用謊言裹挾民眾參與迫害,一定有其驚天陰謀。

在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裡,執政者都希望國家好人多,國富民強,人民都有福報,都過上好日子,但是中共恰恰相反,發動一場又一場政治運動,迫害的都是具有深厚傳統文化思想的好人,提拔重用的恰恰是順應中共邪性,迎合中共假、惡、鬥的小人、流氓等;摧毀傳統文化,編造一個反天地、神佛與人性的黨文化,顛倒是非善惡,摧毀道德。法輪功的真、善、忍,對任何一個國家和人民都是大好事,對任何一個執政黨也是大好事。法輪功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所到之處,深受歡迎,唯獨中共至今還在失去理智的鎮壓、迫害。

歷史上,與佛法,與修煉人作對的一定是魔鬼。但是失去傳統文化的中國人已經沒有了善惡是非觀,不敢把中共和魔鬼划上等號。儘管中共也公開在《共產黨宣言》里宣稱自己是幽靈、魔鬼,人的觀念里總覺得魔鬼應該是象《西遊記》里的妖魔鬼怪一樣,單個的人,把一個組織稱之為魔鬼,不好理解。

其實,《九評共產黨》一書已經清晰的闡明了中共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揭示出了共產邪靈的來源與它來在世間的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毀滅,不單單是消滅肉身,而是生命的銷毀,永遠的沒有輪迴轉世,這是宇宙中最可怕的事。

中共要達到這一步,只能想盡辦法利用謊言蠱惑人做盡壞事,造下無邊的罪業才能達到這一步。中共為什麼阻止人明白真相,極盡所能的迫害法輪功?就是要人在善惡不分中,作惡害人中造下無邊的罪業,害人害己,是不是禍及家人,中共不管,中共要的是人因為罪業大到被神佛銷毀的程度。

神佛的威嚴與慈悲同在。神佛不會無視中共掩蓋天理蠱惑人無盡作惡的罪惡目的得逞。法輪功學員遵從神佛的旨意,站出來講真相就是在救人。人真的明白真相,摒棄惡念,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真的能得救。

2019年9月7日的明慧網刊登了一篇署名大陸大法弟子的文章《善待堅持離婚遭報的丈夫》,講述了一個大法弟子(法輪功學員)善待已經離婚的丈夫,使他明白真相得救的故事。故事雖短,但很真是感人。原文轉錄如下:           

1996年底我(作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法在我心中已經生根,大法讓我修成無怨無恨、先他後我的人。下面我把發生在我身邊的故事與世人分享。

風風雨雨的走過這二十一年,真的感慨萬千。因我修得不太好,威德不夠,不能感化我的丈夫,他出軌了,他利用誣陷大法和迫害我想達到他出去另組家庭的目地,把我起訴到法院要求離婚。一審時他為了達到他的目地,還大鬧法院,樣子象個著魔的人,同時買通法官和市六一零人員,法官如他願判了離婚。

我怕這樣的判決,對世人影響不好,於是我上訴,而我的丈夫還是一意孤行,在應訴書中繼續罵大法,二審還沒有開庭,他在2010年1月就遭到惡報,腦出血,才四十八歲的人吶,就得了偏癱的後遺症:說話不清,右手象挎個籃子,右腳象安了一根木棍,不聽使喚,行走很不方便。公司賣了,小車賣了,兄弟捐錢了還是治不好他的病。

儘管這樣,我對他不計前嫌,把他接回了家,繼續為他治療。

到了2016年,他的小妹認為他一個人在家,沒有人說話(因我要上班),認為把他送到護理院好一點。結果在去年病情惡化,護理院也治不好了,到年關了,我接他回家過年。誰知他癱在床上起不來了,大小便都在床上,臭氣衝天,把我累的整個人象虛脫了一樣。這時想起他以前那樣對待我,我那個怨啊,象決堤了一樣,真不想管他了,把他送去護理院算了,眼不見、心不煩,這樣自己還省事了。但又想到這樣下去對他不利,只會越來越糟。

師父告訴我們:「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不是一個修煉人嗎?修煉人沒有敵人,我還要救他呢。說著容易,做到就難了。三番兩次的把污穢物拉在床上,以前有人說被褥要洗我都不相信,但我就做了這件事情,因為總不能把被子都丟了,從新去買啊。

我把吃苦放到沒有底線。經過多次魔煉,把這個怕髒的心磨掉了。同時為了救他,我給他播放《九評》,反覆的放,讓他能夠分清善惡,扭轉他的無神論思想,從新認識大法。

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服侍和不斷勸說,他願意接受大法了,師父也管他了。經過一個多月的聽師父講法錄音,他現在基本可以自理了。

問他:法輪大法好不好?他說:「法輪大法好!師父太慈悲了,連對大法犯過罪的人都救度。感謝師父。叩謝師恩!」

中共邪黨真的在毀人,法輪功學員無怨無悔的付出,一心只為救人。沒有法輪功真相在民間的傳播,就不會有人類的今天與未來。執迷不悟,拒絕真相,還在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未來是危險的,作惡害人者終害己,這種作惡害人是被中共謊言帶動下干出來的,結局一定是中共邪黨的殉葬品,隨同中共邪黨一同被神佛銷毀。

珍惜法輪功真相,就是珍惜自己生命的未來;了解真相,善待法輪功學員,拒絕中共邪黨,廣傳真相,生命才能從被中共拖入惡報的命運轉向獲得福報的美好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