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神靈異事(3):生下來就說話的孩子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9月23日】

一次在龍湖公園和一位年近六十的農村婦女講有神論真相,這位婦女告訴我,說她老家在河北正定縣,她們那裡村裡人家基本上都信神,拜老天爺,當然也有拜佛的人家。她本人也很相信神佛之事,為什麼呢?因為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她上初中時,有一個和她同班的女同學,這個女生的爺爺一生下來就開口說話,把接生婆給嚇跑了。因為這個神奇的事情影響了她,使她很相信鬼神之事。這個奇異故事在她們當地也很有影響,傳遍了十里八鄉,被當地人津津樂道。也因為這個神奇故事的流傳,當地的鄉親們普遍相信鬼神之事,敬拜老天爺都比較虔誠。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一零年代,在一個村莊裡有一戶普通人家,這家有三個兒子,耕種著二十幾畝地。這天他家十七歲的大兒子牽著一條毛驢要去地里澆地,十二歲的小兒子跟在後面要去田野里玩耍。

那時澆地,是用毛驢拉著水鬥,用水鬥把大渠中的水戽到水溝里,讓水順著水溝流淌到一畦畦田地里。哥哥拿鐵鍬挖開一畦地的田埂,讓水流進田地,待水灌滿了一畦地,再打開下一畦地的田埂,然後把上一畦地田埂上的缺口用泥土堵上;就這樣忙碌著幹了一上午。弟弟則到處跑著玩了一上午。

快到中午十一點時,哥哥把弟弟叫過來,說:我肚子有點兒餓了,要回家吃點東西,你來看著毛驢給地澆水吧。給你這個棍兒,毛驢要是停下來不動了,你就拿它朝驢邦一下。我吃完飯就來替換你。弟弟聽哥哥說餓了,他馬上覺得自己也很餓了,有點飢腸轆轆、餓的心慌。他就跟哥哥說:哥啊,我也餓的不行了,我想趕快跑回家拿塊乾糧,然後就跑回來替換你好嗎?哥哥挺厚道,處處讓著弟弟,他就對弟弟說:好吧,你先回吧,快點回來啊。

弟弟趕快一溜小跑趕回了家,從家裡拿塊乾糧就出了門,想著快點到地里去替換哥哥。不料跑到村口,迎頭撞上一條不知哪裡來的大瘋狗,只見那大瘋狗齜牙咧嘴,惡狠狠的對著弟弟咆哮,好似看見了冤家對頭一般。弟弟嚇得扭頭就跑,想避開大瘋狗,從旁邊繞過去。誰知大瘋狗迅如閃電,一下子竄過來,上下其嘴狠命撕咬,竟把弟弟咬死在村口旁邊的臭水塘里。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呀。

弟弟靈魂出竅,一下子就到了陰曹地府的奈何橋邊,他看見河邊站著兩個陰差,正在給一個老頭灌迷魂湯。只見那老頭被燙的嗷嗷叫,很痛苦的樣子。灌完了湯,陰差順手把老頭往奈河裡一推,老頭就落入河中,投胎轉世去了。小孩在旁邊看的心驚肉跳,他不想喝那迷魂湯,於是轉身就跑。

這時陰差發現了他,對他叫道:站住,不許跑。說著就來追他,要把他抓回去。小孩嚇得沒命的跑,跑過了兩塊莊稼地,又跳到前面村莊的房頂上。他在房頂上竄來跳去的往前奔,躲避著陰差的抓捕;陰差跑的挺快,眼看就要追到跟前,這個小孩情急之下,見到這個院子裡的女人正在生孩子,他就急忙跳下去進入其中,投胎轉世了。

這戶人家是個高齡產婦,三十好幾了才生第一個孩子,所以不太好生,難產。接生婆已經忙活半天了,可是孩子一直生不下來,再不下來恐怕要胎死腹中,那樣大人孩子都難保命。所幸這時,那個不喝迷魂湯拚命奔逃的孩子加入其中,如同給胎兒添加了一個生力軍。這個孩子在一日之中,已經遭遇兩次生死劫難,劫難錘鍊了孩子的意志和勇氣,促使他奮力掙扎求生,所以胎兒很快就生出來了。

重新變成一個呱呱落地的嬰兒,小孩感覺怪怪的,剛才還在屋頂上竄來跳去,奔跑自如,現在又變成一個襁褓中的嬰兒了。可是他沒有喝迷魂湯,過去的事情全都記得,這時孩子非常思念原來那個家,想到父慈母愛,厚道的哥哥在地里挨餓等他,家裡人現在可能都不知道他被瘋狗咬死在臭水塘里,怎麼辦吶?於是孩子就張口跟接生婆說話:我叫某某,我家在某某村......,接生婆嚇得媽呀一聲,跳了起來,孩子這一世的爹又驚又怕又生氣,對接生婆說:這是個妖怪?!快把他扔到尿罐里淹死他!接生婆說:可不敢殺人害命傷天害理啊!他不是妖怪,是再世為人了。說罷,接生婆心裡害怕,嚇得一掀門帘跑出去了。

這個孩子爹是個性格不好的強悍之人,一直喜歡上山打獵、下河撈魚,這些都是殺生造業的勾當,所以他年近四十了一直沒有孩子,這個孩子是經好心人指點,上廟裡拜觀音菩薩求來的,沒想到孩子剛生下來就張口說話,搞得他懊惱心煩,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孩子對他說:我不是妖怪,我已經是再世為人了。我原來是某某村誰誰家的小兒子,今天中午在村口被一條瘋狗咬死了,剛才因為不想喝迷魂湯,被陰差追趕到這兒,就投胎轉世了。你快點去我家把我父母接來,讓我和他們說說話,就知道我所言不虛了。

孩子爹聽了這些話,心裡不害怕了,但還是有點生氣,就對孩子說:你們村離這裡有十二里地,今天晚了去不了,明天再說。他想了想又說,我去你家可以,但是有一個條件,你現在和我說話沒關係,明天和你原來的家人說話也可以,但是明天你跟你家裡人說完話之後,你就別再說話了,等你該說話的時候再說話,別叫村裡人說我家生了個怪胎,那樣對你也不利。你能答應我的條件嗎?孩子同意了。

第二天,孩子爹套上牛車走了十二里地,找到孩子原來的家,把孩子原來的父母接來了。孩子向原來的父母雙親哭訴了他被瘋狗咬死,及之後的遭遇,他前世的父母痛失愛兒,放聲哭泣,淚流滿面,卻也無可奈何,只好勸孩子把心放下,不要再多想從前的事了,在這個新家好好過日子吧,好在家裡還有你兩個哥哥,都能下地幹活孝養爹娘,你不用惦記我們。

孩子和前世的爹娘哭別之後,遵守諾言,不再說話了,就像正常孩子一樣了。但是接生婆把孩子生下來就說話的事傳出去了。後來孩子長到十幾歲時,就時常去探望自己前世的父母,過年時初一早上第一碗餃子用毛巾包裹好,騎自行車給前世的父母送去,可是對這一世的父母感情略顯淡薄,說話總是你、你的,但他是這家唯一的孩子,父母對他也不苛求。孩子陰曹地府走了一遭,對生老病死都看淡了,就循規蹈矩地過一個平常日子,還有就是跟他認識的人們講講他出生入死的那些經歷。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歷史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