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協調明慧學校的修煉體會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0月31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尊敬的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那時我只是個高中生,回想這二十來年師父為我精心安排的修煉之路,我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無限感恩。近來,我有幸參與明慧學校的教學協調工作。回顧今年前三個學期明慧學校的一切,我們取得了很大的進步。學生數量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以上,學生的整體出勤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家長的滿意度大大提高,學生的學習成績有了很大的進步。回顧我自身的修煉,也是在不知不覺中去掉了很多執著心,心性得到了提高。下面向師尊匯報並與同修交流:我在協調明慧學校項目中的修煉體會。

一、去掉顧慮心,勇擔教學協調工作

去年最後一個學期,明慧學校大班的孩子很多不來了,學生人數達不到政府資助要求的最少三十人,而且還聽說要來審計我們學校。校長很著急,多次召集老師們一起討論決定,一方面調查孩子們不來的原因,另一方面安排老師們借大組學法的機會與大家交流。我其實心裡很清楚,雖然孩子們不來明慧學校的原因很多,但是最主要的是我們必須向內找,作為學校、作為老師,我們在很多方面還需要提高。

師父說:「我告訴你們,我在國外走了許多地方,我都發現這個問題,所以我往往看到我們弟子,我就告訴他,我說一定叫孩子學中文,不能失去你黃種人的那種特點。因為白人世界裡沒有你,你還要回到黃種人世界,你要是學法理解不了法的真正涵義那才是最大的事。」[1]

我意識到:明慧學校是修煉人辦的學校,是為了證實法的需要而辦的,我們以「真、善、忍」來教育孩子,而常人學校沒有修煉的內涵,由此而派生出的教育內涵不同。我意識到這是一個證實法項目,我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在這個項目的付出並不夠,我除了帶好自己的班級,很少關心其它的事。

雖然我看到了些學校存在的問題,但是由於不想承擔責任、不願意付出的心態,使我總是向後退。通過學法,我意識到我必須去掉顧慮心,像其他項目同修一樣,為參與的項目多付出,這或許就是我史前簽下的約定,我應該協助校長把項目做好。

首先,我想到了以問卷調查的方式,一方面讓不了解明慧學校的家長們知道明慧學校,另一方面了解是什麼原因使家長們沒有送孩子到明慧學校來。我與校長溝通我的想法,他很贊同。於是,我當天晚上就開始設計問卷調查表,另外,再把師父關於孩子學中文重要性的講法也寫上,希望大家共同提高認識。一弄就是幾個小時,雖然弄到很晚才睡覺,但是卻不覺的困,思路還很清晰。當晚,我就把問卷調查稿發給校長及幾個明慧學校的老師同修,看看大家有什麼補充或修改。第二天,和他們溝通後定稿發給校長去實施調查。

後面的幾周,我一直在跟進,開始我沒收到什麼回復還有些泄氣,心想白忙一場。幾周後的一天,我收到了一封校長轉來的郵件,是一位以前沒送孩子來過明慧學校的同修的回覆,他表示明年要送孩子來明慧學校。這封郵件大大的鼓勵了我,多謝同修的支持與師父的鼓勵。後來,雖然我只收到了幾個回復,但是我通過和家長單獨溝通,我知道問題出在學校與家長們的溝通不夠通暢。

於是,我利用大組學法的機會,向大家介紹明慧學校,為什麼要送孩子到明慧學校,明慧學校的教學安排,使用的教材及家長們的配合要求等等。向同修闡述明慧學校項目在證實大法的意義,希望得到更多同修的支持。

有兩位老師以自己孩子為例,在大組學法上交流了孩子來明慧學校的經歷。其中一位老師的交流給我很大的啟發。她有兩個孩子,大女兒小時候也來明慧學校,但是後來因為考OC班、考精英中學要在周末參加補習,中斷了到明慧學校的學習,結果後來孩子大了,大法都不學了,改信別的了。有了這個教訓,她不管多麼困難,九年來堅持送小兒子來明慧學校,直到兒子考上神韻。

校長告訴我,有超過二十位的神韻藝術家曾經上過雪梨明慧學校。明慧學校給大法小弟子們提供了很好的修煉環境。我悟到:送孩子到明慧學校,其實是孩子和家長都同時參與到明慧學校這個證實法的項目中來了。

新一學期,明慧學校開學了,令人高興的是當天有超過三十個孩子來報名了。我們按照正規學校程序,要求每個家長填寫學生入學登記表,並且把「致家長的一封信」及家長會通知發給家長,同時給每個孩子做水平測試,安排開學典禮,召開老師新學期會議。

二、體會協調工作的不易,修去利益之心

由於顧慮心,初期我沒有接受校長要給我的職位任命,心想這只是個自願的協調工作,這職位又沒什麼報酬的,何必承擔這份責任呢。在開學的前兩週就碰到了困難,老師們對分班結果不太滿意,在教師會議上,老師們對新教材有些看法,對教學要求也不太願意配合。因為職責不清,協調工作並不是很順利。真可謂是「不在其位,難謀其政」。

或許,校長也看到了這一點,他給我全力的支持,要求我來主持家長會議,在未與我商量的情況下,直接在家長會上向大家介紹我是副校長,主管教學方面的事務,這一下我也不好說什麼,只好默認了。我知道,是師父直接拿掉了障礙我的人心,希望我能主動承擔責任,兌現我的史前誓約。

「身在其位,必謀其政」。我知道要辦好明慧學校項目,就得用法來衡量。老師們、家長們的學法修煉狀態直接影響到孩子們的表現。而作為學校的管理協調人,我們的職責是組織老師、家長和孩子們在學法修煉上共同精進,在教育領域上證實大法。

明慧學校與普通的中文學校區別很大,除了課前的煉功活動,我們的上午教學時間分成兩部份,一半時間帶領孩子們學法,另一半時間給孩子們教授中文課程。這就對老師們要求很高,上課的時間安排很緊,還得批改作業、考試等。我深感老師們的艱辛,所以我想我的最主要工作就是儘量給予老師們支持與幫助。

首先,要提高老師們的教學質量,必須解決教學數據的列印問題。開始,我想買個好點的印表機捐贈給學校用,然後麻煩校長每次帶到學校去。

當我正在officeworks挑選印表機時,突然想到校長星期天早上來學校的路途很遠,帶著印表機不方便,另外時間長了印表機也容易壞。於是,我決定還是我自己先買個好點的彩色印表機,幫助有需要的老師們列印數據。另外,也鼓勵老師們自己到officeworks去列印,費用可以報銷。

由於去年錯過了訂教材的時間,在第一個學期,因為我們定了教學目標是學習漢語拼音,可是又沒有相關的教材,我家裡還好有一本拼音練習冊,於是我把書帶到officeworks去複印。考慮到其他班級也需要,我去複印了近三十本,每本幾十頁,複印完又買活頁夾一本一本的裝訂。整整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花了一百多塊錢。我背著這重重的一袋教材很開心的回家了。

剛開始,我每星期除了列印我自己班上的數據外,我還給中班、大班的老師列印作業單、課外閱讀資料。每個星期都是厚厚一沓,我並沒有什麼抱怨,只是希望能夠幫助老師們共同提高教學質量,我也沒有找校長報銷。其實,我的經濟狀況不好,平時自己是很捨不得花錢的。考慮到明慧學校收的學費很低,並沒有多少經費,希望年底能多剩些經費發給辛苦教學的老師們。

我發現自己在參與協調工作的同時,我的容量在不知不覺中擴大,我的利益之心也在不知不覺中放淡了。由於我的利益之心放淡了,我在常人中工作的工資卻漲了很多,感謝師父對我的鼓勵,我也決定儘量更多的為項目付出。

三、帶領老師、學生們融入主流社會,證實大法

考慮到要使明慧學校項目起到證實法的作用,我們就必須融入主流社會。

一方面,我們的學生要參加主流社會活動,這也能提高孩子們的學習中文的興趣。當有了這個想法,我就上網搜索,在一個周六送兒子去合唱團唱歌的路上,我查到了兩個月後在雪梨將舉辦全澳洲第三十屆中文朗誦比賽。

於是,我馬上就給主辦方打電話,第二天就開始協調這個比賽報名的事。一方面把比賽信息發給家長老師們,另一方面列印報名表格和數據。因為數據需要填寫很多內容,不但要填孩子的信息,還要填父母的電話及郵件等。同時,我還得和每個家長確實一下孩子的朗誦題材。我再次體會到做協調工作同修的辛苦,我這點小事的協調就那麼花時間,可想而知其他協調同修在項目中的付出,我想以後我應該更加配合。

為了更好的幫助孩子們準備比賽,我們還邀請了有這方面特長的同修前來幫忙輔導。在家長老師們的配合下,孩子們的努力下,我們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有十二名孩子報名參加了個人比賽,其中有七名孩子獲得了獎勵,還有兩個得了各自組別的冠軍。大紀元報紙還給比賽成績做了報導。

另一方面,鼓勵老師們積極參加各種主流社會的教師研討會,培訓班。在上半年老師們參加了新教學大綱的說明會,在七月份,很多位老師參加了台灣僑委會在雪梨舉辦的教師研修班和數字教學培訓班,在三個星期內除了上了五整天的培訓課,期間還要實際做作業。看到有幾個老師做功課做到夜裡十二點,我非常感動。我特意請假參加了培訓活動,希望能夠給參加活動的老師講真相。

在培訓的最後一天,我帶了很多真相蓮花,我先是與培訓主辦方領導講真相,送給他蓮花,然後徵得同意,我將我所有的蓮花贈送給了負責培訓的講師們,參加培訓的老師們、台灣僑委會的主任,台灣領事館的領導,並且向他們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他們都很認同。

今年六月,我克服了自己的安逸心,和校長一起參加了在雪梨大學由政府資助為語言學校校長設計的培訓課程。在課程學習中,我從講師及其他學校校長學到了不少實際經驗。同時,我利用正體字與簡體字的對比,講述中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課程最後是上台演講,我講述了中共對大法的迫害及明慧學校的辦學宗旨,我把家中僅有的十個蓮花帶過去了,我拿一個真相蓮花送給培訓老師,他非常高興還說為我們能在雪梨有自己的學校而高興。其他的九個蓮花很快就被大家一拿而空了。

今年八月,澳洲政府宣布今年底關閉孔子學院的消息,我悟到明慧學校作為一個在教育領域的證實法項目,又是一個正規的政府資助學校,我們應該辦好他。同時,也歡迎更多的學生、家長加入到明慧學校項目中來。

最後,我以師父的講法與大家共勉:「當然呢,辦明慧學校是了不起的。既然辦起來了,我希望大家越辦越好,越辦越大,越辦越多。對於眾生來講是福份,對邪惡來講那就是在清理它們。」[2]

以上是我在明慧學校項目中的一些修煉心得,如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