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紀實:步步驚險 見證師恩(二十)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04日】

這麼多年中,有許多同修先走了,都有著各種各樣的情況,或多或少的給自己的助師正法歷程留下遺憾,給其他同修留下了教訓。當然在迷中要想完全分析透徹這些同修離世的原因,也不是那麼顯而易見的,因為各種因素很複雜、各種可能性都有,但是有些現象表現得就比較突出,或許就是問題的主因。

拿老同修的老伴來講,他的離世當時很多人理解不了,修的那麼不錯的一個人,怎麼說走就走了呢?如果說是因為下世前與舊勢力有約,我們都是屬於閉著修的,是不是這樣我們看不到;如果說他就是舊勢力安排的那種表面精進,關鍵時刻走向反面或突然死掉的專門為破壞大法而來的,我從個人「情」的方面也不願意接受,畢竟是他領我到煉功點的,而且據說他平時也沒什麼反常的表現;如果說是因為他在本地區影響較大,成為大家依賴、參照的對像而被舊勢力提前弄走的,似乎也說不過去,因為當時除了老同修等有限的幾個人「崇拜」、讚許他之外,地區上成百上千的人都不認識他,要說造成了多大的影響也不現實。當然從人的表面去看去想或者從人情角度即使猜測出一點東西也不會太客觀,那麼對照法理來講,也不能對號入座,因為法中講的那些都是很個別的情況,不很常見,就是說上述幾方面都不一定是主因。究竟是什麼原因呢,最大的可能是被舊勢力抓到了把柄,是哪方面呢?

後來問起老同修才知道,她老伴在病業中對大法產生了懷疑,甚至不學法了,老同修也看出不對勁,勸他學法他也聽不進去。應該是這一點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它們抓到了極大的理由。師父說:「就是從根本上看你動不動搖?一直到你修煉到最後一步,還考驗你這顆心,看你從根本上對法認不認識、穩不穩定的問題。」(北京《轉法輪》首發式上講法)根本問題沒有解決,表現上做的再多再好,也只能瞞過別人,瞞不過自己,也瞞不過另外空間的佛道神魔,教訓時刻。

師父講過:「修煉與大法是嚴肅的,他可以使人成為神,舊勢力受不了就要考驗你們,看有人到壽就叫其先走了的時候你還說不說大法好、你還留不留在這裡修煉。」(《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地因到壽而被各種執著干擾,最後被舊勢力奪取生命的同修也很多。某同修剛得法的時候修的很好,方方面面做的都很符合大法要求,積極洪法,主動為大家煉功提供錄音機,每天早早來到煉功點,布置好環境,播放師父五套功法的口令,一直堅持到邪惡打壓之時,煉功點不得不解散為止。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同修,在紅色恐怖中始終走不出來,怕心嚴重。後來師尊安排他搬了家,換個環境,新搬的住所剛好與協調人僅一牆之隔,我們學法小組也登門找過他幾次,他依然消除不了怕心,最後到壽無奈的走了。

更多的是一些老年同修,長期被病業糾纏,不會向內找或放不下執著,而最終遺憾離世。一個同修平時心性守的不太好,一次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以病業形式迫害的很厲害,他也知道舊勢力就是想要他的命來的,可是這個同修在最後時刻堅定了對大法的正信,堅持坐在椅子上不躺下,心裡反覆請師父為弟子做主,堅決否定舊勢力的陰謀,終於靠著強大的信念闖過了生死關。

可惜的是這個同修沒能保持住精進的狀態,修煉上有所鬆懈,而且他以前很愛收集錢幣、紀念品,其中不乏帶有毛魔的因素在裡面,我們曾經到他家切磋此事,有一個階段他確實丟棄了大量這樣的東西,但是這個執著不單單是喜好心,還交織著攀比心、利益心、對物難以捨棄的情等等,如果不深入向內去找,這些本身就很難發現,要一下子從根子上修去也不太容易。但是我們從法中知道,因為他的生命本來就是延長來的,是用於修煉的,思想上稍微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再加上舊勢力從來都不想讓大法弟子修成,既然把柄在手,也就無所顧忌的設置魔難了,師尊也無法保護不在法上的弟子,結果還是被舊勢力奪去了肉身。

各種心都可能成為舊勢力幹壞事利用的藉口,一個女同修,面對突如其來的病業,當時表現的非常信師信法,把生死去留交給師父,同修們也幫她發正念,向內找,強化學法,從根本上成功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病症全消。協調人讓同修把這段經歷寫出來,發往明慧,她卻顧慮重重,生怕重蹈上述同修的覆轍,也怕將來再出現類似的病業情形闖不過去,說還是不要寫吧,觀察一段時間再說。就是這種劫後生出的疑心、不自信、心有餘悸,說白了也是對法的不堅定,正念不足,隨後求來額外的迫害,病業捲土重來,以至失去人身。

還有一個女同修,也是被舊勢力逮到修煉中的漏洞,施以病業迫害,出現腸胃梗阻的現象,多少天解不下大便,脹的肚子很鼓,異常難受。魔難中她和同修一起,堅持學法,發正念,求師尊加持,不管我有什麼不足,我會在大法中歸正,堅決不承認舊勢力邪惡的干擾和安排。這一念符合了法理,師尊就出手幫她消除了這一難,有一天終於能正常排便了。這個女同修大喜過望,生出強烈的歡喜心,結果不久就被不甘心失敗而等待機會的舊勢力拽走了。

一位同修在邪惡打壓之前,全家都是大法學員,家族中也有不少哥們弟兄修煉,血雨腥風的年代,同修家族遭受了很大的迫害,他也被多次非法勞教。最後一次警察帶著事先開好的勞教決定書去他家綁架他,窮凶極惡、連拉帶拽,同修據理力爭,想掙脫惡警的束縛,拉扯中同修的頭撞到樓道欄杆上,鮮血直流,警察也嚇壞了,趕緊把他送去醫院,治療期間每天派人監視病房。就是在這樣艱難的條件下,這個同修在家族同修的掩護下,正念走脫,此後流離失所,在外地躲避邪惡的追捕。期間有一回他和兒子在北海游水,差一點被大浪沖走,危難中求師尊相救,安然脫險。此事更加堅定了同修信師信法的正念,後來毅然回到家鄉,投入到助師正法的行列,家族中的同修也隨之加入學法小組,共同精進。

但是,在同修被迫害過程中,他的妻子卻受到衝擊,而後放棄了修煉,而且出於怕心,被舊勢力利用對同修進行限制,阻撓他出去做正法之事。同修岳母看到女婿被多次非法關押,提心弔膽,修煉上也似是而非,雖然在家看書學法,但發正念、講真相的事做的很少,後來原因不明的雙眼看不清東西,再後來看不見東西了。我們曾經到她家去切磋,發現她家裡還存有毛魔像,我們認為就是這些亂七八糟的帶有不良信息的東西在干擾她,勸她立即處理,她當時答應下來。日後問她女婿時,得知她一直沒有處理,後來她無徵兆的就離世了。據說她老伴還捨不得把那些害人的東西扔掉,執迷不悟啊!

還有一對夫妻同修,男的帶修不修,女的卻非常精進,也曾遭受了邪惡非法勞教的迫害,出來後在三件事上做的也不錯,我與她接觸過幾次,她還來我們學法小組一起學過法,表面上看不出有什麼強烈的執著,還把一個真相手機送給我,教我一些技巧。後來有一次驚險事件才使我們發現了她的執著,那次她把十個真相手機調成自動撥打狀態,放在一個超市的儲物櫃裡,鎖上之後就去干別的去了,等她覺得時間差不多了,該回收的時候,到那一看,發現有些不對勁,出於警覺就沒打開箱門。後來得知當時保安已經發現了她放置的手機,雖然物質上有些損失,但在師尊的保護下,自身安全卻得以保障。事後大家給她指出這是一種幹事心,仔細想想就會看到明顯的安全隱患,十個手機同時同地撥打,能不出問題嗎?求功德,執著於勸退數量。後來舊勢力利用大法弟子整體上的疏漏,控制電信運營商實行實名制,手機卡來源受阻,這個項目被迫停滯不前,同修們都轉到其它救人的途徑上去,也就沒聽到過她的消息了。再後來聽說他們兩口子都被舊勢力干擾的很厲害,男同修眼睛失明,女同修病業嚴重,派出所、居委會不斷上門騷擾,單位里也強力施壓,女同修自感有些吃不消、關過不去,協調人和其他同修上門去幫她發正念,起色不大,沒幾天就突然去世了。後來有個和協調人一起登門幫助她的同修說,在她去世的頭一天,她跟我說了一段話,我才知道她為什麼早走了。我想問清楚她說的是什麼,那個同修說我答應過她不能告訴任何人。我想可能是女同修最後關頭找到了執著所在或者是哪件事情沒做好而造成的被迫害,想正念抵制已經來不及了。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