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不義之財 失「狀元」之位

銘刻


【正見網2019年11月15日】

 「不義之財不可得」是一句老話了,現在的人聽不進去,也不相信。很迷信什麼「馬無夜草不肥,人無外財不富」、「無毒不丈夫」之類的話,什麼仁義、公平、良心、「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等統統拋之腦後,為了錢,什麼都敢幹:毒食品、毒奶粉、假貨、毒藥品等,什麼都敢賣;買賣專殺熟殺親,什麼人都敢騙;殺人害命,販毒都敢幹;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也敢做,只要能得到錢。震驚世界的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製片人陳虻,曾在海外的一個集會上公開宣稱:誰給錢,就給誰干。言外之意,中共給了他錢,造假陷害的壞事也敢幹。至於以後遇到了什麼天災人禍,大陸的中國人不會聯繫到他的所做所為,更不會相信善惡報應,反而認為是偶然的,是人生、老、病、死的規律使然。

人的得失禍福和人自身有沒有因果關係,從傳統文化中就可以找到答案。

宋朝丁謂(966年-1037年),前後共在相位七年,曾被封為晉國公,所以一些宋人筆記中也稱他為丁晉公。據《夷堅志》所述,丁晉公本是江蘇長洲縣(今蘇州)人,他的子孫後來遷徙到建安(福建的古郡)後,置辦家產,頗為豪盛。

丁家子弟中,有一個俊逸豪爽的少年,叫丁湜。此人很有才氣,但是有一個缺點,特別嗜賭。有時賭勝之後,就到處遊玩,隨手將錢花得一乾二淨。他的父親多次訓斥他,但他仍然沒有悔過之心。丁父大怒,就把他綁起來,關在一間空屋裡,斷絕他的飲食,希望他能好好反省一番。家裡的一個老婆婆看他可憐,就悄悄地把他放走了。丁湜向族人借了一些錢作路費,就動身前往京城去了。他補考太學,列入貢士名冊。

北宋神宗熙寧九年(公元1076年),丁湜來到相國寺。相國寺有一位相士,很會觀相算卦,而且每次都很靈驗,所以來找他的人絡繹不絕。其中,有不少人都是學子,特意趕來向他詢問前程。丁湜也是專程為此而來。

相士說:「看您的氣色極佳。我為很多人看相,還沒有人像您一樣,這次您一定會大魁天下。」遂即在一張紙上寫下幾個大字:「今年狀元是丁湜。」丁湜聽後,洋洋得意,頗為自負。

丁湜認識有兩個四川的士子也是到京城讀書,準備參加考試的。他們隨身攜帶了很多的財物,也非常喜歡賭博。丁湜就把這兩個士子請到酒樓上,在一間小閣賭了起來。三人越賭越上癮,越賭價碼越大,豪賭不休。丁湜一天就嬴了六百萬錢,如數取回後,他就回到京城的住宅里。

過了兩天,他再次來到相士的卦攤前。相士一看他的相貌大吃一驚:「今天您的精神氣色,大不如從前。怎麼還敢奢望大魁天下呢?唉,真是耽誤了我的相術。」

丁湜讓相士詳細的說一說,為什麼僅僅兩天時間,他就沒有狀元的名分了?相士說:「相人觀相,都是先觀天庭,如果氣色黃明潤澤,就會大吉。而如今,您的天庭氣色枯燥沉暗,是不是您心地不善,為了謀取暴利,做了不義的事,辜負了神明呢!」

丁湜聽後驚恐不已,就將賭博的事如實告知相士,並且詢問:「如果我現在將所得的錢,全部返還給他們,是否還有挽回的餘地?」 相士說:「既然您已萌生善心,冥冥之中神明自然看到。如果您果真誠心悔過,還可以得到甲科,只可位居五人之下。」

於是丁湜趕緊去找那兩名士子,將錢財如數還給他們,不敢再貪占這些不義之財。考試放榜之後,丁湜名次果真如相士所說,位居第六。

命中注定的狀元位置,因為貪得這六百萬錢的不義之財而失去了,這何嘗不是報應的體現?!幸虧丁湜能聽的進相士的勸善之言,趕緊退還,考試放榜之後,還得了個名居第六的位次。

這個故事說明了一個道理:人在迷中,犯了錯不可怕,關鍵是能不能聽的進勸善之言,真誠悔過,用善心待人接物。

今天的中國大陸,被中共的黨文化洗腦毒害後的中國人,善惡不分,是非不明,明明是大錯特錯的事,被中共的謊言帶動著做。法輪功弘傳大陸大江南北時,除了別有用心的人污衊破壞外,老少婦孺皆知,看到街上戴著法輪章的,三歲小孩都知道這是好人。中共的官方經過半年調查,得出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中共假、惡、鬥的本性,出於毀滅人類的目的,編造謊言,依靠暴力,殘酷迫害法輪功。有多少中共各級官員把迫害法輪功當作政治運動,當作升官發財的手段,有的因此升了官,有的靠搶劫法輪功學員發了財,有的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牟取了暴利,可是結果呢?

劉尚寬,曾是農安縣公安局政保科長(現稱國保大隊隊長),積極追隨中共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1999年至2002年,劉尚寬任農安縣公安局政保科長時瘋狂勒索、抄家、綁架、毒打法輪功學員。他曾教唆自己的司機用自行車條磨成的錐子狠毒地往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十個手指頭上扎,鮮血滴了一地。在綁架一名女法輪功學員時,親自毒打,並告訴他的手下們說:「往死里打,打死也沒事,禍害死她……」還狂妄地惡言道:「我不怕你們法正過來。法正過來我找黑社會,也一樣收拾你們。」 劉尚寬還採取各種手段,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的錢財,據不完全統計,劉尚寬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得到的不義之財約有人民幣七十萬元左右。

因一直有人控告其斂財被調離政保科,其後不久患有肺癌,曾在北京醫治很長時間,花費了大量錢財,也沒有挽救回生命,於2014年10月15日在無盡的痛苦償還中死去。

陳援朝,全國第一個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法官(海南海口市),他因此被記所謂的「二等功」。陳援朝明知法輪功學員無罪,卻強行定罪。兩年後,陳援朝身患肺癌,2003年9月在萬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時年51歲。

周永康,依靠迫害法輪功,通過謀殺結髮妻子,再娶了江澤民的侄女,爬到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的高位,名利雙收,依靠著執行江澤民密令,秘密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得了不義之財也沒有長久,現在已被中共的法律判為無期徒刑。

冥冥之中有天意,「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世間做了什麼都有報應,行善得福報,作惡遭惡報,這是宇宙規律的必然,不以任何人或組織的意志為轉移。

得不義之財,會有著各種不同程度的報應,但是通過迫害佛法,迫害修煉人掠奪錢財,那報應不是一般的報應。

公元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始建明朝,擁有地方武裝的慕容氏家族,號稱接到大明聖諭,推舉慕容羌做了州官,府衙上下從大小官員直到衙役,清一色儘是姓慕容的人。

慕容羌上任後嫌舊官衙不夠氣派,就在民間到處拆征磚瓦,大興土木,為自己修建新的官衙。而當時的奉國寺不幸成了強拆的目標,慕容羌看中了奉國寺的好磚好瓦好木料,不顧僧人阻攔,帶著當衙役、兵丁的家族子弟們開始強行拆毀這座遼代古寺。

一時間鍬鎬碰撞、煙塵四起,巨大的古寺遭了劫難,被拆的只剩下大雄殿了。此時,一貫橫行霸道的慕容羌看著高大的大雄殿與其中威嚴的七尊巨佛,心頭忽然沒由來地一陣陣發怵,不敢再繼續拆毀,大雄殿便因此保留下來。

數月後,青磚琉瓦、金碧輝煌的新官衙建成了。這天,慕容羌在衙內大擺宴席,請來慕容家族的大小分支、近親遠門的頭面人物一百多人為自己慶賀。

第二天早起,慕容羌就發了病,開始覺得周身不適,胸悶氣短、高熱不退,到了下午,身上開始出現點點紅斑,而且衙內的許多人都出現如此症狀。

這時有人來報:昨天參加酒宴的人十有八九發病,還沒等慕容羌細想原因,只見他重重喘了幾口粗氣,接著就大聲咳嗽,不一會兒便口鼻噴血、一命嗚呼了。隨後不到一個時辰,慕容家族的人陸續死了百餘人。

由於慕容氏家族平時依仗人多勢眾,經常欺壓外姓人,極不得民心。尤其是拆毀奉國寺大建官衙更是讓百姓敢怒不敢言。見天降災禍,百姓們無不拍手稱快,奔走相告:「慕容家族拆廟得罪大佛,現在遭報應啦!」

慕容家族的死者還沒有下葬,又有一批人感染髮病,不到一天又死亡了一百多人。第三天、第四天仍然如此,不到五天,慕容家族的人員已經死亡近千……令人不解的是,這種病只在慕容家族中傳播,外姓人沒有一個患上的。

不到半年,曾經世代橫行在義州和遼西的慕容氏家族已經不見蹤跡。

慕容羌為了得到好磚好瓦好木料,強拆奉國寺,結果自己暴死,還連累家族,不到半年,曾經橫行多年的慕容氏家族徹底消失。多麼可怕的報應。

吸取歷史的教訓,那些還在緊跟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夢想升官發財的,應該靜下心來想一想;面對法輪功真相,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了。看到身邊那麼多的報應應該回頭了,拒絕真相,就是拒絕神佛送到門上的未來。

中共利用升官發財蠱惑人迫害法輪功,實為要徹底斷送人生命的未來。了解真相,認清中共邪黨的罪惡本質,善待法輪功學員,廣傳真相,將功補過,真誠悔罪,人才能為自己以及家人贖回一個美好的未來。萬古機緣不可一再錯過,一旦錯過,將悔恨永遠!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