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紀元證實法項目中找回初衷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煉近十五年了,其中大部份時間是在大紀元證實法項目度過的,在此僅幾點體會與同修們交流。

一、找回修煉的初衷 放下私心 走在正法大道上

在媒體長期的工作以來我曾很困惑要如何找回初衷,找回修煉的初衷,學法雖重要,但修煉重在修心,所以學法的基點就很關鍵。師父曾說我們過去是為私的生命,又提到:「舊勢力最後的因素對正法本身是邪惡的、是為私的,是給正法本身設的宇宙之巨難。」[1]

我體會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全然為他的生命,所以要擺脫舊宇宙為私的因素、也要在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中走出大法弟子的路:

比如我們學法、煉功是要保證自己的狀態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而不是為了保障自己的幸福與健康。我們在過關當中越怕自己失去,狀態就越不好,有時身體不舒服了、不高興了,這時若急著想改變自己的狀態,因怕被干擾、被迫害,越想找人交流或拚命學法也不見成效時,其實這時可以想想自己的基點:做了那麼多,只是想解決自己的痛苦,那根本上是為私的,效果必定不好。

我的體會是我們應該換個角度把心思放在救度眾生上,那舊勢力就真的什麼都不是,因為在救人這麼大的事面前我們有師父為我們安排的路,有師父為我們消業與提高的方法,這一切是不配任何生命來考驗,因為任何生命都在師父的正法中。

所以在任何時候不是先考慮自己的痛苦與困難,也不是消業或還債,想的就是肩負的責任與當下要去完成的事,此刻哪裡有任何不舒服都不去理它,我就是要去做完我該做的事,發現很快就能突破過去,包括在跟同修矛盾過不去時,或家中有麻煩時,我第一念都想著救度眾生的責任,擰著的勁很快就能鬆開,就不容易陷在個人修煉的泥沼。任何時候都要站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基點上,謹記來世的目地是為了救度眾生。

師父說:「所以我經常說你們的圓滿不是問題,救度眾生這個重大使命才是最大的問題。能不能完成這個使命才是關鍵,成就自己不是目地,過去已經樹立了那個威德,你才配當大法弟子。」[2]

有一天我突然悟到「修煉如初」[3]的另一層涵義:什麼是我的初衷呢?我想當初在天上我願拋下神的光環下到人間時的心願是為了要救度我世界裡的眾生,讓他們與法結緣,所以我下來了,我才突然想到這是我的初衷,我是為救人而來的,我根本不是為怕自己毀滅、也不是為了自己的幸福而來。

二、專心救人 大法善解一切冤怨

我投入大紀元項目已有十多年了,在證實法過程中有幾次過關的經驗,僅舉幾例交流:有一天父親至醫院檢查出罹癌及多種重症,同時哥哥事業遭到很大危機,而我的身體也出現異常,長達數月大量的落髮,眼看頭皮已外露。這多重狀況任一個都可能讓我停止在大紀元的工作。

這時我不敢想像,當時工作量大,承負責任也多,是大紀元正在走向主流,打開營運面很關鍵的一年,看著報社同仁全力以赴的努力,我的主管更是不分晝夜投入,我怎麼能停呢。一停下來他們就要承擔的更多。

我不斷的向內找,問自己問題出在哪裡?但執著心挖不完,情況也沒有改善,感到意志即將崩潰。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悟到: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是過去的修煉,我的任何執著與提升是師父在具體安排,不應有這種考驗。頓時我生起堅定的一念,對師父及全宇宙的生命說:我不承認這一切,也不允許邪惡用任何形式來干擾我救人,什麼事情也不會發生,並在意念中對我家人明白的一面說:在這條路上我會堅定走下去,決不撤退,也請他們跟我一起證實法,排除干擾,一起否定生生世世的舊安排,師父會用大法善解一切冤怨,請他們相信我、相信師父。

我心想不管剩下多少時間,哪怕只有一天我也要用盡全力做好,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在過,我把握著每一次心性提高的機會,任何事都當成是用來魔煉純淨自己的好事,就在這樣的狀態下,有一天禿頭的部份竟然一夜間都全長出來了。沒多久後接到父親來電,說醫院後續檢查沒再發現癌症,整個過程就像是個烏龍事件。哥哥也找到更好的新工作,一切都撥雲見日,這樣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是師父替我化解了這一切。

還有一次,我咳嗽了一個月,甚至咳出血,每晚都必須坐著,無法入睡,當時也沒有多想,只有全心投入到大紀元工作中的念頭,每天只想著還有好多事沒處理,救人的事不能耽擱,咳血了就吐掉、疼痛就忍著,待咳停了就趕緊手上工作,公司集體學法時間到了就學法,差不多一個月後消停。過程中什麼事也沒有,事後想想是因為一心只想救人,壓根忘了自己,連什麼舊勢力干擾的念頭也沒有,理所當然做著該做的事,也就走過那一關。

還有一次,一早醒來發現自己頸椎僵直全身不能動彈,只有眼珠能動,我心一驚,心想我還年輕不可能癱瘓,隨即告訴自己不能胡思亂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切由師父安排,我還有很多救人的事要做,這時我立即閉上眼發正念清除干擾,並求師父作主,但我還是不能動彈,心想到師父曾說:「因為是你的東西它就聽你指揮。你的胳膊你的腿,你的手指你的嘴你叫它怎麼動它就怎麼動。」[4]

於是我極力排斥這個假相,我努力扭動身體,即便很痛但我不承認它,我就是要動,差不多半小時我漸漸能小動了,花了很長時間我起身了。但後來實在太痛,人的觀念告訴我再去躺著休息一下吧,加上能動了所以放鬆了。這一躺又起不來了,因是第二次就沒開始那股勁,我趕緊平靜下來一方面否定,一方面向內找要歸正自己,我突然想到:昨晚十二點發完正念入睡前,沒有修口。

我跟一位同修開玩笑,用通信軟體發了一個「不想上班」的貼圖,我意識到我的證實法工作就是大紀元,不想上班就等於在說我不想去救人,雖然是半開玩笑,但確實是在內心有積壓已久的壓力,剛好藉由一個玩笑宣洩一下,就發出去了。想到這,我馬上跟師父道歉,並否認這一切,而且就算有不足,舊勢力也沒資格考驗,我現在就要起身去上班,在強大的意念下我衝破了身體的束縛,我能動了,不敢放鬆馬上去大紀元。但之後一個多星期脖子都很痛,完全不能左右轉動。

我悟到是師父在提醒我要我走正,這條正法之路很艱難路很窄,要想在這條路上順利走到底,一定不能東張西望、左顧右盼,只能專注看著前方,一走到底,稍有一絲偏差就會出問題,經過這次過關,我感受到修煉的嚴肅,也悟到法對我的要求是要人正、心正、念正、言正。

還有更多過關的例子,都相當神奇,就不遂一列舉,但我發現都有共同點:如同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5]並且在任何考驗困難面前,不管是再大的事,只要隨時記得自己是有使命的大法弟子,記得自己的責任,沒有了為私的衡量,就能突破一切。

三、閱讀大紀元社論的體會

最後想交流在閱讀《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三本書的體會。

我們知道共產邪靈它是以毀滅人類為根本目地!舊勢力用盡它的所有,以毀滅性的方式布下天羅地網,想要操控這一切,阻礙師父正法,同時在大法弟子身上安了各種機制。要識破它、認清這一切就特別重要。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明確指出,共產邪靈是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帶著對全宇宙的恨意,要毀滅全人類。看到了這一點再去對照《九評共產黨》的時候我知道了自己的很多執著,以及同修之間的矛盾有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於嫉妒。

由此我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大的迫害,就僅僅是由江魔頭的妒嫉心所引起的,我曾心裡疑惑,心想那麼大的事就只是一個人的妒嫉心這麼簡單。現在想來真是一點都不簡單,一開始師父就把宇宙間最惡的因素點給了我們。而這個邪靈本身就是由恨與妒嫉等敗物組成的,它就是這樣一個生命。同時想到師父說:「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5]

我悟到:在我們的細胞里、行為里都帶有這東西而不自知。在看這三本社論的過程中,我也不斷在清理自己敗壞因素跟加深傳統文化的認識,我剛開始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在看,後來發現邪靈就是舊勢力的體現,而我也是在被安排之中,很多時候邪惡在干擾分化我們,不斷利用未修去敗壞的人心在製造矛盾,削弱我們的力量,這一切邪惡的伎倆在書中都被清楚的揭示出來,用此對照自己的修煉很有警惕作用。

尤其是對於妒嫉心我有更深的警愓與理解,曾經有位同修跟我交流說:他心裡總有一股莫名的恨意,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想生氣、就有那樣的妒恨的思想,也有同修提到,較輕微的怨恨心就是「抱怨」,較重的就是「怨恨」,再重的就是「恨」。

我想我們一定清醒的排斥它,共同重視,正法已到了最後,為什麼邪靈還能存活,就是因為它一直不斷的從人的恨中在吸取能量。只要我們不注意修自己,思想符合這些因素,它就依附了你的負面能量而存活著,而符合了它的想法時它又反過來控制著你,讓你擺脫不掉它,多可怕呀。

總結這十多年專職在媒體的修煉歷程,我感覺雖然在常人的物質生活簡單了些,但我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卻是格外的充實,過去在常人工作中沾染了不少不良習慣以及執著,往往要到煉功點上與同修們交流,沐浴在這純淨的環境中才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但是現在有幸能在媒體中工作,在幾乎都是同修的環境中,時時都有比學比修的機會,近年來在正法的洪勢及師父的加持下,媒體有著騰飛的進展,我也感到自身飛快的提升有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於長期在這項目的偏得,除了感謝在媒體同修的協助外,更應該感謝許多在背後支持媒體同修的無私付出。

以上為個人心得體會,層次有限,如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