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 紐約腰鼓隊法輪功學員謝師尊

【正見新聞網2019年11月29日】

「師尊您好:我們是紐約法輪大法腰鼓隊的全體大法弟子,在感恩節來臨之際,向您敬上最謙恭、虔誠的問候:『師尊好!恭祝師尊節日快樂!您為救度我們,辛苦了!』」紐約法輪大法腰鼓隊的全體大法弟子在感恩節之際,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表達敬意和感恩。

腰鼓是用於表達歡樂、豐收、喜慶的中國傳統器樂,有1,000多年的歷史。她們表示,腰鼓隊承繼中國傳統,遵循「真、善、忍」的教導,傳播著法輪大法的美好,所到之處受到各地民眾的歡迎並多次獲得嘉獎。有觀眾不停地豎起大拇指,口中喊著「Fa-Lun-Da-Fa」(法輪大法);有的觀眾看到法輪大法腰鼓隊來了,行90度的鞠躬大禮;天氣炎熱時,觀眾從自己家中搬出一個大電風扇,送來涼爽的風;軍校學生看到腰鼓隊的表演時,向她們行軍禮。

紐約腰鼓隊成立於2003年4月,在16年中,足跡遍及了華盛頓DC、洛杉磯、芝加哥、費城、賓州、德拉瓦州、南維吉尼亞州、新澤西、康州、紐約市五大區:長島各個小鎮、史泰頓島、紐約上州、羅德島,以及加拿大多倫多等城市。

以下是紐約腰鼓隊成員介紹自己修煉後身心受益的經歷,並向李洪志師父表達感恩之意。

修煉大法,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閻富蘭(左一)

我叫閻富蘭,今年75歲,從15歲到退休,一直是專業京劇演員。我1996年初得法輪大法,得法之前得知1994年7月底李洪志大師要到哈爾濱講法辦班,那時覺得氣功是練武術人的事情,與我沒啥關係,與大法擦肩而過。

直到1996年初,我身體突然出現了腦血栓症狀,手腳不會動,也不能說話了,女兒回來一看立即把我送到了醫院。正在打點滴的時候,修煉法輪功的妹妹來看我,帶來了一本書《法輪功》(修訂本)。她對我說:「看看這本寶書你就什麼都明白了。」

妹妹走後,我用半天的時間一口氣看完了這本書,一下子明白了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業力所致。

在看第二遍時,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這個即將癱瘓的人在兩週內完全恢復了健康!此時我的小弟看到我神奇康復,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們兄弟姐妹們一起看了李洪志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在看第七講時,師父把小弟抽了二十三年煙的身體淨化了,小弟找了很多醫生都沒有看好的多年肺炎不翼而飛。

家裡所有人看到我們的身體變化都很吃驚,說:「法輪功太神奇了,感謝李大師救命之恩!」

更神奇的是在師父的保護下,我三次車禍沒有出現危險。僅舉一例,一次在過馬路時,一輛麵包車從自已的左腳指頭上軋過去竟然沒事,司機當時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我平靜地對他說:「沒事,沒事。」停一會他突然喊:「遇到活神仙了,謝謝大姐!」我說:「都是大法保護了我,其中包括你,要謝就謝李洪志大師吧!感謝大法!」那司機說:「是是是,我也要去了解了解法輪功。」

法輪功師父救了我們兄弟姐妹們的命,使我們獲得了新生。師父啊,用什麼語言也表達不了對您的救度之恩的感激。感恩節是感恩的日子,我最想說:「感恩師尊,我今生能修煉法輪大法,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謝謝師父,大法使我成為善良的人


謝建榮(前一)

我叫謝建榮,來自山東青島,1998年初得法。那時我的腰椎病經常發作,曾嘗試過各種治療,什麼針灸、按摩、貼膏藥、電興奮、醋療、私家偏方等等,都沒有起到明顯的治療效果。病情時好時壞,而且犯病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嚴重,1998年發展到更加嚴重的程度,坐下起來都很困難,躺下後自己翻不了身,不僅疼痛還不能完全自理,影響到工作及生活,那種痛苦天天在折磨著我。

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去了軍區療養院專家門診再次檢查治療。在那裡拍X光片後,確診為腰椎間盤嚴重的突出膨出及椎管狹窄,治療方案是按療程按摩加針灸,還加了注射封閉針。在我治療期間,有一次醫生給我下好針後,就和他們幾位同事說起煉功的事,他們還說到一本書,裡面說的是怎麼修煉的事。當時我就聯想到自己的身體,趕緊問醫生:你們說的是什麼功?我煉行嗎?醫生說需要先看《轉法輪》這本書,看完之後覺得能接受,就可以教煉功。

於是我向他借了這本聽起來很寶貴的書,回家後正趕上開始過年放假,我如飢似渴用了幾天時間把書看完。越看越喜歡看,有些地方看不明白就會返回來再看,所以看的比較慢。看完之後,就感覺我找到了自己的歸宿,感覺到這才是我的精神支柱。當然更深的感受是在日後的修煉過程中逐漸體會到的。

記得當時最讓我釋懷的事情是對「吃虧」的認識,過去不是怕吃虧,而是怕吃了虧被別人看成窩囊廢、無能,被人瞧不起。看書後明白吃了虧得到的是德,德是白色物質,是和宇宙特性相融洽的,是可以轉化成功的,是最珍貴的東西。第一次真正明白了為什麼說「吃虧是福」。

更重要的是讀了《轉法輪》之後,我的世界觀開始發生了變化,從無神論進化論的悖論中走出來了,從那種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的人生觀中醒悟過來。明白了「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我迫不及待地等到7天年假結束,就去找到醫生,把五套功法一次性學會了,從此開始了每天煉功、學法、提高心性的修煉之路。

通過學法,在提高心性過程的開始,我就解決了一個生活中最糾結的問題,即我和繼母的關係。繼母是帶著五個孩子的寡婦,文革後我高中畢業那年,她與父親結婚的,比父親小十幾歲。那時父親已被平反,工資全部補發享受所謂的老紅軍待遇。繼母這時與父親結婚,人人都說她是為了錢為了名利而來的,可想而知,我們之間的矛盾是水火不相容的。

直到父親去世,我家的房子、積蓄、撫恤金等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我們孩子沒獲得任何繼承權。

就是在這樣的前提下,修煉大法的我只想到按師父講的「真、善、忍」做人,我想到了與繼母善解,也就是要放下人心的怨恨,一切為他人著想,用慈悲的心去對待身邊的人和事。

我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邁出了第一步,到父親過世的房子去看望繼母。當我站在她的門口時心裡感到空前的踏實、坦然,聽到敲門聲她開了門,看到我,她愣了一下,以為是來討說法的,板著臉說:「你來干什麼?」我笑著說:「阿姨,我是來看望你的。」她不情願地讓我進屋了,還沒坐穩,我趕緊解釋:「阿姨今天是想來向你道歉,過去年齡小不懂事,說話做事很不盡人意。其實我們都是女人,你一個人帶五個孩子多不容易,我真是應該理解你。現在我修煉了才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今後有什麼事可以告訴我,我會好好對待你的,想出去走走就打電話,我開車帶你去海邊看看。」

她好像一下子還沒有返過神來,似信非信地說:「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臨走時我給她留了一千塊錢,告訴她是我的一點心意,想吃什麼可以自己去買點吃。可能是她感受到了我的真誠,當時她的態度突然變了,脫口說:「哎呀!我這不是折壽嗎!」她不要,但我還是留給她了。

送我走的時候,她的態度完全不同了。過後我回想一下,真是像《轉法輪》書里講的法理,任何時候遇到問題向內找自己哪裡做的不對,去掉了那個執著不好的東西,事情自然會發生變化。我初次感到慈悲的力量太強大了,我想起師父在書中說:「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轉法輪》第一講第六段)我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念。心裡默默地再次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在日後的修煉道路上,還出現了很多這種事情,無論是身體上,還是思想上及心性方面都有過意想不到的經歷,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師父講的「真、善、忍」。「真、善、忍」使我返本歸真,是我終生的歸屬。感恩節對我最想感恩的人由衷地說:「謝謝師父,大法讓我成為善良的人。」

每當想到「師父」這兩個字,就會感到非常幸福


田忠霞(前一)

我叫田忠霞,來自中國的安徽省合肥市。今年63歲。修煉法輪大法已有25年了,而這25年對我來說,卻是新生命的開始。如果不是遇到大法,我應該已經死了。

我出生在一個不幸的家庭。我一歲時父親就去世了,由於哥哥姐姐與我年齡差距較大,他們對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已經自顧不暇,根本沒有誰能真正顧及到我。我是和單親媽媽相依為命,而母親每天工作都是早出晚歸,小小的我就形同孤兒一般。沒有家庭的溫暖呵護,不懂世事的我,曾經險些被水淹死,差點被火燒死。

我生長在不幸的年代。在中共的統治下,在我六七歲時,經歷了毛澤東時代「大躍進」、「三年大饑荒」,那時,我險些被餓死;在我少年時代,經歷所謂的「文化大革命」運動,在我們應該學習文化的年齡,學業被荒廢,文化教育被徹底打翻;我在青春時期,又經歷所謂的「上山下鄉」運動,我一個弱小的女孩子只能任由安排,被下放到農村接受漫長歲月的苦難煎熬……等等。

正所謂內憂外患,令我的人生充滿了悲劇的色彩。我的健康狀況一直很差,特別是在我9歲那年,因為跑著橫穿馬路,我被一輛轎車迎面撞向頭部,後腦被重重地摔在地上,我當場就昏死過去。

然而,由於家裡沒有能夠管事的人,只是見我手腳沒有殘缺,並且人還活著,就不了了之了。沒想到,這帶給我日後無盡的病痛折磨,我常常在嘔吐和天旋地轉的狀態中備受煎熬。這就是「腦震盪後遺症」。

除此以外,我還患有貧血症、血壓低、心律不齊、心動過緩、腎虛腎炎、胃病、習慣性便秘等等疾病。再加上我結婚後有習慣性流產和剖腹產,我的身體健康狀況就變得更加糟糕。那時,我還不到40歲,就已經是個被疾病纏身的藥罐子了。中藥西藥我都吃了太多太多,藥物也在產生著副作用。最後,我竟然變成一個「藥物過敏症」患者。這些狀況就等於是在告訴我:你已經到了無藥可治的程度,只有死路一條了。

拖到1995年,由於受不了對家庭情感方面的失望和身體上疾病的痛苦折磨,我真是感到生無可戀。因此,我產生了想要「安樂死」的念頭。

然而,就在此時,我有緣遇到了法輪大法。那是1995年11月6日,早晨我路過合肥市銀河公園,看到有些人在煉功,我順便看看,知道了這是法輪功。當時就有人建議我去書店找書看看。我沒有猶豫,立即就去書店找到了《轉法輪》和《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好像有一種莫名的動力,我一拿到書就放不下了。因此,我不分晝夜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之後我感到眼前豁然開朗,如獲至寶,我立即就去煉功了。

過去,我總是抱怨命運對我不公。修煉之後我終於在《轉法輪》書中明白:自己之前吃苦並不是壞事,因為吃苦會消去業力,從而轉化為德。這一念之差,反映出自己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那時候,我一想到「師父」這兩個字,就會感到非常的幸福,因為自己這幾十年就像是個迷路的孩子,如今我有師父了,師父在領我們回家。

在那些日子裡,我每天都像個孩子一樣心裡充滿快樂,生命也充滿了活力。我每天在早上3點多鐘就去煉功點,首先是把煉功點打掃乾淨,​​之後就開始煉靜功——打坐。然後再和大家一起煉動功。整套功法結束後,我就開始了一天繁忙的工作、學習和生活。

因為煉功,雖然睡眠的時間很少,但是,我不但沒有感到疲倦,反而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和自在。不知不覺中,煉功才一個多月,我突然意識到曾經折磨我的病痛都不翼而飛了,真是無求自得。法輪大法的神奇就這樣在我身上有了真實的展現了!

這勝於雄辯的事實,令我產生了對法輪大法不可動搖的信念,因此,無論中共的邪惡謊言和瘋狂打壓到何種程度,都不能改變我堅定的信念。在大法遭受中共的邪惡瘋狂迫害和造謠抹黑時,民眾被鋪天蓋地的謊言所蒙蔽。怎麼辦?為了解救世人,就需要大量的真相資料去喚醒民眾。

就在這種緊急需求的時候,大法又一次次在我身上展現了神奇,讓我這種對網絡和電腦等機器設備一竅不通的人,竟然在很短時間內完全掌握了資料點所需的各種技術。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但是卻是實實在在真實存在的。

我們的資料點正常運行4年多,最後還是遭到了中共警察的破壞,我也因此被非法投入勞教所遭受迫害。

如今,我奇蹟般來到美國,在紐約和大法弟子融合在一起,做著各種各樣證實大法、向民眾講清真相的事情。

每當腰鼓隊在行進的時候,我都會感到法鼓聲聲帶有善的力量在向外噴發!光芒所及之處,民眾在為我們歡呼跳躍,我為這些明白真相得救的生命由衷地感到高興!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是師父的慈悲救度。

我的一生中,師父是我最要感恩的人。

感恩師父,我們全家沐浴在大法的福澤之中

魏俊茹(前一)

我叫魏俊茹,來自中國北京。記得兒時我家住的是平房,院子很寬,一到夏天晚上鄰居們就在院內乘涼,每當這時我就會久久地凝視著天空中的月亮與滿天的繁星,心裡總是在想:我原來會不會在那裡呢?隨著慢慢地長大,淡忘了兒時的記憶,逐漸地走入了這個污濁的世界,漸漸地隨波逐流,迷失了方向。

1995年,我看到每天不吃飯也要吃藥的父親停止了吃藥,每天早晚都去公園煉功,又看他在讀一本厚厚的書——《轉法輪》。沒多久他的臉色紅潤了,人也越來越精神,而且每次他們單位舉行運動會他總是中老年組跑第一名。神了!這人吃了幾十年的藥身體都沒好,怎麼就看看書、煉煉功就好了?當時怎麼也沒想明白。

我從小體弱,發燒、感冒是家常便飯,故父親多次勸我修煉,我都以工作忙為藉口,推說將來退休了再煉。但每次去公園總是要到煉功點看看,只要一到那裡就感覺心裡特別舒服,很願意在那裡待,雖然沒有走入修煉,但我對法輪功的印象是非常正面的。

2010年5月我突感頸椎疼痛並伴有四肢麻木、頭暈、噁心吃不下東西,沒過兩天連走路都感覺困難、坐都坐不住,經北醫三院診斷為急性交感神經發炎,輸液十五天,一點好轉的跡像都沒有。

正值此時父親趕到我家對我說:「既然醫院看不好,那你就跟我修煉法輪功吧。」我在無望中想到:北醫三院那是北京乃至全國來講都是最好的醫院了,這都治不好我的病,那麼只有試試修煉法輪功這條路了。

於是我捧起了《轉法輪》認真閱讀,強忍著病痛堅持煉功,在第三天煉靜功時突然感覺到有人從我頸椎處揪走一個東西,當時疼的我尖叫一聲,父親聞訊詢問怎麼回事,我敘述了剛才的事,父親高興地說:「師父管你了。」我搖了搖脖子,本來僵硬的脖子現在感覺輕鬆潤滑了,我笑了,雙手合十:感恩無量慈悲的師父告訴我宇宙的法理「真、善、忍」,教我做好人,修心向善,又給我拿掉這一業力,讓我重獲新生,走上返本歸真之路。由此我也真正感受到師父在《法輪功》中講的:「初聽起來可能覺的玄,但對有志於氣功修煉者,只要細心體悟,奧妙盡在其中。」(《法輪功》概論)

兒時的記憶又回來了,我知道那不是夢想,只要我按照這部大法去修就能回到天上的家園。明白了這一切之後我學法煉功絕不怠慢,很快身上所有的病狀完全消失了,每天快樂無比,感覺修大法真好!

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因此我每天把學法煉功放在首位,並注重修心性,包括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2015年我家想改善一下居住條件,便賣掉了老人留給我們的房子。

早前因丈夫在家最小,單位規定家中一人不可分房,那時丈夫的哥哥、姐姐均有住房,故家中老人便把他們的住房變更到丈夫的名下,哥哥姐姐也同意。

賣房後我跟丈夫說:房子我們可以住,現在咱們賣了就得給你哥哥姐姐錢,畢竟是老人留下來的房子。於是我們就分別給了他們幾十萬,這一點哥哥姐姐沒想到。我深深知道:在當今的中國,物慾橫流,把錢看得比什麼都重要,能做到這一點,這都是因為我修煉了大法。

由於邪黨文化的灌輸,起初我丈夫對法輪功有著不正確的認識,看到我身心的巨變,他明白了真相、轉變了觀念,內心非常認同大法也非常支持我修煉,經常跟我一起學法,幫助我做了許多大法的事,只是不煉功。為了使他能儘快地走入修煉,2016年10月我們參加了舊金山法會,當丈夫看到了集體大煉功及壯觀的遊行隊伍,他為之震撼,看到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舉行的燭光守夜,靜靜地打坐悼念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使他感受到了強大的慈悲能量場,同時他被法輪功學員的善良深深地折服,從美國回大陸的第二天毅然走入修煉。

2017年4月我與丈夫來到了美國,我們很快適應了這裡的環境。6月底父親也來到美國。

心底深處,我無比感恩師父:是您讓我家三個修煉人匯集在一起,每天沐浴在大法的福澤之中,比學比修,精進不怠。

我慶幸自己能成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更幸運於是腰鼓隊這項目中的一員。借感恩節到來之際只想跟師父說:師父,您好!感謝您為弟子所做的一切,弟子將努力按「真、善、忍」修好自己,隨同腰鼓隊參加遊行多講真相,讓法輪大法洪揚天下。弟子叩謝您!再謝!

在法輪大法的照耀下,破迷重見光明

嚴檸(前一)

我叫嚴檸,來自中國大陸天津市。從1994年得法,至今已走過了25年多的風風雨雨,一路磕磕絆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

我為祛病健身曾練過幾種氣功,均未奏效。30多歲時患有心肌缺血、充滿性膽結石、支氣管擴張、婦科病、腰椎增生、全身骨痛、坐骨神經痛、偏頭疼、美尼爾綜合症、嚴重的抑鬱症。32歲開始,9年中有超過5年下崗,最後工作的中專學校也解散了。丈夫是個好人,但我倆的性格極不相投,感到婚姻不幸福。身體百病纏身、工作事業極不順利、婚姻也不如意,像一張無情的大網把我困在其中,苦不堪言。我已經走進了人生的死胡同,感覺無路可走!因此曾想出家當尼姑。

隨著年齡的增長,工作和家庭生活的壓力,身體疾病不斷出現,我心中的迷惑在腦海里常常縈繞:人為什麼活著?為什麼有生老病死?人一死「一了百了」嗎?我為什麼工作事業極不順利?身體百病纏身?婚姻感覺不幸福?人生的真義何在?人應該怎樣活著?這些問題像一團迷霧遮住了我的雙眼,讓我看不到人生的光明和希望,悲觀厭世的想法常常湧現。

在難熬的人生痛苦中,一次偶然的機會使我走入了大法修煉中。那是1994年年初的一天,我到一個氣功師那裡去治膽結石病。她拿出兩張票,說有一個氣功師要來天津傳功講法,讓我和她一起去聽報告會!我說不去。因為這幾年我參加了在天津辦班的多名「氣功」大師的報告會,並學了氣功,也沒見效。這時她又給我看一些圖片和法輪功的簡介並再次說:「你和我一起去吧,這張票就是給你買的。」我不好意思推脫就答應了,心裡卻想:最後上一次當吧!

1994年1月17日,一個令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我親耳聆聽了李洪志師父在天津科學會堂的傳法班,當聽到師父講「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時,內心一震,這三個字太好了!如果人類社會的每一個人都按照師父所說的去做,那人間將會是多麼的美好啊!師父首先講到如何去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一個更高境界中的好人的道理。還講了業力輪報、失與得、精神和物質的關係,以及做人的真正目的、修煉的內涵等等。翻遍古今中外所有的書籍找不到將宇宙、時空、人體之謎揭示得如此透徹的法理了!

1994年3月14日,我有幸再次聆聽了師父在天津八一禮堂舉辦的第二期傳功講法班。由於被中共「無神論」的洗腦,在第一次聽師父講另外空間,以及功能、神通和佛、道、神的法時,我內心深處有些半信半疑。雖然在家也煉功,但只是為了祛病健身並沒有實修。不過,「真、善、忍」卻在心裡扎了根。

1999年1月17日凌晨打坐,我哭了,淚流滿面,明白了大法是生命久遠的期盼與內心深處的呼喚!心想這麼好的高德大法,我要下定決心實修自己。當天下午,碰到鄰居同修跟我說:「今天是師父在天津傳法五周年紀念日,剛剛開過3,000多人的洪法大會,好幾個小弟子開天目看到:師父的法身就在會場的前上方,高大無比、金光閃閃,整個會場都被光籠罩著,非常美妙、神奇、壯觀!」

從那天開始,我真正實修了。那時,我已經因病吃勞保在家沒工作了,除了做家務、經常探望家裡幾位老人外,每天3點半起床,聽半個小時講法錄音,4點半帶著錄音機到外面與大約30人一起集體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在半年時間裡,我背會了師父的詩詞《洪吟》,並如飢似渴地學法,一年裡看了30多遍《轉法輪》。

我每天對照師父的法找自己的執著心,並努力放淡、放下這些人心。明白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因此當關、難來時也能向內找,使自己的道德境界不斷提升。

我先生是一個淡漠名利、孝敬父母、敬業勤勞的人,但我倆性格反差很大,他性格固執、脾氣倔犟、思想簡單,家事從不協調。我性格內向、愛生悶氣,我倆一有矛盾,就冷戰幾天。儘管我孝敬公婆、撫養女兒,結婚十多年了也沒有和先生溝通與交流過。婚後的前幾年,老少三代八口人擠在兩間屋裡生活,對此我鬱悶成疾。曾一度有想離婚的念頭。

修煉前,因為我總想改變丈夫卻改變不了,我陷入了人生的迷茫。修煉後,大法指導我修心,我開始向內找。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中開示:「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什麼這樣對我?心裡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裡做的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什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因為我們都有思想的,在道理面前,儘管我們心裡有的時候明白還是過不去,可是畢竟我們心裡明白,知道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一次做不好,兩次做不好,我們以後會做好,關鍵是你如何知道自己,如何能夠正確的針對自己,找自己的原因。」

師父的法理句句講到我心坎,再清楚不過了,我得明明白白地按照師父說的去做。

以前自己心胸狹窄又自私、名利心也重。實修後,我努力改變自己,在法中不斷歸正,徹底打消了離婚的念頭,主動和先生溝通,消除了結婚前後產生的誤會,心態逐漸從消極厭世轉變成積極樂觀。由總盯著先生的缺點、弱點不放,轉變成多看他的優點,包容他的缺點,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問題,修正自己。基點變了,婚姻穩定了,家庭和睦了,心胸豁達了,還主動克服困難接婆婆到家中,將婆婆當作自己的母親,每天快快樂樂的,生活充滿了陽光。

僅半年的時間,我的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對社會、父母、家庭、先生的很多抱怨化解了,很多煩惱煙消雲散了,很多痛苦的執著放淡了,嚴重的「抑鬱症」不翼而飛了,吃得下也睡得香。修煉前患有的心肌缺血、充滿性膽結石、支氣管擴張、婦科病、腰椎增生、全身骨痛、右手腕經常寫字震顫、坐骨神經痛都明顯好轉,偏頭疼、美尼爾綜合症等等不治自好。

一本《轉法輪》解答了我人生所有的問題。人生就像一團迷霧,在法輪大法的照耀下,破迷重見光明!

二十五年過去了,彈指一揮間,內心的喜悅無法形容,心中不斷升起對師父的無限感恩,謝謝師父把我從地獄裡撈起,淨化了我的思想和身體。人類的語言表達不盡我對師父的感恩之情,弟子謹在感恩節叩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師父,謝謝您!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