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在瘟疫來臨之際把這篇文章寫出

河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2月11日】

前言:在瘟疫來臨之際把這篇文章寫出供在大難中無助的人們參考也許對大家有所幫助

我從一九九九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五十多歲,已退休。學大法近二十年,身心受益,家人受益的事例太多,感恩的心用語言是無法表達的。在這疫情四處漫延的關鍵時刻,將我煉法輪功、家人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的神奇故事,全家受益的事情寫出來證實大法,讓世人都知道這福音,告訴世人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千萬別錯過啊!不足之處望慈悲指正!

一.如夢初醒喜得法,脫胎換骨獲新生

身體健康是生活的第一重要大事。人活在世上沒有健康的身體,一切都等於零,還得拖累家人,自身受罪。寫到受罪,我忽然對「受罪」這兩個字有了更深的體悟。想起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的身體,遭的那個罪只有自己才能深切體會到。自己真得承擔著自己造的罪業啊。

一九九八年那一年是我痛不欲生的一年。那一年,我才三十多歲。我得了好幾種病,病雖不是絕症,但是非常痛苦,生不如死的感受,病痛也很難讓我的身體回到從前健康時期。因咳嗽整夜睡不著覺。咳嗽使家人也吵得睡不了,擔心我的病,也使家人睡不著覺。後來我又得了心肌炎。渾身沒勁、胸悶氣短,勉強上一天班,拖著沉重的雙腿挪到家中,進門就躺在床上,不想吃也不想動。生活都要快不能自理了。嗓子裡總象有一把小刷子在刷直想咳嗽,感冒接連不斷,偏頭痛,使我感覺頭疼的象要炸裂一般,真是度日如年啊!丈夫與女兒總是嘆息,圍坐在我身邊一點辦法也沒有。他們知道我是在當地最好的最大的醫院工作,自己也治不了自己的病,治也是治表不治根。已經找了最好的中西醫專家看了個遍,專家都不知道再怎麼能根治好我的病,有誰能有辦法治好呢?他們整天發愁的圍著我,我感覺自己活不了多久了,看著女兒剛上小學還很小,想著我不在世了,女兒怎麼辦啊。給女兒說:「媽媽要是不能照顧你了,你可要聽你爸爸的話啊。」女兒好像明白什麼似的流著眼淚哽咽著對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丈夫的眼睛也紅了………

那一年受的罪,親人們為我擔心、為我難過,可誰也替不了誰受罪,那都得自己受著。就在我萬念俱灰,對生活失去信心時,一九九九年初,遇到了寶書《轉法輪》,當時就被裡面的內容震撼了,裡面講的道理,許多是我早就體驗過,但不知道是為什麼,我探知過找過許多有關人類之謎的書看,看過後也都是之迷,沒有結果。而這本書卻讓我找到了答案。看完一遍《轉法輪》就像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書中的法理,使我如夢初醒,人為什麼有病,根源在哪裡,人體、宇宙、時空等高深法理,我愛不釋手,感覺真是無價之寶啊。在師父的點化下我找到了煉功點學煉法輪功第三天,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飛,我象脫胎換骨一樣整個人都變了,健康又回到了我身邊。那種喜悅沒法用語言形容。多神奇的功法啊!我發自內心的對我的同事好友說:「法輪大法」太好了。

我的家人看到我的變化,也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功太神奇了!女兒看到後也跟我一起看書,後來也跟著學煉功法,父親也跟著煉,母親那時候在參加門球比賽沒時間煉,可有一天門球場的門關了,也來跟我們一起煉,第一次煉功,當煉到第二套法輪周天法疊扣小腹時,就聽母親說:「快看我的手在轉!」當時在單位廣場煉功場,好多人都看到了,只見她的手在轉,就像法輪轉左轉右轉,我們知道那是法輪在推著她的手在轉動,大家高興的對她說:「你太有緣了,是師父在鼓勵你呢!」因為母親連《轉法輪》的書也沒看過呢,第一次煉功師父就管她了,並出現了神奇事。丈夫雖不煉功看到我通過煉法輪功身體健康,也知道好,支持我煉功。有一天我又出去煉功,煉完了聽同修們說:「下雨了」我說:「沒有啊」轉身一看丈夫在撐著一把傘在我身後站著呢,大家都笑了。

那時,我時時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人,心性在不斷提高,工作任勞任怨、兢兢業業。學法後,把病人送給我的紅包都退還給了他們,知道那些是病人的辛苦錢,他們也不容易啊。再說我得這不義之財從大法的法理上講也是要失德的。「真善忍」的法理不斷深入到我的每一個細胞、分子、粒子,使我整天沐浴在佛光中,身心健康。感覺太幸福了,全家人也看到了希望。家人同事相繼走進法輪功。

二.瘋狂打壓不動搖,「真善忍」在心中扎了根

可好日子沒有多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就被中共與江澤民團伙給破壞掉了。中共鋪天蓋地的瘋狂鎮壓一群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從此我及所有煉法輪功的人及家人親朋好友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魔難,災難。許多曾經美好的家庭遭受到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噩運。江氏犯罪集團違背法律,非法關押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迫害死多少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啊!

近二十年的打壓沒有讓真正的修煉人放棄「真善忍」,而且更加看清了中共的「假惡暴」的嘴臉,與江澤民集團的邪惡陰險。每位堅持真理的勇士都遇到前所未有的迫害與精神壓力,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還在這種邪惡的高壓下堅持著。

迫害初期全國各地從上到下所有煉過法輪功的修煉人都被強迫轉化洗腦。人人過關,在文化大革命被整怕了的父親不敢煉了把書交了上去,迫害連上小學的女兒也沒放過。有一天學校里被不明真相的老師組織全班簽名反對法輪功,全班不明真相的孩子,都糊裡糊塗的簽名,就女兒一人沒簽名,老師問她:「你怎麼不簽名?」女兒回答老師:「法輪功好,我媽媽煉法輪功病都好了」………說完哭了。在她幼小的心裡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好的功法,會遇到這樣的鎮壓。好在她學過師父的講法,明白一些法理,她對同學說:「你們不能簽名,這個簽名是錯誤的,不是事實,法輪功不是電視說的那樣,」有的同學就想去把簽名擦掉。後來聽說這位老師得了腎病住院治療,不知道現在如何了,希望她能明白真相,有個好的未來!
……………

這些年,由於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堅持信仰「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我迫害不斷,非法洗腦多次,三次入室搶劫許多私人財物:電腦、印表機、好幾部手機、大法書,現金,非法罰款。非法關押三次,非法判刑二年。迫害期間,不修煉的丈夫看到我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這麼好的功法竟然被鎮壓,他對我說:「假如你要是被非法關押,我就要為你走上討公道申冤的路!」的確在幾次被非法關押期間,他到處去找相關人,托關係,去找公安要人。有一次,上門來非法騷擾的不法人員對他說:「你怎麼不管你妻子,還讓她煉法輪功?」他義正詞嚴的對他們說:「我為什麼要管,她煉法輪功在單位工作兢兢業業,在家中是賢妻良母,她煉功身體好了,我為什麼要管?」說的來人啞口無言,灰溜溜的走了。

許多按「真善忍」做人的高貴生命,在中共邪黨的迫害下失去了生命,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出售,這是魔鬼才幹的出來的事!就在我們熟悉的修煉人中也看到相繼被中共用各種方式迫害死了。在迫害與高壓下許多原來修煉法輪功的人也不敢堅持了。如此,身體又每況愈下,甚至被病魔拖走。我的家人同事都不敢煉了,他們都才走進來就又放棄了。教人做好人的功法、能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的佛法修煉,一夜之間被邪惡弄的是非顛倒,謊言造謠的宣傳,一言堂的不實報導,蒙蔽欺騙了多少人啊。在無知中對佛法犯著罪。把中國人民拖向了深淵。

這麼多年中共的打壓,江澤民從「經濟上拖垮,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這一邪惡政策沒有打垮修「真善忍」的好人,反而把自己打垮了!因為上天是公正的,誰做了什麼事誰承受,看看江氏集團,近幾年的下場就知道,老天以貪腐的名義將它們收監製裁,善惡有報是天理!

中共的歷次運動,中華民族就蒙受一次劫難:「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鎮壓學生、對「法輪功」的鎮壓。每次的運動中國人民就得失去許多優秀的兒女,可歷次的血腥鎮壓都沒有引起正面的教訓,運動完後,找幾個替罪羊來平息民憤。可這次不同了,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一群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天理不容啊,老天要滅它。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每一個人都要在善惡面前做一個選擇。江氏集團與中共勾結用謊言欺騙迷惑了善良的中國民眾,製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隨著時間的推移,大法弟子冒著被中共非法打壓迫害的風險,給世人講真相,世人逐漸的清醒了明白了。福益上億人的大法,在這些年的血腥鎮壓下,也沒被鎮壓下去,許多警察逐漸也了解了「法輪功」好!他們在接觸我們煉功人的過程中善良人都會清楚,內心是佩服「法輪功」的。他們經常對我們說的一句話就是「法輪功好就在家裡煉,別出去宣傳」。可這麼好的功法為什麼不讓更多人知道讓大家都受益呢!

其實,中共與江氏集團,這近二十年的對善良人的鎮壓,都是在做違背法律的事!它們才是真正的犯罪,它們做的壞事,歷史一定會對它們做清算的。「法輪大法好」,這是眾生萬古不遇的機緣,我們就是為這個法來的,得到大法才能回到真正的家園!

下面把大法在我家發生的奇蹟講給大家,使不明白的世人眾生快點覺悟清醒,走出人類最大的劫難!

三.    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奇蹟一次次的展現

師父在《洪吟》(四)里有段講法:「對聯 

萬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 

在我們家裡真實的體現了這九字真言的法力與神奇:

1. 飛來橫禍奪命急,誠念「九字」得平安

大概是二零一四年的一天,奪女兒生命的一場飛來橫禍發生了。那天,我接到女兒男朋友的電話:「阿姨快點來一趟吧,你女兒出事了。」我問:「什麼事?」他在對面含糊其詞,我當時就給女兒撥電話:可女兒沒接,是他們單位的一個同事接的電話,我心裡咯噔一下,心想:看來不輕。我走到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從心裡對師父說:「師父啊我的心交給師父,女兒也交給師父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女兒原來學過大法,現在被常人之事纏住了,弟子也不精進,娘倆一定聽師父的話精進起來,走好最後的路」,說完叩拜師父!

我隨身帶著給女兒聽的MP3,裡面是師父在廣州講法。丈夫也接了電話他開著車,我們一起去女兒所在地,從家去她那兒開車要三四個小時,一路上我發著正念,不能被舊勢力干擾,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中途接到女兒單位領導的電話,先安慰了我們幾句,然後簡單談了女兒的情況。原來,那天,當地風很大,女兒在中午去食堂吃飯的路上被一個沒建設好的十多層高的樓房牆面貼塊從上面飛落,砸到了女兒頭部……。單位領導問:讓她住腦外科還是住整形外科,我毫不猶豫的說住整形外科,我知道女兒一定沒事。那天,我內心非常平靜,堅信女兒一定沒事。一切聽從師父安排。

到了醫院聽說女兒已經進了手術室,我們在門外等著,單位領導也在等候,他們又詳細的介紹了女兒當時的情況,女兒的額頭被砸傷了一個長長的口子,當時她與同事去吃飯路上被飛落下來的物體當時就砸昏了過去,頭部流著血,小同事們慌了,有一位同事趕緊脫下身上穿的絨外套,給女兒壓迫止血,有同事看女兒不省人事躺在血泊里,掏出手機撥打120救護車,又給單位領導打電話說明情況。

現在女兒在手術室縫合傷口,女兒的男朋友(沒修煉的常人)也在手術室門口焦急的等著,盼她早點出來,只要她平安沒事就好。一會看到女兒被平車推出了手術室,看到女兒頭部被紗布纏滿了,頭頂上掛著輸液瓶,在露出的眼睛裡看到了我們,叫了聲:「媽、爸……」就流出了眼淚,我看她這樣就知道沒事,她的意識是清楚的,我從心裡先謝謝師父。後來聽說頭部被縫合了十幾針。回到了病房,我對他們其他人說:「你們都回去吧,我來照顧我女兒,她一定沒事的」。單位里都覺得我們家人不鬧也不去跟他們吵,人很好。我得空給他們講著真相,講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單位相繼來了不少同事小姐妹們,通過聽真相,有的也明白了也做了三退。

我對女兒說:「你當時被砸的一瞬間你想什麼了嗎?」她說:「我當時昏倒了什麼都不知道了,當清醒時想到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我」。聽到這我心裡有底了,我又對她說:「你最近幾年也基本上脫離了大法,一上班就更沒時間了,也不看書學法」。本來她煉功就沒怎麼煉幾天,中共就開始鎮壓迫害了。跟我在一起時帶她一起煉,離開我上高中時回來還能煉一次半次的,到了上大學時就更不煉了,哎!現在基本上是常人了。我把帶來的師父講法抓緊給她播放,她聽著師父的講法,就像回到了得法初期,靜靜的聽著聽著……

第二天,要再拍一個頭部核磁共振片子,因為被抬來時拍片被診斷為顱內硬膜外血腫,第二天早上,拍片之前,我跟女兒說:「你就相信師父相信法吧,只有大法才能救你,你心裡念那九字真言吧!」女兒點點頭,等拍片結果出來後,血腫消失了,就像從來沒有過血腫,一切正常。女兒的頭部外傷也恢復的出奇的快,幾天輸液觀察,基本上就等著拆線了,拆了線我們就辦出院手續回家了。大家想一想啊,十多層牆面上飛落下來的物體啊,放在別人身上恐怕連性命都難保,可在大法弟子的家中就是這麼神奇!因為真有師父看護啊!法輪大法太神奇了,請大家都快點明真相快點得到這萬古不遇的大法,早日聽到這福音吧。這一切都是真實的發生在我們家。

2.大法賜給女兒一個天使寶貝

出院不久女兒就結婚了,在她懷孕期間由於妊娠反應較大。女兒本來體質就瘦弱,再加上頭部外傷後沒多久,她婆家覺得她能養得了孩子嗎?

她請了假回娘家來住,我想正好讓她多聽聽師父的講法,每天有時間我們倆每人一段,讀一講《轉法輪》,女兒在家休養沒幾天,由於她的單位工作忙,催促她去上班,她覺得單位離家太遠,上班還得擠車坐地鐵倒幾次車才能到單位,因此,為了孩子,就把工作給辭了。我帶著她每天學一講《轉法輪》,聽法學法她都愛聽愛學,可就是懶,也被不好的因素弄的不愛煉功,怕吃苦。基本上不煉功,但就是這樣師父也在呵護她。大概是懷孕三個多月,沒記太清楚時間,有一天,她突然急切的叫到:「媽呀!快來看看啊,我出血了」。聽到她異常的叫喊聲,我趕緊跑了過去,只見馬桶里有不少鮮紅的血,我對她說:「快點求師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讓她去床上躺著休息。她哭了,覺得孩子要保不住了,我說沒事你快點念。她心裡愧疚的對我說:「媽,我怎麼每次有事了才求師父」。我說:「是啊,不過只要你誠心的念,師父會管你的,嗯。」過一會再看看真神啊,血止住了沒事了,孩子保住了,但是她不放心,她父親也不放心,過了些天,我們就帶她去醫院,給她做了檢查,胎心音正常,B超顯示一切都正常。她開心的笑了。謝謝師父!

過了一段時間,女婿回來看望她,到半夜時,聽到女婿急切的叫喊聲音:「媽快來快來,快來看看吧。」我起身去他們的房屋,就聽到女兒哭著對我說:「媽我又出血了。」我看到她下身流出的血,我心裡知道,這些都是假象,只是要讓她丈夫知道真相了,因為原來跟他講過大法真相,他並不太相信,他的父親得病去世前為了求生,什麼都拜過,可是沒有用,他父親還是離他們去了。他們一家後來什麼都不相信了。給他講過大法的神奇,雖然也做了三退,可他還不是太明白,也不太相信。這次女兒的流產先兆,就是讓他來明白大法真相的。我對女兒說:「你告訴他上次你是怎麼好的?」女兒說:「告訴他了。」我說:「那就照著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吧!」。奇蹟就在幾分鐘發生了,血止住了,孩子沒事了,保住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女婿感到震驚,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女兒含著淚:「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孩子出生了,是一個八斤重的小胖女嬰。粉嫩的胖嘟嘟的小臉非常可愛。月子裡時,晚上哭鬧時我一抱著就不哭鬧了,讓她聽《蓮花頌》就會安靜了,睡覺前,也喜歡聽這支歌。大法小弟子的歌曲也喜歡聽,尤其是拍手歌。因為她在娘胎里就在隨著她母親聽師父講法了,在娘胎里就沐浴著佛光。現在都兩歲了,非常聰明。有一次她媽媽在開門扔垃圾時,門一下被風颳的鎖上了,她媽媽沒帶鑰匙,就她一人在裡面,怎麼辦呢?過了兩秒聽她在門裡哭呢,她媽媽讓她打開門,她真的從裡面把門鎖給打開了,也沒人教她這個呀,大人們聽了都感覺太可愛了,真是大法賜給我們的天使寶貝!………

3.父親有救了

大概是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晚上十一點鐘,接到了母親的電話:「快回家一趟,你父親又吐又瀉的……」我與丈夫急匆匆的開車趕回家,一進門,各種氣味撲面而來,只見小妹手拿著剛給父親換過的衣服驚恐的對我們說:「爸要快不行了」,我們趕緊來到父親住的屋裡,只見老父親緊閉雙眼,呼吸急促,面色紫青,昏迷不醒。怎麼叫也沒反應,情急之下我對母親及家人說快念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這是救命的九個字。」

過了一會兒,妹妹心裡不穩,對我說咱們還是打120叫救護車吧,我對他們說:「就算是打120快的也要十多分鐘才能到,然後,上下樓搬抬,一折騰老爸也夠嗆了,繼續念吧」。我心裡清楚師父的法身就在我身邊,在堅定的信師父的過程中,奇蹟出現了,只見老父親臉色開始紅潤,呼吸平穩,脈搏每分八十多次,量血壓也正常了70/110mg,我們又觀察了一會兒看看父親確實沒問題了,才放心的回到各自的家中。

第二天我因跟另一位同修約好要去外地有些事去辦,一大早我打了電話問母親:「父親清醒了吧?」母親說:「清醒了,好了沒事了」。我與另一同修就開車出去了,到了早上十點半左右,母親又急切的打來電話說:「你父親又不行了在抽搐」,我對母親說:「他知道不知道昨天是怎麼清醒的嗎?快點讓他也知道快點念九字真言吧!我馬上趕回去。」到母親家中看沒有人在,打電話才知道已經把父親送到了醫院急診室,我趕到了急診室,只見父親躺在一個擔架平車上,就像正常人一樣,臉色紅潤,呼吸平穩,這哪象是生病呢?看他頭上方吊著一瓶鹽水(因父親有糖尿病)。我問當班的醫生,給我父親輸的是什麼藥,他說:「沒放藥等待檢查結果出來才能確定用什麼藥,住院與否。」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醫生通知道:「老爺子你可以回家了,沒事了,各項檢查都正常。」我知道師父又一次,救了父親的命。家人見證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真心誠念,大法師父就會看護的!

師父在法中講過:「弟子:大陸學員見到病重的親人或朋友,就叫念「法輪大法好」,並保證說病一定會好。

師父:從目前大陸情況來講,如果這個人在那個邪惡的環境中真敢念,甚至念出聲來,他就會好。(眾鼓掌)但是,要是在一個寬鬆的環境裡念,不一定好使。為什麼呢?是因為那是有邪惡的壓力、你敢於出來說大法好,和美國這個環境中隨便說不一樣,上大街上喊「法輪大法好」,警察也會跟著舉舉手的,(眾笑)沒有壓力。但是如果是發自內心的念大法好,那也會起作用。所以效果怎麼樣,那要看用心情況與環境。環境很好、很寬鬆、沒有壓力,那也得看看情況。這是見人心的。」[1]

大法太神奇了,福益了上億的家庭,神奇的事還有許多,由於篇幅有限先寫到這。想起這麼好的功法卻被中共給抹黑,誣陷。現在在瘟疫危害世人的關鍵時刻,告訴世人要快點清醒了,因為現在正處在特殊的歷史時期,這個時期快要過去了。請抓緊最後的機緣,做出美好的選擇,只要我們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分清善惡,心中常念: 「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退出邪惡組織即三退保命,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一定會有美好的未來!

註:
[1]李洪志師父講法:《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