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自己一絲放鬆的機會

同真


【正見網2020年02月12日】

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講: 「所以不能放鬆自己!一旦放鬆,舊勢力就有空可鑽,甚至於拿走你的生命。」 這幾年,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很多大法弟子因為看似很小的事、看似是病業關,最後卻失去了生命。我們要清醒的從法理上認識、從教訓中成熟起來了,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在最後的時刻,決不能放鬆。

從我們走入修煉的那一刻起,我們的一切都和正法連繫在了一起,我們的生活、我們的工作、我們的一切,都離不開修煉、都不能和修煉脫節。一個修煉好的大法弟子在工作與生活中也一定會做的更好。在單位,我們是公司的職員,就要盡心盡力、按大法的要求做好這份工作;在家庭中,我們是父母、是兒女,就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個人,不可能在工作和家庭中是個自私的人,而在修煉中突然變的無私了。

我曾經有近四年半的時間在一家服裝公司做管理工作,四年多加起來共休息了十三天,每天加上花在路上的時間至少十二小時,甚至十四小時,我當時騎自行車上班,單程路程為十公里,每天路上需要近一小時,早晨八點二十上班,我七點從家出發,提前二十分鐘到公司。記得干擾最厲害的一次是一週遇到一次暴雪、兩次車帶紮上鐵釘,下班路上才發現,第二天一早就要出發,修自行車的還沒有出來,班上巡店(共有六家門店,均在鬧市區,只能騎自行車)又需要騎自行車,我只能推著自行車去上班。有時思想中會冒出一個念頭,乾脆我晚點去吧,反正我只對老闆負責,公司只有我一個人可以不劃考勤,或者老闆要問的話,我就說自行車帶扎了,理由很充分的。

冒出不想按時去公司的念頭後我悟到:這看似是一件常人中的事兒,實質是修煉。如果我今天在這件事情上給自己找一個理由,明天就會在修煉上給自己找無數個放鬆的理由,所以我在這件事上決不能對自己放鬆,一週三次我都是提前兩個多小時從家出發,步行推著自行車花兩小時走了十公里,還和平時一樣按時到公司。

在工作和生活中能做到嚴格要求自己,從點點滴滴形成嚴格要求自己的思維方式後,在修煉上就會嚴格要求自己。這樣,工作也能幹好、生活中的事兒也能處理好、修煉的路也能走正。師父講:「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來參照的實踐,既做著常人的工作又能修煉。你們要走極端,你們就會破壞這條路,所以不能走極端。你就只管堂堂正正的在社會上做好你應該做的,再去修煉,就完全可以達到修煉人應該達到的標準、可以圓滿的標準,因為未來人就是這樣一條路。」(《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在背法上也有這方面的體會,一段時間,我決定把《轉法輪》背下來,每天背兩頁,今天如果落下,明天就背四頁,有時腦袋不清醒、有時頭暈噁心,真想放棄,有時甚至感覺有一股力量在往下拽自己,我就加強自己的意志力,用濕毛巾繞太陽穴裹頭一圈,雷打不動,堅持背下去,最終克服了累、困和一切干擾。經過大量的讀法背法,發現頭腦越來越清晰,整個身體都被能量包裹著。

其實,有時惰性上來了,或者學法煉功時鬆懈了,我們不要認為是自然狀態,這裡面一定有邪惡的干擾,我們加強意志力,就能解體一切干擾因素。如果你給自己定的目標是每周學一遍《轉法輪》,學完一遍後,即使還有時間,你也會從心裡放鬆,覺得自己完成任務了。如果你給自己定的是一週學兩遍《轉法輪》,不管時間多緊,也一定能學兩遍。人的潛能是無限的,大法弟子的潛能更是無限的。只要我們時刻保持清醒,在對待正法與修煉上有一個強大的意志力,就一定能走過一切魔難,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

《轉法輪》一共六百零一段,老弟子都修了二十多年了,一個星期背一段不多吧?如果堅持下來,一年就是五十二段,十一年就背的滾瓜爛熟了,試問:我們有多少老弟子能背下《轉法輪》來?從勸三退至今十五年了,三退的人數是三億五千萬,平均每年三退的人數是兩千三百萬,以前我們有一億大法弟子,現在按一千萬算,平均每人每年退兩人?這個數據很值得我們深思。

在常人中要想成就一番事業,也都需要堅持,何況修煉呢?很多事情都是因為不能堅持最後導致半途而廢的。

人類社會是大法弟子的一個修煉場,但是,我們別忘了,人類社會也布滿了舊勢力迫害法的一切因素,如果我們不能正用,人類社會也是一個大的迫害場。而我們要從這個場中走出來、修好自己、同時救度眾生,唯有在修煉、工作、生活中時刻時刻都不能放鬆自己,邪惡才無空可鑽。我們都能認識到監獄、勞教所、洗腦班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是,在外面,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絲毫未減,它們往往利用大法弟子未去的執著而演化能使修煉人消磨意志,放大修煉人的執著,最後消磨你的意志。我們時刻要在法上清醒,在相對寬鬆的環境下更要警惕,時刻用正念抵制各種誘惑,修煉如初,精進的意志決不能減。

人神一念之差,稍有鬆懈,就可能被拖回到人這兒。有時放鬆自己,只是向人的這邊靠近了一點點,也許這一點點就是洪水決堤的那個蟻穴。師父給我們講過一個婆羅門弟子在山中獨修的故事,開始這個人修的也很精進,一天,有一個獵人射傷一隻鹿,他就把鹿保護起來了,因為一個人在山中很寂寞,然後就養這隻鹿,最後把這隻鹿作為最親密的夥伴,把很多精力都用在這隻鹿上,放鬆了精進的意志,以至這隻鹿死後,他仍然放不下,整天想著這隻鹿,在生命結束時還沒有想到法,想的是鹿,結果死後轉生成了一隻鹿,使多年的修煉毀於一旦,教訓是深刻的。

無論是在工作中、生活中,時時刻刻都用大法衡量、決不放鬆自己,就能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就能走好最後的正法之路。

一點淺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