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狀的護法

雨蓮


【正見網2020年02月15日】

作為修煉人我們知道,大法弟子身邊都有護法,護法是看護、保護修煉人的,師尊說:「所以一旦你們超越常人,你們身上帶有超越常人的東西的時候,尤其在正法中修煉的時候,不只是我在管你,你身體周圍真的有天龍八部在護法呀,只是你們自己不知道。」(《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師尊還說:「別說是你們修大法的,很多穿著髒兮兮的、邋裡邋遢的人,夾一堆破棉被,走哪兒睡哪兒,你看他就是要飯的,可是他周圍有天龍八部護法,人知道他是誰?人也不知道,人就是用人的眼睛看問題。」(《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我有時在想:我們這雙肉眼真的是迷住了我們。一個要飯的人,身旁都有護法在保護他。那麼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的思維就不要局限在一個很淺的層次中了,更不要把自己混同於一個常人了。

前幾年,一位同修去旅遊,在一個道觀里,許多人都在跪拜,祈求好處,同修看了看,就從正殿撤出。結果店裡的一個修行人跟了出來,對他說:「你不是一個人來的,你帶著一堂人馬來的。」 同修知道那個人看到的是自己的護法。

師尊說:「我以前不是告訴你們了嘛,你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天龍八部護法,都是因為你們做的不夠,眾神都被舊的宇宙法理限制的干著急沒辦法。」 (《北美巡迴講法》)

當修煉人做的不好時,護法真的著急呀,我就親眼目睹了同修的護法向我告狀的情景。那是一天午後,我和同修們在一起學法,學完一講,我剛把《轉法輪》合上,同修芷的護法就出現了,他們蜂擁而上,在他們蜂擁而上的瞬間,我真是被嚇了一跳,因為這個隊伍很龐大。當我知道他們訴說的內容時,我反而鎮定下來。我發出一念:你們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這些年怎麼一路拽著她的,你們也都看見了吧,她不精進,我也沒有辦法。我低下頭,不去看這些護法,可是我還是能看見呀,我覺的我的頭頂就像有個探照燈,把對面發生的事情看得很清楚,這個護法說,芷總看電子小說;那個護法說,芷不煉功,睡懶覺,發正念倒掌;一個護法說,芷冷漠,妒嫉心強,不善;另一個護法說,你看,芷和你們一起學法,還困的不得了。……這些護法歷數同修芷的懈怠和各種人心。我心裡想:你們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呀!可是芷自己不努力修掉這些,我也不能代替她修呀!

後來我想了想,問他們:「四個月前讓我看到她缺點的那張紙,是你們弄來的吧!」他們艱難的點點頭,那一刻,我真的感覺到護法的盡職盡責和萬般無奈。芷的護法告訴我,是舊勢力列的芷的執著,他們複製了一份,讓我看到,說給芷聽,讓她修好自己。可是芷依舊讓他們很失望。

具體說來,四個月前的事情是這樣的,在一次學法時,我看見了一張紙,上面羅列著芷的許多缺點,妒嫉心、爭鬥心、色心、冷漠、亂花錢、看電子小說、安逸心、惡毒等等,有的缺點讓我覺的驚訝。我把我看到的說出來,芷都不同程度的承認了,說自己有這些執著。當她在「不承擔正法職責」這個問題上想:具體是什麼事呢?我還看見另外空間出現一個圓滾滾的兜子,我想到了,那是真相資料。三年前,芷發放過真相資料,後來積攢了一兜,中間我提醒過她,但是她還是懈怠了,那兜資料就那樣放著。

這件事之後,我以為芷會把資料都送出去,結果我發現還有一些資料放在柜子里。芷的懈怠讓我無言,一位同修默默的把這些真相資料送出去了。

芷的表現真的讓護法失望,所以他們再次出現,向我告狀。我也很無奈。

回顧這些年來,在和芷的交往中,我一直在提醒同修芷,以看電子小說為例。最早是芷的家人同修告訴我,芷天天看電子小說,不看大法書。我把我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景象寫在紙上,讓她的家人帶給她。我在紙上寫著:在你看電子小說時,你被捆綁在一個椅子上,有蛇纏繞著,你的眼睛放著紅色的光,身體的一些部位赤裸著,身體有的地方流著骯髒的液體,養活著許多敗物和異形的生命,看起來很嚇人,不像人樣,你趕快改了這個缺點,別讓宇宙的神把你當垃圾給處理了。後來她的家人同修告訴我,芷看了我寫的紙條,不看電子小說了。可是改了一個月,又故態復萌了。

因為我有時就知道芷在看電子小說,我就點醒她:「你不要看了,小說里都是名利色慾情的東西,不要污染自己。」每一次她都承認,有時也會辯解,說自己不看那些低級的東西;有時候還說:舊勢力給她打造的東西太強烈了。而我和同修也為她發過正念。但是作為一個修煉人,自己不努力抑制自己的慾望,不去忍這方面的欲求,真是太可憐了。有一次我和她說話時,我知道她的心在想著小說情節,要走時,我把她的手機拿在手裡,劃開,小說內容赫然在目。我說:「又看小說了。」芷有些窘迫,說:「不是。」在被抓住時,她還在否認。我說:「這就是小說,別否認了。」她默不作聲。結果,第二天,我覺的她還在看小說。問她,她承認了。

芷的家人同修憑直覺知道她在看小說,說她,她就生氣,就急眼,她家人同修就經常拜託我去說,我說:「你針對她看小說的生命發正念呀。」我和同修也集體幫她發過正念。可是她總是反覆。家人同修讓她做正法中的事,她有時不高興,有時就拒絕。一起學完法,發過正念,自己回去就不務正業。芷的身體虛弱,眼睛浮腫,臉色蠟黃,獨自一人修,不嚴格要求自己,唉,真是不爭氣呀!

我和她接觸八年了,她就這樣反反覆覆,就這樣不精進。一個人的修煉中,有幾個八年?我對她的護法說:「你們看到了我幫她的整個過程,你們說我盡沒盡到一個同修的職責?」他們無語。我說:「我在家,看到她在看小說,我扔下手中的事兒,奔向她家,苦口婆心的和她交流;有時,我在她的屋子裡,就看見了她昏天暗地看小說的景象,我一次又一次的指出這個問題,她改沒改?我和同修曝光她的執著,她何嘗不抱怨過我。為她發過正念,當執著上來時,她忍沒忍住?她說她悟到的法理時,我覺的她比我悟的都高。她說話比誰都明白,可是修起自己來,比誰都糊塗,最後她糊弄的是自己呀。說實話,她一直處於獨修狀態,她沒有實修自己呀!我總不能把她裝在我的兜里,時刻盯著她。」

和她的護法說到這時,我覺的辛酸,眼淚流了出來。我繼續在意念中說:「現在,我知道了,有多少人能修煉上去,師尊給弟子安排的路都是一條圓滿的路,可是,你真得走到那去,到關鍵時刻,人心就是不去,怎麼提高?師尊的新講法中說到那個吸毒的人,其實芷的體內,就形成了一個看電子小說的生命體,她一直在滋養這個生命體,這個生命體就在執著名利色情的東西。芷知道這個理,她還在看,我也沒有辦法。前幾天煉功時,我看見一個場景,舊勢力就是在阻礙我們這個學法小組,安排有的人就不能圓滿,它們的理由是:你們都精進,就都圓滿啦,不行,得有拖後腿的,得有不能圓滿的。學法小組裡就有非常精進的,芷就是精進不起來,也不比學比修,你們說怎麼辦?我們總在說否定舊勢力,舊勢力的那些壞神就在拖修煉人的後腿,針對這些壞神以及他們安排的一切都得否定,可是一個修煉人不在法中精進,怎麼辦呢?」

修煉走到最後,如果一個修煉人不對自己負責任,真的就會辜負那輪迴中苦苦等待的最後年華,真是可憐呀!

今年的神韻晚會有一個節目叫《塵緣》,有仙家緣分的人回到天廷,那是他曾經的一個家園,可是對世間名利的追求,使他放不下那頂烏紗帽,高層的師父一看,這個人修煉不了,還污了天廷,快把他送走。

人無論享多少福,都是在用自己的德在交換呀!當他從權貴淪落為乞丐時,看到曾經接引他上天廷的人,心中又是怎樣的懊惱和慚愧呢,可是一切都晚了。神韻晚會還有一個節目叫《道緣》,它和《塵緣》真是一正一負的對比呀:放不下塵緣,返不了天鄉;放下生死,相信師父,得道成仙。這兩個節目真是在點悟修煉人啊!

我在想:大法弟子的法緣非同尋常,可是如果執迷於人間的東西,就會陷於魔障,就會毀了自己,毀了眾生的希望。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