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炮轟」「轟」醒了我

中國大陸 重生


【正見網2020年07月04日】

昨天晚上,因為丈夫家裡發生了一件生活中的事情,由於當時我不自覺的說了一些在丈夫看來很刺激他心靈的話,當時他就不高興了。在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前提下,他開始數落起我來:「你看你哪像個修煉之人?你像個女人樣嗎?女人哪有像你這樣剛強的。說話大嗓門,一點女人味都沒有。遇到問題就沒看到你,有一次先承認自己做的不對的時候,從來都是爭論起來後,才說都是你做的不對,讓我聽了你根本就不是發自內心說的。還說:你們這些修煉人都是剛強的人,離修煉之人差得太遠了。」

聽完了丈夫的話,我沉默了。我修煉二十多年了,怎麼修成這樣了。自己還一直覺得修的不錯呢。怎麼在丈夫眼裡竟成了這樣一個人呢?平日裡對待丈夫家裡家外的事情,我都感到自己儘量做好,讓丈夫滿意。對待丈夫家裡的親人,我都是儘量能多幫助他們就多幫助他們,和他家裡的親戚及親人關係處的都非常的好。結婚四十年了,丈夫也從來沒提出我哪裡做得不好啊?今天這是怎麼了?

靜下心來向內找,我回憶著發生事情的經過:奧!對了,我在對他的家人說話的時候,我有顯示心,顯示自己是個很大度的人,沒有徵得丈夫的同意,我就自己答應去幫忙的事情。把丈夫放哪去了。怪不得丈夫有看法,我心裡把自己擺高了,沒有像一個傳統女人那樣,溫柔善良的對待丈夫,沒有顧及到丈夫臉面,讓丈夫感到自己在家裡沒地位,家裡的事情他說了不算。是啊!我這樣做,就是對丈夫家人再有多大的好處,丈夫能心裡好受嗎?我這樣的做法:這不就是像師父《洪吟》(三)<陰陽反背>中說的女人一樣嗎?「女人剛尖逞豪強   浮躁言刻把家當  賢惠秀美風韻無  柔媚老妖暗中娼」,對啊!一點也不假啊!我多麼像師父說的那種女人一樣啊!

結婚四十年來,儘管我和丈夫沒有大的矛盾存在,可是小打小鬧也時有發生。特別是我修煉二十多年來,家庭這種矛盾也還是經常出現,儘管我會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和常人一般見識,忍忍就過去了。可是從來沒找到根子上發生這矛盾原因所在。我只注重做個好人,為別人多付出。可從來沒有注重在做好人的過程中,方式方法上符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要求。所以,不管我自己怎樣努力付出,怎樣嚴格要求自己做個好人。可就是矛盾時有發生。

今天,丈夫的一通「炮轟」,把我「轟」醒了。根子問題找到了:原來就是自己太剛強,不像個女人樣子,說話浮躁言刻,沒有了古代女人溫柔賢惠的樣子。當一個女人失去了這些後,在一個男人眼裡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不言而喻了。我找到了結婚四十多年,不管我為這個家多麼付出,在丈夫眼裡照樣有很多的不滿意。因為自己不像個女人的樣子,一個男人當跟一個剛強的女人生活久了,也會漸漸地失去陽剛之氣的。

這個社會為什麼陰陽反背了,就是這女人不像女人,男人不像男人造成的結果。特別在我們中國這個道德淪喪的社會裡,就會更顯得突出。師父講法中說到,我們大法弟子是能夠:「截窒世下流」(《洪吟二》)可自己這是嗎?我讓師父太傷心了。修煉這麼多年還做得這麼差勁,我哪還像個修煉人的樣子?平日裡只注重做大法的事,沒有重視在做事中修去自己的執著心。師父講過做事本身不是修煉的法,可自己就是沒有注重修自己,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自己原本是一個老大法弟子了,自己修得還這麼差勁。真的感到無地自容。
 
師父在講法中講到:「碰到了矛盾,不管怨誰,先找自己。作為一個修煉者,你要不能養成這樣一個習慣,你要不能夠和人反過來看問題,你就永遠在人中,最起碼沒做好的那一步你在人中。」(《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過去我總是不能做到像師父要求的那樣,第一念先找自己,總是先用人的理衡量誰對誰錯,然後是自己的理,就會解析解析,沒有做到:無條件的找自己,修煉是嚴肅的,我不能再這樣放縱自己了。我要將自己這顆在邪黨文化中生出來的骯髒的人心曝光出來,我要滅掉它。

今後,我要嚴格要求自己,按照傳統女人做人,絕不能再做那樣剛強的不像女人的女人了。聽師父的話,學會修自己,在法中歸正自己,讓自己先從做一個普世的好人做起,在做三件事方面,不能再像過去那樣,風風火火,不管不顧的陷入做事之中了,要時時刻刻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之人,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能展現出大法慈悲祥和,讓世人能在大法弟子身上看到大法能夠淨化人的心靈。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和丈夫已經沒有任何隔閡了,我已經真誠的給他道歉了,他也真心的接受了我的道歉。大法化解了一場家庭風波,消去了世人對大法不好的看法。謝謝師父用這種方法,讓我修去了一個大執著。

個人的一點體會,不正之處,望同修指正!謝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