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的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坎

大陸大法弟子 蓮花


【正見網2020年09月17日】

我叫蓮花,今年82歲。我於一九九六年得法,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一路走過來,至今已是二十五年有餘了。最近回憶起這段修煉過程,心中不免感慨萬千,想要對師父說的話實在太多太多,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謝謝師父!有師父真好!這次我想說一說我修煉這麼多年的一個最大感受,那就是:堅定的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坎。以此向師父匯報,跟同修交流。

一、不幸與幸運

修煉以前,我渾身是病,是我們當地有名的「藥簍子」,每天打針吃藥,但身體卻不見一絲好轉,反而越來越糟,以致醫生跟我的女婿說:「你媽已經沒救了,可以準備後事了。」那一年我56歲。

有一天我剛打上針女婿就上班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在醫院裡輸液。大概輸了不到五分鐘,我突然感到太陽穴發脹,牙根處一陣陣發麻,像是被電流穿過。我意識到不妙,就馬上拔掉針頭,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我女兒家。到家之後,我倒頭就躺在床上,這一躺就是七天七夜,我不吃不喝的昏睡了七天。待我醒來,我跟女兒講:我想練氣功,看看氣功能不能治我的病。女兒在外面打聽了一圈,回來告訴我:「聽說有一種氣功,叫法輪功,祛病效果挺好的。」

不久,經人介紹,我去了一所中學的禮堂裡看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記的當時放的是第四講。我迷迷糊糊的坐在那裡,越聽越覺的講的好,以前從來沒有聽到誰這麼講過。看完講法錄像後,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交流。印象最深的是,他們有不少人說自從學了這個功以後,以前有病的身體都好了,藥也不用吃了。我一連去了三天,不知不覺間感覺身體越來越舒服。我回家跟女兒商量:「以後我不吃藥打針了。」女兒聽了嚇了一大跳,連忙說:「媽,你別糊塗了,怎麼能不吃藥呢?」我安慰女兒說:「你放心,我試試看。我確實覺的這幾天身體變的很舒服了。」就這樣,我一邊看錄像一邊學煉功,不長時間以後,我身上的多種病痛全部不翼而飛。而且自那以後直到今天,我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

獲得重生後的我的那種激動、喜悅的心情自是無以言表。我想:這麼好的功法不能只讓我一人受益啊,我要告訴其他的人,讓更多的人都來受益。於是我便自願當起我們那個地區的聯繫人,還在家裡建了一個學法點,經常組織大家集體看講法錄像,集體學法和煉功。當時有不少有緣人都因此走進了大法修煉。記的在一次集體洪法的時候,聽到有人說起某某原來是我們這裡有名的「藥簍子」,人都快死了,後來煉法輪功煉好了。我當時聽了,心裡想著:「這不就是說的我嘛。」我沒有聲張,默默的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認識我的人,經常會對我說:「你怎麼越活越年輕了!」我聽了呵呵一笑:「是啊,煉法輪功煉的唄。」

二、兩次被非法關押

誰能想到,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了邪惡的瘋狂打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頭出於妒嫉和恐懼,竟然綁架整個國家機器,對上億法輪功學員進行鋪天蓋地的污衊和迫害,施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特別是炮製了極度荒謬又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偽案」,震驚中外,其邪惡的用心,所採用的卑鄙手段亘古未有!從七月二十二日開始,我地610組織協同各公安局、派出所人員幾乎天天來騷擾我這個他們口中的「領導者」,給我灌輸他們那一套邪惡的理論,威脅我不讓我煉功。我正告他們:「各地那麼多大案、要案你們不去辦,天天來騷擾我一個老太婆,你們是何目的?是我做了什麼壞事嗎?我以前病的都快要死了,是煉法輪功才煉好了的,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我不煉了,你們能保證我的健康嗎?」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只身前往天安門,想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由於當時北京很多地方實行戒嚴,封城封路不讓進,我就沒作過多停留,一路順利的坐車返了回來。剛到家,就聽說以前經常騷擾我的那些人一直在到處找我。二零零一年他們將我抓到縣城看守所,關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在那裡他們每天想著法子折磨我,幾天幾夜不讓我睡覺。有一次我跟迫害我的其中一個人說:「你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否則你明天就要上醫院了。」結果第二天那個人真的沒來上班,聽說是肚子痛上醫院去了。不幾天我出現病業假象,不能吃飯,同監室的人反映給了管教人員,沒想到他們卻極其囂張的說:「不吃拉倒,死了才好。」後來我兒子花了一萬塊錢將我接了回去。原本他們承諾只要我去兒子家幫忙看孩子,就不會再來騷擾我。哪知二零零二年他們又將我非法抓進看守所。還記的有一次他們在對我進行非法庭審時問我:「以後你還煉不煉法輪功?」我面無懼色的迎向他們那兇狠的目光,堅定的一口回答:「煉!你們就是槍斃我也要煉!」結果又關了我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才放我回家。這之後,凡是節假日或是所謂的「敏感日」,如兩會、「十一」等,不是打電話就是直接上門找我。因為他們經常來騷擾,我就把師父的法像及法輪功圖形放到親家家裡藏了起來。到了二零零四年,突然有一天我的腿疼的厲害,也不能打坐了。我就想肯定是哪裡做錯了!找了半天,終於悟到不該把師父的法像放到別人那裡。我就跟兒子商量,把法像請了回來,並單獨騰出一間房掛了起來,又給師父的法像上香,後來還在此成立了學法點,一直持續到現在。

三、師父保護,優曇婆羅花開

有一次,我正和同修共七人一起在供有師父法像的房間裡學法,突然來了幾個謊稱是上門來查水錶的人。我當時就看穿了他們的伎倆,但是心裡卻沒有一絲害怕。其中一個人在廚房裡假裝查看水錶,另外兩個人在客廳裡東張西望。這時我看到學法房間門口擺著很多鞋子,就飛快的過去一腳將鞋子全部踢進房間,並朝同修們做了一個發正念的手勢,然後迅速關上房門。做完這一切,我又平靜的看著他們到這裡轉轉,那裡探探。但最終他們也沒有進到學法的房間。這一次師父將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保護下來了!通過這件事我悟到,越是關鍵時刻越要堅定的信師信法!如果我當時心裡一慌,可能結局會大不一樣。後來我找到假裝查看水錶的那個人質問他:「那天你來我們家到底是干什麼?」他馬上回答:「沒事沒事,要有事的話,恐怕你會罵死我的吧!」我說:「沒事就好!罵你倒不會,但是請你以後不要再來了!」從那時起,直到現在他們真的再也沒來過了。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欣喜的發現在我家窗戶上方開了好多優曇婆羅花,大概有幾十株吧。那聖潔的白花看起來晶瑩剔透,潔白無瑕,非常好看,也很壯觀。接下來婆羅花每年都開,整整開了九年之後才慢慢的消失了。在此我由衷的感謝師父對弟子的莫大鼓勵和精心呵護!

四、命懸一線時,師父再次救了我

在我修煉的這二十五年當中,我從來沒打過針也沒吃過藥。期間雖然也遇到過一些大大小小的病業關,但我始終堅信師父,正念對待,關過的也還算順利。就在前不久,我又經受了一次比較大的關難,幾乎威脅到生命。

今年的8月20日,早上我起床準備發正念的時候,忽然感覺從脖子到頭頂,裡面的血管好像被卡住了,大腦停止了活動,兩隻手也抬不起來。開始我有些害怕:這是怎麼啦?我不會就這樣死了吧?不過很快我就想起來了:不對!我有師父!我一連喊了三聲:「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師父,救我!」馬上覺的腦袋穩定了一些,不過人還是有些迷糊。我堅持不讓自己躺下去,我知道只要我一放鬆自己的主意識,邪惡說不定就會乘虛而入,也許就永遠的睡過去了。我努力的把腿雙盤起來,並發出強大的正念:「你舊勢力休想跟我來這套,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從我一開始修煉的時候,我就將自己的一切都交給我師父了!我一定百分之百的聽我師父的安排!我絕不會上你舊勢力的當!」發了大約半小時的正念後,手指頭雖然還是有些疼,腦袋也還是有些暈眩,但我在心裡堅定的跟師父說:「師父,我一定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我一定要跟師父修到底,最後跟師父回家。感謝師父再一次救了我!」一天以後,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慢慢沒有了。第二天,我竟然來了例假,就像年輕時一樣,量很正常。我放下心來,知道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補充身體所需。幾天後我跟學法點的同修提起這事,大家都說:「沒看出來你闖過了這麼一大關呢!」

結語

儘管我已經八十多歲了,但我一個人單住,能很好的照顧我自己。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師父,我早就不在人世了。感謝師父一直以來對我的細心呵護!無法報答師恩,唯有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不管時日多長,我會繼續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修煉到底,跟師父回家!

在此遙拜師尊!叩謝師恩!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