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不易察覺的干擾形式

日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9月10日】

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說:「我剛才講了,低層的那些邪惡,包括舊勢力低層的,那真的是邪惡。它是不想讓你修成的,它是要害死你的。」我悟到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干擾有著各種各樣的形式,可以說無孔不入,以達到不讓我們修成的目地。從病業關到心性干擾,它們變換著各種方式無所不用其極的起著各種破壞弟子正念和修煉的作用,而我們如果具備了看清它的慧眼和辨別它的能力就可以不被其左右,從而正念解體並破除這些不必要的干擾和破壞。

大家都知道病業關是比較容易辨別的,因為它會在身體上反應出來一種症狀比如身體不舒服疼痛等等,這樣就比較容易分辨出來,可以說是一種明顯性的干擾。而另外一種隱性的干擾卻極具迷惑性而不易分清。往往正念不強就容易受其左右把那種強加來的感受當成自己。在修煉中,我們都會出現心情不好、焦慮、煩躁、消沉等各種人的情緒,正念強的弟子可能會順藤摸瓜向內找造成這種情緒的內因,也就是什麼執著心造成的這種情緒,從而找出癥結,用正念剷除那個執著。師父在《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開示:「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類型的生命,它馬上就會起作用,你卻不知道你的思想來源在哪裡的,你還以為是自己要這樣做。其實只是因為你的執著引起了它們起作用,從而加強了你的執著。」

我悟到,當我們受到這一思想上的干擾,又沒能分清它的時候,那些另外空間的生命就會利用人所執著的人心往你空間場中扔不好的物質從而加強你的那些執著人心,有的時候那一念從哪來的甚至我們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可能就以為是自己這樣想的而不加思考的隨著去了,從而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而那一念到底是誰,是真我發出來的嗎?我們是否思考過呢?師父在《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中說:「如果這後天觀念變的很強,那麼它就會反過來支配人真正的思想與行為,這時人還以為是自己的想法呢,現代人幾乎人人是這樣。」因為心情不好時的那種感受就是那麼真真切切,就感覺是自己心裡在難受就更無從分辨了。

而如果是病業關可能就比較容易分清,知道了這是干擾的話,你會立即發正念,找執著。而對於這種一閃而過的不正的念頭或人的情緒卻很難馬上抓住它,並認清它就是干擾,除非修煉有素的弟子。那麼不馬上分清這是干擾後,就可能隨著那個思想繼續想下去或者行為上就按照那個想法去做了,這已經就是在被干擾中了。因為沒有馬上分清也就不會排斥它,那個執著或觀念就會被繼續放大,會使自己陷入痛苦中。有的人因為想暫時緩解心裡的痛苦就可能採取人的方法逃避,比如看視頻、網上購物、滑手機等,而這個讓你看視頻,滑手機的念頭本身就不是來自真我,可以肯定的說,它就是外來干擾,如果隨著它去看了,不正是上了舊勢力的當了嗎?因為它們就是想讓我們無法精進,掉下來,而且看似那些人的方法讓你暫時忘卻了煩惱,短暫的緩解痛苦不但不能解決任何問題,而且這種網上的內容會勾起人的各種七情六慾,就會使我們加強了人的執著和思想業力,有的人就可能一蹶不振,狀態變得越來越差。還有的人往往都是痛苦到了一定程度才反應過來,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兒啊,不在修煉狀態,這時才反應過來。可是這個執著卻被壯大了,思想上形成的不好的物質等於給它補充了能量,下次再消恐怕就更難了。

我們對於身體上的消業,尤其是盤腿時腿疼這種業力看的比較透徹,身體上的苦覺得咬牙堅持挺過來把業力消下去就行了。那麼同樣的在思想或精神上形成的這種業力或物質不也得通過吃苦來消掉嗎?這種苦就是可能讓你心情不好,低沉消極等等各種人的情緒。這種心裡的苦在我看來不也是一種苦嗎?不也得給它消下去才會好過嗎?身體上的難受消下去之後身體的疼痛消失了,我們會清晰的知道是業力消下去了,那麼心裡的難受或痛苦消下去的感受是心裡變得敞亮了,不再為一些事情苦惱了從而心裡輕鬆了,在我看來也是業力消下去的表現。師父在《紐西蘭法會講法》中說:「其實我告訴大家精神和物質它是一性的!」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還說:「那個物質吸進去之後就在你身體裡形成一個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為它毒性大;等到第二次再吸,這個薄薄的、很淡淡的你就變的濃了一些;再吸它就越濃,越吸越濃,它就越強壯。它連你的整個身體的結構都有、思維都有,完全是一個毒品構成的魔性的你。」我悟到我們那些不正的念頭、執著、觀念等等,在思想和精神上也同樣形成了物質,甚至是已經形成了一個具有那種思維的身體,只因為我們看不見就不能清晰的認定它是物質或業力構成的,從而需要消掉它,這應該是關鍵所在。因此,在思維上如果我們能把這種思想上的各種不好的,不在法上的念頭,包括那些所謂的心情不好消極情緒等等都認清是業力或不好的物質,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己的話,接下來對於消掉它就不再是難事了。

我有一次在分清了我的那種情緒不是來自真我之後,找到了那個情緒背後的執著,我感覺我真正的自己是跳出來在看那個假我,覺得它那麼的不善不包容完全是為私的。發自內心的覺得那不應該是本來的先天的我,不想再要它。這樣就覺得很清晰的把它從我身體上給剝離開了。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為什麼精神病人就很難度呢?就是因為他根本都分不清了。能夠分清思想業力,能夠分清哪些思想不是我,作為一個新學員是很難做到,做到了也真是了不起。用大法衡量嘛,所有不好的思想其實都不是你。你能夠做到這一點也就分清了:噢,這個思想不好,應該消下去,去掉它,我不應該這樣去想。這本身就是在消嘛。」我認為分清是第一步也是關鍵的一步,因為認清它不是「我」之後師父就會幫我們拿掉它,我們自己在正念排斥和發正念的過程中也會逐漸的把它清除。而且,師父已經在法中為我們明示了「所有不好的思想其實都不是你。」我們就應該用法來衡量還可以想神會這樣想嗎?從而把一切不在法上的思想全部清除掉,修煉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們更應該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應再被任何不好的思想念頭所左右,達到一個正法弟子所應該達到的標準。

許多同修對於執著心能分辨出來,對於心情不好,消極、低沉、煩躁、焦慮、無聊等等人的情緒上來的時候卻不容易分辨,從而陷入人的情緒中不能自拔,也就無法精進起來,因為狀態不好也就影響了救度眾生的效果。希望有此情況的同修能認清這種不易察覺的另一種形式的干擾,從而儘快的從這種情緒中擺脫出來,以一個修煉人應有的狀態投入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來。

以上為所在層次所悟,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