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個實修提高的機緣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2月17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2020年是個不尋常的年,營救平台在抑制邪惡迫害、救度眾生方面發揮了應有的作用,自己從中獲益良多。特別是美國大選,即是神魔大戰,也是正法進程在人中的表現,我與營救平台的同修非常榮幸的助師正法,兌現著自己的史前大願。

我在這一年經歷了幾個比較大的事情,從中對師父講的一些法理的認識有了提升比如「做到是修」這一法理,當我真的做到了,那種修煉昇華後的殊勝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到了年底又出現美國大選,每一個事情作為一個專題都可以寫得比較長,由於時間關係,我只能概括的談一下得法、海外修煉之路、2020年比較大的事件中的修煉體會,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指出:

我九八年去深圳出差,婆婆給我一本《轉法輪》,登機後打開書,我驚呼太好了這就是我要的,半小時後,我的腰椎間盤突出、頸椎病、嚴重失眠症全都不藥而愈。後來知道是師父給淨化身體了,從此走上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我在國內大型金融機構從事某些方面的管理工作二十多年,高額的薪水,優越的工作、生活環境,以及整個社會被黨文化充斥著,使我養成了強勢、傲慢、喜歡聽好聽的等許多不好的東西,得法後努力的修正自己,覺得自己不貪不占比常人好多了,但其實按法的要求還是差的很遠。後來被國安監聽監控,可能師父看到我的情況就安排我來到了海外。

來到海外怎麼走這條修煉的路,長期從事管理工作,使我習慣了獨立思考,師父在《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中開示:「大法弟子得在法中修,得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才能走正這個路,才能洗刷自己的那些不足。」我想在國內三件事做的不太好,甚至覺得未完成使命,來到海外就踏踏實實的按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吧。到了加拿大第一月第一個講真相的項目就是打營救電話,後來不論增加了多少項目,都沒有間斷過撥打營救電話,只是每天撥打的多與少的不同,至今已累計撥打將近六萬個電話。

 2013年師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現在大陸的旅遊團越來越多,這就是安排人換個環境聽真相。其實真相點那裡才是第一線,講真相的第一線。」我們幾個中青年同修不約而同來到一個景點,不論酷暑嚴寒從不間斷,直到2020年大瘟疫起來,中國遊客不再來了為止。在這個景點講真相修去了我的很多執著心,比如:愛面子心、虛榮心、爭鬥心等。有一次一個同修偶然拿起手機拍照,拍到了許多空中花瓣,我也拿起手機對著空中一拍,九朵粉紅色的花瓣成矩形狀在空中,後來一算差不多常來的就是九個人。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中講:「地上有度人者講道或者做大好事時她們才散花呢。很多學員看見了,師父每次講法的時候她們都在散花。(鼓掌)她是鼓勵眾生哪,給你們在散花。」我知道我們做對了,是師父在鼓勵我們呢。

後來我又加入了天國樂團吹奏長笛,做神韻的推廣等等,但不論白天做什麼,從沒有間斷過撥打營救電話。三件事安排的非常緊湊,慢慢的要背法時間不夠用了,只能擠晚上的時間。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其實我一直在講,修煉不影響做大法的事,一定的。因為煉功能最好的消除疲勞,是使身體迅速恢復的最好辦法。」我就牢牢的記住這段法,有一個時期要工作,就把煉功背法放在晚上,遇到早班或天國樂團一天兩場遊行走的很早就不睡了,因為法在心中紮根,所以半年時間就突破了睡眠的問題。

在做好三件事講真相中,我被一點點的清洗著,對法的認識由感性到理性,一步步的昇華著,並做到實修,修煉中的感受、遇到的神奇事很多,下面僅舉2020年中的幾個例子:

一、到美國佛羅裡達州幫助推廣神韻

2020年1月中旬到美國佛州做神韻海報推廣,歷時50天,走過了19個城市,搬了四次家,我和同修共貼發大、小海報約4000份,傳單約25000餘份,期間修煉提高、奇妙不可思議的事很多,我只講一頭一尾的兩件事。

1、放下人心,真正做到信師信法

當我決定去美國後,考驗就來了。就在出發的前兩天傍晚家裡的鍋爐突然不工作了,看顯示器表明有故障,我與修鍋爐的聯繫,請他來修理,他說第二天來,晚上房間越來越冷。第二天他來了,沒檢查出問題,他說不行就換一塊電路板,但比較貴,他用手按按這按按那,一會機器工作起來了,他聽說我要出遠門,就說我不是嚇唬你,這麼冷的天氣,鍋爐如果不工作,管子會爆裂的,我們常看到這種情況,嚴重的房子都得重新裝修,我微笑著說,謝謝你的提醒。

送走他後,我到樓下與鍋爐溝通,我說:你來到我家是有佛緣的,平時我對你關心不夠,明天我要出遠門去做救人的事,希望你正常工作,有什麼問題就念佛家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

然後我走到師父的法像前跪下,我說:師父不論出現什麼事,都不會動搖我去美國幫助推廣神韻,我相信師父給我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同時抬起頭對著空中說,舊勢力你們聽著不要干擾我助師正法。然後給師父磕三個頭,堅定的走出家門。

有同修問有沒有什麼事需要幫忙的,我想如果我委託同修在這期間幫我看房子有沒有事,那就沒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如果半信半疑就是不信,我不能給自己留這個口子。50天後回來,鍋爐工作正常,家裡安然無恙。

師父在《精進要旨》-〈無漏〉中開始:「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煉的昇華。法有不同的層次,修煉者對法的認識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層的認識,每個修煉者對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個人所在的層次不同。」是啊,當我放下人中這些東西,我感到自己在昇華,空間場的敗物在往下掉,那一刻我知道正法結束時,我可以做到毫不猶豫的放下人中的東西跟師父走。

2、到最後一刻都有考驗

50天時間到了,我們坐飛機返回,較順利的到達了加拿大海關,我整個人處於比較放鬆的狀態。我到了一位亞裔中年女海關人面前。在去美國前我還專門練習過海關聽力,但我當時完全聽不懂她說什麼,她不斷的皺眉頭,我也緊張起來了,看到她抽了一張黃色的紙出來,寫了些什麼,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就趕快發正念。她寫完把黃紙條給我,示意我走,我走到前面被帶進另一個小廳排隊等候,同修也在那兒,她時間不長辦完就出去了。

我到了一位年輕的西人海關官員面前,我面帶微笑,但心裡一刻不停的發著正念,不允許舊勢力任何形式的干擾和破壞,求師父加持。

我提出要中文翻譯,等了很久來了一個年紀較大的上海口音的華裔男士,他問我帶楓葉卡了嗎?這時我才想起來沒帶楓葉卡,之前這個事忘的乾乾淨淨,年輕的官員找了一個年紀大的說了一會話,然後問我你住在哪個城市。我說威尼斯,他說義大利威尼斯。我說不是,是美國威尼斯。他說把你拍的照片給我看一下,我當時一驚,因為我們每天從早上出來到晚上回去,沒有拍風景照片,有時怕找不著車會拍一下街道,突然想起來就在我們要回來的前一天周日,我們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去了威尼斯的海邊拍了一些照片,沒想到在這兒用上了,趕快給他拿出來。他很認真的一張張看,還核對地址,最後抬起頭來用中文說了一句: 謝謝。這時那個翻譯說,你不帶楓葉卡,現在就可以讓你立即回美國去。我微笑著看著他,也說了一句:謝謝。我趕快離開,因為眼淚馬上要流出來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這一險境,心裡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師恩無法報答。

在美國的50天,我們做了數不清的商業區,及一些Dontown的寫字樓,一次次的神奇讓我感受到正念的威力,大法的超常,當地的西人同修給我們開了10天左右的車。他說我們英語好的沒做到的,你們英語不那麼好的做到了。

這50天是我修煉上的一個昇華,每天除了睡一會覺都是在法中,吃飯很簡單,大量的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不好的東西,真正體悟到了一種修煉人的狀態,以前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沒有人的雜念,不知道該用什麼恰當的語言來形容。總之,感覺自己有點像個修煉人吧。在快回來的一天晚上夢見自己飛起來了,我想可能是自己放下人心,修煉狀態提高了,師父鼓勵我吧。

 二、幫助同修過病業關

2020年10月初,同修問我家裡能不能接納一個將近70的老年同修幫她過病業關,她聯繫別人都不接受。我說見個面看看什麼情況,第二天同修帶她來了。

交談中知道她在老年公寓住一年了,大便排不出來,靠藥物已經不行了,基本沒有味覺、嗅覺,視力下降的很快,頭髮全白了,每天白天黑夜睡不著覺,整個臟器在衰竭,每天晚上魔來圍著她大聲喊讓她放棄修煉。她說她就死死的守住這一點不放棄大法,可是她已經堅持不了了,一個人想學法想煉功但都做不到,她說你如果不能接受我,就只有等死了。

看到她這樣我心裡很難受,同時看到她內心還有一個不放棄大法的心,這是很難得的啊,就同意接納她,但我知道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事,生病就是不正確的狀態,這並不是常人的噓寒問暖的關心能解決的,只有走出常人包括生活習慣,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讓她溶入法中,用發正念清除她空間場的邪魔爛鬼,要領她走出這一關不僅是對她的考驗,也是對我的考驗,我們必須做到100%的信師信法才行。

於是我問她能不能按照我的作息時間走,她說可以,即每天晚上2:20起床煉功、發正念、背法2小時、我打電話2小時她可以去煉功,接下來在平台上聽交流,之後學習經文、中午發正念、我和她學習《轉法輪》、吃飯、下午參加多倫多的正法活動,晚飯後我繼續打電話,她去煉功、晚上發完正念休息。

第二天她就搬過來了,當天就按我的作息時間。但是到第二天晚上我在打電話,她從樓上下來跟我說:她很難受,肚子脹腿很沉。我想了一下跟她講:擺在你面前的就兩條路,一個是走回你原來,第二條信師信法衝過去。她喃喃的說:那好吧,我去煉功。看到她上樓的背影,一陣恐懼襲來,她住在我這要過不去這一關,後果不敢想了,但是我馬上否定這個想法,如果我動搖了她也一定走不過去,我就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魔的干擾,就是信師信法。

同時幫助她在思想中同化法,她有時愛講魔的干擾,及她過去的事情,我說這個東西說一遍就行了,你每說一遍就會加重它的存在,從現在開始忘掉你的過去,用法來充實你的一思一念。這樣第五天她下來告訴我她排出了五條很長很潤的大便,我既驚訝又高興,說:真的太好了。於是我拉著她去師父法像前磕頭,我們倆都哭了,我們哽咽的合十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這以後同修一天比一天好,味覺嗅覺視力全恢復,還長出了很多黑頭髮,每天都出去做正法的事,光END CCP的傳單就發了上千份。我知道救同修的是師父,我只是給同修提供了一個修煉的環境,以及我的做法符合了法的要求。由此我也能體悟到師父為什麼那麼珍惜每個大法弟子了,不僅是這個弟子的世界的問題,同時與她結緣那些眾生也得到了救度。

三、在營救平台做大組交流主持中修煉

營救平台是修煉的好環境,我收益良多,時間關係僅舉一例。2020年6月,營救平台安排我一週一天做大組交流主持,我想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這裡有我要修去的執著心。

我來到海外對類似我們當地、營救平台大組交流這樣比較正式會議上的發言者,嘮嘮叨叨、說話沒有重點、沒有邏輯,有的話來回反覆,發言時間還很長,我就非常忍受不了,能離開會場的就馬上離開,無法離開時就看別的東西,現在網絡就更方便了,不願聽的或者把聲音關掉或者離開去做別的事情。現在讓我做主持,不僅得聽,還得仔細的聽,因為每個人發言後主持人要做簡單的評述。

當我放下偏見,認真聽每一位的發言時,卻發現每個同修的發言都那麼好,雖然語言邏輯沒有那麼好,但是他們是坦誠的、是想更好的救度眾生、是在無私的奉獻自己好的東西給同修,共同在維護著這個救人的平台。

我向內找到了自己在這方面的人心,一個挑剔別人的心,向外看的心,也是在常人中做管理養成的不好的習慣。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開示:「人在修煉,人就是有人心的,人心中就有職業的習慣,就有職業造成的執著、養成的習慣性,不自覺的都在起著作用。當一個人沒有修煉好的時候,在那個工作中造成的習慣性的執著會反映出來......」通過在平台做主持,自己漸漸的修去了這方面的問題。我體悟到修煉人在修煉路上經受磨鍊後的提升,不斷的修去常人的執著,才能讓神性的光芒不斷的綻放。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開示:「這部法在新宇宙中遍布一切,一切中都滲透著真、善、忍。對於大法弟子配合的如何,是對大法認識與個人修煉的事。法是完整的,誰也摸不著、看不到的,任何生命也動不了的。我帶著大法與造就的一切迅猛的向前推進著,向整個宇宙、向最微觀、向最大的神、向一切中推進,也向最表面與最下層和世間不斷的推進,誰也擋不住,勢不可擋。(鼓掌)極其迅猛的在做著宇宙中的一切。」

精進,同化真、善、忍的標準,才能跟師父回家。

我知道自己的修煉,每一步都離不開慈悲偉大師父的諄諄教導與呵護,弟子對偉大師尊的感恩之心無法用語言表達,唯有實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以報師恩。

同時也感謝營救平台給大家提高了一個救人與修煉的環境,謝謝各位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