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才能打好救人電話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3月23日】

自從我來到海外後,一直堅持在景點講真相救人。可是從2020年3月以後,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景點逐漸沒有了大陸遊客,景點講真相先後都停了。在家人同修的鼓勵幫助下,我於2020年7月加入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打真相電話。(家人一直在營救平台)

撥打營救電話,對像是公檢法人員。過去在大陸雖然一直面對面講真相,但主要是普通民眾,很少直面公檢法人員。來到海外在景點講真相,也主要是來旅遊的大陸普通民眾。現在要給公檢法人員打電話講真相,首先有心理障礙,怕講不好,怕對方提出問題回答不了,怕公檢法人員驕橫跋扈不講理。而且電話平台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陌生的環境,一時還有點不適應。家人同修看到我這種狀態,啟發說:大法弟子必須要做到在各種環境下,面對任何眾生都要去救他們,救人也不能挑選呀!救人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過程,師父在《轉法輪》中怎麼告訴我們的呀?我馬上想起了師父的教誨:「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我恍然大悟,種種怕心不就是一種干擾嗎?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啊!公檢法人員也是普通眾生,在大法面前,人人都是一樣的、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區分。任何常人在大法弟子面前都是被救度的對像呀!法理明白了,心裡亮堂了,怕心就去掉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學會了平台講真相所需要的電腦操作和撥打工具操作,很快投入到營救電話撥打中。

剛剛開始撥打,心裡還是有點緊張。腦子裡記的真相內容電話一通,講幾句就卡殼了,頭腦一片空白,急得頭上冒汗。我停下來和家人交流如何突破?他鼓勵我,沒關係,把口講和放錄音結合起來,試試看?按照這種方法,打電話效果逐漸好起來。可隨著打電話的深入,我發現眾生不太願意聽播音員的聲音,而是願意多聽我直接口講,可我還一時不能一次很流利的講很多真相內容,自己還需要一個提升過程。怎麼辦?救眾生不等人啊!只要心裡想著救人,一心為了救人,師父就給我智慧。我把許多真相講稿內容按照我的思路,儘量適應眾生的接受程度從新整理,然後把它用我的聲音進行錄音,再去結合口講給眾生穿插播放。這樣,眾生聽到我的口講開頭,接著聽我的錄音,一個聲音,效果比原來好多了,經常有人一聽就是十分鐘左右。

我打真相電話時間不長,和完全流利順暢口講的同修還有很大差距。我今後會努力提升自己,逐漸去掉放錄音,最後過渡到完全順暢口講真相,不斷提升救人效果。

在撥打營救電話中,心性考驗時時有。摔電話的,說髒話的,要錢的,罵人的,都會碰到。一次撥打一位派出所警察的電話,電話一通就罵人,而且罵得很難聽。我一下就蒙了,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心裡堵得慌,整個狀態感到渾身很難受。我放下電話,久久心情不能平靜。家人看到我電話停下來悶悶不樂,問怎麼啦?我告訴他遇到罵人的情況。家人說,找找看是什麼原因?我馬上意識到:師父一直教導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向內找是個法寶。對,趕快向內找。我問自己:聽到罵人很難受,為什麼難受?為什麼會碰到如此粗俗的罵人警察?這一定是針對我的什麼心來的,不會無緣無故的。

這一找,一下醒悟了,原來是我那顆不讓人說的心、自尊心、高傲自大的心等被觸動了。我從小的成長經歷使我養成了倔強的個性:不服人,自尊心強,從來不讓人說。修煉以後雖然已經改變很大了,同修相處一般也沒表現出來,自以為這些人心已經沒了呢,通過撥打營救電話碰到如此罵人的強刺激,才知這些心還沒去乾淨呢!這不正好是通過這種形式該徹底修去這些人心嗎?師父說:「講真相中常人聽信了中共邪黨早期在媒體上的造謠宣傳,對大法弟子有誤解,對你凶,或者不願意聽你講,這個時候你的情緒要被他帶動了、憤憤不平、不高興,甚至不太理性,那你這個真相就講不了了,人也救不了了。」 [2] 師父還說:常人中壞人的一句話算什麼?你再邪惡也不能使我變,我就要完成我歷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 [3] 師父的教誨,使我心明眼亮,充滿正能量,我的那些不好的人心逐漸去掉了。從此以後,電話中我再遇到說難聽話的,諷刺、訓人、罵人的一概不動心,就是耐心的、友善的、慈悲的,不急不躁的給眾生講真相,解心結,救人效果越來越好。

最後以師父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走到最後了,我們要更加做好我們該做的,因為越到最後越關鍵。當初那麼艱難的環境,那麼邪惡的環境,你們都走過來了,沒理由不在最後做的更好。」[4]

一點粗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