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體悟:依賴心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4年09月27日】

我的工作單位離家很近,走路也就一刻鐘,所以經常走路去上班。幾天前,有一次和太太說好下班後她來接我,然後去購物。於是到了說好的時間,我到樓下去等。左等右等,卻不見她的車。同一樓工作的同事們已經陸續回家了。我想走回家,但又怕她接不到會心裡著急,於是只好依舊等著。差不多過了四十分鐘,她的車出現了。她說她早就出來了,但路上一直塞車……

事後想來,覺得還是太依靠車了:想著讓車接比自己走路回家要快,結果卻相反。事實上,這種依賴心與惰性還有很多表現:有時在工作、生活上的小事只是舉手之勞,卻沒有去做,只是擱在那兒;甚至記下來,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別忘了去做;有時想起一件講真象的主意或方法,就給同修們用電子郵件發出去,然後就覺得與己無關了;甚至沒見有人回復,心裡還有意見;卻沒想到此事可能正是需要自己來做,或需要自己主動去跟他人聯繫;有時有意無意的看到常人的不良之處,或同修的執著,心裡反感的不行,忿忿不平。卻沒想到自己是一個煉功人,也沒有想到用其對照自己,看看同樣或類似事情上自己是否也有問題。

我發現自己常常還有一種現象,就是過分強調自己的自身條件:因自己收入較低,羨慕那些收入高的同修,想著如果自己也那樣,就會更有條件講真象;因為自己已經在做一些項目,而且太太不修煉,所以時常給自己找藉口,而沒能在直接向世人講真象方面做好……

記得上學時,課本上有一個故事:「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貧,其一富。貧者語於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 富者曰:『子何恃而往?』 曰:『吾一瓶一缽足矣。』 富者曰:『吾數年來欲買舟而下,猶未能也。子何恃而往!』 越明年,貧者自南海還,以告富者,富者有慚色。」

仔細想一下,講清真象與證實法有多種方式,並不一定非得需要高收入,新電腦,流利的英語,或全家都修煉的環境。仔細想一下或觀察一下,一個同修只要有去證實法的一念,總有辦法去做。周圍的環境好,固然能提供一定的便利條件,卻不會帶來本質上的變化;甚至有時會由著執著、整天心思捲入常人事務中,在不知不覺中下滑。

相反,當一個修煉人真能在法上時,精進的弟子在哪兒都會充分的證實法,也都能以慈悲給周圍的環境帶來正的因素、救度眾生。

大法之大,能夠讓人在任何境地下都能修,都能修成─只要你真的去修。大法有這個能力,往往是我們自己沒有認識到。

我有二位親戚,一位在國內曾因煉功上訪遭關押,事後一段時間中認識不清而消沉;但後來又在艱苦的條件下證實法、講真象;而一位雖曾精進,但出於對家庭的顧慮、沒能做好;後來移居海外,又為生計奔波、掙扎,沒有再回修煉路。

修煉的路能走得怎樣,還是由自己決定的。在紛紜人世中,在名利情構成的迷霧中,哪是真哪是假;路又在何方?能夠不為迷幻所動,能夠有真念在法上,就能夠按著法的要求去做,就能從中走出來。這樣,也就是在證實法─因為你是憑著法走出迷茫的,沒有依靠外來因素。所以這也是最正的一條路。

當感到別人對你不熱情時,當與同修有矛盾時,不要只想著事情會從他人那兒開始出現轉機;當覺得自己狀態不好時,不要認為抱怨、苦悶、或等待會有幫助。這時,我們不要忘了法,不要忘了當你願意同化法時,法有能力去善解一切。當我們感到自己已經盡力了,事情不順心而又無可奈何時,不要忘了法,不要忘了提醒自己是否真的處處都在無求中用正念做大法弟子該做的。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2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