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根筆記:共產辯證法是騙人的辯證法

天行


【正見網2005年04月09日】

中國藝術走到唐代,達於頂峰,自唐以後,便走著一條下坡的道路。

同樣走著下坡路,有的走得洒脫,有的不免步履踉蹌。在宋代那些走得洒脫的人中,第一恐怕要數蘇東坡了。

把他詩書畫諸方面的成就加起來,算得上是宋一代藝術之總代表 。他詩詞散文頗有建樹,書法繪畫也很有造詣。文學作品,篇篇純清,「寄妙理於豪放之外」, 天分奇高;善長畫竹,也喜作枯木怪石,真意溢於紙外;書法如風行水上,自然成紋,天真爛漫,不加雕飾,無求於佳而自佳。

藝術創作上,他崇尚天道自然,不矜持自我,相信有一股外在的神異力量, 啟悟著他的心去運思,推動著他的手去流美。有時正判案卷 ,興致突發,遂拈朱筆畫出一根根勁竹;有時納涼,靈感忽至,便大呼筆墨伺候,揮豪寫下幾行詩文,擲筆嘆曰好、好、好。三個好字, 並非夸自己的個人才力,而是夸那靈感的神功。

傳統的啟迪頗為深邃:蘇軾的心與手運動著, 它的最終動力,並非蘇軾自己;一切事物,至微至洪,宇宙社會人體,它們運動著,其最終動力,都非自己,而是一種外力,此種外力即是那為天下母的道,即是那無所不能的神。

共產辯證法認為:宇宙社會人體的運動,純屬列寧所謂的「自己運動」 ,一切的運動,動力不是外力,而是內在的矛盾。然而矛盾無道不生,無神不立。矛盾是運動的表面原因,而非根本的因由。

從前有個人拿著一根長杆子進城,豎著進不去,橫著進不去,便把竿子鋸為兩個半截子,終於進城了。共產黨看不到「自己運動」 背後的實質,當它進入中華時,帶進來的是一個騙人的辯證法,是一個半截子道理。

蘇東坡喜歡收藏字畫,字畫有時被人借而不還,起初時常惦記,後來對於宇宙人生有了更深的悟解之後,便是價值連城的字畫也不再惦記,得失由命,隨緣任運。在圓明的蘇東坡看來,字畫的最初來源為天地,最後歸宿也為天地, 我東坡這個人,也來於天地,歸於天地,來來歸歸,歸歸來來,無限循環,循環之中,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求得,因為任何求得的東西,最後還是要回歸於天地。生命的意義唯在於過程。

水分子的生命意義在於過程,雲騰致雨,雨變成雲,雨雨云云,云云雨雨,水分子運動著,其動向是循環。

共產辯證法認為: 物質「自己運動」,經由量質互變,否定之否定,運動的動向是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進。

如果蘇東坡一心在於字畫,也會有此看法, 字畫的獲得,正如共產主義的實現,獲得字畫的過程可概括為:道路是曲折的,前程是光明的。

共產教義用物慾攪擾了澄明,用燥熱破壞了清靜,私懸一個人為的目標,截斷循環的圓道,剩下的只有庸俗的前進,迷惑人的上升,假藥有時偏偏是甜的,騙人的共產辯證法,盡鑽人們浮躁的空子。

《馬克思傳》記載:馬克思與一個小伙子下象棋,絞盡腦汁,志在必勝,一戰被小伙子戰得一敗塗地,再戰被小伙子戰得一敗塗地。

馬克思的辯證法,跟馬克思的象棋一個樣, 道路是曲折的,前程卻不是光明的。

添加新評論